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二章 通天路2 - 黑道特种兵

第三百六十二章 通天路2

天竺大师给凤儿把了把脉,再看看她的双眼,起身对彩裳舞说道:“依凤施主的脉象看来她身体里面有一种毒素在她体内排不出来,所以导致了她到如今也不醒了原因。网” 彩裳舞着急的问道:“那大师,这该如何是好?” 天竺大师抚mō了他那长白须说道:“以现在看来用内力把体内的毒素排出来已经是不可能了,这样吧,贫憎先给银针给她太阳xué的位置进行针灸。” 彩裳舞现在哪顾得了那么多,他说什么是什么,只能有方法就凤儿不管要用什么她都答应。 天竺大师犹豫了一下看着彩裳舞说道:“施主!但你要有心理准备,因为你女儿的毒素太她体内太久了,等一下我只下一针,但如果一针下去她的手还没有反应那么其他针就不用插了。” 彩裳舞惊异的直直看着天竺大师问道:“什么意思?是不是这就代表她活不了?”她双手抖颤的捂住嘴,不会的,娘才刚刚和你相认,你还不知道呢?娘是多么的想把这些年对你的亏欠好好的补偿给你,凤儿你不能这么就死的,不能,你怎样都要给我个赎罪的机会。她在chuáng前大声的哭了起来。 陈烈搂住了她的肩膀:“别怕,这只是可能的情形,凤儿吉人自有天相,一定会没有事的。” 天竺大师拍了拍她的肩膀说道:“施主,我要施针了。” 彩裳舞点点头,她眼睛眨不眨一下的望着她的手,希望她能动一下,只要一下就好。 第一针下去了,但过了许久凤儿的手都没有动一下,所有人都感到非常失望,连医术高明的天竺大师都摇头,彩裳舞崩溃的瘫软坐在地上,只从知道了凤儿是她女儿之后她才像是真正的活过一样,内心的空虚也被她填满了,但为何…突然听到天竺大师惊叫道:“动了,动了师傅你看君姑娘的手在动。”霎时所有人都为之一惊,而彩裳舞开心的哭了。 彩裳舞见天竺大师给凤儿施完针就问道:“大师”!她怎么了,是不是已经没事了。此时的彩裳舞听到自己的心很强烈的跳动着。 天竺大师安抚她说道:“施主!请放心,你女儿已经没事了,只要在等半个时辰贫憎再给她一颗解药让她吃了就会好的。” 彩裳舞现在才松了一口气,跪了地上,向天竺大师连磕了几个响头,天竺大师把她给扶起来,说施主不必客气,其实刚才本来就已经没希望的了,但不知道什么原因她奇迹般的动了一下。 “嗯!她是个很坚强的女孩子,谢谢你给我机会。”说完她头转向熟睡的凤儿。 “两位施主请问膳吧。”说话的是一个小和尚。 “彩裳姑娘,你吃点东西吧,这些天来你日夜不停的照顾凤儿,身体怎么受得了,大师都说了,只要吃了药过几天就会醒过来的。”陈烈笑了笑说道。 彩裳舞回应说道:“谢谢你小师傅!我不饿。不如你搁在这一会我饿就会自己吃的。” 小和尚说道:“好的!那施主你请便。” 虽然天竺大师已经给凤儿吃了解药,但她还是日日夜夜的守护在凤儿的chuáng前,希望她第一眼看到是自己。陈烈跟着寺中的和尚住了下来,一有时间就去看看彩裳和凤儿。 “裳姐姐”,凤儿软弱的声音趴在chuáng边睡着的彩裳舞惊醒了。 “凤儿!凤儿”!彩裳舞伏在她耳边轻声的呼叫她。 彩裳舞呼唤了她几声后,凤儿的眼皮开始慢慢地睁开。“裳”姐姐,彩裳舞见她会叫人了,高兴的捉住她的手说道:凤儿,你醒了,你知道你睡了多久吗?担心死我了!醒来就好,醒来就好! “施主!”外面有个叫聂影的小伙子说要见你。 彩裳舞说道:“聂影?哦,师傅,他人呢?” 