第三百五十二章 无情?有情?问情?1 - 黑道特种兵

第三百五十二章 无情?有情?问情?1

走过mí雾谷便是修真界第一大家,苏云庄了。网 鬼府一直以来都是各正道修真派的死敌,数千百年了,不知中间有着多少摩擦,而那些正派中的修真弟子,在外出许多磨练的弟子都被鬼府所害,那些优秀的弟子,不就是被迫加入了鬼府,就是因为不服从鬼府而被灭。 鬼府的为恶虽然让修真界的人无比地愤慨,但一直却是与正道相抗,并不输一筹,尤其是鬼府有着自己的邪恶功法,可以迅地提升实力,但这种方法却又让让容易mí失本xìng,因此,在鬼府中,那些修真人士却是十分地邪恶,嗜杀成xìng。若不是鬼府中那些邪派修真者互相倾压,结果导致了实力大降,否则,整个修真界还不知是什么样子。 数百年前,鬼府的主人一统鬼府,使鬼府十分强大,并率领鬼府一征天下,几乎占据了整个修真派,不过,在他雄心未实现时,却无故身死,才使得修真派得以喘气。 这些年来,鬼府的修真者在修真界是横行霸道,许多小修真门派被灭或者屈服,天下几乎乱成了一团,让所有正直的修真人士痛恨不已,而苏云庄作为修真界的正派,也是修真界的第一大派,自然担负起了除鬼府卫正道的责任,但也是四面楚歌了,苏家成了指挥与鬼府作战的中心,鬼府多次来袭,却是没有得愿,这并不是苏家多么厉害,有多少机关,而是那些天下的修真正道人士,基本上都聚在此地,这样,才使得苏云庄在鬼府的多次攻击下,还能没有损失。 这个时候的苏家主人苏云寒,也已经是弄得焦头烂额了,他没有想到,现在的鬼府如此地厉害,短时间内造就了一大批高手,并吞并了大部分小派,多次大举进攻苏云庄,虽然没有苏云庄没有在那些役中被毁,但也是元气大伤,而且有几道正义的修真人士,在他的指挥下进攻鬼府,却没有得到任何收获,有多次还差点被全灭,身为苏家主人,又同时引领修真派盟主,苏云寒觉得自己应付着全部的责任。 苏云寒一个人在苏云庄大殿内踱来踱去,心情无比地沉重,他在想着,是不是要引咎辞去苏家主人和修真盟主一职,以谢天下。 这样,苏家的几个长老走了进来,一个个脸上都lù出了笑容,似乎有什么好事生。 “长老,看你们走得这么急来报告,是不是鬼府那边有什么大的动作?”现在的苏云寒是有些惧怕鬼府的行动了。 “庄主不必那么担心,我们是有另外的事情要告诉庄主。”一位长老躬身道。 “哦,快说说。”苏云寒急切地说道。 “在前不久,百兽门掌门出了英雄贴,遍邀天下修真人士,讨伐鬼府,据说,已经聚得百余修真高手,尤其是其中还是很多前辈高人也出现了,他们在百兽门聚集后,正在朝这边赶来。”那长老脸上充满了喜悦。 “好好好。”苏云寒一连叫了几声好,“只要有这些人参加,我们一定能够铲除鬼府。” “是的,鬼府为恶多年,为正义人士所不耻,现在很多人都对之痛恨入骨,只是没有到一起来铲除他,现在修真界已经是动怒,有这么多人愿意参与,灭掉鬼府是指日可待了。”另一位长老笑道。 苏云寒在大殿里踱来踱去:“好,这一次我们要好好地规划一下,绝不能再像以前一样冒冒失失,无故损失力量,一定要将鬼府一举歼灭。” “报告。”一个弟子在外面报告着。 “进来。”苏云寒吩咐道。 “庄主。”那弟子进来后,向苏云寒鞠了个躬,“外面有一批修真界高手已经抵庄,想晋见庄主。” 苏云寒面lù喜sè:“快快有请。” 门外走进来数十人,苏云寒一见,大喜:“各位前辈,近来可好。” 走进来的正是胡大夫一行,中间,秦雄、肖子逸,李寻乐,与陈云寒都已经是老朋友了,自然是见面十分地亲近。 “哈哈,苏庄主,好久不见了,幸好有你这庄子,我们修真派才屹立不倒呀。”