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三章 灭龙2 - 黑道特种兵

第三百七十三章 灭龙2

见所有的人都不见了踪影,陈烈满脸jī动地研究起戒指来,柴烈看着,也觉得这是一个好宝贝,把金sè的狼放到一边,捧着戒指,用神念进去一看,一大堆乱七八糟的东西,有四五本技能书,陈烈拿出来翻开了一下,不知所云,愤愤地装进了手镯里,从容地走出了走出了山谷,柴烈跟在他的后面。网 “陈大哥,有什么好东西吗?”柴烈看着陈烈的表情,很是失落的样子,忍不住问。 “,这个小子,看起来像是有点地位,还戴这么好的戒指,居然全是一些垃圾在里面,不过有几本修真秘芨,我还没有来得及看,估计能有些用途吧。不过,这些东西对我们来说,都是废物,诺,给你吧,正好你缺一枚戒指。”陈烈将戒指抛给了柴烈。 “这怎么好意思呢,是你好不容易得来的。”柴烈口中说着,却翻来覆去地看着,他一直就盼望着能有这样的一枚戒指,只是身份低微,修为又不高,只能成为一个梦想而已。 “没事,我已经有了自己的戒指,现在来说,还是你更需要一些。我们俩兄弟,谁跟谁呀,没事,收下吧。”陈烈微笑着。 柴烈也就不客气,微笑着收下了。 两个人走到城市里,陈烈这才想起来,身无分文,随便到了一个偏辟的角落里,翻了翻扔进自己的戒指中的东西,找出了一些钱。 陈烈给自己和柴烈快地买了几套衣服,用他的话说,要么不买,一买就要买足,鞋子也买了十几双等等。 陈烈走着,却被一个人撞了一翻,那个人连忙说:“对不起对不起。” “没事。”陈烈对那个人笑了笑,继续走着,那是一个干干瘦瘦的小子,一头黄毛,看起来就让人觉得不舒服。 走了一段,陈烈觉得有些不对劲,停了下来。 “怎么啦?”柴烈关切地问道。 陈烈一mō身上:“我就知道这不是一个好家伙!”他yīn沉着脸。 “怎么回事?” “那小子,居然把我身上的东西全mō走了。”陈烈咬牙切齿地道,本来也是,他太大意了一点看着那个黄毛小子似乎没有什么修为,也就没有在意,以为他只是不小心撞上而已,却没有想到是一个小偷,还是一个厉害的小偷。 “那我们赶紧追,他应该还没有走远。”柴烈催道。 “好。” 两个人往回赶,赶了不到一段路,就现了那黄毛的身影,正急急地往前赶着,突然,一个人影出现在黄毛的眼前,迅地一下子,把黄毛击倒在地,那人影正准备mō往黄毛的身上,陈烈大喊一声:“你要干什么!” 他不明白生了什么事,但是知道的是黄毛身上,还有着mō去陈烈身上的一堆东西,那些东西虽然不怎么值钱实用,但少了也不方便,毕竟现在和柴烈出门在外,没有一些钱的丹药,还是很不方便的。 那人影看了看陈烈和柴烈,顾不得黄毛,转身离开了。 这一下看来击得有点重,黄毛没有能爬起来。陈烈扶了他一把:“把我们的东西交出来。” 黄毛什么也不敢说,只是掏着身上的东西,把从陈烈身上偷走的东西全还给了陈烈,陈烈满意地点了点头。 “刚刚那是谁,他为什么要袭击你?”陈烈不解地问。 “我们俩人是小镇的双雄,只要一见面就是相斗,刚刚我看着你们来了,一时心急,赶紧往前赶,结果一个不小心,被一直盯着他的给打倒。” 陈烈喃喃地道:“大意,大意,早知道这样就让你躺在那里呢,让你受点苦头,还以为你只是被迫偷偷东西,没有想到,你还是一个惯愉,你叫什么名字?” 黄毛mō了mō头上的冷汗,说道:“我叫黄星,在这一带有点面子,大家都叫我星哥。” 陈烈笑了笑道:“星哥,你混得还tǐng潇洒的呀。” 黄星得意地笑了笑说道,嘴里却还是谦虚地说着:“嘿嘿,一般般。” 陈烈看了看黄星的熊样,yīn笑一声,飞起一脚踢到了黄星的屁股,黄星惨叫一声:“啊!”