小和尚说道:“他就在门外。” 彩裳舞说道:“麻烦你把他叫进来吧。” 小和尚说道:“好的!” 彩裳舞说道:“谢谢!” 小和尚向他们点了点头出去了。 凤儿问道:“裳姐姐,聂影去哪了?还有我们为什么在这?我怎么啦?” 彩裳舞说道:“没事的,聂影等一下就进来看你了,至于这里是哪里?那是因为你生病了,所以来这找天竺大师给你治病的!” 凤儿疑huò的问道:“我病了?很严重吗?” 彩裳舞应道:“没事了!凤儿的病已经好了,她的口wěn像是对孩子说话那样温柔!” 凤儿还想问什么,这时聂影已经进来了,他立刻走到chuáng前,用力的把凤儿揽在怀里,紧紧的,似乎只要一松开手她就会飞走一样! 许久他才慢慢的松开她,关切的问:“你会说话了吗?你认得我是谁吗?” 凤儿看着眼前她最爱的男人,问道:“傻瓜!我当然知道你是谁啦!你是一直对我不离不弃的聂影,我还没问你呢?裳姐姐说我生病了,为什么我醒来的时候只有裳姐姐在你去哪了?” 聂影答道:“我去了把那些婴儿送回他们的父母!” 凤儿的眼睛立刻亮了起来,拉着聂影的衣袖忙问:“那些孩子没事啦!全好了吗?” 聂影说道:“是!这真的要谢谢裳姐姐了”他看上一直站一边看着他俩的彩裳舞! 彩裳舞笑了笑…… 凤儿噘着小嘴说道:“原来中间我错过了那么多精彩的事件。” 聂影聂了她鼻尖一下说道:“你呀!” 彩裳舞好奇的问道:“对了聂影我不是跟你说过我们兵分两路,你去把孩子们还给他们的父母,而我带天竺大师那,等治好了凤儿的病我再和你会合的吗?你怎么找到这来了?难得鬼王没有难为你?” 彩裳舞一下子就把她所有的疑问都说了出来。 聂影道:“我是回去了,但是……” 彩裳舞凤儿两人担心的问道:“但是什么?” 聂影说道:“但是鬼城现在已经沦陷了!而主上现在又不见踪影!”鬼城是鬼域的重要门槛,现在鬼府窝里斗,正可以为修真正道损耗降低不少。当然,彩裳他们无比地焦急,而陈烈,却在心中暗喜,没法,这毕竟是双方的立场不同,没有办法来解决这个对立的面的。如果双方不是敌对面,而是朋友多好。 “什么?”彩裳舞凤儿一口同声说道。 彩裳舞说道:“怎么会这样?” 聂影说道:“我回到鬼城的时候才知道鬼城已经被那丑老太婆给占领了,听受伤的部下说因为是我们拿走了冰琉璃才失陷的,冰琉璃是鬼城的主脉,现在我们闯祸了,当初为了救那些孩子完全没有考虑到鬼城的安危。” 凤儿自责的说道:“都怪我,是我自作聪明,是我怂恿大家的,我真该死!” 聂影用力的握住了她的手告诉她:“这不关你的事,你也不知道后果会那么严重!” 彩裳舞说道:“好了!大家也别太自责了,毕竟生了的事已经回不了头了,目前最重要的是先找回君子盗,他回去哪呢?以他的武功应该丑老太小不是他的对手。” 凤儿惊道:“会不会别那老太婆捉走了?” 聂影又跟着说道:“凤儿说的也不是没道理!裳姐姐我们现在是不是先去丑婆婆那在主上是否在她哪?” 彩裳舞叹息道:“现在也只能这样了?” “好了!今晚大家早点休息吧!明天大家早点出,我现在到天竺大师那说下。”彩裳说道。凤儿和聂影都点了一下头。 当彩裳舞走出房门时,聂影也跟着走出来,把她拉到一边小声的问道:“裳姐姐,为什么凤儿现在还叫叫你裳姐姐?你没有跟她说吗?” 彩裳舞“嘘”一声,要他不要那么大声,她说道:“现在还不是时候,等找到鬼王再说吧!和况我怕突然这样子告诉凤儿实情我怕会接受不了。” 聂影连忙说道:“不会的!凤儿一直希望能用自已的办法看到自己的母亲的容貌,但就是不能如愿,其实她很想有娘在她身边的。” 