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八章 妖龙2 - 黑道特种兵

第三百六十八章 妖龙2

陈烈就站在禁魔塔前,关切地看着柴烈进入了禁魔塔。网 黑sè的塔门紧闭,柴烈一只手轻轻的推开,铺面而来一股奇怪的力量,灵hún深处都在着颤抖,仿佛其中隐藏着世界上最可怕的东西,即使柴烈内心坚如磐石,但是不知为何浑身颤抖,灵hún上的恐惧,迫使他脚步不受控制的后退着,但是仅仅三步他停住了步伐,后背紧紧的贴住了平平的物体,像门。柴烈转过身去一看,真是门,令人恐惧的是它无声无息的关上了。 塔门上刺骨冰凉,穿过衣服的阻碍直达后背,浑身忍不住打了一个冷战,这座塔太诡异了,柴烈心中不安的思索,三年的经历磨练出坚强的内心,但是在这一刻产生了一道裂痕,而且持续不断的扩陈着,或许用不了多久,会莫名其妙的崩溃。这种现象竟然无法控制,仿佛像一个婴儿被扔到了野外,除了无助的啼哭根本没有任何的办法。 呜呜! 忽然,一阵阵怪叫响彻耳中,仿佛是恶魔出世般yīn森,柴烈浑身一颤,面sè惊慌,转过身拼命的击打着塔门,即使双手刺痛难受也没有击破眼前的坚硬,怪叫声更加清晰了,就在这时,刺目的金光占据了禁魔塔每一个角落,柴烈下意识的闭上了眼睛,不知为何心中平静了下来,不在恐惧,充满着莫名的祥和,仿佛被深深净化了一般。 啊!凄厉叫声,犹如一把锋利的刀子钻入了脑海中,柴烈面部扭曲,痛苦的倒在了地上,剧烈疼痛难以忍受,随后意识mí糊着陷入了昏mí。就在这时,金光仿佛得到了某种召唤,全都向一个很小的地方聚集着,不断的压缩着增加着,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弥漫禁魔塔中所有的金光竟然聚集成一团金sè光团,忽然,它移动了,犹如一道流星划过,度快的惊人。 金sè光团的方向竟然是柴烈昏mí的地方,下一刻,两者接触了没有丝毫的声息,金sè光团钻入了柴烈的体内失去了踪影,几乎同一时间,昏mí的柴烈竟然睁开了双眼,mí茫的望着四周,脑袋中还残留着不少的疼痛,昏昏沉沉,仿佛几天没休息般,过了很大一会才勉强的恢复了正常,单手一撑柴烈想要站起来,没想到这个普通的动作给他带来的是无尽的震惊。 身体仿佛变成了一根毫无重量的羽毛,如果不是反应的快,自己差点没飞离地面,勉强的稳住了身体,不敢相信的观望着自己的双手,这是怎么回事,我怎么感觉到身体中隐藏着强大的力量,浑身仿佛有使不完的力气,双臂轻轻的挥舞着,只是稍微用了一点力气,惊骇的是竟然带起了阵阵的风声,呼呼,那是空气在尖啸着,撕裂着。 如果不是依旧感觉不到妖龙之力的存在,柴烈以为自己打破了不能修炼的枷锁,虽然心中有点失望,但是还是很满意此刻的状态,强大的力量仿佛能一拳捅破天,三年来从来未有的自信,内心中竟然燃起了前所未有的热血,真想立刻找个人试试自己到底强大成什么程度,可以肯定的是击败魔兵境界的人一定会很轻松,至于碰到魔将初级的人应该不会落入下风。 突然,远方传来一阵着急的呼喊声“喂,你还活着吗?呜呜!”哭泣声,是哪个美丽女孩的声音,柴烈心中充满了怜惜,她哭了,一定是为我哭的,真该死,我不配当一个男人,竟然让一个柔弱的女孩为我担心,为我哭泣,这种情况决不允许,我誓一定要让她开开心心的过一辈子,决不让她再掉一滴眼泪,受半点委屈。“柴烈你没事吧。”是陈烈急切的声音。 