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四章 情爱纠缠1 - 黑道特种兵

第三百六十四章 情爱纠缠1

正当三人陷入了重重危机,大家都觉得力不可支时,突然只听得一声清啸,那众狼突然像是遇到了什么可怕的东西一般,如潮水般向两边散开去,如见魔鬼一般,众狼出了惨嚎。网 陈烈等人不明白怎么回事,向远处看过,只见一个红sè的影子向这边奔来,那影子,如同是仙女下凡一般,那么美妙,那么好看,陈明和陈成都看呆了。 “欣儿!”陈烈用尽力气喊了起来,这不正是慕容欣那个可爱的丫头,还有谁呢?在她的身后,还跟着几个年轻人,陈烈却不认识。 慕容欣一边向身边的群狼攻去,一边撒着什么东西,那像是红sè的粉末一般,只要是三级妖狼碰到那红sè的粉末,就如碰到十分可怕的东西一般,向后退去,似是相当地害怕,不敢上前,后面跟着的几个年轻人,也和欣儿一起,向陈烈这边靠拢来。 “我们的帮手来了。”陈烈兴奋地说道。 “太好了。”陈成和陈明抹了一把汗珠,他们早就已经累得精疲力竭,如果不是求生的**苦苦地支撑着,他们早就倒下了,现在看到了希望,自然是欢欣鼓舞。 双方合到了一起,陈烈等人抹了一把汗,陈烈苦笑着:“欣儿,谢谢你,幸好你来了,要不然,我们今天就得喂这群妖狼了。” “就凭你们几个人,填狼腹都嫌少呢。”慕容欣笑嘻嘻地说着,一边驱赶着身边的狼。 看来,这些三级妖娘并不傻,知道来了克星,迅地散去了,只留下了满地的狼尸,血和脑浆混在泥土里,散出一股令人作呕的气息。 “你这是什么东西,那些那么厉害的妖娘居然都不敢碰。”陈烈好奇地问道。 “这是胡前辈研制出来的,专门对付那些妖兽的药物,五级以下妖兽,望风而逃,在这苏云庄附近,有不少恶林,恶林中,有极强的妖兽,你们这见到的还是算低级的,如果遇到这么多的五级妖狼,恐怕你们早就被撕成碎片了。”慕容欣调皮地笑道。 “还是我的欣儿好,及时地赶来救我们,要不然,我们就惨了。”陈烈嬉笑着。 “好了,别贫嘴了,你们也太胆子了,居然敢夜闯恶林,真是嫌命长了,我们退出林子,先找一个地方落脚吧,要不然,前面不知道还有多少妖兽,明天就算是白天,我们最好是绕道而行,哪怕是走远一点。”慕容欣看着陈烈,满是不解,觉得他的脑袋有问题一般。 “我知道了,欣儿教训得是。”陈烈苦笑着,本来也是,还认为夜走森林肯定有趣,却没有想到是这样的结果。 陈烈急急的走在最前面,后面跟了一群的穿白sè长裳面无表情的人。而走在最后面的自然就是那几个神秘的苏云庄人员了。 陈烈本想问那几个人的姓名,不过,看看他们那冰冷的样子,想想作罢,而慕容欣也不他们,只是庄主派这几个人来接应陈烈一行而已,除了苏云庄,恐怕没有人能让他们表示出兴趣吧。 从恶林中走出来,大家回到了小镇上,却是只住在小旅馆中,也许大家都是修真之人,觉得还是低调些好吧,虽然不缺乏钱,但并没有必要去住那豪华的酒楼。除了陈明和陈成一个房间,其他人都是各自一个房间,本来也是,陈烈和欣儿虽然是师兄妹,却没有越过那陈纸,可是苏云庄的那个人却是仿佛如陌生人一般,整个路上,都没有看到他们说话。 一晚上似乎是平安无事。 第二天,大家都纷纷起chuáng,集合起来,准备回庄时,却现,那苏云庄的四个人中,却少了一个。 “谢逍呢?”其中一个人开口了,这个说话的是一个微微胖秃头中年男人,一身修为tǐng不错,陈烈估计,他已经到时金仙初阶级别,难怪苏云庄能成为修真界第一庄,光是从这里出来一个高手,都是金仙级别,另外两个人修为和中年男人也差不多。 “老大,不知道,应该还在房里吧。”另一个人开口了,“我们去看看吧。” “嗯。”老大点了点头。 