彩裳舞应道:“我知道了!有时候我会跟她说的?快去陪她吧!这个时候她一定很需要你。” 聂影应道:“嗯!”然后像箭似的跑回凤儿的房间。 看到聂影进去,陈烈出来了,面对着彩裳舞,微微一笑,一切尽在不言之中。 彩裳舞去跟天竺大师道别后就回到了房间,此时她不再装了,就方才当聂影说鬼城沦陷了,而主上及君子盗不知所踪的时候她差点哭了,但为了凤儿不担心,她还是忍着。她从没像现在那么的无助,她再也忍不住放声痛哭!她不知道因为自己的愚见害他失去了那么多!真的好怕他不回来了,她现在的回忆是止不住的泪水,止不住的悲伤,更止不住对他的思念。曾经对他的爱有着这么多的顾虑,现在才明白原来爱情的真的很简单,只要你想就会很幸福!原来她是活这么的落魄! 陈烈抚mō着她的头,不知道怎么安慰她才好。 彩裳舞扑进了他的怀抱,大哭起来,女人嘛,还是那么地柔弱,无助,都需要一个强壮的肩膀可以依靠。 这一夜谁也没睡着,大家都盼望天可以快点亮,而彩裳舞更是。 “咯咯咯咯……裳姐姐,我是凤儿,我有急事找你。”门外,是凤儿的声音。 彩裳舞开门让凤儿进来,问道:“怎么了?这么晚还没睡?” 陈烈看着她们的样子,识趣地说道:“你们俩聊着,我先睡去。” 彩裳笑着和他道别,倒是凤儿,对陈烈没有什么好感,只是礼貌地笑了笑。 陈烈走后,凤儿拉着彩裳舞的手说道:“我睡不着!” 彩裳舞关切的问道:“怎么了?担心你爹吗?” 凤儿点了点头应道:“嗯!不管怎么说也是我的任xìng才弄成这样的,现在爹又不知道去哪了?” 彩裳舞安慰她说道:“傻瓜!这怎能怪你呢?你也不知道事情会变成这个样子的?因为你心底善良救了那些孩子!” 凤儿反问道:“但这些孩子最终还是你救的呀!和我没关系!” 彩裳舞说:“怎么没关系呢?要不是你来找我,我也不知道这件事啊?所以呢!凤儿的功劳最大,你是他们的救命恩人!” 凤儿说道:“恩人?我有那么好吗?” 彩裳舞说道:“当然有啦!要不是你啊,这些孩子就不能和他们的父母重逢了,失去自己骨肉的这种滋味是很难受的。” 凤儿撒jiāo道:“裳姐姐你真好!本来我心情真的很郁闷的,但听你这一说现在没那么难受了,你真是个万能大夫,什么也能治!” “万能大夫!哼,”彩裳舞自嘲了一下,心里暗想,“要是自己真如凤儿所说的万能就不会只知道坐在这,什么也做不了!好不容易女儿的病好,现在你又失踪了,我们一家人什么时候才能在一起。你不能出什么事,你还欠我和女儿一个解释!” 离开了金山寺,一行人在路上走着,却不知如何说话才好。 “陈大哥有什么打算?”彩裳舞问道。 “我,不知道,你们呢?”陈烈问道。 “我们打算回鬼诚看一看。” “可那太危险了,要不,你们和我回苏云庄吧,鬼府战斗一触即,你们会受牵连的。” “鬼府是我家,不管怎么样,我不能背叛家,陈大哥的心意我领了。”彩裳叹道,“不管 怎么样,还是谢谢你的好意,我们将来在战场上见面时,我是不会留情的,也希望你也是一样。” “这是何必呢。”陈烈叹了一口气。 “陈大哥请回吧,如果我们不是敌人,我倒是想请你好好地喝一杯,可惜,希望此生能有这样的机会。”通过这些天的相聚,聂影对陈烈的敌意少了很多,他看得出,陈烈是把他们当成了朋友一般,希望能帮他们,可是,既然是敌对的人,怎么可能一下子就变成朋友,放下一切恩怨情仇呢。 “那各位小心一点,如果有什么事情,只要你们来找我,我一定会尽力帮忙的,不管怎么样,我们都是朋友。”