身体中多了强大的力量,塔门不知在何时竟然打开了,柴烈统统抛之脑后,心中全被那道美丽的身影占据着,快冲出禁魔塔,整个人仿佛是一道风吹过,眨眼间就到了很远的距离,即使这样,柴烈依旧不满足,挤干身体中的每一丝力量,恨不得一下子飞到美丽女孩的身边,替她擦干泪水,重新的焕mí人的微笑,这个念头竟然让柴烈忘却了一切。 呜呜!哭泣声近在耳边,柴烈怜惜的眼神现了一个孤独的身影坐在地上,一瞬间,仿佛世界抛弃了这个美丽的女孩,让她挣扎在恐慌的黑暗中。感动,这就是被人关心的滋味吗?柴烈都已经忘记了自己有多长时间没有享受这种美好的感觉,灵hún悸动着,心神颤抖着,语气中多了从来没有的温柔“别哭了,我还活着。” 小雯抬起头,现了完整无缺的柴烈,全身颤抖着,那是无尽的jī动在作怪,慢慢的站起来,颤抖着说“你没死?” “对,我没死!”来到小雯的身边,也不知是强大力量促使还是别的什么原因,柴烈抚mō着小雯美丽的面孔,每一道泪水的痕迹就如锋利的刀子深深的刺痛他的心,宛如梦呓般的声音“答应我,以后不要再哭了,好吗?” 小雯没有说话,泪水再次涌下,突然扑进了柴烈的怀抱。柴烈紧紧搂着美丽的身体,渐渐与心中的那道身影重合,深深的刻在了灵hún的最深处,永永远远也不会磨灭。两人紧抱着,仿佛想把彼此融入对方的身体,天地毁灭也不分开,生生世世都在一起。 “你知道吗,自从回去以后,我的心中全是你坚强的身影,不管用任何方法也控制不住不想你,三天的时间一到,我就迫不及待的进入幻境中找你,却没有现你的影子,我害怕恐慌着整整找了一天,还是没有找到你,我以为你已经死在了禁魔塔中,整个心顿时碎了,哭泣着向上天祈求着你的归来,上天当真同情了伤心的我,你回来了。” 小雯言语间透漏着浓浓的神情,柴烈感动的想哭,老天我错怪你了,我从小所受的苦你全都补还给我,谢谢你赐予我一道人生不可磨灭的身影,谢谢你让我的人生从此不再孤独。 “我连你的名字都不知道,但是不知为何当找不到你的那一刻,我现我爱上了一个我并不了解的男孩,而且已经深深的沦陷,不能自拔,仿佛前世注定般,此生只为这个男孩伤心。”小雯喃喃,句句温暖着柴烈孤寂的内心,封闭了三年的感情一下子涌出,这一刻他忽然下了一个牢如磐石的决定,我的一生都属于这个女孩,不管生任何的事情。 “我也是,自从见到你的那一刻,我封闭的心悸动了,多么想把你拥入怀中,可惜我是下贱的清洁工,没有这个资格,直到你为哭泣的那一刻,我终于明白了自己的心,时间虽然可以磨灭一切,但是生生世世也无法磨灭一道美丽的身影,磨灭我对她永烈不变的爱。” 浓浓深情似乎冲散了yīn暗,两人紧紧的相拥着,奇妙的爱情把两个仅仅见过一次人紧紧绑在了一块。 禁魔塔高耸入云,从最顶层中传来一个虚弱的声音“不要,不能让悲剧重演,我要”随后仿佛被什么强大的力量掐断了,虚弱声音传到禁魔塔周围十米的位置,忽然一个黑sè的巨大的罩子,罩住了禁魔塔,及时的挡住了声音的传播。 金光闪烁,两个人出现在绿意盎然的竹林中,手紧紧相握,双目对望间全是浓浓的深情,两人走得很慢,柴烈多么希望这段路程仿佛天际般遥远,永远也走不到尽头,但是美好的一切总是短暂的,柴烈觉得转瞬间就来到后院的门口,双目对望,浓浓的不舍弥漫在空气中,小雯温柔的笑了笑,说“又不是生死离别,只是暂时的分开。” “我知道!”柴烈苦笑一声,自己太在意这份感情了,生怕一切都是一场梦境,梦醒了什么都没有了。 “好了,我走了,不看你那陈苦瓜脸了。”小雯嘟着嘴说,可爱的表情柴烈觉得整个人瞬间融化了,心中那一份不舍更加强烈了,但是爱一个人不是给予她束缚,而是自由。 “哎对了,你叫什么名字,别告诉我爱上了一个没有名字的人。”小雯忽然想到了什么,甜笑一声,莫名其妙的相爱了,竟然还不知道对方的名字,如果传出去别人还以为我在花痴呢。 “我叫柴烈。” “这不是你的本xìng吧?”小雯警惕的说,dàng字用来起名,很容易让人往不好的地方联想。 “不是,你是我认识的第一个女孩,我可以誓。” “哦,是这样啊,那我走了。” “嗯,你走吧。” “我真的走了?” 最终,小雯还是离开了柴烈的视线中,虽然只是暂时的分开,但是柴烈却深深的不舍,忍不住想要去找她,对深陷爱情的他来说,哪怕是短短一秒的分别都是无尽的折磨。柴烈狠狠批评了一下不安分的双脚,万一给带来麻烦怎么办,毕竟你现在还是下贱的清洁工,一天不摆脱这个身份你就永远不会得到小雯身边人的认可,更别说过他父母那一关了。 对,我不能当清洁工,我要做一个有身份有地位的人,让小雯的不会反对两人的相爱,要不然承受各方面的压力对柴烈这样不安全,缺乏时间的磨练这样的爱情不牢固,他要做的事情就是让这段爱情坚如磐石,经得起任何的考验。 扛在肩上的扫帚狠狠摔在了地上,以后这个东西再也不属于我了,柴烈迈步就要离开这个安静的地方,忽然他满脸的震惊,嘴巴陈的大大的,刚才被他扔出的扫帚竟然深深的扎进了大地中,只留下了短短的把子证明了它存在,难道我的力量竟然强大到这种地步,扫帚这么柔软的东西都能深深的扎入地中,柴烈弯腰很轻松的拽了出来。 仔细的观察着,终于他现了奇怪的地方,扫帚头那一根根的细丝竟然没有断裂的痕迹,下意识的拽了一下,本来想要测试一下它的坚韧程度,但是没想到的是没有丝毫的反应,即使使尽了全身的力气也没有成功的拽断一根,这到底是什么材质,好结实啊。随后再次往地上一扎,不过使用的力量很小,但是令人震惊的是再次没入了大地中。 这把扫帚不简单,竟然不亚于那些锋利的刀剑,忽然想到在大院中扫地自己进入那种美妙的心境,难道也和这把扫帚有关?心中不是很确定,不过总觉得这个扫帚不像表面上那么的平凡,其中一定隐藏着什么,只是自己没现而已。心中挣扎了一番,柴烈咬咬牙,决定带上这把扫帚,万一要真是不可多得的宝贝,错过了就后悔了。 继续扛着神秘的扫帚,但是心中摆脱清洁工这个身份的冲动如潮水般强烈,柴烈决定找那个神秘的白袍老人,看能不能成为旭寒学院的学生,虽然他心中也知道希望不大,但是只要有百分之一的希望他都要去试试,为了能和小雯在一起,柴烈什么都能放下,以前的誓言包括梦寐以求的雪灵水,现在这种东西在柴烈心中已经变得可有可不有。 “啪啪——”一阵掌声响了起来,柴烈抬头一看,正是满脸关切的陈烈,在柴烈进入塔的这三天来,陈烈就一直守在外面,这种关切兄弟之情,柴烈十分地感动着,看着小雯和柴烈的亲密,陈烈自然得留些时间和空间给他们,现在小雯走了,他出现了,给着柴烈以无比地关怀。 “我们走吧。”陈烈拍了拍柴烈的肩膀,两个人相视笑着。 推开院门,来到大大的前院,陈烈和柴烈刚走了大概一百米的位置,迎面走过来十几个人少年,领头大概十七八岁,和周雄的长的有些相似,目光凶狠的盯着柴烈,似乎想把眼前的人给生吞下去。看到这个场景,柴烈意识到了领头的一定是周雄的哥哥之类的亲人,至于他今天的目用脚想也知道是来报仇的,报上次被柴烈击败之仇,只不过没有现周雄的踪影,柴烈冷冷的想,他一定是在chuáng上躺着。陈烈看着眼前的情形,脸sè更难看了,一定要让这些家伙吃一点苦头,这些家伙,仗势欺人,太可恶了。 “你是周雄的哥哥?”柴烈面容冷峻,生硬的问。 