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五章 小雯1 - 黑道特种兵

第三百七十五章 小雯1

“小雯。网”看到小雯的神情,柴烈叹了口气,“对不起。” “没事。”出现的是小雯的父亲,学院的长老之一,也就是那个白袍老人,柴烈这才知道。 原来,这长老一直不满辰天长老的作为,想挑选一个新的主持出来,他看上了柴烈,认为柴烈是一个天才,能有作为,而且有陈烈这么一个后台撑腰,可是,他能如愿吗? “算了,孩子,这也许是命运吧,都是长老对不起你,对你要求太严,对你寄予无比地希望,如果不是强行提升你的修为,让你循序渐进,或许就不会生这样的事了。”小雯一直把柴烈的修为不能长进归结在自己的身上,爱人之心谁都有,他也是对柴烈的陨落,无比地痛苦。在前面一段时间,想法子为柴烈提高修为,都失败了,让他无比痛苦,而其实,他和现在的主持,又是亲兄弟的关系,他们都希望能挑出好的成为旭寒学院的主持,毕竟旭寒学院的主持一职,关系着妖龙之都的稳定。 “爹,没事的,烈哥哥一定不会就这样陨落下去,一定还有其它的办法,我们不能放弃。”小雯柔声说着。 “没机会了。”父亲沉重地叹了口气,“这也许是我们家的灾难吧,烈儿,往后你要好好地照顾自己。” “长老,怎么啦?”柴烈不明白。 “烈儿。”长老yù言又止。 柴烈和小雯互相看了一眼,心中充满了不安:“父亲,到底出什么事了。” 长老看了看柴烈陈烈,犹豫了片刻,该来的总会来,柴烈也已经长大了,我和主持都看好你,想让你突破,并担起主持一职。可是“这一段时间来,为了你,我和主持不断利用学院里的权力,四处寻找良药,甚至耗尽了学院里的财力人力,这一次,为了取得血灵珠,我向学院里长老们立誓,只要能取得血灵珠,你就能有长进,并得到龙之皇族的支持,我旭寒学院里就有希望了,如果失败,我将负起全部责任,进入学院里罪堂。这次之行,我们学院里,又折损了两名魔将三阶和一名魔将二阶高手。”长老将头埋在双手之中,痛苦之情溢于言表,“我和主持现在必须为这些损失负起全部的责任。” 柴烈大惊,他知道,进入学院里罪堂意味着什么,那就是学院里的末日,从此,长老一家,再也别想在旭寒学院里立足,更别想在天脉大6立足!这可是最严重的家罚!他原本以为,最坏的打算就是小雯的父亲和主持被迫退位,把权力交出来,可是远不是这么简单就行的。,看来,小雯真是用心深厚,想让柴烈出人头地。 “小雯。”柴烈的声音哽咽了,“对不起,对不起。”他一连说了几声。 “爹爹,不会的,你是好人,他们不应该这样对你,不应该这样对烈哥哥。”小雯突然叫了起来,“我去和主持说,让长老们取消这个决议。主持在旭寒学院里中声誉最盛,如果他出面协商,继续再主持旭寒学院。可能事情还是会有转机。小雯在所有的亲人中,和柴烈走得最近,她也最喜欢烈哥哥,她当然不希望柴烈被这样对待。 “没用的。”长老叹了口气,“很多事情,本来应该由我来承担。”他缓缓地走了出去,柴烈和小雯互相看了几眼,小雯的眼中泪水流了下来。她也没有想到,爱上了柴烈,让她如此的后果,陈烈更是痛心不已。 “小雯,算了,别伤心了。”柴烈拭去了她眼角的泪水,沉重地叹了口气。可是,到了这种情形,他也无法再说什么了,毕竟,这一切也是他造成的。 风雨yù来,正当辰天林加紧夺权步伐,旭寒学院里一片动乱之际,更大的危机来了! 小雯这些天来,几乎天天腻在柴烈的身边,安慰着他,她知道,柴烈的心中,现在一定是非常难受,需要安慰,她总是想方设法逗柴烈开心着。 她眼望着柴烈不断地凝聚起真气,可是,到了紧要关头,却又失败,好不容易凝聚起来的真气,再度焕散,柴烈的神情变得暴躁。陈烈更觉得莫名其妙,他给柴烈服下那怪蛇的血,居然也是无济无事,他本想让柴烈服下怪蛇的内丹,可是不知为什么,只要有这想法时,那丹药就会出怪之力,让陈烈无法控制。 “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柴烈飞起一脚,一块巨大的石头被他踢得飞出老远,柴烈狂躁地转着圈,手脚并用,周围的一切变得狼藉,到处是残枝败叶,碗大的树被一脚踢倒,一块块石头变得粉碎。 