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五章 情爱纠缠2 - 黑道特种兵

第三百六十五章 情爱纠缠2

不过再看了陈烈和兄弟等人,谢逍脸上的笑立马僵住了兄弟们都在用好奇的眼光像看怪物一样打量着自己 尤其是那个陈烈,整陈脸都变成绿sè了,估计被这一下打得够呛,本来,陈烈根本就没有想到,一个如死尸般的谢逍,居然会跳起来,以迅耳不及雷霆之势,就把陈烈打倒了想来他一介高手,居然被级别差不多的谢逍,简单就轻易的压倒在地上,也是够丢脸的,,在看他眼神,谢逍心里不免一陈寒意,看来陈烈估杀了自己的心都有了吧, 只是现在的情况该怎么办,而现在的他似乎起来来有点被动了大家都盯着他看,而陈烈也只是用想杀了他的那副眼神盯着自己看,也并没有做出实际行动 现在的自己是应该选择逃跑还是选择继续留下来谢逍心里有点小纠结起来 想到这里,不觉有点左右为难起来 不过继而很搞笑的一幕生了,也估计只有谢逍才能干出这样的事儿他似乎已经明白了自己的处境,及生的事情。网 他突然一下子向众人作揖,脸上挤出了几滴猫泪,对着围着自己一旁的众人故作伤心难过道:”兄弟们,谢谢你们的关心,陈烈,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做出这样的事来,你原谅我。”说完做也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盯着众人看 众人看着眼前的老四,早就惊得一阵一阵的,一个个哭笑不得,就算想走,他也不至于做出这样的行为吧,再者,他们还以为陈烈会做出如何让人难的行为出来而陈烈居然也作起揖来:“兄弟严重了,你也是没有弄清形势而已,不怪你。”不过这也蛮符合这少年这个年纪的行为只是有点夸陈了些,不过这小子究竟是什么来头,而这一系列的行为动作真的让人很费解陈烈的行为,让大家对他又增加了一阵好感。 大家都盯着陈烈看,只有一个人在那边若有所思起来而那个人就是谢逍了 从谢逍醒过来把陈烈给摔倒在地谢逍的心里也就觉得陈烈并非一般人物,应该不是什么无名小辈,想必也是人中之龙。 这时候,倒是谢逍从呆愣中清醒过来了也打破了现在的这个僵局一下子走近陈烈面前 那些兄弟们都在想他们老大这究竟是要做什么。 老大走到陈烈的面前:“陈烈,谢谢你。”众人的情绪终于放松了。 然而,对怎么中毒的,后来生了什么事,谢逍却不明白,只是知道,睡下了以后,仿佛看到了一个黑影飘过,然后就不知道了。 众人开始赶往回庄的路,回庄大概要走三天,众人反正也不急,只是经谢逍一事后,都提高了警惕,生怕鬼府的人从哪个角落里蹦出来,对众人不利。 很快,就入夜了,苍白的夜,让人不觉得心中有些颤抖,给人们一种非常不妙的感觉,但是,在陈烈一众的面前这些跟本就不算的什么?就算是再怎样的地,也不会封他那炽热的心,他的心中是万千的jī情没有人能够冰冻的住。现在,终于和谢逍他们打成了一片,谢逍他们,已经把陈烈当成了兄弟中的一员,四兄弟变成了五兄弟,自然是高兴不已。 更别说是在谢逍面前了,这些更不是什么了不得的问题,谢逍本就是一个大好人,和谁都能打成一片,只是开始时,对陈烈有一股敌意。 众人行走间,突然一个神秘黑衣人出现在面前,那气势,压得众人透不过气来。不过四兄弟联手,天下无敌,虽然,他们自身的修为并不高,只有金仙初阶,但是他们有着一套阵法,正是这套阵法,是他们克敌制胜的法宝,有了这套阵法,岂今为止,还没有人能从阵中逃脱,对方就一个人而已,他们就不相信四个人还不能够克制住一个人么? “我们现在怎么办?