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七章 妖龙1 - 黑道特种兵

第三百六十七章 妖龙1

经历了千辛万苦,众人终于来到了妖龙一族,受到了妖龙一族的热情招待,而幻灵儿本就是公主,又是龙主最喜欢的女儿,自然陈烈的地位,在龙族中,也地位特高,每一个见到他的人都毕恭毕敬的,也让陈烈的心受到了一点小小的虚荣。网 得知公主伤势严重,龙主立刻派出龙族里的精英,去寻找天玄通眼,替幻灵儿闻伤。 龙主热烈地邀请着陈烈学习妖龙之力,现在幻灵儿倾心于陈烈,龙主又看出陈烈是一个修真天才,因此,破额让他学习龙族绝学。 妖龙之力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存在浩瀚的妖龙界,供人修炼,冲击着更高的层次。普通人生活在妖龙界的最底层,任人欺辱,一世都在挣扎在狭小的生存空间。而修炼者就不一样了,他们仿佛天生的贵族,走到任何地方都会受到众人的尊敬,享受着敬畏的眼神,人们把妖龙界的修炼者统称为魔武者,他们的存在宣布了妖龙界是一个弱肉强食的世界,弱者注定一生挣扎,强者才能屹立在世界之巅。 妖龙界不乏天才,但是也不缺少天生不能修炼的废材,天才享受众人的花环,废材只能默默的躲在角落里哭泣,不仅没有一个人同情,反而会受到所有人无情的嘲笑,即使这样除了默默的承受,根本生不起反抗的心,或许长年累月的都已经习惯了这样猪狗不如的生活,可以说是麻木了,反抗有什么用除了挨打,根本改变不了自己一生悲苦的命运。 实力代表一切,虽然,陈烈在龙族的修为并不能算是最高,但也是胜出了那些年轻一辈的高手,那些年轻一辈的高手,崇拜着陈烈,虚心向陈烈讨教,陈烈也是一个乐于结友的人,自然是轻易地和他们打成了一片,而这个时候,幻灵儿刚刚回到家中,自然想与父母兄弟姐妹们相聚,自然地就没有很多时间来陪陈烈,陈烈也不在意,与龙族的这些低辈们混到了一起。 在这其中,他就认识了紫烈,并与他关系最为密切,或许是他与陈烈的命运差不多吧。 柴烈,是一个十六岁的少年可爱的少年,有着远大的理想,同人交往的热情之心,他是那种天生不能修炼的人,但是他没有悲观的放弃自己,而是坚强的活着。说起他的命运很凄惨,小的时候被一个柴夫爷爷捡到,虽然过得很清苦,但是柴烈还是拥有一个快乐的童年,这种快乐并没有持续到他长大成人,十三岁的时候,那个抚养他的柴夫得了不治之症,没能撑过多久,就死了,柴烈重新恢复了孤儿的身份。 或许是上天的作弄,柴烈的体质竟然无法吸收妖龙之力,也就意味着无法做一个受人敬仰的修炼者,命运似乎注定了他一辈子要做一个普通人。柴烈不甘心,不甘心自己的命运这么的悲苦,他在爷爷坟前誓,改变笼罩他悲苦的命运,做一个修炼者,做一个众人仰望的强者。从那以后,他的心中只有一个不屈的信念,无论用尽多少时间,多少精力,也要找到能改变体质的方法。 可惜,努力的三年柴烈失败了,三年间走了大大小小的地方,多的他都记不清了,传说中的能改变体质的灵药没有找到一种,身体依旧停留在无法吸收妖龙之力的窘地,眼前的路仿佛横起了一座高山,任他怎么攀登也翻不过人生中最大的一道坎,即使这样他也没有轻言放弃过,无意中听到了两个人的谈话,旭寒学院中曾经出现过雪灵水,柴烈仿佛溺水的人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惊喜如狂,立刻前往旭寒学院。 妖龙之都的都,云来城,第一次来到这么繁华的地方都一切充满着无尽的好奇,不过没有把过多的目光停留在这里,柴烈没有忘了自己的目的,是为了改变天生不能修炼的体质,扫除挡在眼前的高山。爷爷曾经说过的一句话让他记忆犹新,没有人天生是弱者,强者拥有弱者的心也只能挣扎一生,注定凄苦,但是一个弱者拥有强者的心,即使命运在残酷,也阻挡不住他的步伐。 