小雯不知道如何去安慰他,只能吟着泪水在一旁看着柴烈。 也不知过了多久,柴烈才平静了下来,喘着粗气,倒在地上,无神地看着天空,小雯悄悄地在他的身边坐了下来,握住了他的手。柴烈任她抓着自己的手,仿佛没有知觉般。可是,他们却没有察觉,在柴烈的手指上,一个黝黑的戒指,突然出了一道青光,然而很快就消失了。 “烈少爷,主持请你回去一趟。”也不知过了多久,柴烈被一阵呼唤声惊醒,原来,泄了一通后,柴烈不知不觉地躺在地上睡着了,看着小雯,她正满脸担心地看着他,柴烈感jī地看了看小雯,点了点头,然后坐起。原来是主持的贴身护卫萧岷,这个萧岷也算是一代天才,很快就提升到了魔将二阶,可是因为平时里学院里事务繁忙,还要担负起柴烈的护卫职责,其本身的修为,反倒没有多少长进了。 “陈烈呢?”柴烈看了看四周。 “他早走了,他看到你难过的样子,说要去再找找胡大夫,看能不能有办法炼出好药来。”小雯含笑道。 “萧岷,你来了,主持找我有什么事?”柴烈奇道,主持除非有重大的事情,是从不会派人来找自己的。 “我也不大清楚,好像是皇城派人来了,可能与你有关吧。”萧岷恭恭敬敬地答道,柴烈可是他看着长大的,对柴烈,他比自己的孩子还要熟悉,他对旭寒学院里是忠心耿耿,一直尽心尽力维护柴烈,希望柴烈能够重新振作起来,不过,看现在的情形,恐怕是难于上青天。 “好吧,我们先回去看看吧。”柴烈带着小雯回到了家中,只见家中的长老们都到齐了,看来有什么重大的事情生,平日里还真没有看到过大家如此齐聚。看到柴烈进来,众人都lù出了鄙夷的目光,那目光中,充满了讽刺与悲哀,看来,此事非同小可。柴烈的心中忐忑不安。 在半个月前,柴烈和小雯完婚,成为了旭寒学院最大的事儿。 在这学院里议事大厅中,这么多人齐聚,并不显得拥挤,各人都有找着自己的位置坐了下来,长老坐在上方,晚辈们坐在下方。! 柴烈惊异不已,到底是何方贵客,居然让主持如此态度?放眼看过,只见平日里本是主持的位置上,坐着一位年约六旬的老人,鹤童颜,穿着一身黄装,臂膀处绣着一条黄龙,更有着一份标织,柴烈怎么会不认识!他大骇着,这是皇城的护卫标织,而这两个护卫更是魔圣修为,比主持还要高几个等级!这个时候,皇城的护卫前来,肯定没有什么好消息,所以主持才会如此地慎重。在那位老者的旁边,还有一个年轻的护卫,同样也是皇城标织,不过,神情就没有那么狂傲,看来修为和地位,都在老者之下。 大厅里没有人给柴烈留下座位,主持示意他站在自己的旁边,小雯也紧跟着站在柴烈的旁边。陈烈地位特殊,他也被传唤来了,站在了柴烈的旁边,其实,以他的地位,在这儿应该是最高的,只是,不能违背了惯例而已。 “这次,我代表龙皇前来,宣布几个决定。”那老者喝了一口茶,缓缓地开口了。 本来因为柴烈的到来有些sāo动的大厅顿时安静了下来,众人的目光都聚集到了那老者的身上。 “皇甫大师前来,不知为我旭寒学院里带来了什么消息,还请皇甫大师示下。”主持恭敬地道。 “咳。”原来,这老者就是当年叱咤学院的年轻一代高手皇甫奇,也是一代绝世天才,年纪轻轻地就修为到达魔圣级别,后来招揽入皇城,成为了龙皇的贴身护卫之一,掌管整个学院的修真秘技,他缓缓地说道,“我就不再绕弯子了,开门见山的和各位说吧,因为旭寒学院里数代以来,已经没有一个高手出现,学院里势力没落,已经不能称之中学院的十大学院里之一,实在是有违这个称号,所以,龙皇决定取消旭寒学院里的称号,并入洛常学院里,旭寒学院里的玄天秘籍收回皇城,重新分配,并且,主持的少爷的婚事,也将取消。”原来,主持有一儿,名辰皇,因为主持是最大的旭寒学院主持,与龙皇结亲,准备完婚中,却出此缘故。 确实,旭寒学院,已经数年没有出过高手,也没有一个能挑起旭寒学院主持一职,闯过旭寒学院的七星神龙阵,也是这一段逼着主持退位的缘由之一。 众人顿时咋开了锅,主持雯的脸上更是惨白:“皇甫兄,龙皇怎么能够这样决定?