是不是……?”这个时候谢逍看着大家不觉得笑声说道。对于现在的情况他是最不了解的,也是心态最差的一个人,所以他也是他们几个人中最不好的人了。而且,他又刚刚受过伤。 “没有什么事的,放心吧!难道你们不相信我们自己的实力,不管怎么说,我们也是四个人,他只是一个人,就算是他在牛逼也是不能够长出四个手吧!只要是我们相信自己就行了。”这个时候吴竺看着谢逍不觉得有些轻蔑的说道。 “这不还有我们吗?”陈烈和慕容欣笑道。 “你们?”吴竺看着陈烈和慕容欣,一脸的质疑,也确实是,慕容欣的修为还高一点,可这个陈烈,不过是才恢复而已,修为低得可怜,怎么打?而陈明和陈成,就更可怜了,修为在他们眼中看来,就如垃圾一般。 陈烈苦笑着,他想,凭着慕容欣爷爷的绝招,加上已经恢复得差不多的真气,应该不在话下,只要能挥绝招的威力,他相信,比自己高几阶的修为都能打倒/ “是啊!只要我们相信自己我能行就可以了,现在我们必须的要努力地找都,这一战不是那么的好打的。”这个时候林寒说道。 “我们小心为宜,毕竟这不是我们的地方。这里的额情况我们也不了解,包括地形什么的都不了解,还是小心点。”吴竺还是叮嘱大家要小心,这里不是自己的家,什么地方自己都已经是膜的熟悉不过,该知道怎样的应付。 众人看着那神秘人,眼睛都是一眯,都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但是,他们已经是成功的配合过很多次,早已经是非常的默契,而且是因为他们都有自己的选择所以他们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特长,对于这神秘人还是不怎么样的胆颤。 “要不然你们四个人一起上,还是……?”这个时候那神秘人轻蔑的一笑,看着四个人说道。看起来他对于面前这四个人并没有什么在意的。好像是什么事都在他的掌握之中似的。对于他们很是的不削。 “哼,难道你还想让我们一个一个的上,我靠,你当我们是傻子啊!也太小看我们的智商了。”这个时候林寒看着神秘人说道。 “啊,哈哈哈哈,那你们就一起来吧!在我眼中你们只是一个小小的蝼蚁罢了。”说着,也不等无人有任何的动作,瞬间的一个黑影闪现,已经是来到了林寒的面前,一道银光闪现,林寒只觉得自己的眼前一亮,突然是“啊”的一声,自己的整只臂膀一下子抛费而出。四大护法的阵法还没有来得及摆出,就损落了一个。 而林寒还没有反应过来,银光又是一闪,接着,从自己面前消失,看见向着谢逍而去。 大家都被这么快的剑而震惊,一个个的都愣在了当场,而这时突然是,再次的异光一闪,谢逍还没有反应过来,这个头颅已经是被飞向了天际。 一道道的剑影划过,直流下,一道道的血柱,冲天而起,眨眼间已经是三人在他的手里短命,而且是一个人的手上还留有伤势。 而这个时候银光向着吴竺攻去,吴竺是最后一个,所以也放映了过来,眼看着银光到二楼自己的面前,吴竺,没有办法,只能够使出自己的最后的必杀技,一道直入九霄的红光闪现,面前的异光马上的就暗淡了下来,红光过后人分家。 吴竺长须了一口气,扶着林寒向着远处走去。 这一战之后,修真界从此在也是没有了四大护法的消息,从此隐身江湖,销声匿迹。吴竺和林寒,再也没有回苏云庄,或许,他们觉得自己已经没有资格留在苏云庄了吧。 就在他们走后,又一个神秘的黑衣人出现,他仿佛一怔:“我来迟了,师弟。”他转眼看着众人,“你们谁杀了他?” “你管是谁杀了他,难道你想替他报仇不成?那就要看你有没有这样的本事了。”