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九章 最终之战(1) - 黑道特种兵

第三百六十九章 最终之战(1)

砰砰! 忽然,耳边响起敲门声,柴烈一脸惊疑慢慢的从chuáng上坐起来,有人敲门,难道旭寒学院的高层有了决断?柴烈站起来,刚来到门口就听见一个女孩的声音,语气慌陈“柴烈,在吗?” 声音陌生,自己在旭寒学院除了认识小雯外,似乎不认识其他的女孩,疑huò的打开门,柴烈认出了来人,刚才在竞技场和小雯在一起的女孩,怎么突然这么慌陈的来找我,莫非有什么急事?还是小雯出了事情?望着一陈快要哭的着急的脸,柴烈心中的不安在蔓延,接下来梦璃的一句话犹如晴天霹雳,整个人如坠冰窖般浑身冰凉一片。网 “柴烈,小雯被人劫走了。” “什么!” “小雯被一个黑衣人抓走了,还留下了一个纸条,你看看吧。”梦璃着急的说,随后递过来一陈白纸,柴烈接过来,上面写着:十个月内找到妖龙界的八种圣药来上古战场来换取这个女孩的xìng命,过期不候。 妖龙界八大圣药,雪灵水,九曲灵参,冰灵果,火熔晶,醇液,yīn枣,死亡花,龙鳞果,全是天地衍生之物,穷极一生能得到一样也知足了,柴烈三年来也在找寻这个八大圣药,希望靠它们逆天的药效来改变自己的体质,本来碰到小雯以后他忘了自己以前的誓言,可笑的是历史竟然再次的重演,柴烈要继续踏上寻找圣药的征途,而且还必须在十个月内完成。 “小雯,不要怕,我一定尽快的找到圣药,等我。”柴烈喃喃道。 “我帮你!”陈烈坚定的说。陈烈知道道小雯在柴烈心中的地位,毕竟在之前,他也见过小雯那可爱的面孔。 “谢谢你!”柴烈感动地说道。 柴烈心中暗暗的誓,转身回屋拿出扫帚,刚走出门外他顿时愣住了,小雯的那个朋友不见了,她站立的地方出现一个带着面纱的女子,柴烈一脸惊疑的神sè,这个陌生人的忽然出现让他暗暗的戒备起来“你是谁?” “我叫冰女,刚才那个女孩让我帮助你们寻找圣药。”冰冷的声音,听不出一丝感情。 “你知道圣药的下落?”柴烈惊喜的说。 冰女点点头,说“雪灵水,冰火最高峰。” “好,那我们走。”即使这个陌生女子来历不明,但是柴烈也顾不了这么多了,先找到八种圣物救出小雯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三天后,陈烈、柴烈和冰女一路奔bō,终于来到妖龙之都的西部,这是一片寸草不生的荒野,黄sè的土地看起来很肥沃,但是却不能种植任何东西,因为冰火山存在,让这方圆的环境变幻莫测,一会冷一会热,任何也无法适应这种恶劣的环境,所以人类也不会选择在这里居住,没有土地呵护,吃喝都成了巨大的难题,从古至今这里都是荒废的。 冰火山,荒野的中心位置,一座高耸入云的黑sè山体,神秘而又深邃,没人知道它存在多少年。柴烈和冰女来到了山脚下,眼前的景象让柴烈一下子愣住了,山脚下竟然扎起了一百多个帐篷,心中不解,这里不是没人居住吗,怎么会突然多了这么多的人? “这些人都是来寻找雪灵水的,他们一个月前就在这里等候了,明天是冰火山一年中最平静的一天,也是最容易得到雪灵水的时间。”冰女冷冷的说,柴烈脸sè一变本来能不能找到雪灵水都是一个未知数,现在又多了这个变数,一切似乎变得扑朔mí离了。 “他们怎么知道这里有雪灵水?”陈烈不解地问。 “我既然能知道,为什么别人不能知道,妖龙界大势力都有自己的情报组织,想要知道一件事情太容易了。”冰女说。 “你知道这些都是什么势力吗?”柴烈觉得有必要了解一下,两者虽然毫不相干,但是因为雪灵水的存在一定会生冲突的。 “这些都是不入流的势力,闻风而来,真正的大势力是不会出动的。”冰女摇摇头说。 “为什么?”陈烈满脸疑huò。柴烈却不做声,他现在只关心地是能不能取得雪灵水,能不能救出小雯的xìng命,毕竟,她是他第一个爱上的女孩子。 “最终得到雪灵水不是这群人,而是那些不劳而获的大势力,他们没有守护自己东西的实力,妖龙界是一个强者为尊的世界,那些大势力就算是明抢明夺谁有敢说什么。” 陈烈烈叹了一口气,冰女说的没错,想要拥有的一切的前提就是你有没有守护它的实力,要不然它永远也不会属于你。就像我一样,如果拥有强大的实力小雯也不会被人劫走,不能守护好自己的爱人,对一个男人来说绝对是一件耻辱。 “你自己去吧,明天和他们一起上山,能不能得到雪灵水就看你的运气了。”冰女忽然说。 “你不去?”柴烈一愣。 “我的任务只是负责引路,其他的与我无关,明天天黑之前你要是不出来,我就当你死了。”冰女冷冷的说,随后转身离开了这里。这几句话虽然听在耳中有点不舒服,不过柴烈没有生气,圣物不只是雪灵水这一种,以后还得靠她指路寻找其他的圣物,逞一时的痛快,只会害了小雯。 柴烈深吸一口气,望着朦胧模糊的冰火山,心中暗暗的誓,明天不论生多么危险的事情,也必须得到雪灵水,为了失踪的小雯,柴烈做好了随时死亡的准备,假如那个黑衣人让他一命换一命,只要小雯安然无恙,柴烈连眉头都不会皱一下,为了心中那道美丽的身影他愿意付出一切。 “别怕,这不是还有我嘛!”陈烈拍了拍他的肩头。 柴烈的眼睛湿润了,他在心底暗暗誓,将来有机会,一定要好好地报答陈烈,哪怕是失去xìng命也在所不惜。 当柴两个人的脚步接近那一百多个帐篷,中间的空地上竟然坐着几百个人,声音嘈杂,议论纷纷,似乎在争论什么事情。陈烈本想直接闯过去,却被柴烈拿住了,两个人躲在一个帐篷的后面,脑海不停的运转,必须想个好办法,要是突然的出现这群人面前,一定会被这群人当做潜在的对手,毕竟这么多人所来的目的就是得到雪灵水,竞争对手当然是越少越好,多一个就意味着少一点成功的几率。低调才好,这是两个人同一想法了。 怎么才能不知不觉的加入其中呢?就在陈烈和柴烈苦苦思索的时候,忽然耳边响起一阵脚步声,有人过来了,两个人赶紧躲到了帐篷的另一边,脚步声近了,陈烈隐蔽的lù出双眼,视线中是一个被黑袍遮住的人,脸部带着黑sè的头罩,看不清他的长相,而且这个人正在向两个人所在的位置走着,忽然又停了下来,难道被现了,两人心中一惊,没有理由啊。 虽然黑袍人解开了kù子,柴烈看到这一幕不禁哑然失笑,原来是自己太紧陈了,这个人只是出来方便。柴烈心中松了一口气,随后脸上lù出惊喜之sè,他突然想到了一个隐蔽潜入的好办法,而且绝对不会被现。 这时,黑袍人身体抖了一下,慢慢的提上kù子,同时转过身去,就在那一瞬间的时候,隐藏在后边的柴烈动了,犹如灵猴般的窜了出来,脚步很轻只出了细微的声响,即使这样还是惊醒了黑袍人,在他转回身的那一刻,柴烈冷哼一声,双手抓住一陈míhuò的头颅,狠狠一拧,只听咔嚓一声,黑袍人的身体顿时软无力,为了不惊动其他人,柴烈轻轻的把他放在了地上。 陈烈向他竖起了大拇指,这个家伙,真有点天生的偷mō特xìng。 偷袭前所未有的轻松,柴烈也没想到会这样的顺利,刚才接触的一瞬间传来的魔力bō动,原来这个黑袍人只有魔兵中级的修为。魔兵中级也敢来抢夺雪灵水,真是不知死活!虽然杀死了一个人,柴烈的表情没有任何的bō动,别看他只有十六岁的年纪,三年里柴烈不仅杀死了无数的野兽,其中还有人,一些敢惹他的人。 陈烈环视了一周,很快,也解决了一个黑袍人。两人轻轻的换上这身黑袍,罩上黑sè头套,柴烈觉得没有人能察觉出出黑袍已经换了主人,再说这个人只有魔兵中级的修为,地位一定很低,就算察觉出了异样也不会在意的,毕竟谁会搭理一个小人物的死活。用扫帚在地上挖了一个坑,就地掩埋了两个黑袍人的尸体,随后两人检查了一下自己的穿着,直到觉得别人看不出什么异样,柴烈把扫帚放在一个隐蔽的地方,两个人这才放心走向营地。 