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一章 最终之战(3) - 黑道特种兵

第三百七十一章 最终之战(3)

来到温泉边,身体冷热交加痛苦的感觉柴烈忘却了,他欣喜地笑着,终于,可以救小雯了! “祝贺你!”陈烈握住了他的手,鼓励着说道。网 “谢谢你,要不是你一直陪着我,我也不知道能不能从怀中掏出瓶子,蹲下身,收取泉中的雪灵水,同时柴烈一直盯着四周,令他庆幸的是冰火山没有想象中晃动,直到瓶中装满了雪灵水,紧紧的拧紧盖子,冰火山还是没有任何的异动。正当柴烈心中暗松了一口气的时候,冰火山轰轰响个不停,仿佛高山马上解体般,剧烈的晃动着,柴烈的身体还是同样没有站稳,跌入了温泉中不见了踪影。陈烈还是同样地跟着跳了下去。 历史在重演,天地回转,过去的事情再次生。 眼前黑暗一片,只不过这次不同的是意识还是清醒的,仿佛飘上了天空般,竟然能看清冰火界的一切,下面黑压压的人群,只不过全都在哭喊着,跪伏在地上,似乎在仰天祈求着什么,柴烈在人群的前排看到了三陈熟悉的面孔,火颂,冰源,火源,他们的脸上恐慌,望着自己的方向,难道他们知道的自己跌进了温泉中?陈烈呢? 柴烈往身边一看,陈烈还在,他松了一口气,他又下意识的往冰火山一看,心中的震惊无法言语,冰火山竟然不见了,它的位置是一望无际的荒原,空空dàngdàng很难想象这里曾经是一座高山,怎么回事冰火山怎么消失了,忽然耳中传来阵阵的哭泣声和乞求声。 “伟大的龙神,你为什么狠心的抛下你的子民,还要带走我们赖于生存的冰火山,难道我们冰火两族的心不够虔诚吗?”火颂惊慌的声音。 “爹,我好怕,呜呜!”可爱的火源也声音中无尽的害怕。 还有许许多多冰火两族的族人痛哭着,乞求着,声声仿佛根根利刺扎在了柴烈的心中,到底是怎么回事,冰火山怎么会消失,难道一切与我有关了,可惜他没时间考虑这一切了意识陷入了昏mí。 也不知过了多久,意识突然恢复了清醒,几个奇怪的声音回dàng在脑海中,柴烈听着感到了陌生却有一丝说不出的熟悉,可是搜遍记忆也想不通自己何时听过这些声音。 “九源归一!” “造物之力!” “不要,龙哥!” 这几个声音让他感到了mí茫,随后是无尽的疼痛,整个人再次陷入了昏mí。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柴烈终于摆脱了无尽的黑暗,意识重新恢复了清醒,缓缓的睁开双眼,四周环境幽暗,先看到的是高大的冰火山,柴烈心中一惊,怎么回事冰火山不是消失了吗,怎么还在这里? “你们醒了?”一个女子冷冰冰的声音把柴烈拉回了现实,听着熟悉,柴烈疑huò的望向声音的来源处,一个méng面女子站在不远处,是冰女,回到了妖龙界?难道冰火界和妖龙界来往的通道是山顶的温泉? “我怎么来到冰火山下了?”从地上爬起来,柴烈疑huò的问。 “我一直跟在你们的身后,就在你们收取雪灵水的时候,冰火山忽然晃动了起来,你们一同跌入了温泉中,我赶紧把你们捞了出来,现你们都昏mí了,所以就把你们带到了山下,直到现在你才醒来。不过,陈烈修为似乎比你要差一些,还没有醒来。”冰女的解释让柴烈傻了,听她的意思自己一直昏mí着,根本没有去什么冰火界,难道刚才的只是一场梦,冰火两族只是自己梦境中衍生的,可是心中为何感觉如此的真实。 “我难道真做了一场梦,自己所经历的全是梦境,现在梦醒了,一切都消失?”柴烈喃喃的道,心中不敢肯定这个猜测,因为一切都太真实了,火颂,冰源可爱的火源他们笑容仿佛刻在了脑海中般,让他无法像梦境一样淡忘掉。 “你们怎么了,没时间愣了,还有七种圣物,你不打算找了?”冰女冷冷的提醒着。 “不是,我们走吧。”柴烈浑身打了一个jī灵,冰女说的不错十个月的时间,说短也不短,说长也不长,再说圣物不是那么容易找的,要不然也不会被称为圣物了,人人都可以找到,就不是什么稀罕东西了。 “不,你说错了,你自己走,剩下路程我就不跟着你,我有重要的事情要去做。”冰女摇摇头说。 “那怎么行,我不知道圣物的具体下落,你”柴烈话还没说完,一陈黄sè的地图递到他的面前,只听冰女说“地图上标注红点的位置就是圣物的具体位置,我走了,你自己小心,不要像今天这样莫名其妙的晕倒了,要不是我你早被冰火风暴撕成碎片了,记住没?” “记住了!”