这个人明显一愣,下意识的说“你怎么知道?” “哼,一个德xìng,欠打!”柴烈话语间丝毫没有留一点情面,周雄的哥哥前来寻仇,让他突然想到了更好的办法,就是表现出强大的实力,旭寒学院一定不会拒绝我的加入,比去求一个毫不相干人把握大了许多,所以柴烈需要一场酣畅淋漓的战斗表现自己的实力,而眼前的周雄的哥哥就是很好的对象,同时心中暗暗祈祷千万别是魔兵修为,要不然击败了他也体现不出实力。 “哈哈!”这时,周围已经聚集了不少的人,听到柴烈有趣的讥讽忍不住出一阵阵哄笑。 “你,找死!”周雄的哥哥气的脸一阵青一阵红,怒吼一声,作势yù扑。 “等等!”陈烈突然大吼一声,所有人都一头雾水的看着他,“你们太过分了吧,这么样地欺负一个低阶修为者,你们也不怕人耻笑!”陈烈忍不住了,跃跃yù动,如果对方出手,他一定不会袖手旁观。 “怎么,你怕了,还要陈烈为你出面?”周雄的哥哥有些忌惮陈烈,语气柔和了一些。 “你以为我怕了你?我不需要任何人帮忙。”柴烈冷笑着。 “今天我要废了你。你怕了吗?小子,怕了就投降,我可以考虑饶你一命。”周雄的哥哥lù出残忍的笑容。听着柴烈说不需要任何人帮忙,陈烈就没有理由出手了。因此,他的底气又壮了。 “哼,怕?不错,我是怕,万一一拳把你打得和周雄一样,我又得去扫禁魔塔了。”柴烈冷哼一声。 “哈哈!”大家都笑了起来。 “上竞技场!”有人叫道。 周围的人群再次爆大笑声,不过这次有人却提了一个很好的意见,上竞技场,只有不打死人,打伤了也属于正常切磋的范围。柴烈仔细想了想,的确是个不错的地方,既能避开校规的惩罚,还能展示自己的实力,顺便教训一下讨厌的人,可以说是一举三得。 “敢不敢上竞技场?”柴烈询问道,只不过这种表情在周雄哥哥的眼中却成了无尽的羞辱,嘲笑他没有这个胆量,差点没忍住狠狠的教训这个清洁工,但是校规威严不是他所能承受的,同时竞技场也成了他心中唯一不受限制的场所。 “走,我周利今天非废了你不可。”原来他叫周利,表情yīn狠,和周雄不愧是一母所生,狠毒的xìng格太像了。 “你在前面带路,我不知道竞技场在哪。”柴烈这回说的倒是实话。 “好!”周利感觉自己就像个小丑般,被人耍来耍去,却又无可奈何,心里憋屈的要死。 “你没问题吧。”陈烈低声问道,在他的心里,不愿意看到柴烈受辱,更不愿意看到他受伤,“我看这个周利,比周雄修为还要高上一阶。” “没事,我能应付的,陈大哥,你放心吧。”柴烈低声说道。 下一刻,周利前方带路,柴烈扛着扫帚不紧不慢的跟在后面,身影潇洒,后面跟了一大群人,全都向竞技场的方向进着。而且每经过一个地方都会有几十个人加入前进的队伍,最后连旭寒学院的老师都惊动了,当听闻了魔将高阶的周利要和一个清洁工决斗,顿时惊呆了,以为自己听错了,询问了许多人都是同样的说法,震惊的接受这样的事实,也加入了队伍。 柴烈满意的看着一场低级的决斗造成这样的轰动,算是达到了自己所预期的,剩下的就看自己的挥了,同时心中也不敢大意,从来没有和魔将级别的人交过手,不知道这个境界的人实力到底如何,必须小心的对待,万一失手被击败,那真成了一个大大的笑话。 竞技场在教学楼的后边一间巨大的房子中,设立的有上万个座位,是为了一些重大赛事建造而成的,平时是荒废的,渐渐的成了学生们切磋修为的地方,旭寒学院的高层默许的。今天没有重大的赛事,但是却涌进了几千人,包括几个老师,刚好逢到休息日,几乎旭寒学院的人全部出动了,剩下了只有那些高层没有来,或许是因为这样的战斗根本无法吸引他们的目光。 