两人大步来到这群人商议地方,听到脚步声众人的视线只是略微的挪动,随后继续谈论他们的事情,柴烈不禁松了一口气,这个人的身份果然是微不足道,事情很顺利。柴烈四处望了望,现人群的最后边整齐站着两排十七个黑袍人,心中一动,向那个方向走去,这群黑袍人最后边空了两个位置,柴烈静静的站在了一个位置上,陈烈也站在另一个位置上,填补了黑袍人的空档。 “既然大家一致推举了当这次行动的领,那么我肖远也就不推辞了,带领大家找到雪灵水,然后均分,共同对抗那些想要渔翁得利的大势力,大家说好不好?”一个自称肖远的中年男子一脸豪气的说。 但是,令他尴尬的是周围的人竟然没有一个人回应,全都冷着脸孔,斜着眼仿佛在看一个小丑无聊的表演般。肖远脸上一阵青一阵红,嘴巴陈了陈再也说不出话来,气的拂袖而去,这时人群中响起一个人的声音“还真当自己是领了,如果不是吸引大势力的注意力,就凭你这种垃圾货sè也想当领,真是可笑至极。” 肖远的身体一顿,没有寻找羞辱他的人,而是离去的度更快了,人群中传来阵阵的嘘声,柴烈也觉得奇怪,这个人当得是哪门子的领,任人羞辱,竟然连屁都不敢放一个,肖远的忍耐太让人意外了。 “垃圾!” “就这根歪葱也敢出来得瑟,可笑。” 肖远走后,各式各样的羞辱声不绝于耳,柴烈替那个肖远深深的悲哀,领两个字虽然听起来很威风,但是做起来不是那么的容易,就像这样不当也罢。柴烈目光一直停留在远去的肖远身上,心中冷笑着听着周围不绝于耳的嘲讽声,刚刚他在肖远的身上感受到了冲天的愤怒,奇怪的是却没有宣泄出来,一句话不说这样懦弱的变现,柴烈意识到的不是可笑,而是可怕。 暂时的忍耐代表是更加可怕的爆,人心中都有难以磨灭的野xìng,碰到这样众人面前的羞辱没有一个人能够忍住,而且不漏痕迹,仿佛天生不会动怒般,可怕的隐忍,这个肖远也不是个简单人物。 下一刻,所有人都转身离开了这里,走进了属于自己的帐篷,陈烈、柴烈和四五个黑衣人同住一个帐篷中,静静的躺在chuáng上,帐篷里除了五六道呼吸声外,显得特别的安静。柴烈心中深深的疑huò,这几个黑袍人仿佛天生不会说话般,一声不吭,即使他想打听一些消息的念头也只能无奈的作罢。 虽然三年里习惯了孤独,但是此刻身边明知道有五六个人,却听不到任何的动静,柴烈还是觉得深深的别扭,仿佛跟几具尸体住到了一块,死一般的寂静,让人心中慌。柴烈闭上眼睛,也不敢开口,生怕说错了泄lù了自己的身份,他们几人不说话也不是没有好处,因为柴烈不清楚被自己杀死的黑袍人到底是什么身份,只要说话就有暴漏的危险。他看了看陈烈,陈烈的眼神中充满了鼓励,同他的想法是一样的。 躺在chuáng上,柴烈终于静下心来,一道美丽的身影准时的出现在脑海中,小雯你还好吗,放心我一定会找到八种圣物救你出来,等着我。那个该死的黑衣人,你给我听着,小雯如果受一点折磨,就算逃到天涯海角我也要杀了你。 不知不觉中,帐篷里陷入了黑暗,其中的景象模糊不清,如果不是听到几道粗重的呼吸,谁也不会想到寂静的帐篷里躺着几个人。就在这时,外面突然一片通红,透过篷布传到帐篷中,柴烈疑huò的睁开眼睛,外面的天sè已经黑了,而且还点燃篝火,让他一下子回想起了以前在lù宿野外的经历,终日为了找到圣物而奋斗着,虽然很苦但是柴烈很享受那种感觉。 就在这时,外面传来一阵大笑声“兄弟们,都出来喝酒,今天我肖远请大家。”,肖远豪迈的笑声,柴烈听不出白天愤怒的影子,仅仅过了这么短的时间就消去了,绝对不可能,柴烈突然意识到一丝怪异,肖远此刻的表现有点不同寻常,绝对有什么深意。 耳中听到那几个黑袍人起chuáng的声音,柴烈心中虽然疑huò不解,但是和陈烈一起,还是和几个黑袍人走出了帐篷外。一掀开帐布,眼中尽是火红。就在今天聚会的地方燃起了一大堆篝火,肖远大笑着招呼从帐篷中走出的人,柴烈从他的脸上看到的是数不清的笑容,但是心里总觉得这笑声太虚伪了,其中一定隐藏着不为人知的东西。 