每当他快要放弃的时候,柴烈总会想到这句话,心中立刻升起一股执念,促使他坚强下去,前途虽然一片漆黑,但是只要自己不放弃,总会有大见光明的时候,坚强的心是一切的前提,没有它如何在这个残酷的妖龙界生存。旭寒学院坐落在妖龙之都的西侧,虽然远离繁华,但是每年的这个时候是帝都,乃至整个妖龙之都最热闹的时候。 陈烈遇到他时,他才来妖龙之者几天的时间,在这里,他却受到了那些年轻一辈高手的蔑视,因为在他们看来,紫烈就是一个废材中的废材。若不是陈烈和他走得很近,他们恐怕就一个个的都跳出来,踩压紫烈,让他无法立足了,这就是修真界,这就是弱肉强食的修真界,没有人能改变,无论在哪儿。 很快就到了八月十号了,陈烈来妖龙之都的第三天,旭寒学院对外招生学生的时候,妖龙之都的天才云集于此,可是,每一年,旭寒学院都只招一百个名额,为了一百个名额争得你死我活,说实在的真不亚于一场没有硝烟的战斗。看着紫烈信心满满,陈烈决定和他一起,参加旭寒学院的报名,陈烈只是觉得好玩吧,想知道自己的修为,到底还能增进多少,能不能在旭寒学院立足。陈烈和柴烈来到这里的时候虽然只是清晨,还不到吃早饭的时候,但是这里已经聚集了黑压压的人群,站外面都看不到大门到底是什么颜sè,柴烈知道自己彻底与这一百个名额无缘了,即使自己再坚强,再努力也没有人会要一个天生不能修炼的人。 同情?笑话,武力至上的世界弱者是不会得到一丝一毫的同情的,学院的人很现实,只认准天资,这是他们挑选学生的唯一标准。妖龙界每个学院招生都有三个一样的步骤,资质,实力,悟xìng,每一样都很重要,平均起来最高的一百个人就是旭寒学院今年所招生的学生,剩下的再不甘心只能无奈的回家,如果是妖龙之都贵族就不一样了,他们的子弟不管资质好坏都能入学,而这一百个名额是面向一般人的,没有显赫的身份就注定参加这样的竞争,即使被无情的淘汰了也无可奈何,妖龙界的人都是这么势利。 柴烈在这里一直站到下午,招生结束,一百个少年少女成了上天赐福的幸运儿,而其他的人有的在哭泣,有的唉声叹气,自己家的小孩成功进入旭寒学院的那些家长全都是一副趾高气扬的模样,嘲笑的望着那些落选的人。那些落选少年的家长看到这种嘲笑,没有丝毫的愤怒,而是默默的离开,谁让自己家的小孩不争气,选上的人他们有高傲的权利,这就是妖龙界生存的法则,不适应这一切的人就注定淘汰。 冷冷的看着一切,哭的、笑的,柴烈三年中尝尽了人间的冷暖,既没有同情那些落选的人也没有羡慕那些选上的人,强者注定是坚强的,即使自己不努力就算你天资过人,得到无上的荣耀,但是要是不努力早晚会被后来者赶上,被规则无情的淘汰。哭泣的人更不值得同情,招生每年都在进行,光哭不努力学院的大门就注定永远的关上,没有坚强的意志此生根本没有打开它的希望。 选上的人与家人告别,没选上的则和家人原路返回,两种心情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胜利者永远可以笑傲一切,失败者注定默默的承受着失败的苦果,柴烈一直静静的站着,直到所有的入选者进入学校的时候,看着紫烈没有资格入门,陈烈就更不想参与了,只是安慰着他:“紫烈,别急,总会有你一展所长的时机的。” 紫烈却不知是什么表情,没有回复陈烈的话,直到众人都走净了,柴烈脚步才迈动,大步来到了还没关闭的门口,微笑着望着正在关闭大门的中年人,大声的说“大叔,等一等。” “小伙子,今年的招生结束了,想要入学明年再来吧。”中年人笑着说,言语间倒是个tǐng好说话的人。 “大叔,我不是来参加入学考试的。”柴烈说。 “那你来干什么?”大叔脸上阵阵的不解,疑huò的望着眼前的少年。 “我是来应聘清洁工的。”柴烈不紧不慢的说,但是这句听起来平常的话语却给中年人蔓延到骨子的吃惊,这个潮气蓬勃的年轻人竟然要应征没人愿意干的清洁工,直接愣住了。 “不错,大叔,我确实是应聘清洁工的。”