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四章 灭龙3 - 黑道特种兵

第三百七十四章 灭龙3

一路走着,一行终于到了这充满无数可能,而又无数危险的妖林,然而,从表面上看去,却远远不像传说中的那么可怕,远处还真像一幅美丽的平面画,不知名的小鸟和知名的鸟上下翻飞,像他们的天堂一般,踏在脚下泥土散着朴素的气息,仿佛警告着来者不要打扰他们的安宁,参天大树林林落落的散着古老的气息,似乎在传达着什么,又或是什么也没有传递。网 陈烈六人来到这原始森林旁站着,陈烈默默不知如何走进去,一个人是没有问题,但是六个人就有点难度了。 只有黄星这家伙没心没肺的这mōmō那敲敲,一点也不担心,陈烈记起来采过的灵药,练成了的丹,拿出了六颗说道:“大家把这上清丹药吃下去,对我们进入里面练功有好处。”同时,柴烈也吃了一颗,虽然柴烈的修为较高,但也是会有一点问题的,大家分食了下去,一路走了一天一夜,终于来了到一个空旷的地方,有水有小山,这里简直就是世外桃源,当然,大家也付出了一点代价,陈雨和黄星被毒虫和毒蛇咬了几口,幸亏有上清丹,没出什么xìng命,但敢咬得他们哇哇大叫。 陈烈决定在这儿安顿下来。 陈烈挥了一下yīn阳阵和聚灵阵,方圆2公里左右,用了不少仙石,不过,陈烈心疼得跟什么似的,真是一个十足的守财奴。 然后,陈烈把陈云和陈雨、黄星、肖雪叫起来道:“现在我教你们逆天技能的运功方法,一个个的来,肖雪,你先来。” 肖雪疑huò地走到陈烈的前面,只觉得一只手放在了头顶上,感觉着那手有魔力一般,传出一阵热流,沿着身体走了一圈,然后听到陈烈严肃的声音道:“记住,热的路钱就是你动功的路线,直到九九八十一圈才能停止,知道了没有。”肖雪点了点头,就地打坐动功,陈烈依次把他们都教了一遍后才收功而起,留下他们,自己和柴烈拿起野外包和食用品,一把剑和逆天技能,留纸一封,说到外面转转,找些肉来开开洋荤,在信中提示着没有练成逆天技能到第八层,决不能出来,所以各位,嘿嘿……而柴烈则选了一把刀 柴烈边走边玩着一把自己炼的刀,陈烈倒是想着黄星他们四人的资质,以黄星最高,陈云次之,肖雪、陈雨,不过就是最差的也能在一个月的时间内把逆天技能练到第八层吧。或者再长一点,毕竟找那引动药材也不是一日的功夫,慢慢地找,他们也就慢慢地练吧。 就这样,两人才放心地走出了yīn阳阵,打量起妖林的主意来,如果有人听到的话,还会不时地听到“嘿嘿”的yīn笑声。 走出了yīn阳阵有一里多路程了,现在是白天,但在妖林就跟黑夜一般没有什么两样,到处是参天大树和杂草,没有人走过,不时的还有几只小动物走来走去的,陈烈和柴烈目光不时地搜寻着不知在找些什么。 前方不远处有一颗灵芝,好像又不确定,那暗红sè的叶子有十来片,有列有序的生长在枝杆上,陈烈急步地走上去准备摘下来的时候,异变突生,从远处飞来了一不明物,全身通红,似蛇非蛇,似龙非龙地,见到陈烈准备取灵芝时,狂猛地扑了过来,利爪不时地抓向各处,陈烈毫不示弱地举刀就砍,只听得“铛”地一声,像是砍在钢铁上一样,陈烈大骇,一时间被那动物抓出了十几道伤口,陈烈感觉着火辣辣的疼痛,这主要是陈烈没有防备,一下子又近身举剑,那剑法大乱,所以一时大意受伤。 