中间是高高的擂台,柴烈心中充满了无法控制的jī动,这会是我人生高飞的起点吗?小雯你看到了吗,我的心为你改变,我的人为你改变,做了以前我绝对不会做的事情,但是我无怨无悔,因为全是为了你,是爱让我改变。 “上来受死!”周利不知何时已经走上了擂台,冷冷的提醒着柴烈。 “你小心一点,形势不对,你就下台。”陈烈低声叮嘱。 柴烈自信地笑了笑,点了点头,看着台上。柴烈面容冷峻,身体犹如一杆标枪般笔直,右脚使劲一蹬,只听咔嚓一声,脚下的地板竟然无法承受狂暴的力量,粉身碎骨,忽然观众席上一阵阵惊呼,柴烈的身体借住这股反作用力快的升高,空中快的卸掉上升的力道,身体向前移动了很短的距离,但是下落的位置刚好是在擂台之上,嘭的一声,仿佛是一只狂暴的野兽降临了世间。 暴力,野蛮,所有人在柴烈的身上看到了野xìng,恍如野兽般的凶猛,此刻再也没有一个人敢小看这个清洁工,常人所不能及的狂暴力量,虽然从他身上没有感受到妖龙之力的bō动,即使这样都让一般人感到心悸,仿佛看到了一只处于愤怒边缘的野兽,随时都有可能爆出难以想象的力量,撕碎他身边的一切,宣泄自己冲天的愤怒。 竞技场一个隐蔽的角落里坐着两个女孩,其中就是柴烈hún牵梦绕的小雯,而她身边那位女孩长相不亚于小雯的美丽,最大的区别从她身上能感受高贵的气息,仿佛天地宠儿般,一出生就是地位非凡。 “梦璃,那个扛扫把的就是柴烈。”小雯深情望着那个敲开她心扉的男子,tǐng拔的身影,坚强的内心,所有的一切都吸引她越陷越深,但是却无怨无悔。台上仿佛感应到了这股爱意,突然把头扭向这里,小雯惊慌的别过头。 “小雯,这个男孩不错,你的眼光很准,他虽然是清洁工的身份,还不能修炼,但是他实力真的很强。”梦璃lù出一抹笑容,双眼不眨盯着竞技场中的那道身影,双目闪烁着异样的神采。 忽然,小雯lù出警惕的神sè,仿佛是在开玩笑,说“梦璃,你不会也看中柴烈了吧?” 梦璃听到小雯略带酸味的话语,哑然失笑,说“傻妮子,你忘了我的志向是什么了吗?” “哦!”小雯松了一口气,少了一个潜在的情敌,何况梦璃这么的mí人,任何的男人都会心动,不是她对柴烈没有信心,只不过意外总会生的,这件事情能必须就避免,不能让两人产生一丝的瓜葛。 擂台上,两人凌厉的目光交织着,无限的杀机弥漫着,两人都把彼此当成了值得重视的对手,压抑的气氛,空气仿佛瞬间凝固般,似乎预示着一场战斗即将开始了。 这就是魔将的威压吗,的确很强,如果是以前的自己胜算很小,只不过现在的柴烈不仅拥有了爱人,还多了能保护她的能力。小雯来到竞技场,为了怕分我的心所以躲在了一个隐蔽的角落,可惜她忘了爱人之间那道冥冥中的联系,无论是两者的距离再远,都能感受到彼此的存在,柴烈心中jī动,能不能让这条感情的线变得牢固,就看今天了。 扬起扫把,仿佛手握一把利剑般,扫帚头直指一脸凝重的周利,表情冷峻,冷冷的说出三个字“开始吧!”,同时身体进入了战斗状态,恍惚间仿佛回到了以前和野兽的生死打斗,只有胜者才能活下来,为了小雯我不能死,所以今天只有胜利一条路,失败,就意味着失去一切,失去了刚刚得到的一切,柴烈觉得那种痛苦的场景不亚于死亡。 杀气! 周利目光残忍,刚要回应,忽然一道犹如实质的杀气弥漫全场,四周的观众中隐藏的老师全部站了起来,神sè震惊,学生或许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但是经历过不少战斗的老师们却知道,这绝对是实实在在的杀气,这样宛如实质的杀气必须经历多少场生死大战才能积累起来,何况还是生在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年身上才让人觉得不可思议。 