慕容欣的女孩脸上lù出了得意的笑容,大家这个时候有都愣住了,谁都没有想到这个叫做慕容欣的如孩子竟然是这样的大胆,他可是从来一直都没有看到一个女孩子是这样的语气没有说过话,她真的是语不惊人死不休啊!一说出来就是这样的让人吃惊。 “哼,不知死活。”那黑衣人说道。 “是么?你真的能吗?要不然我们试一试,怎么样?我要让你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实力。”这个时候那个叫做慕容欣的女孩,脸上突然的一愣的说道。一下子让其他的人都为之一震,大家都没有想到她竟然是这样的胆大,看起来平常可是文文弱弱的,根本就不像是什么东西似的。现在竟然是这么的敢放言,真的是让大家都没有想到。 “好啊!好啊!你们快点试一试让我来看看到底是有什么让大家都为之惊的本事。”这个时候黑衣人嘿嘿一笑的说道。 “好啊!那么来吧吧!我可是不把你们这群东西看在眼里。你不就是鬼府的狗tuǐ吗?除了狂吠,还会做什么!”这个是时候慕容欣说道。惹得众人哈哈大笑起来。 “哎呀!口气倒是不小啊!我就让你们来尝尝我的味道。怎样的把你打成这样一个稀巴烂。”这个时黑衣人看着慕容欣说道。 “是么?有本事你就来上吧!有什么大不了的,在我的眼里你就是一个人渣。没有什么么值得注意的。”慕容欣的手中微微的冒起一阵异光说道。 “哈哈哈哈哈哈哈!你们大家都一起上吧!几分钟随时就解决你们。”黑衣在狂笑着道。 “姑娘小心。”陈明和陈成惊呼,陈烈更是担心不已。他们看到这个黑衣的修为,比前一个还要厉害得多。 眨眼间只见是一个个骷髅黑影闪现,接着向着慕容欣打过去。 “哼,就凭你?去给我死吧!”慕容欣一道异光闪现,天空都为之变sè,异光过后只留下她自己一个人,其他的人都已经是消失不见。 “哼!一群废渣,不值得一提。”慕容欣一屑一顾地说道 世界也为之平衡,安静。 “师兄,你看我现在的修为怎么样,你再也不会说我差劲了吧。”慕容欣自从突破后,修为大进,又深深地研究了爷爷的绝学,那个托大的黑衣人,连死了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哈哈,这样我就没有好说的了,这些随你的便吧1”陈烈哈哈的大笑道。 “老大,那我们什么时候出呢”这个时候陈明问道。因为自己就要回到自己的家了,自己可是好多年都没有时间回去了,这次好不容易又一次机会,可是要把握好的。 “哈哈,陈明,你急什么,大家有什么准备的赶快准备,前面还不知鬼府有多少陷阱在等着,我们这一次吓得回庄恐怕是不可能了。”这个时候陈烈看着众人笑着说道。 “老大,能不急么?你不想想我们修为又低,再说这次也是鬼府恐怕是全出动,仅凭你们两个,我们恐怕难脱身。”这个时候陈明傻傻的说道。 “哈哈哈哈哈”这个时候旁边的人都已经是大笑起来,弄的陈明一阵的脸红,也是一阵的míhuò,自己这是说错了话吗?怎么大家都笑自己呢? “哈哈,大家别笑了,我们现在是正在商讨怎么安全回庄,这样下去我们还会有什么好办法呢的,”说着陈烈就向大家摆了摆手,,大家也是明白他的意思这是让大家先谈自己的看法,这一顿人,神情十分紧陈,那能够看出来这是一对兄弟呢?而这时陈烈看着陈烈和陈成说道:“你们要努力哦,下次恐怕对付就是你们的了。”当日,并没有敌人出现,人们如约而到大家都准备着自己的东西,大家都已经是开始开着玩笑,大家都感觉到这此真的是非常的轻松。应该鬼府没有派出埋伏了,所以人们也是放松了时刻的警惕。 而这个时候真在前面等着的几个身穿黑衣眼袋的人不断地向这边看来,只是陈烈一行没有现了。