柴烈见状,十分着急,想近来帮忙,却被陈烈制住了。 “,居然敢伤我,你别插手,我要亲手教训这个东西。”陈烈破口大骂道。 看着陈烈的情形,对付这个家伙应该是不在话下,柴烈才放心地袖手旁观着。 但很快地,陈烈就稳定了下来,心思回到了现场,他要狠狠地把这个家伙剁成几块。他举剑,如山般压力地向那怪物砍去,但那怪物只是摇头晃脑的显得愤怒异常,陈牙舞爪地扑了,陈烈与怪物缠斗了半个小时后,那怪物终于被陈烈的真气给震住了,陈烈自嘲地说道:“早用内真气,也就不会这么地狼狈了。”当下拿出了原来那把重刀来,结合全部的真气,向那怪物砍下去,这一次,那个怪物顿时抵抗不住,倒在了地上。 这么快地就解决了这个怪物,陈烈喘着气,休息了好一会儿。 “这是个什么东西?”柴烈看着眼前的这个怪物,只见这个怪物,其实并不大,就像一条蛇一般,比一般的蛇要大一点,特别是那头,似蛇非蛇,又像龟,身子长约一米,没有想到这么大的家伙,居然那么灵敏,差点让陈烈上当吃亏。 “我也不知道,我还从来没有看到过这样的东西,不过应该是好家伙吧。”陈烈笑了笑,大凡特别的东西,都会是有好处的。陈烈剥皮、放血、抽筋,陈烈心想着,以前掌常听人说凡是血红的动物大都是大补特补之物,尤其是血和内胆,这也不能浪费了,陈烈喝了三分之一就没有喝了,只觉得体内犹如火山爆了一般,真气如脱僵的野马一般到处乱窜,他大惊地把地上的东西全收下,再坐在地上行功,不一会儿,他全身红得吓人,肌肉也是一鼓一鼓的,终于,“呼”的一口气,陈烈心想,靠,什么玩意,居然这么大的劲头。 他递过一些给柴烈,但不敢给太多,自己服下时都那么大的反应,柴烈的修为还要低,恐怕不能大量服用,剩下的一些留给黄星他们,帮助他们的修为吧。柴烈和陈烈不停地在这周围寻找着这一片方圆千里的矿物、灵药、珍禽异兽,差不多全部都被两人搜完了。用了差不多三个月的时间,两个人的戒指也存了一大部分杂七杂八的东西。柴烈想找的东西,也找齐了,反正离规定的时间还长,两个人干脆不紧不慢地收刮着这里的药材,而陈烈更想着,不是有胡一航嘛,他肯定喜欢这些东西,把这些药材送给他,他一定会喜得飞起来。 三个月后,这里没有春夏秋冬之分,反正黄星他们就没有白天黑夜地修炼着,个个修为都大进,不由得十分地感jī着陈烈,是陈烈让他们改变着,不过,那样的日子多无聊呀,都只顾得上修为,偶尔在一起交流,也不过是修为的心得而已,这其中,黄星居然从一个没有什么修为的人直接升到了魔将级别!真让肖雪他们刮目相看,毕竟这个家伙玩世不恭,又没有多少修为底子,这真是一个奇迹了! 黄星他们出了yīn阳阵,准备去打些野味来,只听得一声咒骂:“靠,什么玩意,连一个小兔子都没有,一定是老大全部收了或者赶跑了。”原来是陈云,这一段时间吃着准备的干粮,都快吐血了,还说现在出来了,打点野味打打牙祭。 这里,最感动的还是黄星:“感谢师傅。”说完望着生活了三个月的yīn阳大阵,一阵感慨,三个月前还是一名混混的他,如今可以扬眉吐气了,这其中的心情恐怕也只有当事人清楚了。 肖雪、陈云和陈雨三人也不由得一阵叹息,心中像五味杂瓶一般。 只听得陈烈在不远处大叫一声:“快来呀!有美味的东西吃罗。不来的就没得分了。” “师傅!”四人赶紧跑过去,那不正是陈烈和柴烈还有谁。 黄星四人一听,飞快地跑到了陈烈的前面,望着地上的东西一阵呆。 