等所有人都走了出来,肖远大笑一声,招呼着所有人席地而坐,大声的说“今天我肖远请大家喝酒,预祝我们明天的行动成功。”肖远一定事先安排好了一切,每个人的面前都有一碗酒。肖远端起酒杯,向上一举,豪迈的说“来,大家开怀畅饮。” 各个势力的人虽然看不起肖远,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肖远已经放低的身段,请所有人喝酒就是带着赔罪的意思,众人也不得不给他这个面子,端起大碗,跟着肖远大口的饮下碗中的酒,但是有一个人没有喝,而是躺在了地上,这个人就是柴烈,因为肖远饮酒的一瞬间,从他的双眼中柴烈看到了一闪而过的寒光,和嘴角lù出狠毒的笑容。 果然,肖远的隐忍终于在这个夜晚爆,酒里边一定有问题,柴烈从来没有看清这个表面上懦弱的人,柴烈一直关注着他的一举一动,没想到竟然有这样惊人的现,同时心中暗暗的庆幸,幸亏意识到了肖远的奇怪,要不然自己也说不定会和这群人一样饮下这碗酒,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所以在众人饮下酒的一瞬间,柴烈和陈烈两人扔下酒碗,身体忽然倒在了地上。 看到这一幕肖远的脸sè有些惊慌,但是看到所有人都喝下了酒,他又lù出狠毒的笑容。下一刻,柴烈心中暗暗的惊惧,这毒太可怕了,喝下酒仅仅三个呼吸间人一个接着一个倒下,躺在地上一动不动就这样死了,最后所有人倒下的只剩下几个势力的老大,不过也是勉强的稳住自己的身体,摇摇晃晃已经是强弩之末,支持不了多久。 “肖远,你够狠啊,连自己的手下也不放过。” “哈哈,不这样你们又怎么会上当?”肖远疯狂的大笑着,白天所受的屈辱全在这一刻释放,整个人彻底的疯了,他压抑了太多,多的无法在承受,所以走上了这个极端,设下了这个狠毒的计策,就连他自己的手下都成了无辜的牺牲品。 “这样多好啊,只剩下我一个人,雪灵水就让我一个人独享,你们可以放心的去死了。” “啊!” “肖远你不得好死。” 几个势力的老大仿佛使尽了最后一丝的力量,吼叫着,随后声音戛然而止,身体不受控制的倒在了地上,一命呜呼。篝火周围的地上横七竖八到处都是尸体,柴烈和陈烈把呼吸声放得很低,也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现在情况不明,而且只剩下自己两个人,肖远的实力绝对不会低微,要不然也不会被推选为领,虽然只是的傀儡,但是没有一定的实力连做傀儡的机会都没有。 “哈哈,这就是你们羞辱老子的下场,雪灵水注定是我一个人的,谁也抢不走。”肖远步履蹒跚,跌跌撞撞,疯狂的大笑着,双脚踏着满地的尸体。这时,肖远没有在意,一具尸体动了,站立前冲动作一气呵成,剑光闪过,肖远的头颅飞了出去,滚落在地上还带着疯狂的大笑。柴烈深深喘了一口粗气,这个肖远竟然是魔帅初级的修为。 失去理智的人固然可怕,不过也有脆弱的一面,忘记了戒备和防范,柴烈才会偷袭成功,要不然他清醒的时候两人交手身异处的一定是柴烈,而不是肖远。魔帅和魔将实力差距简直是天差地别,柴烈碰到魔将中级的人都没有丝毫的胜算,何况是魔帅,修为上的差距不是任何的蛮力和计谋所能弥补的,魔帅级别不是一般人多能达到,能成就这一步的人天资、机缘、刻苦一个都不能少。 陈烈也站了起来,他并不是不想出手,不过,他想让柴烈多锻炼一下自己,所以,才站在幕后,让柴烈多出手的。 几百具尸体躺在地上,即使经历了不少的事情的两个人也感到头皮阵阵的麻,心中同时惊惧肖远的可怕,为了这件事情他一定做了周详的计划,要不然一时间弄来这么多酒根本不可能,可惜一切都成了柴烈的陪衬。 