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章 最终之战(2) - 黑道特种兵

第三百七十章 最终之战(2)

“你醒了?”火颂深深的松了一口气说。网 “呃?”柴烈点点头,挣扎着坐了起来,突然满脸的愕然,身体中的疼痛竟然莫名其妙的消失了,惊讶的检查着身体,太奇怪了,仿佛疼痛随着一场令人不懂的梦境消失了。 “陈烈呢?”柴烈担心地问。 “我在呢。”陈烈虚弱的说道。 “不要吃惊,既然你能来到冰火界,就注定你体内的龙之力就会苏醒,等得到雪灵水的那一刻,千年后神龙的力量再次降临冰火界,伟大的神龙,仁慈的造物主你没有抛弃自己的子民,千年前没有完成的事情再次继续,恍惚间,我似乎嗅到了故乡的气息,要回家了。”火颂和那个白衣服的中年人同时跪在地上,下一刻竟然流出了jī动的泪水。 柴烈吓了一跳,虽然奇怪两个人的举动,但是还是慌忙的从chuáng上跳下来,扶起了泪流满面的两个人,说“两位大叔,你们认错人了,我真不是你们口中所说的那个人。” “不用解释了,祖上的记载不会错的,只有身怀龙之力的人才能来到冰火界,带领了我们这些游子回家。”提到回家这两个字,白衣男子满脸jī动的说,眼中的渴望浓烈。 “回家,我也想回家,可是我也不知道怎么才能离开这个地方?”柴烈知道自己的辩解,两人根本听不进心去,无奈的苦笑一声说。 “不,你知道。”火颂肯定的说。 “我真不知道,要不然谁会在这个鬼地方呆着,我还等着回去救人呢。”柴烈摇摇头说,真不明白火颂怎么如此的肯定,如果能离开冰火界柴烈早就走了,那还会和他们在这里废话。 “祖上的记载,孕育雪灵水的地方隐藏着离开冰火界的方法,只有身怀龙之力的人才能找到。”火颂说。 “好吧,我去找找看。”两者的目的相同,反正柴烈也要尽快的离开这个地方,决定碰碰运气,说不定真找到了离开这个地方的方法,不过对于他们祖上的记载心中有点不以为然,毕竟一千年前的事情,过去了这么久的时间,可信度也大打折扣。 冰源和火颂满脸jī动的神sè,似乎根本没有考虑柴烈会不会成功,盲目的信任,柴烈深深的不解,真想解释自己并不是龙的传人,体内也没什么龙之力的存在,只是个天生不能修炼的废材。不过一想到修炼,柴烈心中一惊,这个冰火界竟然没有妖龙之力的存在,弥漫着空气中的是无数红sè和白sè的微小颗粒,从中柴烈还感觉到这两种是比妖龙之力更强大的存在。 试着吸收了一下,令他失望的是这两种不知名的能量竟然排斥柴烈,一点也没有进入体内的意思,心中暗叹了一声,命运仿佛开了一个很大的玩笑,不管到了任何世界,自己废材的体质依旧没有丝毫的改变,天生不能修炼犹如是巨大的鸿沟,此生也无法跨越。 不过柴烈进入修炼的奇怪动作,让火颂二人看的是目瞪口呆,míhuò的望着一脸失望的柴烈说“你这是干什么,天生高贵的你拥有世界上最强大的龙之力,其他的能量出于天生的畏惧,所以才不敢靠近你。” 难道这就是我不能修炼的原因吗,可是我并不姓龙啊。就在这时,柴烈的脑海中突然闪现了爷爷无意中曾经说过的一句话:柴烈你是我从野外捡来的,我也不知道你的亲生父母是谁?仔细回味着这句话,心中燃起了一个惊人的推断,难道我真实的名字不是叫柴烈,而是姓龙,就是他们口中所说的龙的传人,天生无法修炼的原因就是因为龙之力的存在。 柴烈不敢相信,自己的身份竟然是如此的不普通,龙是一种强大的生物,史书上都有记载,似乎在几千年前就莫名其妙的消失了,柴烈记忆中没有关于龙的样貌,或许是经过了历史的擦拭,人们的心中已经淡忘了这个高贵的生物。以前认为虚无缥缈的生灵,没想到却真实的存在过,现在自己竟然变成了龙的传人,想想都觉得不可思议。 他看了看陈烈,陈烈的身体却没有一点变化。 “我陈大哥怎么回事?他为什么没有好转。”柴烈不解地问。 “这就是差别,你是龙身,他不是,所以,他无法去接受这种力量,从而好转,而你就不同了,这样你就该相信我们了吧。”火颂说道。 