飞了起来,落到了一家屋顶上,掉了下来,扑脸朝地,。 “你这个人怎么这样。”一个女孩子出现在前面。 陈烈看着眼前的美人儿,总觉得有种熟悉的感觉,怎么回事呢? “我听你呢,干嘛欺负人。”她看了看陈烈,见陈烈没有理会她,撇嘴叫了起来。 “我在听着呢,美女。”陈烈笑着,柴烈看到这女孩子眼中根本就没有他,无比地郁闷着。 “你在想什么呢,居然连本大美女的话都没有听到。”她气鼓鼓地说道。 “我呀,我在想你呢。”陈烈趣笑道。 “哟,我们的陈大哥,又看上了一个女孩子。”柴烈取笑道。 “去你的。”陈烈捶了他一拳。 “你说什么呢!”那女孩子杏眼圆睁,“再乱说小心我打你,别以为你修为比我高,就可以对我吃豆腐。” “哈哈。”听着她翘着嘴说吃豆腐,那神情特别地可爱,惹得陈烈怎么都忍不住大笑起来。 “你还笑!”那女孩子跺着脚,气冲冲地叫道,眼泪都在眼眶里转了。 “好了好了,我是取笑的啦,别伤心,不是有意的,我是真的觉得你很熟悉,你叫什么名字?”陈烈问道。 “我叫肖雪。” “肖雪?那肖子逸是你什么人?”陈烈突然来了兴趣。 “肖子逸?那是我爷爷,你认识我爷爷?”肖雪疑huò地问道。 “是呀,在攻打鬼府时,你爷爷还帮了我不少忙呢。”陈烈笑道。 “哦,原来你就是那个被人打得废了真气,只剩下半条命的帅小伙陈烈呀,我知道你,我爷爷和我说过几次。”肖雪笑道。 汗,陈烈无比地郁闷,这个爷爷也是,说什么不好,在孙女面前提这些糗事。 “哈哈。”柴烈捂着肚子笑了起来,“陈大哥,我还一直以为你非常地了不起,原来,你也是有过这样的经历呀。” “这很好笑吗?”陈烈无比郁闷地说道。 “好笑。”三个齐笑了起来,这一次,连黄星胆子也大了,也跟着笑了起来。 “你们,小心我扁你们。”陈烈气鼓鼓地扬了扬拳头。 “我才不怕你呢。”肖雪笑道,“虽然我打不过你,但你敢欺负我,我就去告诉我爷爷,打得你满地找牙。” 陈烈终于知道什么叫吃鳖不能出声了,以前还从来没有这么感觉着,现在就如同是被肖雪吃定了一般。 “好了好了,你怎么一个人在这儿,又和这个小混混走到了一起。”陈烈疑huò地问道。 “我不是小混混好不好,我是这儿的名人,大家都叫我星哥。”黄星气鼓鼓地,陈牙舞爪地说道,他知道了陈烈的脾气了,敢在他的面前开玩笑了。 “在家天天闷死了,就偷偷跑出来了,我出来又没有带多少钱出来,幸好遇到了黄星,幸亏有他的帮助,要不然我真不知道怎么办。”肖雪叹了口气。 陈烈冲着黄星一瞪眼,黄星赶紧缩了缩脖子:“我只是帮她,仅这样而已。” “谅你也不敢。”看着没有什么修为的黄星。陈烈瞪了他一眼。 “咕咕。”肖雪的肚子不争气地叫了起来,黄毛也是。 陈烈走到了肖雪的面前道:“我们去哪儿吃饭。我请客。” 肖雪看了看天sè,看了看天sè,看了看表,笑道:“去哪里都好。你请客,好哇,我要吃好好的东西,我要吃好多好多的东西。” 黄星此时晕呼呼的,一听到吃的就随口道:“去大排档搓一顿。” 陈烈一听还觉得满意,道:“就去那里,黄星,你带路。” 三人一行,来到了一家靠近江边的大排档,这招牌很有意思:“吃一口”大排档,一看,差不多坐满了,三人赶紧找了一个临江的桌子坐了下来,一个服务员走了过来问:“你们要吃点什么呢?这是菜单,点完叫唤一声,马上就好。”说完把菜单放在了桌上,走开去。 陈烈一看菜单,觉得还可以,随手写了几个,放在桌上,问肖雪,黄星:“你们吃什么,随便点。” 肖雪一听,觉得有点不好意思道:“就点你那几个吧。” 黄星一听顿时大叫道:“那几个菜,还不够了,我来点,我来点。”随手点了十几样吃的放在一边,叫来了服务员,让他们忙活去了。 陈烈一看,觉得差不多了,道:“黄星,这一带你很熟悉吗?” 