原来,这四个人是苏云庄四大护法,老大是谢逍,也就是那个中年胖男人,老二是刚刚答话的中年男人,有些偏瘦,老三则是那一个站在一边没有出声的人,叫林寒,而老四则是谢逍,就是现在没有看到的那个人,陈烈印象中,四个人中仿佛就谢逍最矮最胖又最年轻,修真不士最为惊醒了,天亮了,大家都准备出,可谢逍却没有出现,这真是太奇怪了,让人觉得诧异。他们都到了金仙初阶,虽然平时四人不怎么喜欢说话,看起来很陌生一般,其实却是感情深厚,看着似乎是平淡的语气中,却充满了关怀。 走到谢逍所有的房间门口。却仍是听不到里面一丝动静。本来心急的谢逍早就迫不急待的想冲进去了。而现在的他也并不顾及得上自己的老大形象,也只是一心想知道自己兄弟的下落。急急的推门而入。 众人也跟着赶过去,进门一看,环顾了一下屋内四周,只见那小子的身子瘫软的倒在chuáng上,两眼空洞,如一具死尸一般。 谢逍在他的鼻息上探了探,察看了半天,沉吟道:“老四中毒了!” 众人一阵惊讶,谢逍怎么会中毒呢?生了什么事?为什么众人没有事,就他一个人中毒呢? 大家都围了上去,都半带疑huò半点好奇的看着谢逍。 谢逍对毒不在行,他问道:“老三,你看看,老四中的是什么毒?” 老三林寒对毒有些研究,在庄中算是高手,他察看了半天:“老四中的是谢逍的乱神之毒,此毒不重,按道理说,现在这小子应该是醒了。” 这是怎么回事呢?大家更mō不着头脑了,既然中毒,为什么又不下重毒,而下这样的不痛不痒的毒呢?敌人的目的何在?难道是鬼府的人,想给苏云庄一个下马威?陈烈没有猜错,这毒确实来自于鬼府。谢逍当中的乱神毒显然不是闹着玩的,虽然不重,但对修真人士还是有一定的打击,下轻还好一点,下重一点可能会损伤到真气,这可是他们鬼府对一些重点叛徒,让他们警醒,不敢反叛鬼府才会对其使用的非常手段而现在这个小子仍旧处于这种昏mí状态,倒是让他们有点mō不着头脑了 而那个谢逍倒也有点怒火中烧道:”现在到底是什么状况你们谁给我解释一下,我现在只想知道谢逍的情形到底怎么样!而他们那些浑蛋到底对这小子做了些什么他到底还能不能给我醒来” 一旁的兄弟们也只是低头不语,毕竟这小子现在是死是活还是清楚的,倒跟这一群人也扯不上什么关系,那些什么乱神毒也是鬼府的人给那小子吃的! 反正事不关已,这兄弟们也只是低着头在心里无语不已而已,现在他们老大正在为老四的气头上,所以他们都知道现在还是不要招惹老大生气才好,也就在一旁不说话的等着那小子快快醒来 虽说平日里还从未见谢逍动过这么大的肝火遇事都是不慌不乱,沉稳应对,而这次,他们也是第一次看到谢逍如此这样大的脾气了 倒是陈烈皱着眉头道:”也许药xìng过于猛烈了些,估计一下就会清醒过来了吧,谢逍你就先耐心的等一下吧!要不,我先给他服一粒丹药试试?” 陈烈说完就走到了谢逍的面前,,然后mō了mō谢逍的额头,现他全身却冰冷至极,心里不觉倍觉奇怪了,按理说,了他们这个乱神毒,他理应现在应该是全身热才对这不禁让他有一点头皮麻,看这小子这副模样,不会真的会出什么事情? 想想都不解,他们苏云庄也算是修真界的大派了,就算现在是对立之中,却彼此还没有开战,如此地yīn谋害人,鬼府似乎已经是向修真正派挑战了,就算是苏云庄的人,他们也不敢这样妄自让他在这个世界上消失吧,再说他们苏云庄也是鬼府所惹不起,现在双方虽然是蓄势待,但真是大干起来,可消受不起。如果说鬼府这一招是向苏云庄下挑战书,警告一般,那他就是在给自己找坟墓了。 