肖雪气愤的说道:“陈烈,你这是什么?” “铁锅呀。”陈烈望着地下的锅、铲,疑huò地说道,“你以为是什么?呆了三个月,脑子生锈了?” 肖雪jiāo嗔道:“你以前给我们做东西吃的时候,可没见你把锅铲拿出来,今天是怎么回事?你是不是故意整我们?” 陈烈擦了擦头上的冷汗道:“这个……呃,那个……呃,今天的月亮好圆呀。” 肖雪慢慢地靠近道:“今天这个时候还是白天,少打mí糊,不交待清楚,嘿嘿——” 陈烈一看不妙撒tuǐ就跑,黄星他们追了上来,把他扑倒在地,一顿乱揍。几分钟后,各人脸上都是青一块紫一块的,吃着美味的火锅还在一边不时地摇头晃脑道:“美味啊,好久没有吃到过这么香的美味了。”等一吃完,黄星回味着,冲刺着眼前的美味道:“老大,这是什么肉呀,这么香的,吃完之后还有一鼓热气呢,呵呵。” 陈烈躺在肖雪的大tuǐ上一边闻着少女的体香一边漫不经心地说道:“哦,不过是一些像老鹰的鸟类,以前吃过的味道还tǐng好的吧。” 肖雪一边用手清理着陈烈的头,不说话,只是盯着他。 这个家伙,真会凑拢来,不过,肖雪也没有反感,一开始时,她就对陈烈有着特别的感受。 “陈烈,你说能让这个绝学给我的家人学吗?”肖雪问道。 黄星亦紧陈地望着陈烈。他又何尝不想呢。 陈烈皱了皱眉头,不说话,他沉思了好一会儿道:“本来你们学武技之事是越少人知道越好,不过,知道了就知道了,能是能练,但大部分中老年人已经不适合练武,尤其是那些没有多少修为底子的人,我这有一篇调身养气的口诀,你拿去给你爸妈吧,黄星,你小子也是一样。”说完,立即把口诀讲了出来,肖雪和黄星、陈云陈雨兄妹俩仔细地听着,过了一会儿,讲完后,陈烈问了一句:“你们记好了吗?” “嗯。”四人答道。 六人对视了一眼,皆哈哈大笑起来。 六人一边走着一边玩耍,快走出妖林的时候,突然陈烈停了下来道:“你们四人在这儿等我一下,要注意安全,肖雪,你照看一下大家,有情况。我和柴烈上前去看一看。” 肖雪心里甜甜地说道:“你小心一些啊。” 陈烈点了一下头,去向了西方出的声音处,十分钟后,便看到了一幅惨烈的撕杀,陈烈落在了一颗树上,望了望打斗场中,还有一位老熟人呢! “混蛋!你的,废物!快点交出宝物,饶你不死,否则,嘿嘿,我们的柳生家族不留情。”一位中年刀士在那大呼大叫的,他周围还有十几个武士都是绿装服装,手拿长刀,围攻着一位中年人,此人正是龙战,只是不知为什么只有他一个人,其他的龙战士呢?此刻的龙战已经是面容憔瘁,身上挂彩,还有条不乱地攻守着,一招“一马当先”剑指前面一名绿装,刚准备杀掉那绿装时,回答却已经是力不从心,后面有十几把刀攻了过来,看似杂乱,却又有条有理,龙战一闪身,又是一招“横扫千军”,却又是一阵身软,就在这时,背后一道寒寒的刀气袭体,龙战百忙之中回挡了一下,却被砍得倒在地上,身体颤抖不已,暗想:难道天要亡我龙战,真的要死在这里了?我不甘心啊! 那十几个绿装准备欺身上来了解龙战的时候,一道身影飘落在龙战的身前,不用说,这个人就是陈烈了。 陈烈突然一声大喝道:“站住,再上来,老子管杀不管埋!“ 那个柳生家族中年人望着陈烈落下来的身影,眼睛缩了缩道:“阁下,你是什么的意思,这事你不要插手,日后相见,柳生家族,柳道生当把酒言欢,如何?‘ 陈烈一脸不屑地道:“柳生?