柴烈原本的话又重复了一遍,清洁工在他心中仿佛成了一个神圣的工作,说起来竟然是那么的理直气壮。实际上柴烈心中也不愿做这个工作,但是为了自己体质能够改变,进入旭寒学院这是唯一的路。来的时候他就愁怎么进入旭寒学院,忽然现了学校一旁的墙壁上贴着一陈白纸,上面写着招聘清洁工一名,至于下面的报酬他根本没有在意,在意的是能够进入旭寒学院,虽然是份不体面的工作,但是为了自己的未来这么做还是值得的。 再说自己天生不能修炼,根本就是个废柴,当个清洁工也不是什么丢人的事情,只要心态摆正管他别人怎么说。柴烈虽然不满足现如今的状况,但是路要一步一步的走,吃咬一口一口的,任何事情不是着急所能干成的,心中平静,早晚能获取想要的东西,最困难的只是漫长的时间,或许是一辈子那么久,柴烈并不惧怕时间的磨练,哪怕最后失败了他也无怨无悔,因为曾经努力过,奋斗过,死也对得起自己的心。 “好吧,正好我们缺一个清洁工,旭寒学院录用你了,跟我进去吧。”中年人视线在柴烈的身上停留了一会,脸上突然lù出恍然大悟的表情,眼中闪过一丝惋惜,他终于明白了这个少年为什么应聘许多人不愿意干的清洁工,原来是个天生不能修炼的人。 既然紫烈进了旭寒学院,陈烈于是也忍不住了,走上前,对着中年人说:“我叫陈烈,是和紫烈一起来的,他为了进旭寒学院,宁愿当一个清洁工开始干起,我想我也应该支持他,而我自己,更应该努力提高自己的修为,我希望能进旭寒学院参与学习。” “可是,名额已经满了。”那中年人为难地说道。 “我和幻灵公主是好朋友,而且,龙主也允许我学习妖龙之力,在龙族内,龙主曾说,只要我愿意学,可以进任何地方,学习任何技能,我想,旭寒学院应该也能收下我这个诚恳的学生吧。” 那中年人闻言,点了点头:“好吧,我们就破额再招一名,你进来吧。” 柴烈和陈烈进入了旭寒学院,紫烈特别地兴奋,就这样他人生中第一份工作到来了,虽然是最下贱的清洁工,但是为了自己的梦想能不停的前进,最终到达想要的终点,一切都是很值得。 在陈烈的强烈要求下,紫烈和陈烈同居一个房间,这在旭寒学院主持人眼中看起来是不可思议的事,在修真界,没有能力就被人瞧不起,那些高阶修为的人更是不愿意与低阶修为深交,似乎觉得与他们交往有**份般。不过,看着陈烈的坚持,众人也只能就着他。两人人安静的坐在房间里,柴烈享受了久违家的感觉,虽然这里不属于自己,只是旭寒学院临时分配的房子,但是总算是爷爷死后第一个家。虽然看起来简陋,房间里除了一陈chuáng外,什么也没有,空间狭窄,还在一个偏僻的角落里,但是一切都是为了拥有强大的实力在做铺垫,没有现在的苦,哪有以后的甜,柴烈想的很开,心中没有对现状的怨言。陈烈更是看得很淡,能有个住的地方就满足了,这些日来的东奔西跑,到处躲藏,这也是难得的安稳日子。 美好的东西是自己争取的,整天怨天尤人不仅什么也得不到,反而会耽误时间,柴烈的前方虽然是一片漆黑,但是心中充满了无尽的光明,在他眼中前途不是那么的未知,而是只有一条路,成为强者,这是一种信念,也可以是一种誓言,一切都是为了这个目标努力着。 躺在chuáng上,柴烈闭上了眼睛,很快进入了睡眠,三年来的奔bō他养成了一个好习惯,只有晚上好好休息,白天才有大量的精力做想要做的事情。外面天sè虽然有点暗,但是离天黑还有一段时间,柴烈每天都是这个时候睡觉,不管身处什么地方,这个习惯从来没有改变过,哪怕是在危险重重的野外随时,都有可能被野兽拉走的危险,但是柴烈依旧保持着这个习惯。 而陈烈,倒在chuáng上就睡着了,这一段时间,实在是太累了。 漫长的一夜却悄悄的溜走了,柴烈准时的睁开了眼睛,陈烈早已经起来了,两个人的地位不同,因此也就不同方向,陈烈去学院学习,而柴烈则要开始了自己的工作,虽然他体内没有妖力的存在,但是眼中却闪过一道逼人的神采,三年的经历能磨砺一个人,柴烈身体依旧废柴,但是他的内心已经远远的越了同龄人,坚强不屈,遇事的沉着冷静是某些成年人也不具有的。 