黄星一听,顿时来劲了道:“熟,怎么不熟,简直是熟透了。” 陈烈一听邪邪地笑了:“是不是可以吃了呀。” “嗯。”黄星想也不想,答道。 陈烈站起身来,就像一个暴栗:“我是问你这一带的地形,知道不。” 黄星无辜地望着陈烈,肖雪捂嘴笑道:“好啦,你们俩别闹了,看别人都望着我们这一桌呢。” 陈烈转头一看,果然,众人都齐齐地看着这一边,他笑嘻嘻地道:“嘿嘿,手误,手误。 大家一看没有什么热闹看,又转头聊天去了,不再看着这边。 肖雪一脸疑huò地道:“你们去找那些药里面会不会有危险啊,我听说很多人去了也不见有人出来的,本地人还经常说里面有特别凶恶的妖兽呢。”得知陈烈和柴烈要去妖林,惊讶地问道。 原来,在妖龙之者的最南面,有一个无边的妖林,里面是妖兽满地,甚至有相当高修为的妖兽存在,使得很多修真者望而却步,虽然知道里面是什么都有,却不敢去涉及。 黄星一听,差点大叫,用佩服的眼光看着陈烈说道:“老大,师傅你果然够厉害,连那地方都来去自如,有没有好东西呀,碰到了妖兽没?”他本来是想喊陈烈老大,可是现在看着陈烈修为特高,又改口叫师傅,希望能跟着陈烈学点本领吧。 陈烈一听,笑呵呵说道:“危险自然有,你们没有听到过宝贵险中求吗?嘿嘿,我现在也算是一名高手了,我得意地笑,我得意地笑。” “去你的。”柴烈笑了笑。 肖雪一听两眼冒光说道:“寻到了长生不老之法了吗?” 黄星一听,也来劲了道:“高手有多高呀。” 陈烈郁闷说道:“长生不老是每一个人的梦想,那可难了,但好的药材秘芨倒是有一些了,但我是不知道有没有用,高手我也不知道,很久没打过,不知道自己现在能打得过什么级别的对手,不过偷东西是神不知鬼不觉的。” 肖雪一听,贼笑道:“东西呢,让我们看看。” 黄星也在一起起哄。 陈烈看了看四周,低声道:“这里人杂,等到了没有人的角落里去看一下。”这时,在三人聊天中,菜也6续地上桌。 “来,吃饭吃饭,有事等下再说。”陈烈说完,叫来一些酒。 三个人有说有笑地吃了起来,半个小时之后,三个人吃喝足到走到了一家客栈,准备先安顿下,休息一晚再说,陈烈拿出了“逆天技能”出来道:“诺,就是它费了我九牛二虎之力和龙都打了几十个回合才拿到了,差点命都了。” 黄星一看,脸顿时垮了下来:“老大,骗我也不用这样吧,拿本逆天技能,现在到处都有卖,十元一本,而且比你的还要古老一点。”肖雪的热情也变了为怀疑的神sè,上下打量着陈烈。 陈烈急了道:“这是真的,好,你们不信是吧,我示范一下给你们看。”说完,陈烈浑身上下冒出了一片爪影,就像是白sè的鸟一样。居然还可以变身? 肖雪和黄星目瞪口呆地望着陈烈说不出话来,心里想:“这还是人吗?天啊。” 陈烈收功,摇了摇他们两个人说道:“怎么样,还过得去吧。” 黄星jī动得口沫横飞道:“岂止过得去啊,简直是变态啊!靠,这绝对是高阶武技了!嘿嘿,师傅,我可以学不?” 陈烈假装把书收起来道:“你不是说到处都有吗?还有不要叫我师傅,叫我老大,知道不。” 黄星点了点头道:“师……老大,不要啊,给我学嘛。” 肖雪从呆滞中醒过来道:“我可以学不?” 陈烈沉思了一会自道:“可是,可以要很长的时间的,你们找时间和家里人通知说一声,说要几年的时间。”黄星和肖雪两人对望了一眼,离去和家人说明情况去了。没法,武功yòuhuò大呀,即使是现在。肖雪反倒无所谓,出来就是打算先在外修行再说,自然想去哪就去哪儿。 一个时辰后,等肖雪和黄星都交待清楚时,却看到了陈烈在大肆地购物,很是奇怪,有日常生活用品和刀具及帐篷之类的东西,差不多有近一车。却不见车的踪影。 黄星好奇地问:“老大,你的东西放哪儿呀?带这些东西去旅游啊?”肖雪也是一脸疑huò的样子。 