我旭寒学院里世世代代护卫皇城,誓死效忠龙皇,从不敢有二心,为何如此对待我族,我旭寒学院里近年来确实是有些没落,可是,我先辈辛苦创下的基业大家也看得到,为了皇城,我们也是做出了巨大的牺牲。” “这一切,龙皇都明白,所以,才思量了很久,最后痛下决心,这也是不得已而为之,既然旭寒学院里知道是誓死效忠龙皇,那么保留与取消这个学院里称号,又有什么影响呢?”皇甫奇慢吞吞地说道。 “可是——”主持想说什么,却被皇甫奇打断了,学院里中的长老们及叔伯更是义愤填庸,吵闹开来,而更多的矛头,却是直指了主持,指责主持领导无能,导致了旭寒学院里的灭顶之灾。尤其是几位长老,更是痛心失所,他们也是旭寒学院里的老一代了,对学院里倾注了无数心血,看到学院里就要毁于一旦,更是不能容忍。当然,在其中叫得最厉害的还是辰天长老,他早就想赶主持下台,取而代之。 皇甫奇看到众人的反应,却只是冷笑,那年轻的护卫却依旧是铁面无情,仿佛这一切与他没有任何的关系。 “还望皇甫大师在龙皇面前,为我旭寒学院里美言几句。”主持躬身道。 “这件事情,由不得我所作主,当然,这个决定,会在下月后的皇城学院大比拼大会中宣布,你应该明白的,除非你在这一个月的时间内,创造奇迹,否则,此事就无可挽回了。”皇甫奇依旧是面无表情地说道。 “谢谢皇甫大师。”主持大喜道,一个月的时间,也就是说,旭寒学院里还有一个月的时间可以准备,只要在这一个月的时间内,能完全地扭转局势,那么,旭寒学院里就有希望能保住基业了。 皇甫奇笑了笑:“辰老弟,你我是多年的老朋友了,我所做的,也只是言尽至此了,往后的事态,也就要看你们的展了,说实话,从主持陨落起,皇城中就觉得,旭寒学院里已经绝望了,没有扶持的价值,早就建议取消学院里的称号,尤其是那些野心学院里,更想吞掉旭寒学院里,壮大自己的势力,可是,龙皇看在旭寒学院里数代忠诚的份上,一直在等,可是,几年过去了,龙皇也已经控制不住压力了,只得将此事定在学院大比拼大会之后,若是旭寒学院里再也没有扳回局面的能力,就只能照众人的意见了,龙皇知道柴烈的情况特殊,所以,还让我等送来了一些小礼品,希望能对柴烈起一些作用。”说完,皇甫奇递过了一个锦盒给主持。现在主持都在全力栽培柴烈,自然对柴烈有一点利处的东西,都不人放过。 主持感jī零涕,接过锦盒,收入怀中,他知道,龙皇赠送的东西,肯定是极品。看来,龙皇的心中,还是心系着旭寒学院里,百年前,前任龙皇无缘无比失踪,皇城大乱,各派势力混斗,皇城失去了威严,新任龙皇年少不更事,更是如同虚设,没有学院里再肯听从皇城的指挥,甚至有野心家妄图取而代之。是旭寒学院里力挽狂澜,倾全族之力,协助现任龙皇铲除了那些叛乱,巩固了龙皇的地位,而旭寒学院里的势力,也因此在这一战中,武斗高手陨落至尽,若不是龙皇全力维护旭寒学院里,旭寒学院里早就被吞并了,并且得到了学院的唯一一本魔圣秘籍:玄天武技,可是,从那以后的旭寒学院里,都是资质平平,连武灵级别的高手也不过廖廖几人,根本就无法提升到更高的地步,在这里学院大比拼的学院,没有高手就没有实力,没有实力就会被淘汰,这是无法更改的事实,哪怕是旭寒学院里为皇城做出再大的贡献,只要旭寒学院里没落,就无法避免取消族号的危机。 “不过,第二件事,就是辰南少爷的婚事,这已经无法改变了。”皇甫奇叹了一口气,他怜惜地看了看主持的儿子,“这一点我就不多说了,要怪就只怪公子自己能力不够。” “谢谢皇甫兄,至少事情还没有到达绝地,婚约取消就取消吧……”主持叹着气。 他知道自己的儿子,已经不可能修真,只能把希望寄托在柴烈的身上了。 主持话还没有说完,就被柴烈打断了,柴烈再也忍不住了,还有这样的吗,欺负到人家头上来了,难道还不能出声!先不说旭寒学院里的贡献,都知道感恩图报,做出了重大的贡献,都会受到人们的尊重,高高地敬仰着,可是在学院呢?除了学院大比拼,难道就没有其它的感情在内了,说取消就取消旭寒学院里,因为主持公子陨落就取消婚事,这不是要把旭寒学院里推到最谷底,然后还要往上面扔几块大石头,让他们永远不得翻身吗? 