走下chuáng,柴烈精神奕奕,一夜的休息驱除了身体中的疲惫,让奔bō的心也安静了下来。大步的走着,推开紧闭的房门,一股清晨特有的味道扑面而来,清新的空气似乎在净化xiōng腔中的浊气,浑身都感觉舒服的无法言语。清晨和晚上是柴烈最向往的两个时间,晚上可以消除疲惫,抚慰心灵上的孤独,而清晨带来的是妖龙界不可多得的美好。 柴烈所住的房子是在一片竹林中,听那个中年人说好像是上一个老清洁工所住的地方,无法忍受此处的冷清和别人异样的目光,所以选择了离开。不过这也给了柴烈一个进入旭寒学院的机会,和老清洁工的想法不一样,柴烈很享受此处的环境,美好的绿意,悦耳的鸟鸣,在他心中这一切不亚于上天恩赐的,三年的奔bō生在一个少年身上,他累了,也想安静下来。 门口有一把木扫帚,柴烈轻轻的掂起来,雪灵水那么珍贵的东西想要一下子得到绝对是不现实的,柴烈做好了长时间拿着扫帚的准备,只要能得到雪灵水改变体质,清洁工这个工作让他干一辈子也没有丝毫的怨言。摇摇头,既然来到了旭寒学院想这么多干嘛,老老实实干好清洁工的工作,先寻找雪灵水的下落,再筹划怎么盗出来,事情一步一步的来,柴烈现在最不缺的就是时间。 扛起扫帚,虽然清洁工低贱的身份压肩,但是柴烈腰杆却tǐng得很直,大刀阔斧的走着,步伐中充满着少年所没有的坚定,一根根细长的竹子却傲立在天地间,靠的是它不屈的心,能迎接任何的挑战,不论刮风下雨、风吹日晒,它依旧坚tǐng着,傲立着。 走出竹林,来到后院的门前,轻轻的推开,面前是一片崭新的天地,许许多多的少男少女行走在其中,眼前的是一个大大的院子,空地上来来往往的全是同龄人,但是不一样的是他们都是高高在上的天才,而自己却是无法修炼的废材。不过柴烈没有一丝的灰心,虽然起步落后了他们很远,但是只要后程不断的力,柴烈有信心一定赶上他们。 来到院子的中间,开始了一天的工作,清晨的太阳潮气蓬勃,柴烈的身影虽然被拉长,但是坚tǐng的身材还是保持原有的坚强,清洁工是下贱的工作但是不代表整个人都是下贱的,被人看不起不可怕,可怕的是自己看不起自己,这样的人的永远就注定活在挣扎中,扫帚轻轻的扫动着,扫去了一片片尘土,似乎也扫走了xiōng中的浊气,整个人竟然莫明的轻松起来。 刚扫了十米远的位置,周围就聚集了一大片人,指指点点,议论纷纷,柴烈知道他们在说什么,不管是嘲笑也好,惋惜也好,现在要做的是做好自己的事情,把握住能留在旭寒学院的机会,其他所有的一切都与他无关,虽然被这么多人围观,但是柴烈的心却很平静,仿佛一面镜子般,任何外在的东西都不能破坏烈久不变的安静,当然除了强烈的打击外。 “你们怎么不去上课,都围在这里干吗?”就在一个严厉的声音响起,这群少男少女听到这个声音好像听到了洪荒猛兽的叫声般,全都一脸惧怕的跑了。柴烈慢慢的抬起头,自己的左侧站着一个黑袍老头,胡须飘飘,身上散着迫人的威严,以三年来见过形形sèsè的人的阅历来说,柴烈几乎可以肯定这个老头一定不是一个普通人,但是又和我有什么关系? 继续挥动着扫帚,不厌其烦的重复着烈久不变的动作,黑袍老人也观察到了这个少年的不平凡,可惜他天生不能修炼,要不然光凭这越常人平静的心,日后的成就绝对不会低,,但是一切都是假如,惋惜的说“唉,可惜呀,可惜,小子你天生的命不好,怪不得别人,清洁工很适合你的身份,好好干吧,虽然这份工作不体面,但是起码不至于流落街头,饥餐lù宿。” 说完,摇着头离开了。等他走了以后,柴烈忽然lù出冷笑的表情,天生的命不好不代表以后的命不好,你的怜惜还是收回去吧,需要它的不是我,而是那些自暴自弃的弱者。记住,总有一天我会让你收回曾经说过的话,天生不能修炼难道就证明一个人一生就完了,哼!我偏不信,我要向无情的命运抢回原本属于我自己的东西。 陈烈也抽了过空来看望朋友,看着柴烈在努力地工作,他叹了口气:“柴烈,是不是太委屈你了。” “我没事,陈大哥,只要能进旭寒学院,我就很满足了。”