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三章 无情?有情?问情?2 - 黑道特种兵

第三百五十三章 无情?有情?问情?2

天心阁内,一反往常的宁静,此刻满园如春风般无处不在的飘dàng着优美的琴音,琴声中透着一股让人无法言喻的感觉,淡淡的柔情,可更深的却是孤单和绝望。网 “当……!”琴声断了,琴弦也断了。 “xiaojie,你怎么了?xiaojie,xiaojie,你不要吓青衣啊,哪里不舒服,你说话啊?”天心阁内,原本在弹琴的彩裳舞,此刻,突然跌倒在地,抱头痛苦的翻滚着。 “xiaojie,你等我,我马上去叫人;”青衣着急的哭着慌忙跑出去。 屋内,顷刻只剩彩裳一人在地上痛苦的shēn吟着。 “小贱fù,你的死期到了,你加诸在我身上的痛,我会百倍千倍的俸还给你,我要让你连死都永远活在痛苦里。” “你是谁?请出来说话;”彩裳勉强定下心智,坚难的问? “小贱fù,还记得天子盗吗?”暗处的声音冷冷的嘲讽道。 “他?他在哪里?你快告诉我,他去了哪里?”听到这个名字,难得一见得焦急担忧神sè炫染了彩裳绝美的jiāo容。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你自己去找啊,哈哈哈……!”尖锐的笑声慢慢从近到远,直至消失。 “不要走,告诉我,他在哪?告诉我,他在哪啊?”彩裳失控的疯狂尖叫着。 “唉呦,我的姑奶奶,你这是咋了?到底染了什么病啊?”从门外慌忙带人赶来的老妈子,见状,连忙让人扶她上chuáng。 “青衣,你是怎么照看小姐的?让xiaojie变成这样,我养你干啥?还不如丢去喂狗,来人,把青衣拉出去……”陈妈看彩裳的情绪慢慢稳定下来,马上把怒火撒到瑟缩在旁的青衣身上。 “我没有,xiaojie正在谈琴,突然就跌在地上了,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我真的不知道啊,陈妈,求你,不要把我丢去喂狗,不要……!”青衣害怕的哭着连忙跪在地上,磕头求饶。 “你……!”陈妈指着跪在地上的青衣,正准备挥手打下去,却被彩裳一把拦住。 “娘,真的不怨青衣,您如果非要惩罚她就连我一起吧!” “闺女,你是娘的心头肉,任何人只要敢伤害你,我一定先灭了他;”陈妈冷冷的道,眼神瞬间变的冷酷无比,全屋的人都忍不住打了个寒颤。本来也是,彩裳是彩衣阁的招牌,她可不允许有谁伤彩裳。 彩裳挥手让屋内其余人先下去,才道:“娘,那要不是人呢?” “闺女,这话什么意思?难道你刚刚突然跌倒,是因为?”陈妈怀疑的问。 “有可能,我刚听到声音却没感觉到丝毫的人气!”彩裳凝眉思索着。 “这?闺女,今夜我回趟鬼城问下鬼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嗯,有劳娘了!” “好了,你也累了,赶快躺下休息会,什么都别想,其他就交给为娘吧!”陈妈扶她躺下,看着她忍不住深深的叹口气,心疼的轻柔着她紧锁的眉心,直到她睡着后,才关门离开。 幽深的黑洞内。 白衫公子此刻正无力的坐倒在那,喘歇抱怨着,“,什么破黑洞,这叫什么走廊,走了半天依然像在原地打转,根本没有尽头,耍我嘛!不想让我出去,算了,本公子还真不走了,反正这两天生的稀奇事已够让我吃不消了,不如就此死在这儿算了!” “想死?没那么容易,你得听我的!”一屡尖细扎耳的声音不知道从哪传来。 “你是谁?说话声音真难听,麻烦你好歹修饰下!”白衫公子见怪不怪的问。 “我就是你啊!声音难听,也是你的出的!” “拜托,你怎么可能是我?别开玩笑了!”白衫公子笑容有点僵硬的道。 “你忘了你吃下的那颗药丸吗?” “你是鬼魅?”白衫公子惊叫着,跳起来。 “什么鬼魅,难听,你可以叫我魅儿!” “魅儿?我说,你能不能从我体内出来;” “呵呵不可能的,我已经融化在你的血液里,咱俩这辈子是没可能分开了!”魅儿轻笑。 “唉,好吧,那魅儿,我们现在怎么办?这鬼长廊根本没有尽头出不去!”白衫公子沮丧认命的道。 “我也不知道,你还是接着往前走吧,婆婆不会骗你的!” “别跟我提那个婆婆,提她就来气!”白衫公子气呼呼的道。 “哦,对了,你叫什么名字啊?”魅儿无聊的问? “君子默!你可以叫我子默!”顿了一下,又补充道:“不许告诉别人哦,我从来不说自己名字的!” “为什么?”魅儿好奇的问? “好了,你怎么那么多问题”白衫公子不耐烦的轻斥。 “哦!”魅儿闷闷的不再出声。 沉寂如眼前无止境的黑,不知走了多久,君子默现自己好像依然在原地打转,根本没有前进似的。 “魅儿,我们还要这样走多久?” “我不知道!” “你怎么什么都不知道?算了,不走了,先睡一觉再说!”说完,躺下就睡。 “唉……!”魅儿轻叹。 周围又归于沉寂。 “咦?自己不是已经睡着了吗?怎么还在走长廊?”君子默纳闷的道。 “魅儿,魅儿?”连呼几声都没人理他,看来她生气了。 “唉呦……唉呦……痛死我了!”不远处一个老婆婆倒在那,痛苦的shēn吟着。 “婆婆,你怎么了?”君子默连忙上前,却苦恼的现自己根本没法接近那个婆婆。 “我脚歪了,走不动了!” “婆婆,我很想过去帮你,可我走不过去!” “年轻人,看在你人不错的份上,我告诉你,你趴下,爬着就可以过来了!” “真的吗?”君子默趴下试了试,欣喜的现,真前进了? “啊,婆婆你吗咬我?好痛……!” 君子默,一动也动不了,只能惊慌恐惧的看着那个突然变的恐怖不堪的恶婆婆,一块一块的肯食他身体的肉,吸食他的血,最后挖出了他的心。 “不,那是我的心,不可以吃的!还我心,还我心……”君子默陈牙舞爪的大叫着惊醒 “你怎么了?”魅儿柔声问道。 “我刚是在做恶梦?好险,好险,没有被吃掉!”君子默自我安慰道,吓的他一头冷汗。 “什么没有被吃掉?”魅儿好奇的问? “我的心,对了,我的心!”君子默连忙把手放在心口,却惊骇的现,原本温热跳动的心,此刻一片死寂,他的心呢? “魅儿,我的心呢?我的心怎么不跳了?”君子默惊慌的问。 “我不知道!” “我的心呢?我的心到底哪去了?”君子默咆哮的疯狂吼道,巨大的空洞吞噬着他,他感觉身体好空,好空,不他要填满它,他讨厌这种空虚的感觉,讨厌…… “子默,快看,前面是不是出口?”魅儿欣喜的唤道。 “哈哈哈,管他什么出口不出口的,我现在饿了,吃饭要紧!”君子默大步向有光亮的洞口走去,急切想要用东西填补自己空洞的身体,此时的他,再也不是原来的那个他了,一切都诡异的变了…… “呸,这什么东西,这么难吃?小二,小二?”君子默高坐在小镇最豪华的酒楼里,愤怒的大喊着。 “来了,来了,请问客官,您有何吩咐?”小二连忙跑来,陪笑哈腰的问。 “这么难吃的菜,是人吃的吗?”君子默拿起一个香sū鸡翅,一把塞进小二的嘴里,然后一脚踹开,冷冷的道:“去把你们酒楼的老板给我叫来,迟的话,我把你这酒楼给砸了,快去!” 小二连忙战战兢兢的爬起,连滚带爬的慌忙离开。 片刻后。 一个风sāo妖艳的中年fù女走过来,jiāo滴滴的道“公子,我家下人不会办事,惹怒了您,您消消气,有什么不满的尽管对我说,我一定会让公子满意的!”嘴上说着,手已如蛇般环上他的颈,身体不停在他身上磨蹭着,妖魅的双眸紧紧的勾着他,舌尖yòuhuò的tiǎn着红chún。 “你就是这儿的老板?”君子默眯起眼,打量着送上门来的猎物,身体早已蠢蠢yù动,全身上下都在陈扬着喊饿,他忍不住了,真的好饿…… “后院有厢房,公子,我们去那儿‘吃饭’怎样?”老板娘轻咬他的chún瓣,yòuhuò道。 “那就听你的!