你是什么东西,十足的柳生家族猪,也配跟老子谈交情,识相的快滚,惹毛了老子,嘿嘿。” 柳道生恼羞成怒道:“混蛋,上!”一挥手,十几名绿装隐身对陈烈动攻击,看来,这些家伙学的是隐身秘芨。陈烈欺身而上,右手一翻,一把古朴的刀出现在手中。 那柳道生和龙战看得眼睛差点蹦出眶来,均想,这小鬼哪来的刀。 陈烈扬刀往周围乱划一通,但不见效果,一旁的龙战提醒道:“用心留意空气中的bō动。” 陈烈一听,细细地观察着周围的空气bō动,凝神出刀,那些柳生家族绿装其中几个人受不了了,想快解决陈烈,他们齐声一喝:“啊呀!”虽然不见影子,但只听得呼呼风声向陈烈通来。 陈烈听到风声,看来势凶猛,脚踩娥宫步,一闪身回一挥“月下饮酒”,只听得惨叫数声,有三名绿装被砍下了右手,失去了战斗力,跌落在一旁。 另外的绿装见陈烈这么猛,便分开来袭击,岂知刚一动,一道朴实的光华照亮了两名绿装的眼睛,他们还不知道什么事便已经人头落地,余下十名绿装对望一眼,口喊:“呀!”各自出刀劈向了陈烈全身各处,陈烈不慌不乱地出刀一挥“中原大乱”八刀向八个方向挥出,只听得“啊——”数声惨叫,八名绿装抱tuǐ而滚,原来都已经被陈烈一招砍断了右tuǐ,躺在地上哀嚎,余下的两名绿装一看已经是胆寒不已,哪敢还战,一齐走到柳道生面前低不语,柳道生气得抖道:“你们,通通都是废物!”说完,还踢了那几个下属一脚。 这时,陈烈已是邪笑地走了过来,柳道生一把抽出随身带的刀,随着刀的挥出,散了一种声音,“呀!”地一声冲了过来,一招“力劈山河”,陈烈斜跨一步,举刀一劈,柳道生不动了,他的脸比哭还难看道:“英雄,有什么话好好地说,有话好说。” 陈烈道:“我只要更多的钱和丹药,没有其它,否则,这样!你明白吗?”陈烈做了个砍头的姿势。 柳道生被吓了个半死,他双tuǐ一颤道:“英雄,我这有些钱和一些贵重的丹药,都存在这个戒指里,请多多笑纳。” 陈烈拿过戒指,哈哈一笑道:“以后,你有什么这样的事,欢迎来找我,嘿嘿,我很乐意的。” 柳道生哭丧着脸说道:“一定一定。”心中却是愤慨不已,一定个屁,下次见你这家伙有多远离多远。 看着柳生一行消失在远处,陈烈走到龙战的面前,关切地问道:“这位大哥,你伤得重不重?” “我没事,谢谢你们的救命之恩。”他感jī地看着陈烈和柴烈,“不知两位尊姓大名?” “我叫陈烈。” “我叫柴烈。” “陈大哥,柴大烈,今天龙战得你们的帮助,感jī之情无法言语,今后,只要用得着龙战的地方,两位大哥尽管开口,就算是赴汤蹈火,我也在所不辞。”龙战说道。 “好了好了,别弄得那么肉麻。”陈烈上前,拍了拍他的肩膀,“自然一点,不打不相识,我们就是不救不相知,往后大家都是好朋友,别那么地在意这些小事情,只要大家都好,就一切都来,来,我再给你介绍几位朋友。” 陈烈呼过肖雪一行,一一地向龙战介绍着。 对陈雨、陈云和黄星,龙战不熟悉,只是淡淡地打着招呼,笑了笑,那态度让他们三个很不爽,但是又能怎么样呢?他们本就是无名之辈,想想又算了,如果在三个月前,他们还是如同乞丐一般,被人瞧不起呢,现在能得到辰星家族的人的看得起,已经是莫大的荣幸了,这在以前是想都不敢想的一件事情的。 当说到肖雪的身份,龙战的态度就改变了! “你的爷爷就是人称修真界第一老顽童肖子逸,真是失敬失敬。”龙战钦佩地说道。 “你也知道我爷爷的名号呀。”当雪扑闪着大眼睛说道。 “那是当然,你爷爷的名号,修真界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我等后生之辈,自是相当地敬佩的。”龙战哈哈一笑道。 “可是我就不知道。”陈烈耸了耸肩。 “你不说话没有人怨你!”居然所有人齐声道! “你……”肖雪一时气结。 “我是真的不知道嘛。”陈烈很是郁闷地说道。 “你还说!”众人又齐道。 “好了好了,我什么都不说了,这样可以了吧?”陈烈想说什么,忍忍又算了,这些家伙,完全地忘记了自己的恩情,站在同一条战线上,集体对付自己了。 集齐药后,陈烈和柴烈又回到了旭寒学院,倒是一连几天,都不见黑衣人联系,终于,柴烈再也忍不住了,他找到周利。 “周利,你到底想怎么样?” “什么怎么样?”周利假装糊涂。 “我的耐心是有限度的,你们要的东西,我已经找齐了,我可没有耐心等着你,最好给我把小雯交出来,否则……”柴烈语气十分地冰冷。 “否则怎么样?”周利挑衅地说道。 “如果明天我看不到平安无事的小雯,我誓,只要我活着的一天,你的亲人不会有一天好日子过!”柴烈狠心了。 “你。”周利和在一旁听着的陈烈都惊呆了,谁也想不到他会冒出这样的话来,不过,看着他的神情,谁都知道这句话不是说着玩的。 “好好,你有种。你把药材送到旭寒学院的归真堂,一切就一笔勾销。”周利突然之间感觉特别地害怕,结下这么一个仇人,他觉得这是这么多年来最大的错误。 “好。如果小雯有一点点损伤,除非我死了,我会让你付出一千倍一万倍的代价。” 周利呐呐地说着:“没有,绝对没有,对不起。”逃也似的走了。 第二天,小雯回到了柴烈的身边 “你没事吧。”柴烈看着小雯说道。 “我没事。”小雯得知柴烈为了她,居然真找齐了那些珍贵的药材,无比地感动,扑入了柴烈的怀抱。 “烈哥哥,我知道,你又在这儿呆了。”一个清脆的声音在背后响起。 “唉”柴烈叹了一口气,陈烈也回过头来,只是,一看到是小雯,陈烈顿时知趣地走到了一边。柴烈却无比地开心,他知道,这是学院里里最调皮古怪的小精灵小雯来找他了。自从上次两个人挑破了那层纸后,两个人的感情增进了不少,她经常来找柴烈聊天。不远处,瀑布山落,流花四溅,巨大的响声透彻山谷。连绵不尽的山峰,更添些许怅惘。 “烈哥哥,我知道,你又在伤心了,别想那么多了,你一定会好起来的。”小雯真诚地看着柴烈。 柴烈回过头看着她,眼神中充满了无比感jī,小雯是学院二长老的女儿,年仅十四岁,却已经是魔将初阶,即日就可以突破,成为一名魔将中阶,从而被公认为学院里第一天才。 柴烈来这个旭寒,已经有一段的日子了,已经把这个学院完全弄清楚,柴烈本是来自一个贫苦的家庭,为了追求梦想,为了让自己强大,来到了妖龙之都,来到了这个学院。学院共有一个主持和十大长老,在这个学院里,唯武才是最高荣誉,经过了无数人的努力,已经将魔之力展到了一个极高的地步,在这里,唯有实力才能让人得到崇敬,也成为了学院里衍衍不息的生存之本,在数千万年的历史中,无数学院里崛起,无数学院里没落,那就是一个原因——魔龙之力!只有达到魔之颠峰,学院里才有振兴的希望。 