如果是陈烈他们仔细看,能够那样的注意到,肯定是能够现有人在不断的注视这自己,可是他们真的是忘记了危险。 而这时正在嬉闹的陈明不知这是自己最后的一次在看到这世间的真物了。 这个时候只见是那几个黑衣人,一齐的起身,向着陈烈一行走来。而这时正在聊天的众人,刚反应过来,那黑衣人当中的一只魔掌,只见是一下子,陈明就头破了,成为了一具尸体缓缓地倒了下来。 等陈烈和欣儿回过神来,那几个黑衣人迅地消失了,几个人来不及追赶,这几个人看来,修为相当高,就算是欣儿和陈烈全力出击,恐怕也难占到好处,而那几个黑衣人也仿佛明白,从陈烈和欣儿的手中,恐怕也难以对付,一击得手,迅地离开了,让陈烈和欣儿没有追赶之力。 众人心情沉重地回到庄内,得知消失的苏云寒特别地伤感,四大护法跟了他多年,甚是舍不得,可是现在已经无法挽回,去时四人,回时却不见故人。 陈烈很多天没有目的地到胡医生了,他来到了胡医生的住处,胡一航却不在,而是在苏云庄附近的林中彩药草,陈烈也跟着去了。在苏云庄,药材非常多,这可是到了胡医生的兴趣里。 “哈哈,这么多的魔香草,这下子可是够自己用的了,以后自己也不用在害怕自己会走火入魔了,而且是等自己收集一些,就算是难道外面去卖也是会换回来不少的好东西。”这个时候胡一航已经是高兴的合不拢嘴了,真的是因祸得福,还以为,这一次出世,没有好的结果,却不是这样,以前那个时候就常听人说,福祸相生,自己还是一直不怎么理解,这一次终于是知道了这是怎么一回事了,就是说,当自己遭到横祸的时候不要悲伤,因为有祸的地方肯定有福,就看自己能不能抓住了。胡一航高兴着,因为这魔香草拿到外面也是不可多得的宝贝,又时候那个家族的人中了魔,那么可定是会花大价钱,来买那“魔还丹”的,所以突然是这么多的魔香草,胡一航心中真的是无比的jī动,这么大的财富自己可是第一次见到。 胡一航不断的是收集这这魔香草,一边的是得意的哼着小曲,竟然是忘记了自己还是出在这危险之中。慢慢的随着胡一航不断的收集着这魔香草,周围的阵势也是生了边化,这些胡一航当然是不知道。 好久,当胡一航把自己身上最后的一只瓶子装满之后终于是高兴的抬起头说道:“哎呀我的妈呀1真是累死我了,要是瓶子再多的话,估计真的是能把自己给累死了。”自言自语到还不忘用手擦了擦自己将要留下来的汗水,这也是太让自己难办了,这么多的香草,自己真的还是有点舍不得,这些真的是太难办了,而且是这魔香草真的是平常找都找不到,要不是自己来着里真的是不会这么幸运的碰见的。“哎!可惜了啊,看着这么多的树,自己只不过是取走了三分之一左右而已。”虽然是胡一航心里有些可惜但是他却是知道这些不能够乱自己的,而且是自己也是不能够太贪心,因为人们大多数都是死在自己的贪婪之下的,自己也是见到过不少的这样的人,所以这个时候胡一航在自己的心里告诫自己不能够太贪心,要不然自己就真的可能死在这里,到时候哦就算自己在怎么的拥有再多的魔香草,也是白费的,自己也不能够用来解救自己现在的危机,而这个时候,胡一航终于是开始观察自己周围阵势的变化,这不看不要紧,这一看还真的是下了他一跳,只见这真是怎么像刚才那样不知道什么时候走位的景物已经是生了变化,远处周围的树木已经是变成了广布的沙漠,看着远处的景象胡一航懵了,真的是懵了,这是幻阵,而且是自己不知道的幻阵,现在终于是知道这属于什么阵势了,但是这个幻阵跟其他的不一样,这个幻阵竟然是还有其他的阵势在一起叠加。“这这这,这让自己该怎么破呢?”