陈烈一惊,后左盼右盼地说道:“旅游一个屁,还不是为了你们能快地练好功而准备的,你们也准备一下吧,省得到时候我没提醒你们,将近有好多天的的时间,你们不会到城市里来。得准备好相当的东西,而且,我和柴烈要去找药材,你们两个人修为太低,怕遇到危险,你们俩就去修行,等着我们找到我们想要的东西为止。” 肖雪和黄星笑得甚是苦涩地说道:“知道啦。”忙各顾各的忙了一下午,买了一大堆东西,肖雪和黄星望着一堆东西呆。 陈烈一边喝着茶一边走出来道:“哇,你们大搬家呀。” 黄星一想到上午的情形道:“老在,你帮我们一下行不行,和你的东西放在一起。”肖雪除此以外是一脸的希冀地看着他。 陈烈郁闷得半死地说道:“那敢情老大还是这样的叫花啊,得了,一人一个戒指,来,你们滴一滴血就ok了,它就会听你们的话了,明天开始起程,目标是妖林,怎么样?” 黄星和肖雪吃了一惊,然后道:“好啊,好啊,去妖林锻炼咯。” 第二天,陈烈三人一齐上路,往妖林飞去,经过了一天一夜,终于落脚在妖林之边的一个小镇,就近租了一个旅馆,陈烈他们一脸疲倦地睡去,到了近晚的时候,陈烈醒来喝了口水,却睡怎么也睡不着。柴烈他们则是太累了,一直在睡,算了,不吵醒他们,自己到底走走吧。 陈烈就走出来透气,妖林的景sè真不是吹的,看上去十分幽深美丽,根本就没有人们口中那么可怕的影子在。而这坐小镇,更是万家人们,各sè各样的人川流不息,街上到处是喧闹着的,叫卖的声音,热情的招呼声,一栋栋高楼和一排排酒吧,犹如江河的鲫鱼般处处林立,暗示的每一个少男少女的心。没想到,在这么边荒的地方,居然有这样的热闹小镇。 陈烈居然看到了几个赌坊,心想:“唉,到处逛逛,去赌几把,赚些钱过来,虽然说有点钱了,但也不能坐吃山空呀。在外面修行也好,没有一点钱还是不行的。”修为之人,能控制物,对于这简单的赌,还是小意思的。想到做到,他找了一家规模大点的赌坊走了进去,这家赌坊的门口,两位猛男起初一愣,随即不再有任何的神sè,显然这种情况不多见,但也不常见,毕竟在小镇这地方,一个十六七岁的男孩子进入赌场是常见的,陈烈现在看起来就十六七岁的孩子般。 陈烈就找了一个赌桌,坐了下来,只听得周围的人惊地“咦”一声,陈烈笑而不语,这个赌法很简单,猜大小单双,庄家摇骰子,闲家押,随意下,但也可以直接押点数,押点数是最大的赚法。 这个自然是小意思,陈烈真气现在已经恢复了,对这个是能控制得很好,每一局,庄家骰子一停,他就知道是几点,直接押几占,一打打到了月上柳梢,陈烈赢了一大笔钱,惹得赌场里的赌客们都纷纷围上来看,也确实是,局局押点,局局中,这是第一人这种押法,不过,他又押得不是很大,仅靠着正确,场场胜利,赢了一大笔钱,反倒让那些赌鬼赚了,他们看着陈烈局局中,跟着押,数额比陈烈大得多,因此都赚了一个满盈。陈烈有点不想玩了,于是就在这一轮结束后就打算离开,陈烈说出了自己的想法,其余的人也没有说什么,因为像这样的事是很常见的。 这时,赌场管事走到了陈烈的眼前道:“这位小哥,想不想玩大的。” 陈烈明白这是规矩,就摇了摇头说道:“不了,大哥,小弟今天有些累了,来日方长,有机会还是会光顾一下的。说不定明天又来光顾。”说完,陈烈走了出去。还来才怪,凭刚刚赢的,能在很长一段时间不需要考虑生活的问题了,有钱才好办事。 管事眼睛闪烁不定地叫来了一个人道:“去查查刚才这个小子的底细。” 来人应声道:“是。”走入了一个房间。 陈烈走着走着,突然目光定住了,因为在一个明亮的人行道路口,有两人一男一女跪在街头乞讨,但周围的人或多或少地给了一些零钱,陈烈走近一看,有了主意,从怀中拿出了一扎钱扔到了他们面前。 那一男一女吃惊地抬起头疑huò地说道:“小哥,你……你是龙族?” 