柴烈招牌的笑容体现着。 “好,如果你有什么困难就直接和我说,我会帮你的。”陈烈诚恳地说道。 “我会的,陈哥,真谢谢你。”紫烈感动的说着,他认定陈烈这个朋友了。 “陈烈,我们走吧。”有几个人在呼喊着陈烈,陈烈来这里只一天就和很多人熟悉了,看着他们的呼唤,陈烈歉意地笑了笑,走了。 柴烈报之以微笑,他挥动扫帚的双手更加有力了,别人的嘲笑全部成了自我前进的动力,来到旭寒学院想要的不是多余的同情,而是雪灵水。柴烈虽然低着头,但是腰杆tǐng的很直,仿佛世间最强的力量也不能让他弯下腰。 每一次挥动间,身心仿佛得到了某种满足,轻松自在,即使接受了清洁工这个身份的柴烈也不由的暗暗奇怪,难道我的心竟然宽旷到这种地步,竟然连扫地都成了一件享受的事情?或许是知道了雪灵水的所在,虽然没有找到它具体的位置,但是总算让自己的心放松了下来,想不出为什么,柴烈全把一切都归结到雪灵水身上。 但是还是享受这样的感觉,孤独的心灵仿佛找到了可以治愈的良药,全所未有的轻松弥漫全身,恍惚间,柴烈回到了以前快乐的家,爷爷还在,茅草屋还在,一切都还在。这时,一个雄厚的声音打破了心中的那片宁静。 “小子,怎么不去吃饭啊?” 柴烈停下根本不想停下来的动作,抬头一看眼前不知何时站着一个人,花白的胡须,祥和的笑容,白衣飘飘,浑身散着温和的气息,和刚才那个黑袍老头真是天差地别,两人完全属于不同类型的人。 “吃饭,什么时候的?”柴烈一直沉浸在那种奇妙的感觉中,竟然忘却时间,忘却了自己如今身在的地方。白袍老人一句话,仿佛叫醒了正在做美梦的柴烈,心中充满着不舍,那种美妙的感觉让人不能自拔,仿佛回到母亲的怀抱般,让人感到的不只是温暖,还有无法抗拒的安静,犹如心灵得到了一次深深的净化,不开心的全部化作了虚无。 “呵呵,你倒是tǐng专心,该吃早饭了,去晚了说不定会饿肚子的。”说完,白袍老人静静的离开,潇洒的背影,仿佛他的停留只是为了通知柴烈吃饭,没有其他别的意思。但是柴烈莫名的感觉这个白袍老人绝对有其他的意思,清洁工算是妖龙界最低级的人群,一般人根本就懒得搭理,生怕丢了身份,三年的经历柴烈深深的知道,妖龙界没有无端端的善心。 摇摇头,柴烈无所谓的笑了笑,反正自己是一无所有,管他是有什么yīn谋,旭寒学院只是一个暂住地,等找到雪灵水以后就会离开这个不属于他的地方,向着强者艰辛的道路行进。 扛起扫帚,一天工作就这样结束了,清洁工说起来也是一份非常轻松的工作,只需要每天清晨打扫院子里脏的地方,只要是手脚健全的人都能够胜任,工作时间只有短短一早晨的时间,既不累有轻松,当然即使这样很少会有人选择他当自己的职业,说来说去还是面子问题。 院子的东面,是一座大的房子,这就是旭寒学院的食堂,大部分学生都选择这里解决一日三餐,当然那些有钱的贵族子弟绝不会放下身段来这里吃饭,外面精致的酒菜才是他们喜欢的东西。这也体现穷人和富人不同的追求,穷人吃饭讲究实惠,能吃饱。而富人则是想吃出身份,吃出地位,至于能不能吃饱都是次要的。 食堂的大门敞开着,耳边回dàng着里面的喧闹声,视线中几百陈桌子几乎全部坐满的人,柴烈扛着扫帚大步的走了进去,脚步声虽然响亮有力,但是仍淹没在噪杂的喧闹声中,只不过渐渐的,所有人的目光全部挪移到柴烈的身上,无数道异样的眼神,柴烈知道那意味着什么,不过嘲笑也好,惋惜也好一切都与他无关,柴烈牢记着自己来食堂的目的,吃饭。 柴烈环视了一下四周,没有看到陈烈,可能陈烈和那些贵族子弟出去吃了吧,他看得出,这些弟子们对陈烈是另眼看待,至少,他有着龙族驸马身份在身。 面无表情,静静的走着,无视其他人的眼神,心如止水。愤怒、生气能带来什么,或许是图了一时之快,但是以后呢,旭寒学院一定会选择天才,废材则被无情的抛弃,那么自己潜伏在旭寒学院寻找雪灵水的计划宣告失败,命运再次回归它原来的轨迹,这些都是柴烈不想看到的,为了得到雪灵水一切的辛苦,一切的屈辱都可以忍受。 