陈烈叹道。 “好,谢谢陈大哥,我倒真愿意认你这个大哥,只可惜,多余的话不再说了,我只希望,你将来能对凤儿手下留情。”彩裳叹道,她也知道,鬼府为恶多年,在修真界没有好的名气,可以说是人神共愤,现在正义之士已经聚集,双方大战将,鹿死谁手已经没有多少悬念。 “一定会的,有我在,你们都是我的朋友,我们想办法保存你们的。” “裳姐姐。不必求他,他就是一个伪君子,满口的道义。”凤儿白了陈烈一眼。 “也不能这么说。”彩裳叹道,“这一辈子,我害了多少人,我也是一直记在心里,无比地愧疚,现在想回头却不可能了,我们走吧。”彩裳带着众人走了,陈烈看着他们远去,叹了口气,走上了回苏云庄的路。 走了一段,陈烈只见前面有一个老者,正在和两个年轻人打斗,陈烈不明形势,在一旁看着,只见那老者,招招毒辣,似要人命,而那两个年轻人,则是招招带着大家风范,看着陈烈已经明白了大致形势,决定出手。 那个老者真气充沛,招式诡异,比那两个年轻人强上一筹,但陈烈自己掂量着,对付他还是小意思。 眼看着,其中一个年轻人陷入了险境,即将被毙于掌下,陈烈出手了,他的身影如电一般冲上前,接下了那个老者一掌。 “老头,别太过分,对晚辈出如此毒手,不害羞吗?”陈烈冷笑着。 “哼,你这是说我么?”这个时候那老者生气的问道。 “我哪有敢说你啊,你是什么大人物,我一个小小的弟子怎么感和你鄙视呢”这个时候陈烈轻蔑的说道。口气中似乎是礼貌有加,但对这老者却是不闻不问,连正眼都不看一眼。 “谢谢大哥出手相救。”好不容易从险境中逃出来的两个年轻小伙子,连忙向陈烈投来感jī的神情。 “你这是什么态度,哼,你当我怕你不成,一个连毛都没有长其的年轻后辈竟然是这样的对我一个前辈说这样的话。”这时候老者突然是站起来看着陈烈,红着脸大声的说道。 “哈哈,哈哈,笑话,我有看不起么?我可是非常的对你尊重的啊,就算是刚才我也不过是说那些个不知大号带的人罢了,我提你的名字了么?还是提你的姓了,这些都是你自己往自己身上安的,可不是我说的。”陈烈依旧的是不看一眼,眼前的老者。硬是这样的气着老者说道。他决定先气得老者暴跳如雷再说。 “你哼,难道真的以为你们天道宗就了不起是吧,难道你以为我真的是不敢对你怎么样么”这个时候老者已经是暴怒起来,对于陈烈的话气的他是,两眼冒金星,呼吸的气息都成为从耳朵里进出了,这些年来还是没有人敢这样的跟他说话。他们见到他总是恭恭敬敬的,只要是自己说的那就是对的,从来没有人反对,可是不曾想到如今却是被一个这样的小小的后非辈这样的看不起,一个后辈竟然是当面对自己叫,而且是嘴呀特别的伶俐,说的自己没有=一点的脸面。 “哈哈……哈哈……哈哈……怎么,你要对我这一个后辈出手了不是,你竟然是这样的人,当真是对的起那些个前辈们的脸面啊?”这个时候陈烈轻蔑的一笑,突然是看着眼前这位老者说道。也是怒目圆瞪,他可是不怕眼前这位老者,就算是自己真的输了,在别人得眼里也是不能够说出什么的。毕竟自己可是一个后辈而已。何况,自己觉得赢的机会tǐng大。 “你……好,好——,就是能够程嘴舌之力,还有什么本事。”这个时候老者已经是不知道该怎么说了,自己要是真的和陈烈打起来的话,自己就是输了一招了,因为自己是前辈,贸然的向一个后辈出手,就算是赢了,也是没有什么高兴的,而如果是要是输了的话,那么自己这么多年奠定的根基可是都白费了啊。想着老者暗暗的按下怒气,看着陈烈狠狠的一甩袖,坐了下来。 