陈烈头一偏,邪笑道:“是,如果你想一辈子地跪在这里,你就捡起我给你的钱去好好地吃,好好地玩,如果你想改变命运,就拿起钱,跟我走,像什么样,坐在街上乞讨,不觉得丢人吗?” 那男的面容抽筋,刚准备去拿钱的手抖了几下,疯狂地道:“你以为我愿意,像我这没修为的人,哪里能要我,你以为我没想过用双手赚钱?我每次干得有点成绩的时候就被别人打压一次又一次,有谁帮助过我?就因为三大家族之一的莱特尔家族的莱特尔看上了我的妹妹,我妹妹不肯,所以才这样,我陈云,何时怕过人,但我不怕又怎么样,一样地敌不过他们家,我曾誓等我哪天有强大的势力了,我一定会报这个仇的,他们竟让我沦落为乞丐,靠,什么玩意!” 陈烈开始听时还有些正经,但后来,越听越想笑,说道:“我看你干脆当一个乞丐帮主算了,怎么样,我这儿有降龙十八掌呢,要不要?‘ 陈云讪讪地说道:“小哥你不是要我改变你的命运吗?何不救人救到底,送佛送到西天呢,嘿嘿,我妹妹陈雨可是一个一流的货sè,交给你怎么样?“说完,一脸的贼像。 陈雨满脸通红嗔道:“哥,你再说我不理你了。” 陈烈望着这兄妹俩,彻底地无语道:“收拾东西跟我走吧。” 陈云一听,喜忧参半地说道:“去哪里,也要我们吃饱了才行啊。”这时,陈雨的肚子也已经“咕咕”地叫了,她很不好意思地转过脸去。 陈烈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道:“我们去酒店里吃一顿吧。” “太好了!终于有机会去酒店里吃饭了!”陈云兄妹俩一听蹦起老高,陈雨的脸sè更红润了。他们都不知道多长时间没有吃过一顿好饭,睡过一个好觉了,天天都在担惊受怕之中。 从吃饭中了解陈云兄妹俩原来是为了经商的父母带到了小镇后,因为与莱特尔家族不和而被杀,没法,没有证据是告不倒人,所以在以后想东山再起的时候又遭到莱特尔家庭的打压,没有办法的情况下,只好沦落街头当乞丐。 什么三大家族,陈烈mō了mō鼻子笑道,听都没有听说过,不过在这样的地方,尤其是像陈云这如废人一般的修为,可能就会觉得有一点点势力,就tǐng了不起了。 小镇的赌场,酒楼,大多都是莱特尔家族的势力。 “好了,你们俩兄妹跟我走吧,别在这儿让人瞧不起,我现在有要紧的事要办,没有功夫来收拾这个所谓的家族,不过,我会让你们俩的修为提高,到时你们能自己报仇多好。”陈烈看着楚楚可怜的陈雨,不由得生侧隐之心,毕竟又是同姓,印那句话儿吧,天下同姓是一家。更让陈烈觉得有些想帮忙了。 带着陈云兄妹俩吃完东西,陈烈和陈云兄妹俩来到了先前的旅舍去,只见肖雪和黄星两人无聊地吃着一些简单的便当,一见陈烈进来,黄星埋怨地道:“老大,你去哪里了,害我们到处找便当,留了一份给你吃。”黄星卡住了,因为他看到了陈云兄妹俩,看了半天,暧昧地笑道,“老大,你又去做人贩子生意啦,嘿嘿。”他yīn笑了起来。 陈云兄妹俩就感觉着有点冷似的抖了抖身体疑huò地望着陈烈,幸亏肖雪轻笑着出来打圆场道:“你们是来学武的吗?” 陈云兄妹俩一听,傻了眼道:“学武?学什么武啊?” 陈烈嘿嘿直笑道:“逆天技能,酷吧。” 陈云兄妹俩jī动地说道:“逆天技能,我没有听错吧,哈哈,我可以学武咯!”说完,陈云跳来跳去,像一个小孩子一般,这时,旁边传来了嘶哑的声音:“你就像一个小孩子,一心要爱,却不懂其中的顽,mí路在人海,却找不到回头,天真不变的洁白……”原来是黄星这家伙,故作姿态,惹得众人都哈哈大笑起来。跪求分享 最快更新最少错误请到网 ♂♂() ()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