大厅的后面有个十个窗口,学生购买饭菜的地方,柴烈来到左边的一处,冲着里面轻轻的说“给我一份饭菜。” “妖力卡!”里面十个年轻美丽的女孩,大概有十七八岁,lù出很职业的笑容。 妖龙界流通的货币只有一种,妖力卡,一陈黑sè的卡片,巴掌那么大,却能购买妖龙界任何的东西。只要你是修炼者就可以到妖力公会申请一陈,过程非常简单,但是此时的妖力卡不能使用,必须经过jī活注入妖力才能购买你想要的东西,妖力公会还制作了一种刷卡的工具,能转移妖力卡中储存的妖力,达成最终的交易。 柴烈天生不能修炼就注定无法到妖力公会申请妖力卡,但是现在他不需要这,清洁工的身份还有一个好处,就是吃饭不用付饭钱。 “我是清洁工!”扬了扬扛在肩上的扫帚,柴烈不紧不慢的说。 那个美丽的女孩明显表情一愣,只是奇怪的看了柴烈一眼,随后从窗口中递过来一份香喷喷的饭菜,柴烈单手接住转身四处巡视,正想找个位置坐下来,忽然耳中传来一个刺耳难听的声音。 “清洁工这么下贱的人也敢来食堂吃饭。” 柴烈脸sè一沉,这句话中没有掩饰无尽的嘲笑,被人这么直白的侮辱,心中虽然愤怒,但是还是狠狠的忍住了,双眼没有寻找这个声音的主人,寻找一个为数不多的空位,柴烈一脸平静的走向那个座位,坐下来,扫帚放在一旁,随后一声不吭的吃着眼前的饭菜,周围透过来全是鄙夷的眼神,柴烈面对羞辱的表现让他们很失望,或许他们认为这样是弱者态度。 但是谁了解他内心的苦楚,只要是人都无法忍受这样的屈辱,摆在柴烈面前的却只有一条路,只能忍耐,心中的怒火拼命的积攒,只为了日后惊天的爆。而且现在自己还是普通人的身份,对上修炼者即使是最低级的,胜算的几率为零,除了换来更大的羞辱,根本得不到任何的好处,所以说此刻的忍耐是一种聪明的表现,但是它不代表一辈子的懦弱。 柴烈忍耐不代表那个声音的主人会放过他,刺耳难听的声音再度响起,似乎想要挑战柴烈忍耐的极限,yīn阳怪气的说“年纪轻轻的竟然选择下贱的清洁工,也不知道什么样父母能生出你这样毫不知羞耻的儿子,哈哈。” 啪! 手中的筷子断了,柴烈眼中闪烁着无尽的愤火,父母一直是他心中的痛,虽然从小跟着爷爷很开心,但是每个寂静的晚上还是会想起从未谋面的父母,虽然被遗弃在荒野,但是柴烈的心中从来没有过恨意,天下间没有不疼爱自己孩子的父母,或许是因为什么原因把他丢在了荒野。心中一直期待着和他们相见,现在竟然被人恶毒的侮辱心中唯一的牵挂,柴烈再也忍不住了。 忽然,一下子站起来,熊熊燃烧的目光四处巡视着,同时一个嚣陈的身影也同时站起来,脸上挂着令人不舒服的yīn笑,嘲讽的说“下贱的清洁工,不用找了,刚才的话是我说的。”,语气肆无忌惮,不断的刺jī着处在爆边缘的柴烈。 身体绷直,柴烈步伐中少去了往日的犹豫,雪灵水固然重要,但是大不过生他的父母,任何屈辱自己都可以忍住,不过敢辱骂父母必须付出惨痛的代价。不管你的身份有多么的高贵,还是拥有恐怖的实力,柴烈现在心中只有这个念头。 沉重有力,声声脚步声夹杂着愤怒,那个yīn森的少年表情一愣,但是随后轻蔑的笑了笑,他没有在柴烈身上感受一丝妖力的bō动,立刻断定这是一个不能修炼的废材。整座食堂静了下来,视线再次挪移到柴烈的身上。 “哈哈,原来是不能修炼的废材,我说怎么会选择清洁工这个工作,原来是这样啊,今天我周雄让下贱的你知道知道,修炼者身份为什么这样的高贵。”周雄yīn笑着,丝毫不在意周围人投来厌恶的目光。 柴烈言语上没有任何的回应,握紧拳头,目光凌厉,仿佛如刀子般,周雄眼神也忍不住躲闪。就是这个机会,忽然,一拳快的蹦出,柴烈虽然不能修炼,但是三年间和普通野兽的争斗,无数次游离在生死之间,不光锻炼了心神,体魄强壮程度甚至越了成年人,打斗经验也不是一般的少年所能及的。呼呼,光凭力量竟然带起响亮的风声,仿佛一只蛮兽般,瘦小的身躯中隐藏着难以想象的力量。 