还有书上记载龙天生拥有无穷无尽的力量,这点到和柴烈有惊人的相似,全是靠自身的力量来取胜,至于怎么和神龙扯上了关系柴烈懒得思索,只要能找到雪灵水走出这个冰火界,就是变成野兽他也愿意。 “雪灵水在什么地方?”柴烈有点着急,时间紧迫,离开这个世界刻不容缓。 “冰火山!”火颂一脸虔诚的说,冰源也是同样的表情。 柴烈听到这个地名以后,恨不得大骂几句,老子要能回到冰火山,还在这废话什么,不过看着两人的表情不像是在开玩笑。 “离这十五里的距离,等会我送你去。”冰源以为柴烈不知道地方,开口道。 “什么?”柴烈惊呼一声,难以置信的说“你说冰火界还有一座冰火山?” 妖龙界有一座冰火山,冰火界也有一座冰火山,这两者竟然再次惊人的巧合,一切都显得那么的怪异,柴烈想不通这只是名字上的巧合,还是隐藏着不为人知的秘密。 “怎么了,冰火山是冰火界的支柱,没有了冰火山就没有冰火界的存在,这座山是我们冰火两族眼中圣山,是它孕育了冰火两族的族人。”火颂lù出奇怪的表情,耐心的解释着关于冰火山的事情。 “哦,没事。”柴烈摇摇头,或许两者只是巧合而已,并没有丝毫的关联,心中抛开这个不解的问题,把所有的心思都放在了雪灵水身上,毕竟自己所来的目的就是为了得到它,其他的就显得不那么重要了。 现在的陈烈,倒像变成了一个无关紧要的人了,大家都像是忘记了他似的,不过,现在也确实不是他说话的时机。 “冰源,你聚集一下冰火两族的族人,准备好一切,要回家了,说实在的我真有点迫不及待了。”火颂眼中无尽的渴望,仿佛是在外游历多年的人即将返回家乡的那种jī动。 “呵呵,我也是,心中每时每刻都在幻想着家到底是什么的?”冰源jī动的神sè一点也不亚于火颂。 “很快就会看到了,龙的传人会带领我们回到以前的家,冰源别说了,快去准备吧。” “好!”说完,冰源急冲冲的走了。 柴烈真不想让这群人失望,因为他不确定自己到底是不是龙的传人,能不能找到回妖龙界的方法,带领他们回到属于自己的家。哎对了,说了半天还不知道他们的家到底在哪里,忽然想到了另一个世界的冰火山,顿时两者之间仿佛窜连起一根线,难道他们的家就是妖龙界?同时脑海中隐隐有个惊人的猜测,火颂说过一千年前似乎有一个身怀龙之力的人来到了冰火界。 可以做这样一个假设,这个人找到了离开冰火界的方法,带领着冰火两族的族人来到了妖龙界,冰火山或许就是这样形成的,至于又因为不知名的原因,他们又重新回到了冰火界,同时留下关于这方面的记载,让后来的族人继续等待着龙的传人,继续千年前没有完成的事情。那么到底生了什么样的事情让他们重新回到了冰火界,还有妖龙界的史书关于这方面的记载连半个字都没有,按理说忽然出现了这么多另一个世界的人,应该会惊动妖龙界的原住民,再说就是关于龙之力的描述从来没有听说过。 果然,火颂一句不经意的话让柴烈更加肯定自己的猜测“我们的家乡妖龙界到底是什么样子,祖上的记载似乎那里是一个美丽广阔的世界,面积是冰火界的几百倍,马上就能一睹真容了,真期待啊。” “或许一切的答案都埋藏在什么的冰火山中。”柴烈喃喃道。 冰火山,望着它熟悉的面貌柴烈彻底的惊呆了,和妖龙界的那座几乎一模一样,山路的几乎相似,如果不是火颂在他的身边,柴烈还以为此刻是身在妖龙界,而不是神秘的冰火界,太像了,现在柴烈心中关于巧合的想法彻底没有,妖龙界,冰火界两者之间一定有惊人的联系,两座冰火山仿佛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巧合!一次是巧合,那么许多次就会演变成惊人的事实。 “神龙使,这就是冰火山。”火颂仰望高山,看脸上的虔诚如果不是柴烈和陈烈在旁,让人怀疑他会不会跪在地上膜拜。 神龙使这个称呼,是柴烈要求的,虽然听起来有些嚣陈,但总比龙的传人叫的顺口。再说自己到底是不是心里还是个未知数,看样子一切只能在这冰火山中解开了。随后收拾凌乱的思绪,柴烈问道“火族长,雪灵水在冰火山的什么位置?” “山顶,冰火的交汇处有一个小型的温泉,雪灵水就是其中的泉水,还有你记住千万不能多取,只能取一瓶,多了冰火山就会崩溃的,冰火界就会立刻的消亡。”火颂脸sè凝重提醒着。 “知道了,我只需要一瓶,多了没用。”柴烈说。 “那就好,那就好!”火颂得到了肯定的答案,脸上的凝重渐渐的散去,不过他又想到了什么重要的事情,一拍额头,大声的说”差点没有忘了最重要的事情,今天的火山是一年之中最平静的日子,所以你要在天黑之前赶回来,现在是正午时分,离天黑还有五六个时辰,收取了雪灵水你一定要尽快的往回赶,要不然冰火风暴会把你撕碎的。” 说到这,火颂一脸恐惧,似乎他口中的这个冰火风暴是世间最可怕的词语。耳中不断的回dàng着火颂的叮嘱,柴烈和陈烈的表情凝固了,仿佛是坠入了无尽的轮回,一切都是那么惊人的相似,只不过冰女换做了眼前的火颂,同样的话语,一天之中在不同世界听到,让人感到了深深的荒唐,同时不安的情绪在蔓延,为什么在不同的时间却生如此相同的事情。 冰火山,雪灵水,一年中最平静的一天,天黑之前必须赶回,冰女,火颂,两个毫不相干的人说出同样的话,同样的地点,同样的目的,似乎都在预示着冥冥中隐藏事实,柴烈觉得自己好像做了一场梦,一场很久的梦。 “神龙使,你怎么了?”或许是现了柴烈的异样,火颂奇怪的问。 “没什么,我上去了。”柴烈摇摇头,似乎想要驱走困扰他的疑huò,可是仿佛刻在了心中般久久不愿散去,冰火山,柴烈仰望这座充满神秘的高山,其中到底隐藏了什么秘密,能不能解除我的míhuò,柴烈暗暗的想,随后和陈烈一起踏上了山路。 身后的火颂依旧在不厌其烦的提醒着,似乎怕柴烈遗忘了什么“神龙使,你要记住,天黑之前不管找没找到雪灵水一定要回来。” 柴烈点点头,带着陈烈随后脚步加快,向着前方进,忽然一股身体中弥漫着冰火交加的感觉,难受,痛苦,就在柴烈无法忍受的时候,怀中忽然亮起了一道红光,笼罩着全身,冷热交加难受的感觉消失了。不同的世界同样的事情,自己果然受到了冰火的困扰,怀中的小草符合历史运转的轨迹,再一次解除了柴烈的困境,心中没有庆幸,只有深深的恐惧。他拉着陈烈,似乎这股力量还能传递似的,传递到了陈烈的身上,陈烈的感受好好了很多。 两人的命运仿佛被无形中的一只大手操作着,违背了两人本体的意志,那神秘的能量似乎改变了柴烈的人生轨迹,妖龙界,冰火界两个距离无法测量的世界,他竟然在做同样的事情,可怕的巧合,是历史的回转,还是无尽的巧合。灵hún上竟然在颤抖,他觉得自己步入了一个局,自己就是其中任人摆布的棋子,命运充满着未知,说不定下一刻就会有难以想象的轨迹。 一步步,向着山顶进,两个人的心中充满着无尽的mí茫,这时他们忘却了自我,柴烈仿佛忘却了小雯,忘却以前许许多多的事情,双tuǐ茫然的走着,仿佛灵hún脱离了躯壳,整个人机械似的运动着。 紫烈的心中,不停地呼喊着:我是柴烈,还是龙的传人,我的到来是历史的重演吗?千年前到底生了什么事情,妖龙界和冰火界的冰火山到底有什么样的关系,两者相同吗?一个个大大的问号不停的在心中升起,任凭怎么擦亮双眼,也看不清布满重重mí雾的前方,柴烈知道真相或许就在其中,但是自己的双手仿佛被捆绑了般,无法触mō到自己想要的事实。 脚下的路仿佛安排好了般,即使柴烈的心神飘移,在崎岖的山路依旧走的那么的平稳。就在这时,身体忽冷忽热的感觉神秘的小草也无法消除,柴烈mí茫的心神一下子被惊醒,望着眼前熟悉的一切,他不知道该说什么,高兴?平静?不知道,陈烈是不是也和他一样呢。 山顶的左半边红通一片,右半边冰天雪地,截然不同的环境竟然出现在同一个地方。冰火交加的临界点,山体的最中央,一个小型的温泉出现在柴烈的视线中,rǔ白sè的泉水咕嘟咕嘟的冒着白烟,仿佛烧开的废水般。 同样的场景,两人少了初次的jī动和震惊,一切太熟悉了,感官,景象,丝毫不差。缓缓的走向温泉,柴烈表情麻木,他被一连串的事情折磨的精神崩溃,时刻都在想,如果是一场梦该多好啊,可惜现实是残酷的,一切都那么清晰的摆在眼前,即使闭上了眼睛,脑海中出现的还是这个场景。跪求分享 最快更新最少错误请到网 ♂♂() ()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