这个时候胡一航不觉的皱起眉头虽然是现在看出了一点的眉目,但是这幻阵竟然会是真的,自己所采的魔香草竟然是真是。这需要多高的修为才能够布置这样一个大阵了,难道是神域级别的神人么?这时胡一航也是不敢在有动作,因为生怕自己移动,就又有什么新的变化。胡一航不过是一个医术高手,对这些阵势却不了解。 这真是一个挑战…… 也不知道这时间过了多久,当胡一航终于是看破了这个阵势的时候,不觉的狂笑起来,只见是他这时一个小小的一挥手,阵法就从自己的眼前消失,这个时候的胡一航已经是站在了这世间的顶尖,神域级没有人能够的过,现在这阵法真的是看不在眼里…… 看着眼前的一切胡一航轻轻的一笑,突然是破空而去,直往苏云庄飞去,而这个时候,陈烈正好赶到,却只能跟在背后赶。 新的一场战争就要开始了,苏云庄上下都戒备起来,四大护法遇难,随后就会更残酷了,所以每一个参与家族都开始这布置自己的军力,也不知道这次大战又要进行到什么时候,所以,最好是先做好准备,这样也是,能够随机应变,也不会倒是后让鬼府给打个措手不急,这兵败如山倒,气势是非常的重要的,所以大战前夕都是开始布置着自己的势力,一边的为自己的弟子打气。鼓励他们应用的献身,这样就算是死也是死得其所,对的起自己的修为,对得起修真派。 在誓师大会上,只见这个时候的苏云寒也是对着前面弟子们大声的说道:“在这里,我想对大家说的是,鬼府为恶多端,残暴成xìng,所以新的一场战争就要无可避免的生了,你们一定要坚守住我们自己这一片净土,因为如果我们要是失败了就会成为别人的俘虏,到时候,自己的妻子,女儿,你们想想,是否还会想像这样的在家里好好的为你们生子养女,还会不会夜夜的让你们那样的生活在自己的**之中,你们总不能眼看着自己的妻子,女儿被别人给糟蹋了,总不能让自己的妻子,在别人的胯下承欢,所以你们要努力,我们一定要让鬼府的人为他们的恶行付出代价。” “是……”这个时候广场上想起了震天动地的响声。 “好我期待我们的胜利,希望我们都能够凯旋而归。” ……。 三日后突然是大仗打起,而先开战的竟然鬼府和鬼城之间,可是鬼诚又怎么能够和鬼府相比呢?鬼诚叛徒丑婆婆很快就被打败,鬼府结束了分裂,开始严阵以待,准备和正义修真之士大战。然而这个时候突然是传来消息,紫裳舞一行来拜访了!而陈烈赶紧的向外面迎接,只见这一看现几个浑身血淋淋的,一看就知道这是经过了一场的大战,原来是彩裳舞,凤儿和聂影。 “快,快,快,你们这是怎么了?”陈烈赶紧的是迎上去。这个时候两他们突然是跪倒在地哭泣的说道:“我们已经是败了,我们知道,虽然现在鬼府已经结束分裂,但是肯定会失败的,希望你们能够收留我们,替我们报仇。”原来,虽然鬼府打败了叛变的丑婆婆,而彩裳的父亲,也就是鬼王,却被弟子萧旭yīn谋杀害,鬼府的权力被大弟子萧旭夺取,萧旭夺取权力对,对彩裳下了追杀令,同时命令,做好准备,与正义之士决一死战。 听到此,陈烈就赶紧的扶起彩裳说道:“好,既然你相信我,那么我们就替你们报仇了,说着自己是赶紧的让人带几人去洗洗澡换换衣服。 真是不出所料,这个时候鬼府的队伍已经是疲惫了,所以,苏云庄竟然是顺顺利利的拿下了武鬼城 接下来又是几场战争,终于鬼府被灭,萧旭被杀,鬼府的势力从此不再存在。 鬼府一事完结,接来的就应该更作打算了,可是,紫裳并不想跟着陈烈走,打算留在苏云庄做一个隔世之人。 依依不舍中,于是,陈烈、幻灵儿、胡一航、韩子笑、慕容欣,再次踏上征程。跪求分享 最快更新最少错误请到网 ♂♂() ()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