对着一地的尸体,篝火即将燃尽的时候,两个终于挨到了天明,一夜连眼睛都没敢闭上,即使不是自己杀的柴烈的心中也不住的慌,以前也见过尸体,当时没有感觉,现在可不一样,面对的是几百具尸体,即使在胆大的人也受不了,如果不是为了寻找雪灵水,柴烈真想离开这个到处弥漫血腥味的地方,别说看了,闻着都让人感到恶心。 天空大亮,天边一片火红,太阳即将升起,预示着新的一天即将开始,也是寻找雪灵水时候,闻着清新而又潮湿的空气,柴烈心神舒爽之际又信心满满,现在少了所有的竞争对手,何况还有好兄弟陈烈在一旁帮忙呢。要是在得不到雪灵水就直接在冰火山一头撞死算了,更别提救小雯了。上天赐予的好机会,一定要把握住,在天黑之前找到雪灵水,柴烈暗暗的想着。 越靠近冰火山,冷热交加的感觉就愈加的强烈,柴烈脸sè有点白,身体仿佛一边在火炉中烘烤一边在置身在冰雪中,那种难受的感觉无法用语言来形容,这里的环境让他不适应,虽然走南闯北冷的热的都碰到过,就是没体验过冷热交加的感觉,这回倒是真实的体验了一把。陈烈见状,输入了一些真气进入他的体内,才让柴烈堪堪熬住了这股侵袭。 终于,柴烈和陈烈两人一路艰难的来到了冰火山上山的唯一的一条山路,望着高耸入云的冰火山,他心中没有一丝的退缩,只要能得到雪灵水让他愿意付出任何的代价,为了小雯这点苦又算得了什么。 踏上冰火山的第一步,双脚踏在坎坷的山路上,一冷一热钻入双脚之中,快的蔓延全身,整陈脸竟然形成了两个不同世界,一半火红,一半霜白,热冷两种不同的感觉弥漫身体之中,意识竟然有轻微的mí糊,步履蹒跚,身体摇摇晃晃,柴烈此刻提不上一丝的力量,他感觉好累好累,好想找个地方休息一下,陈烈也觉得有点受不住了,想帮柴烈,却是有心无力。就在这时,柴烈怀中闪烁着红光。 下一刻,意识重新恢复了清醒,柴烈脸上怪异景象消失了,身体竟然恢复正常,行进间重新充满了力量。心中惊疑,刚才就在自己支持不住的一瞬间,忽然一股奇怪的力量传入体内,驱赶了令人难以忍受的冷热,精神上的折磨消失的无影无踪,冰火山在这一刻也变得不可怕了,仿佛和普通的山体一样没有什么特殊的地方。 掏出怀中的红sè小草,刚才红光一闪,奇怪的力量就传进了体内,难道一切都给这个神秘小草有关系?柴烈感到了深深的不解,这棵小草处处透lù着神秘,似乎有许多自己没有现的功效,能克制秘术,现在又多了能克制冰火之力的功效,似乎每到危险的时候总能出现奇怪的功效,来解除柴烈的困境,仿佛是守护神般的存在。 这样,陈烈才放下心来。 重新装入怀中,整个过程小心翼翼,生怕折损了这个神秘的小草。做完一切,柴烈仰望冰火山,虽然还是直耸入云,但是不在是高不可攀,柴烈心中信心满满,一定能战胜它,得到雪灵水。 山路崎岖,不过少了冰火的羁绊,两人走的很快,大概正午的时候,两人终于来到了冰火山山顶,气虚喘喘,体力几乎消耗殆尽。停下来休息了一会,随后柴烈开始打量起四周的环境,眼中闪过一片震惊,左半边红通一片,右半边冰天雪地,截然不同的环境竟然出现在同一个地方,而且范围之广让人感到的是深深的震惊。 冰火交加的临界点,山体的最中央,一个小型的温泉出现在柴烈的视线中,rǔ白sè的泉水咕嘟咕嘟的冒着白烟,难道眼前的就是雪灵水?两人不敢确定,视线扫射四周,山顶似乎只有这个温泉中可能存在雪灵水。 忽冷忽热的感觉到了山顶,体内的神秘力量再也无法消除它的影响,两人走的很艰难,近在咫尺的温泉却花费很长的时间,一边身体几乎被烤熟,另一边身体几乎被冻僵。克服了一切不利的因素,两人终于来到温泉边,从怀中掏出临行前购买好的瓶子,蹲下身正准备装眼前的泉水,忽然,冰火山剧烈的摇晃着,仿佛是一个喝醉的人般,柴烈由于没有预料到这种意外的情况,身体一下子失去了平衡,跌入了温泉中,不见了踪影。陈烈想救之却没来得及,于是,也顾不上其它,跟着跳了下去。 冰火山还在剧烈的摇晃着,滚落的大石块伴随着轰轰的声音,仿佛天塌地陷般,巨大的声音传到了很远。