浑身一颤,周利觉得不可思议,自己竟然会被一个下贱的清洁工吓到,为了掩饰内心的羞愧,周利突然怒喝的一声,犹如猛虎下山的气势,扑向柴烈。后者冷笑着,扫帚挥动,吱吱!仿佛铁器摩擦的声音,难听至极,但是令周围的观众大吃一惊的是扫帚是在虚空中挥动的,难道这种声音是空气的摩擦声,那也太可怕了,这个相貌瘦弱少年体内到底隐藏了多大的力量? 行进间呈一条直线,身体快如闪电,一下子弥补了身法上的不足,柴烈扫帚横扫,呼呼的尖啸声,周利的脸sè一变身体横移躲过这一击,但是柴烈三年间经历太多的生死搏斗,稍不留神就会葬身兽腹,所以每次的出手瞬间都经过无数次的推演,一击接着一击,环环相扣,如果稍有差错柴烈也不会活到现在,周利虽然躲过这一击,但是接下来等待他的是疯狂的进攻。 呼呼!刺耳声音不绝于耳,宣布着柴烈的进攻连绵不绝,周利艰难躲过看似平凡的扫帚却又夺命的威力,心中郁闷的想死,空有强大实力却挥不出来,好像一拳打在了棉花上,让人难受之极。柴烈当然不会给周利一丝反应的机会,因为今天是他的表演时间,观众,爱人,必须给他们一个满意的答案,来场令人热血沸腾的战斗,让所有的人为我呐喊吧。 普通扫帚在柴烈手中竟然成了令周利惊恐的利器,眼花缭乱的挥舞着,扫,劈,刺,仿佛在使用一把绝世宝剑般,观众席哑然无声,如果不回头根本不会想到其中做了这么多的人,还以为只有两个人在打斗。所有人目瞪口呆,原来扫帚也可以这么用,威力不亚于任何的兵器,修为低微的人望向柴烈的眼神充满着敬畏,的确如今实力配得上这两个字。 陈烈更是惊呆了,他没有想到紫烈能有这样一招,这不正如当初的自己,真气被打散,修为相当地低,自从得到了慕容欣的爷爷的绝学会,却又能把这一点补了回来,以至于面对那些比当时的自己修为较高的人,也能轻易击败,真气有时竟然不是成为了至关重要的因素了。 就在大家都庆祝着柴烈的胜利,陈烈和柴烈准备离开现场时,周利却突袭,这让两人无比地恼火。 “好好地教训这小子!”陈烈不客气地说道,同时让到了一旁,他对这家伙真是厌恶到了极点,输了还敢如此放肆。 柴烈自信地对着陈烈笑了笑,出手了! 柴烈的攻击再度!嘭!周利的精神产生了一丝裂痕,暴躁的情绪在蔓延,柴烈很好抓住了这个机会,扫帚狠狠的扫中了周利的身体,巨大的力量让他滚落下擂台,柴烈傲然tǐng立,扫帚扛在肩上,很快的再次,结束了这场战斗。观众席的大部分人都预料到了这个结果,从周利陷入被动的那一刻,失败的命运就注定了,精神上的bō动让这一刻提前到来了。 再次望向那个令他hún牵梦绕的身影,失望的是座位空着,小雯或许是看到了我结束了战斗一定是提前离开了,柴烈暗暗的想,就在这时,耳中传来阵阵的惊呼声“小心!” 柴烈浑身一震,一股暴虐的气息铺面而来。 “小心!”要不是怕引起众人的不满,陈烈就出手毙了这小子,可是现在是在竞技场上,他也不敢随便出手,旭寒学院的规矩他还是必须遵守的,如果在竞技场上违反规定,打破竞技平衡,是会被剥夺资格,赶出旭寒学院,更严重者会被废掉修为。 不过,陈烈的担心也是多余的。幸亏生死无数次徘徊在生死之间所锻炼出的本能救了柴烈一命,他惊险后仰,头被割掉了一小撮,柴烈没有时间理会这些,身体快的后移,几乎退到了擂台边缘的位置停下了身体,目lù杀机,凌厉的盯着前方,周利不知何时又窜上了擂台,而且最诡异的是他的实力已经突破到魔将中级。 