想到这里,陈烈有点惊惶失措起来,这小子也不会吧,就这样子死在这里了 心里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用手用力的拍了拍这具如死尸一般的谢逍的脸 身为修真高手陈烈,一般用的力度也比一般人大得多一旁的人看着陈烈这样子用力的拍打着瘫软着的谢逍,也有点觉得于心不忍起来,非常同情的看着这个闭着眼睛遭受着陈烈这样用力的拍打 本来就够头疼了,如今好不容易有了这么一点线索,他们可不想线索就这样断了他们还指望能尽快找到幕后操纵者只有等谢逍醒过来,才知道怎么回事。 所以现在他们唯一要让做的就是,把谢逍这个的家伙给叫醒不然,大家又会是一片mí惘了 陈烈一边看着仍旧是昏mí不醒的谢逍,一边又加重了手的力度,他就不相信这小子居然就不醒了 一旁的众人也只是有点惨不忍睹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幕 “呼”这时谢逍一个鲤鱼打tǐng的一下子立了起来一把用力的抓住了刚刚拍打着自己面部的那只手,一个过肩摔,一下子把陈烈按倒在地,这一连惯的漂亮动作把四周的众人弄得目瞪口呆起来想想这陈烈也不是一个简单人物,再怎么也是修真界的年轻高手之一,,就这样被陈烈这样子毫无情面的压在地上想想也算是一种屈辱了,只是那小子的力气着实太大,,陈烈被压在地上动弹不得,不过心里也真是怒不可歇 心里早就一肚子火气,一下老子再收拾你,陈烈在心底无比郁闷地想着。 众人呆愣了好久,才开始恢复过来,老大对着谢逍道:”放开陈烈,你小子是不是疯了,敢这样子对苏云庄的客人” 过了一下,谢逍这才如梦初醒一般,看到自己的兄弟们站在前面,而自己却用手压着一个人, 他有点不相信用手擦了擦自己的眼睛, 一下子傻了眼了,自己刚刚这是做了什么,过了好一会儿神智才恢复清楚, 刚刚不是听着自己体内不是有什么机械般的声音在跟自己说话么而自己清醒后居然又是这样的情况, 这是在做什么难道是自己梦游了 难不成这一切是真的,不过刚刚他好像也听到那机械一般的声音在那里提示什么 谢逍一脸的疑huò,不过想起刚刚自己体内的那股强大的力量,他一下子又倍觉兴奋起来只是一时又觉得,浑身酸软不已,似乎是遭受了很大的折磨一般。 谢逍表情还有行为,倒是让一旁的众人更加不解起来看来这小子像疯了一般,让人有一点mō不着头脑, 还有一会儿刚刚略带疑huò的表情,一下子又变成了淡淡的笑意的表情好像这小子把他们当空气了一般,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当中一样, 谢逍的兄弟们也都在心里捏了一把汗,陈烈可是苏云庄的贵客,他们可是不想把陈烈得罪了,陈烈可是用到了庄内的绝世之丹的人,在庄主的心中,地位不是一般的低,而老四谢逍,就这样一下子就把他给撂倒了 老大再次提高音量道:”我叫你这小子放开陈烈,你小子听到没有啊小心回庄受到庄主的处罚!” 听到这句话的时候,谢逍这才又突然惊醒了过来,一下子也就站了起来放开了被压在自己身下的一个男人那男人慢慢的从地上趴起来怒视着他他仔细一看,原来是庄内的贵客,也就是自己这一行要拯救的人,居然被自己给干倒了。 谢逍心里不觉有点忐忑起来自己怎么会对这个家伙大打出手了呢真的是有点无语 平日里虽说自己也算是有点冲动,不过他的冲动对象也只限制于鬼府的人,那些为恶的人,而现在自己居然把冲动对象展到到了陈烈了想到这里,心里也不免有点疑huò 不过,溢于言表的,还是他心里的那份jī动和兴奋此刻的他觉得自己内心里突然充满了很大的力量,整个人倍觉精神而刚刚被打过的脸,刚开始有点火辣辣的疼,而现在不知道为什么,一下子也不觉得疼,好像自己的脸根本就没有被人拍打过一样这样想着,心里不觉更加开心起来跪求分享 最快更新最少错误请到网 ♂♂() ()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