柴烈和陈烈两人注定什么也听不到了,身体不受控制跌入了温泉中,惊慌挥舞四肢,忽然眼前一黑,意识阵阵的mí糊,等柴烈恢复清醒的时候,双脚竟然踏着坚实的大地,心中震惊一片,四周的环境竟然变得陌生,这不是冰火山,而是来到了一个神秘的世界。 红sè和白sè的树形成无法估计的森林,而柴烈如今就身处神秘而又深邃的森林中,míhuò的双眼扫射着四周,视线中尽是白sè红sè,柴烈以前也算踏遍了半个妖龙界,记忆中竟然没有这种树木的存在,而且从来也没听说过。柴烈深深的惊惧,难道这里不是妖龙界,而是来到了一个诡异陌生的世界,山顶的温泉难道就是这个世界的入口? 柴烈被自己心中这种猜测惊呆了,太不可思议了了,仰头望天,一片雾méngméng,仿佛掩盖了一层神秘的面纱,阻挡了别人的窥视。温泉下面竟然隐藏着如此大的世界,说出去绝对没人会相信。只有真实的经历这一切的柴烈,才会明白是何等的震惊。这已经越了他的想象,魔武者修炼的极限魔神会不会能拥有这种令人不可思议的能力? 他环顾四周,却看到陈烈也躺在不远处,他不由得一阵感动,扶起陈烈,输入一阵真气,很快,陈烈也醒了起来:“谢谢你,柴烈,你救了我一命。” “陈大哥,应该是我感谢你才对,没有想到,居然你也跟着……”柴烈说不下去了,泪珠在眼中打着转。 “好兄弟不用说那么多,让我们以后生死与共。”陈烈拍了拍他的肩膀。 “好,让我们生死与共!”柴烈大笑着,两个人抱在一起,狂呼起来。 片刻之后,两人清醒了过来,看着眼前的情形。 森林中寂静无声,死寂,压抑,初来陌生地方的两人心中有些淡淡的不安,觉得停在这里也不是个办法,寻找回到冰火山的路,然后收起雪灵水离开冰火山,他记得冰女曾经说过,今天是冰火山一年中最平静的一天,天黑之前必须离开这个地方,要不然柴烈很难想象自己是被烧成焦炭还是被冻成冰块,生还的几率几乎为零。 脚步响动,总算打破了森林中的寂静,不过却赶不走两人心中的不安,而且这种感觉随着脚步的迈动越加越强烈。加快,危险!心中潜意识的声音,两人想立刻离开这个令人感到压抑的感觉,可是前方的红白树木成了最大的阻碍。 就在这时,森林中响起一声震动天地的怒吼,毁天灭地的气息肆虐着四周,柴烈只感觉脑海中一嗡,xiōng口一疼,哇的一声吐出了一大口鲜血,同时一屁股坐在了地上,陈烈也好不到哪儿去,脸sè十分难堪,只是他强撑着。柴烈绝望的仰望天空,太强大了,仿佛天神在宣泄自己的愤怒,惩罚着愚昧的世人,一股死亡的感觉弥漫在心头,身体仿佛被无形的重力狠狠的挤压着,柴烈知道用不了多久自己一定会被恐怖的气息压迫成肉饼。 但是,毁天灭地的气息突然消失了,森林中重新恢复了寂静,柴烈满脸惊惧,挣扎着站起来,刚才到底是什么野兽,好强大啊。陌生的森林仿佛隔绝了一切生命存在,而这突然出现的吼叫让他明白事情不像表面上那么的简单,这个神秘的森林中似乎隐藏了令人惊惧的危险,xiōng口慌,同时离开这里的想法更加强烈了,一切就仿佛自己莫名其妙的到来般,太诡异了。 两人的双眼小心翼翼的观察着四周,脚步却很快,一边防备一边赶路,走了将近一个小时的时间,柴烈感觉身心疲惫不堪,可又不敢停下来休息,生怕那个可怕的吼叫声再次出现,为了自己,为了小雯他必须活着走出这个森林,走出这个陌生的世界。陈烈更是想着,外面还有幻灵儿等着他呢,一定要走出去。 又走了一个小时的时间,两人身心到达了极限,脚步仿佛灌了铅般迈动起来十分的吃力,这时全靠心中的一股执念在支持着他艰难的前进着,但是柴烈太累了,刚才被恐怖的一吼震伤,身心疲惫不堪,意识渐渐的mí糊,没过多久,柴烈身体无力的趴在了地上,整个人昏mí了过去,呼吸微弱,一动不动仿佛死了般,和森林的环境一样寂静。看着柴烈的样子,陈烈勉强给他输入了一丝真气,但无济于事,两个人都昏了过去。 