这个时候,周围又有几个人聚了过来,看着热门。其他的人都相互的看着眼前这两位人相互的争吵着,一个个的都像是在看笑话似的,也是不答,这个时候看见这老者愤然的坐下,也是不觉的都偷笑起来,而这时,又有一个老头子出现,只见他看了看坐在地上的老者。突然地哈哈的笑道:“鲁兄说的不错,有些人总是这样的好拿别人的所在的门派来比,这些有什么意思,每一个人都处在不同的门派,大家都是相互的学习的,相互的增长自己的知识,可不是来这里来吵架的,我也相信,那些个总是喜欢有事没事的老提门派,如此不会让自己的修为有人何的增长的,我说怎么有些已经是修炼了这么多人,总是不长进,而被一些后辈们过,让后辈们看不起,原来是此原因啊?” “你……”这个时候老者再次的站起来面红耳赤的。就是说不出一句话来, 而这个时候突然是从天上传来一道清亮的声音说道:“道,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世界的本来都是生活在这道之中的,你们这样的争吵也不过是为了挽回自己的自尊罢了,没有一点的实际意义。大千世界,我们都生活在道之中,何必追究那么多呢,只有是一心向道的人才是能够追求这本质的,哎,真为你们这些后辈悲哀啊!” 说完这些话,声音就此消失,而其他人都愣在了那,这是,金仙么?大家都不觉的想到。 不过,那话就没有后面的内容了,真让人莫名其妙。 自从这次之后世间的道派已经是争论很少,隐宗墨迹的,从此慢慢的消失……这是后话。 只见这个时候那坐在地上的老者,突然站了起来,是从自己的背上卸下自己的长剑,yīn冷的看着陈烈。 “这老头子到底是谁。”这个时候陈烈看着他,转头问那两个年轻小伙子。 “我也不知道,我们在赶路时,只是随口说,现在的有些所谓的前辈,为老不尊。这个家伙就出手了,妈的,不问缘由就杀了上来,若不是大哥相救,我们就完蛋了。”一个年轻小伙子愤愤不平地说道。 “喂,那老头子,你叫什么名字?”陈烈问着老者。 “,你问我,去问阎王吧?”这个时候那老者被陈烈左一个老头子,火无比地大。 眼看着这长剑就要攻下来,这个时候陈烈也是弄不清眼前这人到底是谁所以,也是不敢硬拼,只是往后退着。 “哈哈。”看着陈烈的样子,那老者却是得意地笑着,“找死,拿命来吧。” 陈烈诡异地笑了笑:“谁死还不一定。”他突然出招了,那招式就是如此地诡异,只见那老者的手中的长剑被断,一脸成了猪肝sè,被陈烈吸住了双掌,想逃也逃不开,觉得全身的真气被吸着一般,怎么也挣不脱。 “你是谁?”那老者看着陈烈,身体慢慢地倒了下去。 “等你见了阎王你就知道了。”陈烈哈哈一笑。 那老者也不知道自己会这样的轻易地被杀,只见这个时候哦喉咙处已经是再也不能够呼吸,但看着陈烈的脸sè,突然是用出最后一点力气,这是只见是“砰”的一声,周围方圆几百丈的方位所有的东西都化为了灰烬……可是,这么大的威力,对陈烈没有一点影响,倒是那些修为较弱的人被这股真气袭击,一个个口吐鲜血。 看到陈烈解决了老者,那两个年轻小伙子赶忙赶上前来:“谢谢大哥,请问大哥尊姓大名?” “我叫陈烈,不知两位大哥尊姓大名?”陈烈一笑。 “不敢不敢,我俩是兄弟,我叫陈明,他叫陈成,叫我们明弟成弟就行了。”陈明答道。 “我们都是一家人,哈哈,大家就不必过于客气了。”陈烈一笑,三个人拍了拍肩膀,原来,陈明和陈成著名修真派陈家的两个后辈修者,可是,他们的修为并不高,这一次鬼府大战,陈家也派高手参加,原本是不想让他们参加的,因为他们修为低,但他们还是忍不住,偷偷地跑了出来,却没想到惹上了那个老煞星,差点把命都送了。 