哈哈哈……”君子默一把抱起她,向后院走去,暗自偷喜,正合他意,这可是他的第一个猎物,他一定会好好品尝的…… 天心阁内。 “娘,鬼王怎么说?”彩裳拉着刚从鬼城回来的陈妈问。 “鬼王只告诉我,你近日会有场大劫,让我们小心应付!别的不肯再多说,说是天机不可泄漏,注定会生的事,谁也无法改变!”陈妈愁眉深锁的道。 “哦,什么大劫?会死人吗?”彩裳拧眉问。 “闺女,别忘了,咱们已经死了,所以是不会死人的!”陈妈开玩笑道。 “娘,不好笑!”彩裳叹口气,走到窗前,凝眸看向天空,试着让天空的清澈平息心中的不安和未知的恐慌。 “对了,鬼王让我把这个交给你,说是在你最无助的时候,也许能帮到你!”陈妈从怀里掏出一块近乎透明的玉石。 “好漂亮的玉石!”彩裳接过,仔细观赏,玉石sè泽透明如清澈的天空,表面流转着如湖水般dàng漾的bō纹,上面刻着,刻着什么?她怎么看不清? “娘,你看这块玉石上刻的是什么?” 陈妈闻言仔细观看,半晌后,纳闷的道“闺女,啥都没有啊?” “没有?”彩裳不禁怀疑,是不是自己看错了,可她总感觉上面有刻东西的,若隐若现,可就是看不出是什么? “好了,闺女,娘还有事,我先走了!你要多加小心!记得玉石要贴身藏好!”陈妈不放心的嘱咐道。 “嗯,我知道,娘放心吧!”彩裳送走陈妈,又回到窗边,看着天空沉思。 原来,这个地方,竟是鬼府的一个暗桩,监视着苏云庄,只是苏云庄的人不知道而已。 “啊……好痛,求求你,放了我吧,我真的受不了了!求求你……!” 君子默双眸异常兴奋的,看着身下被他咬的全身除了那陈脸,其余地方全已血肉模糊的女人,好妖艳的血红,好过瘾的**,好舒服,好痛快,哈哈,就是这种感觉,身体已不再感觉空虚,空前的舒畅在血液里快流动着。 “小sāofù,你不是很想要吗?大爷满足你,你应该感谢我啊,对吗?”说着,下身狠狠一顶,嘴把撕咬着她雪白的sūxiōng,很满意的看到,泉涌而出的血红,太漂亮了这种颜sè,而老板娘竭斯底里的痛苦尖叫,更让他如野兽的**大增,已经这样不停的玩了几个时辰了,可他却没感觉到丝毫的疲惫,**反而越来越强,那股火总是在熄灭后的下一秒又熊熊的燃烧起来,而且一次比一次强,好像永远无法停息。 “求……求求……你,我这次……真的……不行了,饶……饶了……我吧!”老板娘断断续续的说完,眼一翻,便昏死过去。 “你觉的可能吗?”君子默yīn森森的笑道,身体依然不停的chou动着,双眸已渐渐被野xìng染成血红,此刻的他,全身沾满老板娘身上流出的鲜血,流转在他身上的邪恶腐蚀的气息,宛若从地狱逃出的厉鬼,闻之yù吐。 “够了,子默,再继续,她会死的!”魅儿慌忙制止。 “魅儿?我差点忘了你在我体内!可我停不下来啊!”君子默终于恢复些许神智。 “你把她的心取出来,吃了就可以了!” “把她心挖出来,她没有心,不还是会死?”君子默没好气的道。 “不会的,她不会死的!” “那好吧,听你的!”君子默用刀在老板娘心口划了一刀,探手入内,慢慢的把她依然在砰…砰……跳动的心,抓了出来,却诡异的看到,被刀划开的伤口竟然自动愈合了?不禁咋舌,看来魅儿说的没错。 “快吞下去啊!”魅儿催促着。 “哦!”君子默,把手中不停跳动的血红之心放在嘴边,启chún刚准备吃,心就已飞入口中,眨眼已从喉咙滑入肚子。 “感觉怎样?”魅儿忙问。 “哈哈,我感觉冰冷的身体突然变的暖暖的,好舒服!”君子默兴奋的道,迅抽出下体,起身跳入早已准备好的浴盆,清洗干净后,最后同情的看了一眼chuáng上血淋淋已没心的女人,便毫不留恋的跳出窗外,隐身消失于夜sè……然而,他却没有想着,自己怎么会变成这样。恐惧,笼罩着。跪求分享 最快更新最少错误请到网 ♂♂() ()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