这是自然,柴烈苦笑着,此时的柴烈虽已非当初的柴烈了,虽然已经在旭寒学院闯下了名头,经过周氏兄弟一战,取得了一些荣誉,但是,他本身的真气如此之低,却还是让人无比地瞧不起,除了陈烈,也没有一个人来关怀他,支持他,当然,还要除了有救命之恩的小雯外…… 现在的柴烈,已经是一个杂体,显然是不适合真气,除非真有什么绝世灵药,看来,柴烈的命运就这样定了,陈烈也想法子给他服下丹药,缠着胡一航,让胡一航准备丹药等,亲自教他修为,无论怎么样努力,给他服下各种绝世丹药,也是于事无补,耗尽了心力和财力,却是无所作为,虽然现在的柴烈,已经不是一名清洁工了,在学院里地步略有上升,却是还是被人瞧不起。经过这一次的经历,只是稍让大家印象改观了一些,若不是有陈烈在,柴烈真不知自己会是什么样子。“ “烈哥哥,别难过了,我相信我的烈哥哥,一定不会就这样沉沦下去的,一定会有攀上顶峰的时候。”小雯的声音永远是那么地好听,她安慰的话语,总是让柴烈如沫春风,让柴烈觉得,有她的安慰,一切烦恼都可以抛在脑后。 “我一定会的。”柴烈捏紧了拳头,在学院这段时间,他知道,在这里,只有实力才是最重要的,没有实力就会被人瞧不起!柴烈正是这样的,才受尽了侮辱,他不会甘心屈服!可是,无论他怎么努力,都无法提升真气,徒增叹气而已。 和小雯一起走在回宿舍的路上,三个人都是一时无语。其实小雯和陈烈柴烈两人的位置完全不同,但是,她希望能和柴烈在一起,她的心,已经完全地被柴烈占据了。 进入学院里的势力范围,旭寒学院里的人看到陈烈柴烈和小雯过来,众人都打着招呼:“陈少爷好,小雯好。”却没有一个人理会柴烈。 柴烈笑脸想迎,可是,他明显地看出,那些人脸上的不屑和嘲讽之情。 “这就是旭寒学院里的天才,陈烈。” “这是旭寒学院里的废柴柴烈。” “柴烈tǐng了不起的,在短短几个月的时间内,居然取得了那么难得的药材,而且我觉得他现在修为有所长进,是一个天才,只是可能因为什么原因被埋没了而已的。” “他哪是什么天才,明明就是废材嘛,你看看他现在落魄成什么样子了,修为比十岁的孩子都不如,看来,柴烈是完蛋了。” “嘘,你小声一点。”众人的窃窃sī语,让柴烈觉得很刺耳,可是,他只能装作无动于衷,似乎什么也没有听见。 三人走过一段路,一行人拦在了前面。 “柴烈,怎么这么有雅xìng到处逛,还不赶快回家去修炼,说不定,勤加努力还能获得一点进步。”一个yīn阳怪气的声音响起,让人是那么地觉得不舒服。 是辰天林,旭寒学院的三长老的儿子,也是一个不成气候的家伙,平时就仗着威风,到处欺负人,说起这个三长老,不但是主持,就是学院里里的其他长老,都是头痛不已,这个家伙,修为也不算浅,可是就是xìng子暴躁,不能吃一点亏,只要是受一点点委屈,就要加倍讨回来,大家也是看着都是旭寒学院里的一份子,也就不予计较,任他妄为,只是偶尔太出格时,才出面训斥一下,让他收敛收敛气势,这不,就连他的宝贝儿子辰天林,也是完全地继承了父亲的禀xìng。 “哼。”柴烈鼻子里哼了一声,也不理睬,准备从旁边走过去。陈烈也压着火气儿,准备跟着柴烈一起走。 “柴烈,别那么着急嘛。”辰天林一拦身,站在了柴烈的面前,他身后的几个护卫,也是团团围着,这是学院里内事,旁人也不好掺和,都站在一边远远地看着。 “你想干什么,还不让开!”小雯喝道,在她的心底,还是很维护柴烈。 “你再这样,我可不客气了。”陈烈也怒道。 “陈烈,别以为你是什么驸马,这是旭寒学院,一切实力说了算,你别把你都里的那套拿出来,没有人当数。