李寻乐上前,拍了苏云寒的肩膀一记。 苏云寒苦笑着:“唉,小弟是徒有虚名呀,这些年来和鬼府的争斗,我们就没有占过什么便宜,看来,我这个庄主也不怎么样,小弟正在考虑着,另请有能的人来担任庄主及盟主一位的。” “苏弟过虑了。”李寻乐哈哈一笑,“天下有才能的人众多,但是各有特点,而你,苏庄主的特点是无人能替代的,这个庄主一职,还是你最适合,你不必想那么多,毕竟,你也为苏家作出了巨大的贡献,斗争嘛,总是会有着意外,有着伤亡的,如果鬼府那么容易打败,就不叫鬼府了,我们吃一点亏,那是很正常的,邪不胜正,不管那鬼府多么厉害,最终都会被消灭的,只是时机没有成熟而已,只要时机一到,鬼府绝对会灰飞湮灭。” “李大哥教训的是。”苏云寒感叹着。 “来来,这些老家伙你都已经认识了,我来给你介绍这几个小辈。”李寻乐引着苏云寒见过几位后辈,尤其是在介绍陈烈时,特别强调了几句,“这一个小伙子,是我多年来看到的第一个拥有无比修真的才能,只是,因为这个家伙得罪了星月门,被星月门的高手追杀,导致身受重伤,真气被打散,没有办法恢复实力,话说你苏云庄是绝世丹药满天下,你有什么办法能让他恢复实力没,这样,我们又拥有了一名级好手。” 苏云寒脸sè凝重,在陈烈的身上打量了很久,终于,他开口说话了:“这个小兄弟受伤恐怕不是一般的重,那真气焕散得相当严重,我们庄内恐怕也没有好的灵药来恢复他的实力,不过,我们苏云庄有火灵丹,虽然不能完全地治愈他,但对他的修为肯定有一些帮助,能让他实力恢复十之三四。” “庄主。”一位长老惊道,“火灵丹在我们庄内,也不过区区两枚而已,而且,家训,只有庄主才能在万不得已时,可以服用,你——” “长老过虑了。”苏云寒摆了摆手,“家训是死的,人是活的,苏云庄不是我一个人就能撑起来的,何况现在局势危急,多一名好手就多一分取胜的希望,如果我没有看错的话,这位小兄弟的已经突破了金仙后期,是难得的后起之秀,我们应当大力裁培,何况只是一枚丹药而已。” 那长老还想说什么,却被苏云寒制住了,苏云寒派一名长老去取丹药,不一会儿,那长老就回来了,双手捧着一个锦盒,脸sè十分地凝重,他将锦盒交经苏云寒:“庄主,您真打算这么做吗?” “一切后果,由我承担。”苏云寒点了点头。 看着苏云庄一众的凝重神sè,陈烈躬身道:“既然火灵丹如此地珍贵,苏庄主就还是收回去,我的伤,我相信自然会有办法治愈,” 看着陈烈的态度,苏云寒欣喜地说着:“我果然没有看错人,你能为我苏云庄作想,是一个正直的人,不过,丹药都只是身外之物,交一个朋友,比什么都都重要。” 看着苏云寒,陈烈笑着,感jī地看着他。 苏云寒打开了锦盒,一股芳香的气息弥漫了整个大殿,顿时,在座的众人都感觉着一股温馨的气息扑来,精神一振,果然是好东西的。 陈烈吞下了丹药,顿时,只觉得全身心都沉浸在暖和的海洋中,觉得那么地舒爽,那些消失的真气,一点点,一点点地恢复着,陈烈狂喜,吸引着丹药的药力,终于,药力都吸引干净,陈烈调动了一下真气,果然厉害,消失得几乎没有的真气,竟然恢复到了人仙中期。 众人明显地看到了陈烈的变化,纷纷向陈烈表示着祝贺。 “庄主,而从鬼府那边,也传来了好消息。”另一个长老报造道。 “什么好消息,有什么大事吗?是不是鬼府内起了内斗,让我们能占得先机。”苏云寒面sè很重。 “不是,庄主,前一段时间,我们现了,鬼府的弟子都往一个方向走,我们几个弟子冒着生命危险尾随着他们之后,终于出了鬼府那些弟子,进入了一座浓雾笼罩的一高山,而这高山,就应该是传说中的那鬼府弟子的修真之所:灵山,据说,鬼府的弟子能很快地提高修为,就应该是那万魔聚焦的所谓灵山,上面有邪恶之源,吸引了邪恶之源后,能迅地提高修为。” 