柴烈脸sè凝重起来,到达魔将以后,每突破一级会有翻天复地的变化,实力会提升几倍,如果说刚才魔将初级是个小孩子,那么现在已经变成少年,其中的差别可想而知,虽然没有交手,但是柴烈可以肯定等会的战斗一定会难以想象的艰苦。 当然他是不会惧怕突然的强大的周利,这种现象曾经在野兽身上看到过,频临绝境的时候往往能爆出惊人的实力,但是有利也有弊,这种变异的时间持续的很短,柴烈也相信周利也和自己碰到的野兽一样,用一种不为人知的方法提升自己的实力,同样伴随而来的还有无尽的虚弱,所以柴烈虽然吃惊,但是却没有的恐惧。 “秘术!”观众席上一片片的惊呼,所有人的脸都变了颜sè,秘术在妖龙界是一种禁止的功法,伤害自身不说,使用的人有九成的几率失去意识,变成一个只知道杀戮的怪物。今天周利被柴烈击败,感受到了无尽的屈辱,总以为高高在上的自己忽然被一个毫不起眼的人拉回地面,那种心情可以想象是何等的难受,要不然他绝不会冒着这么大的风险使用秘术。 陈烈却只是在担心着柴烈,因为他对于秘术也不懂得多少。 周利担心的不是自己能不能击败柴烈,而是从使用秘术的那一刻就注定旭寒学院的大门永远的对自己关上了,而且出去以后还会受到妖力公会的惩罚,一切都是这个下贱的清洁工造成的,心中无限的杀机,冲散了对校规的恐惧,顿时周利的表情狰狞,秘术的后遗症似乎提前作了,周利竟然开始有点失去理智的迹象。 柴烈打起精神不敢大意,周利现在恍如一只频临绝境的野兽,必须小心它随时都有可能反咬一口。脸sè凝重,脚步移动着,魔将中级的实力,以现在的实力柴烈没有多大的把握,但是没有丝毫的恐惧,如果真是一个真正的魔将中级说不定他还会怕,而周利这样的靠秘术提升的实力就像汹涌的潮水总有消退的时候,只要小心的应付接下来的一段时间。 嗖!周利身影一动,看到这一幕的无不惊呼一声,好快!柴烈脸sè一变,他小看了秘术的威力,既然能被妖龙界称为禁术一定有它的可怕之处。拳头带着强烈的尖啸声,狂暴的妖龙之力肆虐着前方的空气,周利狠毒无情,拳头直奔xiōng口的要害。柴烈身体一顿出人意料的是竟然直直向前,以自己的血肉之躯迎接拳头的考验。 扫帚横扫周利的头部,观众席的所有人顿时明白了柴烈的意图,要拼命了,周利的拳头固然能击中目标,但是一瞬间柴烈的扫帚也会扫中周利的头颅,打中xiōng口有存活下来的可能,不过要是被击中脆弱的头颅只有死亡这一个下场。 周利还没有完全的失去意识,对死亡的恐惧还在,无奈的收回拳头,身体向后一撤。然而柴烈却步步紧逼,扫帚仿佛幽灵般,快的挥舞着,目标全是最致命的头颅。周利只能不停的后退,仍摆脱不了扫帚的威胁,此刻的他深深的后悔,刚才怕死的心里让他落入了下风,被柴烈凶狠的招式压制着,想要反击但是柴烈招式依旧不变,不怕死的行为让周利彻底胆寒了,只能不停的后退着。 擂台边缘的位置,秘术的后遗症完全的爆出来,周利宛如野兽般的嘶吼,忽然停止后退的身体,拳头沉重,动如闪电,面对柴烈扫帚致命的威胁,竟然丝毫不顾,拳头直直的轰出,一股暴虐的气息同时弥漫全场。 柴烈收回一切动作,忽然做了一个令人不解的动作,扫帚扛在肩上,整个悠闲的站在那里,仿佛忘却这是生死决斗。周利虽然不解,但是他绝不会因此手下留情的,表情yīn狠,加大妖龙之力的输出,誓要一拳轰碎眼前的人,但是当拳头快要接触柴烈身体的一瞬间,仿佛断了线的风筝,周利的手臂无力的落下,身体前趴,柴烈伸出一脚很轻松的把周利踢飞了。 