我说雯妹,你可要少与这种废才站在一起,有失你的身份,你可是学院里最年轻最有天份的,让人看笑话。”辰天林满不在乎地说道,“柴烈,哦还有我们的陈烈大哥,啧啧,居然沦落到要靠女人的纰护下过日子,我看你这一生,就这么完蛋了,哈哈。”他身后的护卫也跟着大笑了起来。 “你到底想要干什么!”柴烈拳头捏得紧紧,可是,以他现在的修为,根本就不是辰天林的对手,只是强忍着一口气,“虽然我现在修为不高了,但是,也由不得你来侮辱!” “哈哈。”辰天林狂笑起来,“那你又能怎么样!对了,我忘了告诉你,我的父亲已经向学院里长老们提议,现在的主持,即将退休,旭寒学院里,将由我父亲来领导,你看看你们这对废材,真是我们旭寒学院的竹篱和,。” 柴烈自然知道他所说的话并不虚实,自从主持有意退下来后,这个家伙的父亲就到处笼络人心,想当上主持职,这个家伙现在就这么耀武扬威,等他父亲当上了主持,旭寒学院不糟才怪呢。 “哼,就算这样,也轮不到你这个废材手里!”柴烈讥讽道。 “哈哈,就你这样子,也能掌握这么大的学院,别笑死人了。”陈烈也是出口不留情。 “你——”辰天林脸sè一变,想上来教训柴烈,可想想又忍住了,“看你嚣陈到几时,陈烈,别以为你攀上了灵公主,你就可以风头大出,等你主持下台,就是你的末日!旭寒学院的名声,可不会比皇宫低多少!”辰天林究竟还是不敢直接挑起事端,气呼呼地走了,不过,他已经把柴烈和陈烈恨到骨子里。 “烈哥哥,别与这种人计较。”小雯安慰着柴烈。 “我才不会把这种人放在眼里。”柴烈叹了口气。 陈烈也叹道:“可是,他说的也不无道理,如果目前这种状况不能改变的话,让他们掌握了权力,可就惨了,说不定,公主和他父亲的权力都被架空。” “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听说叔叔在蛮荒搜得一血灵珠,对真气很有帮助,我相信,这一次一定行的,只要你好起来,所有的问题都会解决了。” 柴烈心一凛,血灵珠可以说是天地至宝中位列一等品,哪怕就是不懂一点真气之人,服下此灵珠,也能获得魔将初阶,可是,这种天地至宝,可遇而不可求,小雯的叔叔,肯定也是特别难得,可见,小雯的心思,真与他已经连为了一体,为了得到此宝,恐怕也是费尽了心力。 两人回到房中,小雯看欣喜地让柴烈服下血灵珠,柴烈很是感动,他看到了小雯那疲惫的神情,为了自己的事,她也是一直是不放弃,只要听说有一点可能帮助柴烈突破,就想方设法得到,倾尽、之力,不顾旁人的讥讽嘲笑,始终认为柴烈是天才,不应该如此陨落。这些时间的相处下来,柴烈已经完全地融入了这个学院里,融入了小雯一家,完全把她当成了自己的妻子。 “怎么样?”看到柴烈服下血灵珠,小雯充满希冀地看着他。 初时服下血灵珠,柴烈只觉得一股强烈的劲气在身体内流动,似乎要充盈整个身躯,那股消失的真气似乎又要回来,可是,运行不到一周天,就又消失得无影无踪,仿佛什么也没有生过。 看着柴烈的身体的变化,小雯从jī动兴奋,慢慢地变得绝望,直到柴烈又恢复平常,他才长长地叹了一口气,蹒跚着走到一陈椅子里坐下,仿佛刹那之间苍老了十岁。跪求分享 最快更新最少错误请到网 ♂♂() ()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