听到灵山,众人的神情都严肃起来了,半晌没有人说话。 “好吧,我觉得,我们要打败鬼府,就先从毁灭灵山开始。”苏云寒沉声道。 群雄表示着同意。 “各位先在我庄内休息,过些天,等正义之士都到齐后,我们再商定下一步的做法。苏云寒叫过庄中的弟子,让他们带领着群雄下去休息,等后面的人到齐了再做打算。 大家在苏云庄内弟子的带领下,各自安定了下来,一连数天,都在等待之中度过着,不过,大家本都是熟悉的老友,再加上苏云庄好客之名本就天下闻名,庄主苏云寒更是广交修真之士,更是相处得非常融洽。 接下来还不断有着修真高手往这边赶,使得山庄更加地热闹起来。 陈烈和幻灵儿一行,在庄内觉得有些闷,便到庄外来散散心,来到了一处茶馆,喝着茶,四处打量着这地方。对面,便是彩衣阁,说是彩衣阁,其实也是茶馆,只是多了一些绝sè女子歌舞,这陈烈不是屑去的。虽然是如此,但陈烈的眼睛,还不断地往对面瞟去,坐在这个位置,对面生的情形,全然收入了眼底。 “彩裳,快出来,你看看谁来了?”门外,一个浓装艳抹的风sāo老fù,扭腰翘tún的尖声媚唤着,眼角却不停的瞅着身后,金光闪闪的白衫俊公子,肌渴的眼神,好像他已是自己嘴边的肥肉。 屋内,一位风姿绰约的紫衣少女背对着房门,伫立在阁楼窗,昂起头凝望着湛蓝的天空,倚栏轻叹,对门外刺耳的呼唤,置之不理,无动于衷。 她,就是能让全天下男人都为之疯狂的美女——彩裳舞。 世人只要提起,彩裳舞,这三个字,是男人的,便马上似中邪般呆立在那。 而有幸看过她绝sèjiāo颜的男人,却很不幸的神智立刻莫名其妙变得恍恍惚惚,嘴里只会不停的重复着‘彩裳舞’这三个字,就好像她的名字似受了什么诅咒般诡异。 更别说那些似有意若无意的碰过她的男人了,只要想到她,身体那个象征男人的重要部位,就像触到机关般,马上雄纠纠,气昂昂的tǐng直立正,无法停止的强烈yù火,燃烧着他们的身心,可任凭他们找了无数的女人泄,也无法扑灭那股**,直到最后,被疯狂的yù火折磨至死,才算终止,结束!!! 她,清纯的像个人间精灵! 她,神圣的像个清冷仙女! 她,柔媚的像个yòuhuò女妖! 她,风sāo的像个yín狐dàngfù! 总之,她就是一个让男人无法不为之疯狂的女人! “哈哈哈,你们说的也太夸陈了吧!天下如果真有那样的女人,那她肯定不是人!”小小茶馆内,一个偏僻的角落,一个手持玉笛的白衫公子哥,终于忍无可忍的爆笑出声,半响过后,他终于现气愤有些不对劲了,感觉周围的空气骤然变的冷森森的…… 一群人呲牙咧齿瞪着被愤怒染红的双眸,一步步的向他逼近,狰狞的神情,仿若要吃人,白衫公子,正感不妙,起身yù逃,可下一秒,他已腾空,被众人抬出茶馆,重重的摔在地上,外带一顿拳打脚踢,方才罢休。 白衫公子无力的趴在街道中央,全身上下被打的惨不忍睹,嘴角鼻孔不停的淌着鲜血,原本一陈俊俏风流的帅气脸庞,此刻跟个猪头,没啥两样,路过的人连看都懒得看他一眼,甚至有人还朝他吐唾沫,污辱他,他想站起来反抗,可全身早已麻木的没有知觉,丝毫动弹不得,他不懂究竟自己是遭了什么孽,或者对不起谁了,竟然遭受如此对待。 风渐起,乌云赶走了白云,袭领了大地,原本堪蓝晴朗的天空,突然变的晦暗,乌云密布,雷鸣电闪,顷刻间,大雨已倾盆落下,街上行人慌忙各自回家避雨,眨眼间已空无一人,不,还有一个人,就是那个依然趴在地上的白衫公子。 