再次滚落到擂台之下,周利支撑着身体挣扎着站了起来,摇摇晃晃仿佛是一个弥留之际的老人,望着擂台上的人依旧完好无损,脸上表情不甘,嘶吼着“为什么,秘术怎么会失灵?” 柴烈懒得搭理这个疯子,轻轻的跳下擂台,向着竞技场的门口走去,自始至终都没有看周利一眼,今天的目的达到了,是时候离开这个地方,周利马上就会彻底的陷入疯狂,虽然没有什么威胁,但是在旭寒学院杀人他怕所自己做的一切都白费了。 陈烈拍了拍他的肩膀,两个人得意地向外走去,才懒得理会周利这个可鄙的失败者,对他没有一点怜悯感。 望着柴烈tǐng拔的身影越去越远,周利浑身颤抖着,羞辱,愤怒淹没了他最后一丝的理智,忽然怒吼一声,就要追上去。 这时,一道黑影闪过,周利的表情顿时凝固了,双眼渐渐的失去神采,身体缓缓的倒下。 周利死了,所有人都望向那道黑影,整个竞技场的几千人包括老师同时lù出恐惧的神sè,柴烈在这一定会认识,就是那个黑袍老人。黑袍老人凌厉的目光扫射四周,仿佛一把把利刃般,全场没有一个人敢接触他的目光,黑袍老人忽然冷笑一声,说“修炼秘术的人正好别施展出来,要是被我现就和他一样!”说着,指了指地上周利的尸体。 整座竞技场冷噤,就连呼吸都变得仿佛做贼死的小心翼翼,由此可见这个黑袍老人在旭寒学院不亚于煞星般的存在。 走出竞技场,回到竹林中住所,柴烈躺在chuáng上,他认为今天这样的表现应该能吸引旭寒学院高层注意,虽然不能修炼,但是能战胜魔将中级的实力应该能被特赦入学。柴烈暗暗的想着,心中觉得这件事情的成功的几率很大,不过说实在的也今天也得感谢周利的配合,使用的秘术,要不然这场战斗一面倒缺乏一点悬念,没有如今的效果好。 “柴烈,了不起,你今天成了英雄!”陈烈感叹道。 在怀中mō索着,掏出一片红sè的小草,柴烈lù出一抹笑容,幸亏用了它的帮助,要不然说不定最后是一场惨胜,绝不会像现在这么的轻松。这是什么草柴烈不知道,但是它的效用却是非常的可怕,两年前的一天,柴烈来到mí雾森林的外围,碰到了一只野兽,本来这场遭遇战没有什么悬念,但是这只野兽频临绝境的时候,突然生了变异。 实力大增,柴烈立刻陷入了险境,短短的呼吸间被打成了重伤,倒在了一颗大树下,奇怪的是那只失去理智的野兽竟然惊恐的不敢乘胜追击,柴烈经历过不少的事情,明白自己的身边一定有它恐惧的东西,双手mō索着,只找到了一颗红sè的小草,没有在意,随便扔到了前方,但是这只野兽却惨叫一声死了,柴烈终于明白这颗小草一定有难以想象的作用。 “不过,我得胜还是靠它。”柴烈拿出了一片红sè的小草,陈烈也不认识,没有兴趣去追究。两个人一时之间无语。 柴烈想起了今天看到周利使用秘术,联想起野兽的变异,两者似乎有一个共同之处,就是燃烧生命力增强自身的实力,为了快稳当的结束这场战斗,柴烈决定冒个险,任由周利攻击到他的身变,果然柴烈赌对,这棵红sè的小草果然对秘术也有难以想象的克制。 只不过至今还是想不通一点,这棵小草到底有什么奇特的作用,能让燃烧生命力的人或者野兽瞬间失去能力,柴烈也弄不明白,主要还是不知道它的名字,书上或许有关于它介绍,等以后有时间了一定好好查查,弄清它的具体功效。 把这神秘的小草重新装入怀中,陪伴了柴烈足足一年了,奇怪的是竟然没有丝毫的枯萎,也不知道它是靠什么存活的,另一方面也体现了这棵小草不是凡物,所以必须小心的保存,关键时候能救命啊。跪求分享 最快更新最少错误请到网 ♂♂() ()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