食堂中的人全部一脸震惊,怎么也没想到一个不能修炼的少年自身的力量竟然不弱于低级的修炼者,而且出手凶狠,丝毫不留情,仿佛一个战斗机器般只知道拼命的攻击。满脸嘲讽的周雄瞬间表情凝固了,随后惊慌失措,但是拳头太突然了,太快了,他根本没有反应的机会,xiōng口暴漏在柴烈的攻击范围之中,经常野兽做生死的搏斗野xìng和凶狠在这一刻全部爆出来。 啪!拳头中没有丝毫的感情,惊恐的周雄被狠狠击中,清脆的声音xiōng骨竟然无法承受如此大的力量断了,更让人惊骇的是周雄的身体不受控制的向后飞,哗啦!撞到了十几陈桌子,落在地上身体痛苦的翻滚着,无法站立起来。 食堂中一片片抽冷气的声音,太可怕了,力量的极致竟然不亚于魔武者的实力,今天所看到的一切直接推翻了以前的理论,谁说不能修炼就注定当一辈子的弱者。柴烈脸sè冷峻,出人意料的击败一个修炼者,心中没有丝毫的得意,自己天生神力,一般的野兽都不能挡住全力的一拳,何况只是个低级的魔武者,如果面对稍微强大一点绝对不会像这样轻松。 魔武者总共分六个等级,魔兵、魔将,魔帅,魔王,魔皇,魔神,魔皇级就相当于金仙级别了,每个等级有分低中高三个不同的层次,由于无法修炼,柴烈感应不出周雄的具体实力,但是拳头接触他xiōng口的一瞬间,凭借以前和魔兽的战斗经验,自己能击败相当于魔兵高级的魔兽,那么周雄的实力也应该在这个范围,要不然绝不会被一拳打得在地上爬不起来。 侮辱父母的人受到惩罚,但是柴烈的面sè依旧冷峻,脚步迈动,回到了自己的座位,大口大口的吃着眼前的食物。但是整个食堂气氛静的可怕,似乎连针掉的声音都能清晰的捕捉到,周雄的shēn吟声在此刻显得特别的响亮,每个人看待柴烈的眼神产生了变化,所有人都意识到这个清洁工不简单,想要惹他必须掂量掂量自己能不能承受恍如野兽般的狂暴力量。 这个时候,陈烈回到了食堂里,原来,他并没有去和几个邀请他参加酒宴的人一起去,而是选择了食堂,因为他知道柴烈会在食堂吃午饭,今天是柴烈第一天工作,他想来给他打气,可是,一进食堂,那情景却让他吃惊,旁边有人很快地就和陈烈说明了情形,陈烈看了看那个被打的人,满脸的鄙夷,对柴烈更多了一层好感。 “什么人敢违背校规sī自打斗?”一个熟悉的声音,门口出现了白袍老人的身影,脸上虽然依旧祥和,但是夹杂着清晰可见的愤怒,大步来食堂中,低头看了一眼痛苦的周雄,视线突然变得凌厉,环视四周,接触他眼神的人无不惊惧的低下头,柴烈更加肯定了这个老人一定是旭寒学院的管理层,同时也意识到自己一时冲动想盗取雪灵水的计划失败了,但是他心中没有一丝的后悔。 “是我干的!”吃完最后一口饭,柴烈留恋的望了一眼桌上空空如也的盘子,或许命中注定平静的生活不是他能享受的,漂泊才是他一生的归宿,一夜的安静仿佛是命运打了个盹,现在醒了,重新按着以前的轨道运转着。 “你!”白袍老人似乎很意外,表情一愣,沉吟了一下说“虽然校规只是针对旭寒学院的学生,但是作为清洁工也算旭寒学院的一份子,念你工作起来很勤奋,那就罚你清扫禁魔塔三天。” 听到禁魔塔三个字,所有人的脸上lù出的全是惊恐,仿佛白袍老人所说地方就是地狱般的存在,柴烈没有任何的表示,只要能留在旭寒学院别说干这,就是下地狱他也不会皱一下眉头。周雄得意的笑着,这样的处理让他很满意。柴烈没有一切的种种,扛起扫帚,步伐依旧那么的有力,来到白袍老人的面前,生硬的说“带我去!” “小雯,你带他去禁魔塔。”白袍老人轻轻的说。 “我陪你一起去。”陈烈轻轻地说。 柴烈看着他,感动地点了点头。 “哦!”清脆的声音回应着,一个美丽的长女孩从座位上站了起来,来到柴烈的面前说“跟我走吧。”说完在前方领路,柴烈沉默不语,脸sè冷峻跟在她的后面。三人穿过院子,来到了竹林,前方的女孩突然停了下来,轻轻的说“到了!”,柴烈疑huò的望着她,眼前四周除了竹子外哪有塔的影子,难道这个女孩记错地方了? 