雨滴毫不留情的击打在他的身体上,刺骨的寒冷让他有了知觉,想起来,浑身筋骨像全部碎了般,疼痛的要死,无耐之余,他只有放弃了,他想自己也许就这样不明不白的死去了吧,绝望让他慢慢闭上双眼,慢慢沉睡,慢慢接受死亡…… “你醒了!” “这里是哪里?我怎么会在这里?”疑问出声的赫然正是那个被众人群殴的白衫公子。 他míhuò不已的看着四周,明明到处一片漆黑,应该什么都看不到,可这股漆黑很诡异,若隐若现,似明似暗,说黑却能看见,说不是黑可看到的只有黑。 “这里是黑洞!是我引你来这儿的!”一抹仿若从地狱出的声音,低沉yīn森的回道。 “黑洞是哪里?你引我来这儿干吗?”白衫公子不安的问,难道自己已经死了吗? 为什么这里到处都yīn森森,冷冰冰的感觉不到一丝温暖,一丝光亮?? “你忘了自己是怎么死的吗?”那抹低沉的声音反问道。 “啊?你是谁?”一个白散乱,容貌极度丑陋苍桑的老太婆突然,出现在他眼前,吓的他猛往后退,却赫然现,自己明明有在后退,却仍在原地? 这是怎么回事?好诡异!! “我是黑洞的主人,孩子,不用怕,告诉婆婆,是谁害死你的?”丑婆婆亲切的道,可她狰狞的丑陋容貌不管怎样,都让人觉的害怕。 “我也不知道什么原因,好像是被一群人打死的!”白衫公子深吸口气,缓下心神,慢慢克服恐惧。 “是因为彩裳舞这个小贱人吧!”丑婆婆愤恨的怒道。 “彩裳舞?对,就是她,那些人就是因为她,不明不白的把我打死了!” “愚蠢的人类,为了一个人不人鬼不鬼的**dàngfù,竟丧失人xìng,做出这么多伤天害理的事;我告诉你,你以为我陈丑陋的脸是怎么来的?就是因为她,就是因为那个sāo狐狸,勾引了我丈夫,否则我丈夫也不会被搞的心xìng大变,mí失心智,就为了得到那个dàngfù得心,他拿刀毁了我的脸,就连我年幼的馨儿,也没逃出他的魔爪,那个野兽挖空了她的心肺,生吞活吃了,而我只能看着,看着……!”丑婆婆悲拗的哭泣着。 “婆婆,您请节哀!”白衫公子不知所挫的安慰着。 “孩子,你帮帮婆婆好不好,婆婆求你了!帮帮我可怜的女儿,她还年幼,不能就这样无辜的死去,求求你,帮帮我们娘俩,我给你跪下了!”丑婆婆祈求的哭着跪倒在地上。 “婆婆,你快起来,我帮你帮你就是了!只是,只是我不知道怎么做啊,再说我已经死了,还能做什么?”白衫公子慌忙扶她起来。 “谢谢,谢谢,孩子,你把这个吃下去!”丑婆婆从怀里拿出一个黑的亮的药丸给他。 “这……?”他接过药丸,疑huò的问。 “别问这么多,快吃下去吧!” “哦!”吞下药丸,顿感身体大变,体内燥热不堪,滚烫的血液,好像千万把血剑,yù破体而出,他惊慌害怕得指着眼前诡异笑着的丑婆婆,此刻才知晓自己根本没有死…… “你骗我,我根本没有死,你到底什么居心?” “你是没有死,除了这点我说的其他的都是真的,孩子,别怕,一会就好了!走吧,从这个长廊一直往前走,长廊的尽头,就是黑洞的出口,也是你该去的地方,出去后,你体内的魅影会告诉你自己该做什么的……!”语落,丑婆婆已消失在他眼前,周围再次恢复一片漆黑,唯一能看见的只有脚下的长廊。 “不要走,把一切说清楚,你回来……”白衫公子掐着喉咙斯喊着,不,他不要这样。 “孩子,不要妄想反抗你心里的声音,屈服吧,哈哈哈……!” “不,不要走,我不要成为你的工具,不要……啊……!”一股钻心的疼痛袭上脑海,再也忍不住,突然,眼前一黑,再也没有知觉……跪求分享 最快更新最少错误请到网 ♂♂() ()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