柴烈愣住了,下意识的回答着,就连冰女飞掠而去他都没有注意,因为此刻的脑海中全在思索着四个字,冰火风暴,柴烈第二次听到这个几个字,头一次是火颂,第二次是冰女,如果两者先后的顺序一翻,柴烈绝对不会感觉出什么,问题是先后的顺序坚实的摆在面前,自己以前根本没有听说过冰火山有可怕的冰火风暴。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柴烈苦笑着,看了看陈烈。这时,陈烈已经醒来了。 “我哪知道?”陈烈更是头大,他也弄不清,和柴烈一样地mí糊着呢。 如果是梦境,怎么可能想象从来没有见识过的事情,经历了这么多诡异的事情柴烈绝对不会认为这只是惊人的巧合,难道一切都是真的?可为什么冰女说两人处于昏mí中直到醒来,中间似乎没有生过什么事情。并没有理由骗我,毕竟两者没有什么关联,她只是过来引路的。 柴烈仔细想了一下,没有冲破重重的mí雾看透事实的真相,真真假假,虚虚实实,让他头疼yù裂,赶紧从思索中走了出来,柴烈摇摇头,既然想不通就当它是一场梦吧,抓紧时间找剩下的圣物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转身回望了一下了被黑暗笼罩的冰火山,这完全是下意识的动作,但是却有令人震惊的现,地上森森白骨散着令人惊悚的寒光,一大片白花花的骨头让柴烈惊惧万分,转身离开飞快离开了这个充满yīn森的地方。 但仅仅迈了几步,柴烈一脸mí茫的停了下来,仔细的望着眼前的森森白骨,具具完整骷髅。 天生不能修炼的柴烈为了寻找雪灵水,选择一份常人眼中低下的工作,清洁工。和小雯一见钟情,在禁魔塔昏mí中得到了黄sè的能量,身体异变,力大无穷。 竞技场决斗,秘术出现,小雯失踪,黑衣人要求柴烈找寻八大圣物,和前来协助的冰女前往冰火山。 到达山顶,冰火山异变,意外了跌入了温泉中,来到了一个陌生的世界冰火界 被冰火两族族长当成龙的传人,同时还现冰火界也有一座冰火山,再次寻找雪灵水,意外再次生,重新回到了妖龙界。 苏醒,冰女离开,柴烈现自己的经历不是一场梦,地上的昨日的尸体变成了森森白骨。 仿佛从梦中本来一般,柴烈和陈烈两人,都坠入了不解之中。 不过,既然已经达到了目的,两个人的心中无比地畅快,虽然前面还有着不断的任务需要两个人去做,但毕竟已经是成功了第一步,两个人自然是高兴无比的,虽然经历了这么一番辛苦,但总算是收获了第一步,后面的路,不知还要走多久,但是,他们有着信心,能往后面的路走得更好, 出了那片该死的地方,告别了冰女,柴烈欢快地飞奔着,大叫着,如小鸟出笼般,兴奋地飞奔着,飞快地传递着好的消息一般。陈烈看着柴烈如此地高兴,也跟着兴奋起来, 一妖兔对另一只妖兔说:“快走,那个人疯了,我们快逃,要不然等会我们惹火上身就惨了。“ 两个人狂奔了一段路,好不容易才平静了下来,让心灵与自然融为了一体。柴烈停下来平息了一下疯狂的情绪,打量四周,他郁闷地说道:“靠,这是在哪里?怎么还有山谷一样的东西,怎么还有声音?” 陈烈耸了耸肩,他也不明白。 两个人想了想,觉得还是有必要去看一下,他们往声的地方赶去,去看一看,便看到了一幅这样的景像,有三拨人,一拨是使剑的六个人,衣服是黄sè面料的样子,为的大约三十几岁的样子,远远看去有些不怒自威的神sè,此刻却紧锁着眉头,其余四人也紧陈地把手扶到了剑柄,陈烈想象不出那紧陈的情形,他感到欣喜莫名。 而有一拨人是使刀,有三个人,都是以méng面,看样子前面那一个是领,另两个人méng面人恭恭敬敬地站在背后。陈烈暗想:“这一伙人不是搞偷袭的就是搞暗杀的。” 而最后一拨人是很杂,有八个人,因为他们的样子很怪,金黄sè的头与白sè的皮肤,而中间有一老者看上去那么圣洁给陈烈一种“不是装就是伪君子”的感觉。一看他们的样子就像jiān商之类,倒不像是修真者。那八个人中,则无法确定谁是领, 这三组人在干嘛呢?跪求分享 最快更新最少错误请到网 ♂♂() ()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