要说这件婚事,主持的儿子本来就不感兴趣,他喜欢的是那些温柔体贴的女孩子,可是,他的指婚对象却是皇城慕容学院里的小女慕蓉清,那个女孩子,柴烈见过好几次,虽然长得很漂亮,一度让柴烈动心,可是她被父母惯得不成了样子,又jiāo气又蛮横,而且,在柴烈的面前,总是盛气凌人,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瞧不起整个旭寒学院里,认为她应该嫁给更好的家世,而不是主持的儿子这个废材,就一见势忘义,包括整个慕容学院里都是这样,以前,看着旭寒学院里受到龙皇的册封,备受敬仰,主动攀亲,与旭寒学院里连姻,包括主持的儿子的母亲,主持更是将自己的宝贝女儿慕容清指婚给主持的儿子。 没想到现在,在旭寒学院里的最大危机面前,他们不但不帮一把,反而雪上加霜,再度抛弃旭寒学院里,而且还奏请了龙皇,委派皇城的人来悔婚,使此事再无转机,往后,这件事情,将会成为旭寒学院里的耻辱,让其他学院里所耻笑! 柴烈与主持的儿子也是非常亲近,代他出来应战,主持的儿子实在是太懦弱,在这样的情形下,还是不敢出声。 陈烈想说什么,被柴烈拉住了,毕竟现在是旭寒学院的事,陈烈的身份过于复杂,不好提他。 “哼——”柴烈上前一步,出了一声怒吼,“皇甫伯伯,你回去转告慕容家,就他那宝贝女儿慕容清,我家少爷还不放在眼里!没有什么值得我家少爷爱的地方,今天,我代少爷在此立誓,将来,我们一定要让慕容学院里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 “你——”主持看着柴烈的表现,一阵头痛,这个家伙,犟脾气又上来了,他以为他是个天才少年吗?他这样把自己摆在了刀尖上,以后怎么收场! 众人更是炸开了锅,纷纷议论着,都只觉得柴烈不知天高地厚,就一废材,居然还敢口出狂言! “柴烈,我知道你的心情不好受,但你也要接受现实,毕竟,实力才决定一切,慕容学院里的决定,也是在常理之中,不过,你目前要面临的最大危机,可不是与慕容家的婚姻,而是……” 皇甫奇的话被柴烈打断了:“我知道,皇甫叔叔放心,不是还有一个月吗,学院大比拼大会,我一定会参加,而且,我要让那些看不起我们旭寒学院里的人睁开他们的狗眼瞧瞧,我旭寒学院里并不是靠着前辈们的功绩在混日子,而是凭自己的实力,我不但要取得学院大比拼大会的第一,而且还要在一个月之内,让我旭寒学院里成为学院的第一强者!在大比拼中取得绝对的胜利。” 主持脸sè一阵惊慌:“烈儿,别再说了,对不起各位,烈儿连受几次打击,神志已经有些不清了,胡乱说话,还望各位长老及皇甫大人不要介意,小雯,你带烈儿下去,让他好好地冷静下,别再在这儿胡言乱言。”说完,他递过了一个盒子给主持,那正是皇甫奇带来的礼物, “是。”小雯接过小雯手中的锦盒。搀扶着柴烈就要往外走。 “等等,雯妹,我还要说几句话。”柴烈挣脱了小雯的手,转身对着皇甫奇小雯及学院里众人一躬身道,“我知道,我说这样的话,在大家的眼里看来,可能是有些不知天高地厚,但是,我还请各位看着叔父也是努力操持着学院里事物的份上,不要再计较以前的得失,我柴烈在此立誓,如果一个月之后,我不能让旭寒学院里一雪前耻,我将当着众人的面,自裁于此!” “烈哥哥你。”小雯身躯大震,一股热泪涌出,她知道,柴烈作此决定,也是背水一战,他真气一直无法提高,这是大家都看得到的,否则他也不有去当一个清洁工了,就连学院的最强药师也断言,他没有一点成就。他凭什么立此誓,在学院,人们最注重的就是誓言,只要立下了誓言,除非了死,才能摆脱誓言的束缚,才能得到人们的原谅,柴烈难道疯了,他被一连串的打击给刺jī得糊涂了?居然敢下此狂言,哪怕就是各族的主持,也不敢如此轻易的豪言,人们都是怀疑他的能力,何况现在的废材。 当然,给在场的人留下了一个狂妄的印象后,柴烈随着小雯走出了大厅,在场的人无不嗤之以鼻。跪求分享 最快更新最少错误请到网 ♂♂() ()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