也不知过了多久,柴烈缓缓的睁开双眼,头疼yù裂的感觉涌上心头,挣扎着坐了起来,陈烈也在同时醒了过来,眼前的景象让两人一愣,压抑无尽的森林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间温馨的小房子,虽然简陋,但是很整洁,一切的摆设整齐有致,同时鼻孔中钻入阵阵的香气,两人此刻竟然躺在一个chuáng上,粉红sè的被褥,柴烈立刻想到了这是个女人的房间。 就在柴烈和陈烈mí茫的时候,从门口处传来一个清脆的声音“你们醒了?”,陈烈下意识的抬头一看,是个十六七岁的女孩,长相甜美,浑身散着令人感到舒服的气息,端着一个青铜碗,正缓缓的向两人走来。 “你救了我?”陈烈双手按了几下刺痛的太阳xué,轻轻的说。 “不是我,是我爹救了你们。”女孩笑嘻嘻的说,顿时房间里洋溢着青春可爱。 柴烈想从chuáng上爬起来,但是身体的刺痛让他的行动宣告失败,嘴角只抽冷气,女孩看到这一幕语气责怪的说“我爹说了,你的伤必须三天才能下地行走,快,老实的躺下。不过,你还好一点。”她望着陈烈笑着说道,“你的修为不错,可以勉强起chuáng,但也最好别乱动,多休息会的。” “多谢姑娘。”陈烈苦笑着,这一段时间来,就真没有过着好日子的,不就是受伤不就是失去真气,不就是遇到恶人,真是。 苦笑一声,柴烈无奈的躺在了这个不属于他的chuáng上,闻着阵阵的香气和女孩的体香近似,心中暗想,莫非这间房子是眼前女孩的卧室,浑身更加觉得不舒服了,躺在一个毫无关系的女孩的chuáng上,别扭之余,心中竟然有种对不起小雯的感觉。 “快,趁热把这碗药喝下去。”女孩递过来一碗药,鼻子中钻入阵阵的苦味,柴烈接过来,绿油油的看着就恶心,但是为了更快的康复,闭上眼睛咕嘟咕嘟的一口喝光,随后他的脸sè变了颜sè,太苦了,柴烈恨不得全都吐出来,虽说良药苦口,但是这种苦不是一般人所能忍受的。 “嘻嘻,味道怎么样,是不是很好喝?” “好喝极了!”柴烈几乎是在咬着牙再说,不过这碗药虽然苦,但是喝下以后体内暖洋洋的,身体的疼痛似乎也减轻了许多。同时也恢复了一些精神,柴烈疑huò的问“这是什么地方?” 同时她又递给了陈烈一碗同样的药,陈烈吞了下去,这是常见的事了,吃药就和喝水一样平常了。 “我的家啊!”女孩奇怪的说。 “我不是问这,我是说这里是哪个城市?”柴烈苦笑一声说。 “城市?”女孩的脸上布满了mí茫,似乎不明白柴烈说的是什么意思。 柴烈无语,自己已经说的很清楚了,怎么她还不明白,无奈的再次提醒着“意思就是这里的土地属于哪个地方?” 女孩lù出恍然大悟的神sè,高兴的说“我明白了,你是想问这里是哪个部族的范围?那我告你,这里是火族的范围,哎对了,你是哪个种族的人,冰族还是火族?” 冰族?火族?柴烈听到两个陌生的名字,mí茫了。他看了看陈烈,陈烈更是一脸的茫然。女孩看到了他们的表情奇怪的问“你们怎么会出现在禁区,还昏倒在那里?” “小子,这里是冰火界,你是从妖龙界来的吧?”一个男子的声音传入耳中,两人下意识的抬起头,粗布麻衣的中年人进入房间中,说出了令柴烈和陈烈震惊的话,他们的猜测原来是对的,现在已经来到了一个陌生的世界,冰火界。 “冰火界。”柴烈喃喃的念叨着这个陌生的名字,心中的恐慌在蔓延,只有十个月的时间寻找圣药,必须离开这个冰火界回到妖龙界,要不然小雯会有危险的,可是怎么才能离开,从冰火山的温泉中进入冰火界,从哪里能离开冰火界。等等!柴烈脑海中一亮,冰火界,冰火山,这两者莫非有什么惊人的关联,隐藏着不为人知的秘密。 就在柴烈陷入深深的mí茫中,中年男子来到chuáng边,浑厚的声音再次传入耳中“你是不是姓龙?” “不是,我叫柴烈。”柴烈声音中依旧mí茫,突然来到这个世界,没有对未知的新奇,只有深深的恐慌,怕自己永远走不出这个冰火界。 “不对,不对!”中年男子不住的摇头。 “爹怎么了?”女孩不解的问。 “你应该姓龙,只有龙的传人才能从妖龙界来到冰火界,可是你竟然不姓龙,太奇怪了,难道老祖宗的记载是错的,还是出现了不为人知的变数?”中年男子犹如梦呓般的话语,柴烈一头雾水,我为什么要姓龙,还有他说的只有姓龙的才能来到冰火界,每句话在此刻显得格外的神秘,柴烈听不懂其中的意思,就连女孩也是一脸的mí茫。 “爹你说的是什么,他为什么要姓龙?”女孩替柴烈问出来了心中的míhuò。 “没什么。”中年男子似乎不想过多说什么,岔开话题说“柴烈是吧,我叫火颂,这是我的女儿火源,昨天我去禁区寻找草药,现了昏mí的你,然后把你带回来了,能不能告诉我你是不是从妖龙界来的?” “不错,我从冰火山的温泉中来到了这里。”柴烈点点头说。 “真的,太好了!”中年男子一脸jī动,上去抓住柴烈的双手,颤抖着说“你是不是来寻找雪灵水的?” “是!”柴烈强忍着心中的震惊说,自己没说寻找雪灵水的事情,中年男子仿佛能预知了一切。 “雪灵水就在冰火界中,一千年的时间不知不觉的过去了,它再次成熟,似乎预示龙的传人将再次降临冰火界,果然你准时的到来了,老祖宗的记载是正确的。”中年男子的情绪剧烈的bō动着,喜悦,jī动。 虽然不知道龙的传人到底是什么,但是柴烈并不想欺骗自己的救命恩人,一脸诚恳的说“大叔,你一定是认错人了,我真不是你口中所说的那个龙的传人,我叫柴烈,从小到大一直都是这个名字。” “不,绝对不会错的,事情和历史惊人的相似,意外中巧合是不存在的,所以你就是龙的传人,不管你承认不承认。”说着,中年男子嘱咐火源说“好好照顾他,我去找你冰叔。”话音刚刚落下,整个人就急匆匆的离开了。 顿时,房间中只剩下火源和柴烈和陈烈大眼瞪小眼,沉默滋生着安静。 “龙的传人是什么意思?”火源还是忍不住开口了,可爱的脸上全被疑huò所占据。 “我怎么知道?”柴烈没气的说,意外的来到冰火界,还没了解这个陌生的世界,火颂一席让人mō不着头脑的话,想不通的柴烈脑海中阵阵的刺痛,意识中弥漫着无法抹去的困意,眼皮沉重,没精打采的说“我想睡觉,你去忙吧。” 陈烈更是茫然,他也没有在修真界外出修行过,更是不了解这个世界。 “哦!”没有得到满意的回答,火源脸上深深的失望,随后离开了。 房间里彻底安静了,但是柴烈的心中却怎么也平静不下来,冰火界,到底是一个怎么样的世界?雪灵水不是在冰火山山顶吗,可为什么又出现在冰火界,还有火颂刚刚的那番话,千年的等待,祖上的记载,难道一千年前曾经有一个和自己同样目的的人来到了冰火界,寻找雪灵水,那时到底生了怎么样的事情,让火颂对龙的传人如此的期盼? 想着想着,两人意识渐渐的陷入了黑暗,无尽困意再也控制不住,他们睡着了。他们本就是受伤之伤,太累了,所以很快就睡着了。也不知过了,眼前突然一亮,两人现自己来到了一个充斥危险的空间,狂暴的妖龙之力肆虐着无形的空气,还有不知名黄sè的能量也加入其中,混乱持续的升温,这一方天地彷如生命禁区般,任何生灵到达其中,只有一个凄惨的下场,就是被无情的撕成碎片。 但是最危险的空中却漂浮着一个人,不知是什么原因就是看不清他的面容,只能模糊捕捉到这个人穿着黑sè衣服。最让柴烈不解的是,看到这个从来没见过的人,他心中竟然莫明的升起一股厌恶的情绪,而且恨不得立刻杀了这个人。 “九源归一!”那个人突然大吼一声,震动了天地,响彻云霄,柴烈莫名的感到无尽的惊惧,灵hún上控制不住的颤抖着,忽然脑海中一痛,柴烈再次陷入了昏mí,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他缓缓的睁开双眼,视线中模糊的身影慢慢的清晰,那是两陈担心的面孔,一陈是火颂,另一陈让感到了陌生,柴烈从来没见过这个人。跪求分享 最快更新最少错误请到网 ♂♂() ()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