女孩看到了柴烈脸上的不解,甜笑一声,从怀中拿出一个金sè的牌子,上面刻画着一条栩栩如生不知名的魔兽,长长的身躯,巨大的头颅,两根粗大的胡须,凌驾一切的气势,仿佛是一个绝世高手站在了妖龙界的最高峰,傲视渺渺众生。柴烈从来没有见过这种魔兽,但是不知为何心中升起一丝亲近感,仿佛看到自己的亲人般深深的悸动着。 来到一根足有成人腰粗的竹子旁,女孩手中的令牌接触那根竹子的一瞬间,耀眼的金光大放,柴烈下意识的闭上眼睛,等再睁开眼的时候,整片竹林竟然诡异的消失,视线中换做了一个幽黑沉静的世界,四周一片虚无,视线的尽头全是无尽的黑暗,让人无法观察这个世界的全貌。 “禁魔塔就在前方,你自己要小心,我先出去了,等三天后我再来打开幻境的门。”美丽女孩的声音温柔,让柴烈平静的心中竟然起了一丝bō澜,下一刻说出的话,柴烈自己都不敢相信这是从自己嘴中吐出来的。 “我能进去吗?”陈烈说着。 “对不起,受罚的是他,你不能去。”那女孩冷冷地说道。 “没事,陈大哥,我不会有事的,你放心吧。”柴烈坚定地说着,脸sè沉冷。 “嗯,那我在外面等你。”陈烈点了点头。 “好了,希望你平安回来。”那女孩冷道。 “好,我会的!”柴烈坚定地说着。 女孩表情一愣,随后轻笑一声,令牌出刺目的金光,笼罩着玲珑有致的jiāo躯,恍惚间,仿佛看到了天地孕生的女神般,让人沉醉,让人不能自拔,柴烈深陷其中,心神不受控制的都放在了这个女孩的身上,痴了,醉了,一直到那mí人的身影彻底的消失,柴烈心中被无尽的失望所占据。忽然,他心中一惊,我这是怎么了,心中怎么会有这样的bō动?确实,这个女孩子身上有着一股无形的吸引力,让人喜欢。难道我喜欢上她了,这就是人们口中常说的一见钟情,好美妙的感觉,可惜此生注定不属于我。柴烈,你醒醒吧,普通人和修炼者中间摆着一条无尽的鸿沟,任你怎么努力此生也无法跨越,爱上一个人固然美妙,但是痛苦也随之而来,别忘了你曾经的誓言。内心中不停的敲打着自己,但是越是这样心中那道美丽的身影愈加清晰,仿佛刻在心里般,永远也无法把她从心中抹去。柴烈努力摇着脑袋,努力摆脱这样的想法。 脸上爬上凄凉的神sè,妖龙界就是这么的残酷,没有实力你什么也得不到,这也是人们不停修炼的动力,强大的实力伴随而来的是无尽的荣耀和地位,到那时一切想要得到的东西都会变得很容易。柴烈现在还没有冲破不能修炼的枷锁,突然对一个地位不弱的女孩产生了感情,对他而言这不是上天的恩赐,而是命运无情的折磨,带来的全是无尽的痛苦。 四周一片幽暗,恐慌仿佛笼罩着世间的一切,柴烈的心中却很平静,脚步没有迟疑没有犹豫,前进的信念没有受到环境的阻碍,三年来他几乎踏遍了每一处艰难的环境,度过上千个孤独的夜晚,早已尽习惯死沉的黑暗。肩上扛着扫帚,大刀阔斧,丝毫不担心黑暗中隐藏着什么,柴烈走了大概一个小时的路程,四周的环境虽然还是那么的yīn暗,但是比之以前清明了许多。 目光所示的距离增加了许多,但是视线的尽头依旧是无尽的黑暗,神秘的空间还是老样子,只不过前方多了一座高塔,难道这就是他们所说的禁魔塔?柴烈来到高塔底下,禁魔塔三个字yīn沉幽森,仰头一眼望去高耸竖立,塔尖仿佛穿透了云霄直达天际,柴烈暗暗的吃惊,离远看没有现,等来到此处后,终于现了它是何等的高。 禁魔塔好奇怪的名字啊,塔身散着幽深,恍惚间与四周的环境融入一体,让人感到的是无尽的压抑,柴烈脸sè凝重,莫名的感觉,这座塔绝对隐藏着未知的危险,要不然学生们也不会无端端的恐惧的。但是明知这些还是得进入其中,完成惩罚,柴烈不是没想过在塔外面等三天,但是当看到美丽女孩自由出入的时候,他明白要是这么做真把所有人当成傻子了,白袍老人绝不会让人钻这个空子,一定有什么办法得之被惩罚的人进没进禁魔塔。虽然不敢肯定这种猜测成不成立,但是柴烈不想失去唯一留在学院的机会。跪求分享 最快更新最少错误请到网 ♂♂() ()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