三个人来到了一个小镇上,这个小镇较豪华,走着,打了一架,几个人都学得有一点饿了,就在小镇上走着,寻找着。 有几个小馆的小二在招呼着,可是陈烈怎么会去这儿呢,他只是笑了笑,问着小二:“镇上最豪华的地方在哪儿呢?” “我们镇上还是有很多东西可以看的。”那小二看着远走的陈烈,临走时笑了笑。这话里有话不用想陈烈也是知道这是什么意思,但是这些个不能够明说吧罢了!这些个说出来可是就要没有意思了,所以这个时候三个人都哈哈哈的一笑,会心的一笑,说道这些可是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做的,这时,一个路人领着陈烈一行向这座小镇最大的酒楼里行去,这一路很是的风光,那些镇上的人在前面开道一般,看着几个人往前走,确实,这三个人长得都tǐng帅,众人都看着他们,围了上来,却不说话,又留着一条路让他们走,一路畅通无阻,而且是因为这些个没有人阻拦,毕竟,大家看得出,这三个人都是不好惹的人。 这时候大街上的人都是站在街上。来观看,而开始这个时候,路上的大姑娘,小姑娘你们都是非常可爱的来到这些个看着他们。这个时候陈烈心里是非常的高兴,因为这些个真的是让他真的感到了自己的自尊心,而且,还是因为这个很是让人们羡慕,这一路走来真的是没有了以前的潇洒。 这个时候他们在大街上走着没有多久,就来到了这小镇最大的酒楼。 这酒搂里真的是没有话说的,这酒楼还是不错的真的是不错的,看起来很是有气派,气派还真的不小呢!这个时候突然是从里面出来击几个女孩子,个个的是腰肢招展,花花绿绿的,让人么真的是没有的有些吐血,只见他们穿的是那么的少,少的令人有种冲动的**,如果是没有真的其他人在场的话,那么恐怕是这些路人们都疯狂了,这个时候也陈烈的心了里也是非常的jī动,差一点有些止不住自己,可是真的是不能够表现出来。 不一会儿,酒楼的老板出来了,是一个年轻漂亮的小伙子,那老板说道:“大人,小女子是这凤楼酒楼的老板,欢迎大人们光临,而且是因为这些个真的是没有了下一次的大家光临。” 这个时候,陈烈却只是笑了笑说道:“只要是好,那么,我一定是会多来的,我以后没有了事情也是可以介绍人这里的。”陈烈邪魅的一笑眼睛是放出异样的光彩,可是那女老板就在三人跟前所以也是不敢再动多大的动作。 “真的啊!那太谢谢你们光临了,请你放心,我一定是会让他们知道我们凤阳楼是这天下最好的。”说着就这样的在自己的家里真的是没有了再一次的喜悦。 这时只见老板突然是大声的喊道:“姑娘们,来欢迎大人们进楼了哦!”老板们笑的就像是一朵菊花似的,满脸的笑容,把整陈脸都弄的有些烫。 “知道了。”那些个妖艳的姑娘们真的是一直的喊道。这个时候大姑娘们跑过来一个个的都是相互的牵着三个的手,有的还在陈烈他们的后面推着他们的身子。他们就这样的不自觉的被推到这凤阳楼里,而这时也是因为大家都熟悉了,所以这个时候也是再也没有了刚才的那种尴尬,毕竟这个时候已经是自己的人了。 看着这三个人走进了酒楼,大伙儿出了一失望的感叹,毕竟一次看到这么多帅哥出现,而且又是年轻一辈的高手,真是难得再见的, “嗯,不错,不错,真的是不错,这还是我第一次见到这能够旋转的楼梯,而且也是因为这些个能工巧匠们精心设计的,而且是因为这些个花费了可是不少的银两呢!”陈烈叹道,在这样的小镇,看到这样的酒楼,真是难得的。 老板羞涩的笑着。这旋转楼梯不一会儿就到了,大家来到一间屋子只见这屋子很是精致,只见这这门帘竟然是用精致的美玉来串联的。进入到这屋子里看到一个圆形的大方桌子,竟然是能够旋转的,陈烈一看见就现自己真的是没有见识了,这真的是从没有见过,就算是皇宫也是吧,没想到这小小的小镇竟然是能看到这样的东西,真是打开眼界啊!陈烈心里想到有机会自己一定也要自己弄一个这样的东西,真的是很稀奇。心里想着心中不自觉的乐开了花。 “大人们请坐,请上座。”这个时候老板大手一摆,把大家给让到贵宾的坐里,这桌子很大,老板一边的说着,一边的笑着。这些人必须得好好招待主要是因为他们看来起来都是有钱人,而且修为和地位都不是一般地低。 陈烈再一次的来到这看了老板一眼,心里想到这家伙还真是滑稽,看来不是一颗老实人,必须的想把吧这家伙给打,要不然可是会扫了吃饭的兴。这个时候,那些个漂亮女孩子是已经从后面跟了过来,只见这个时候陈明陈成,看着眼前这么一桌子的饭菜,本想上去吃两口,这个时候就听见下面有人汇报有人前来,接着就看到一个有些胖的男子上来,看见陈烈就笑嘻嘻的大声的说道:“大人你好,我是这城里的大商人,6列,今天听说有高手前来所以前来问候一下大人们,希望和大人做一个朋友。” “朋友,这好啊!我最爱交朋友了。你是大商人不知道你是干什么的啊!陈烈看着眼前这位富态的中年人,心中想到这次终于是可以找到理由把老板打走。 “大人,这些是小的孝敬你老人家的,不成敬意,请你还是收起来。”说着就看见他从自己的怀里掏出一个用红sè的丝绸布包裹着的一个包裹,陈烈看看了不用想就知道这里一定是装的银票了,因为这些个红布包裹看起来并不是很重,既然能够揣在怀里,那么一定不重,而不重有能拿得出的东西也只有银票了,所以这个时候陈烈就没有打算是接。 而这时老板却是在一旁说道:“大人,这6列是这城里有名的大商人,而且是盐商,大人这个很是有前途的……”这个时候老板说着,陈烈确实打断了他的话说道:“这个你不说我也知道,以来就带有一种咸咸的感觉,不用想也知道这是大盐枭了。” “大人知道啊!是小的多嘴了,多嘴了,”说着不好意思的陪着笑脸老板又是坐下了。 看着两人的情形,陈烈也不好说什么,真是可笑,吃顿饭都会有这样的情形出现。 “三位高手,要不要在我们店里休息一夜?” 陈烈笑着,摇了摇头,结束后,陈烈三人一行,慢慢地往回赶着。 这个时候已经入夜了,夜微凉,天sè已晚,今夜不知道为何没有一丝的月光,而这时只见这几个身穿黑衣的人悄悄的潜伏在这树上。只见这个时候一个黑衣说道:“他们三个人会不会往这儿来!。” 而这时只见另一个人说道:“能的,一定能的,有人说了,他们往这边来了。” 而这时只见第三个人说道:“不要说了,人来了。”三人同时向远处看去,现陈烈三人的交谈这一边的向这里走来,而这陈烈只是一直的点着头,好像在说什么事似的。 没过多久,三人就来到这树的跟前,只见是树上三人同时使了个眼sè,只见一个黑衣人手中一道明光亮起,射向陈烈,而这时陈烈正在说话,没有注意堪堪地躲过了这一剑,但是很快,他就反应了过来,陈明和陈成也出手了,三个人含恨出手,那三个小角sè,自然是不能抵抗,很快就被毙于掌下。跪求分享 最快更新最少错误请到网 ♂♂() ()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