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六章 小雯2 - 黑道特种兵

第三百七十六章 小雯2

终于,一场危机化解了,旭寒学院里恢复了生机,久违的信心又回来了,柴烈趁着陈烈在紧急制定调理计划,好让柴烈恢复真气的时间,放自己一个大假,好好地休息几天,到处走走,散散心,自然,在他的身边,少不了小雯。网这一切,自然要靠陈烈了。 妖龙学院一共分十个大学院里和皇城,各自有着各的地盘和展,但十大学院里都严格受着皇城的约束,不至于恶xìng竞争,导致了学院的混乱局面。旭寒学院里得天独厚,就位于皇城的脚下,主要以修真为主,兼顾着坊市,出售各种药物及武器,柴烈现在也算是半个当家人了,自然有时间就去了解一下旭寒学院的产业,他一家家的巡视下来,大半日的功夫就已经过去了。小雯从来没有这么开心过,这几年来,柴烈只知道疯狂修炼,补回所失去的真气,把她冷落在一边,这是第一次带她出来逛市,柴烈恢复了无比的信心,自然,以前那个善良幽默可爱的柴烈又回来了,再加上柴烈又故意说些笑话,这些对小雯来说,可是相当新鲜的东西,自然是笑意盎然。 在巡视的过程中,大家看到柴烈喜气洋洋的笑脸,又通过前几天的家庭大会,重新认识了这个天才,自然看着他的目光也改变了,不再充满嘲笑与不屑,而是又多了一份久违的崇敬。 两个人正兴致勃勃地巡视,却被一行人给拦住了,柴烈看着眼前的人,一股厌恶感由心底生出,原来又是辰天林这个混蛋! “哟,我们的废材柴烈,今天有心出来巡视啦。”辰天林一直把柴烈视为眼中钉,认为正是有柴烈,才盖过了自己的风头,尤其是他一直不服输,认为自己才是旭寒学院里真正的天才,柴烈算什么,废物而已,谁让他的小雯父亲是长老,叔父是主持呢,这一次,满心打算着,主持退位,自己的父亲登上主持一职,让以前那些瞧不起他的一点厉害瞧瞧,没有想到,计划失败了,不但主持没有受到处罚,而且柴烈的名声似乎又回来了,这是他绝对不容许的。现在看到了柴烈,自然是口出脏话,“我还以为是什么天才回来了,不过是有一点点好转,说不定是上天可怜你,让你有一点改变罢了,你都快十七岁了,早过了修炼的黄金时期,就算是天才,也被磨成了平庸之辈,想翻身,下辈子吧。” “辰天林,你知道你是在对谁说话!”柴烈脸sè一沉,现在的他,已经不同往日了,面对着这些打击,他要还击!现在的柴烈,不会再被人看不起! “我。”突然之间,辰天林觉得柴烈的气势已经完全不一样了,不再是以前那个任由众人欺侮而不出言的柴烈,从他的身上,散出了一股霸气,这股霸气,让人臣服,就难道就是天生的王者之气?毕竟柴烈的小雯是主持,再怎么说,柴烈也算是学院里未来的接班人,只要他合格,就能成为下一代继承人,攻击主持可不是小事,在这个学院里制的学院上,最高权威可是不容侵犯的,一族之长就是学院里的最高领袖,学院里又受着皇城的统治,这些主持们在龙皇的面前,又是下属,哪怕这些主持、龙皇是没有半分修为的人,也不容侮辱,否则就会要受到惩罚,轻则降阶,重则被废除修为,这也是学院虽然学院大比拼之风盛行,但是却不混乱的原因,没有约束的世界是无法展下去的,人们显然都懂得这个道理,所以才会如此平衡展。 不过,辰天林还是嘴犟无比:“我说的就是你又怎么样?难不成,你想以家规来压我不成?别忘了,在学院,是以实力说话,就凭你这一点点可怜的修为,还想在这儿耀武扬威,我要是你,我躲得远远的,再也没有面子出来,或者干脆自杀算了。” “你别以为我会用身份来压你,你不需要用这个jī将法,我告诉你,辰天林,我会让你输得心服口服!”柴烈好不容易才压制住了满腔的怒火,紧捏的拳头放松了下来,这才刚刚起步,只要实力提升上来了,一切问题都会迎刃而解的。 “哟,我倒要看看,我们的废材少爷,要让我等多久?十年,二十年,你别等我老了,再来向我挑战。哈哈。”众护卫和小雯都狂妄地笑了起来。 “你那么急着就想尝尝失败的滋味吗?好,我告诉你,一个月后的学院里学院大比拼上,我就会让你尝到败迹!”柴烈看着辰天林,一字一顿地说着,那股霸气又从他的身上散出来,笼罩着众人,这里的修为就数柴烈最弱,可是大家还是被这股气势给压了下来。 辰天林怎么也不相信,不到一个月的时间,柴烈真能恢复到以前的水准并有所突破?笃定了心思之后,辰天林冷笑了一声:“就凭你?一个月的时间不到,就想打败我?你等着自取其辱吧。” “好!你记住你这句话,辰天林,我要是失败了,我叔爷主持位置不但让你们,而且我且成为你辰天林的仆人,你想怎么处置就怎么处置,我绝无半点怨言!”柴烈坚定地说。 “好,好,好!”辰天林厉声道,“我要是输了,从此,我就是你柴烈的奴隶。” 两个人充满敌意地盯着,剑拔弩陈,一触即。 听了两个人的对话,众人都傻眼了,辰天林这家伙,虽然是说不成器,但在其小雯的全力裁培下,以无数奇宝辅佐,也堪堪到达了魔者六阶一星,而柴烈现在就仅仅比废人好一点点,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内,过辰天林,任谁也不相信,何况明年的学院大比拼,更是残酷,到时又免不了一场场恶斗,赢了的就能得到学院里的肯定,成为学院里中的精英分子,不但可以进入学院里各项重要事业中任要职,从此辉煌腾达,其中的佼佼者,更是能进入学院里摩罗学院进修高阶武技,得到学院里的全力栽培,然而失败者将分配至各行业中成为最底层的族人,也有一部分会不甘命运,被送至学院里的魔鬼学院——旭寒天院进修,族人谈起旭寒天院,无不sè变,这可以说是学院里的地狱!凡是进入这里的人,都要遭受非人般的折磨!在里面只有两个下场,疯掉和成为怪物!凡是从里面活着出来人,都闭口不谈里面的事情,只知道,这些人拥有了非人的修为,甚至有的人的修为还过了摩罗学院里的成员!可是具体的情形,只有身在其中才能知道。 “一言为定!”柴烈和辰天林击掌为誓,这场关注着两个人声誉之战拉开了序幕。 被辰天林这么一搅,柴烈再也没有半分心情来继续巡视了,和小雯一边走着,脸sè沉沉,不再说话。 小雯看着他,叹了口气:“烈哥哥,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你真能战胜他并通过学院里的学院大比拼吗?” 柴烈定定地看着她,突然拥住了她,小雯起初有一点慌乱,但很快就平静了下来,偎依在他的xiōng口,享受着柴烈甜mì的拥抱,虽然她才十四岁,却也是已经育十分成熟,尤其是那对乎正常女孩子的xiōng脯,紧紧地顶着柴烈的xiōng脯,让柴烈有一点罪恶感,她还未成年呀!可是,柴烈却是舍不得放开,其实,他也对小雯有着无比的依恋,每一次心情痛苦的时候,小雯总是第一个出现在她的身边,安慰着她,如果没有她的鼓励安慰,柴烈真不知道自己能支持多久。虽然,两个人在名义上已经成婚,其实,柴烈被压力所迫,两个人却还没有成夫妻之实,其实两个人都还是太小了一点。 柴烈长长地吸了一口气,坚定的说:“雯妹,你放心,明年的学院大比拼上,你将会看到一个全新的烈哥哥。” “哟,真是臭不要脸,居然在大街上搂搂抱抱。”一个尖酸刻薄的声音从背后响起。柴烈回过头来,看到了一陈他最不愿意看到的脸!那陈脸虽然是那么地美丽,可是现在看起来,却是让柴烈觉得无比地丑陋,有种想吐的感觉。是慕容清!那个被jiāo宠的慕容家的丫头!也是心高气傲,退掉了这场婚姻/ 柴烈黑着脸,盯着慕容清:“臭丫头,这不是你慕容家的地盘,容不得你放肆!” “哈哈,这不是被我们慕容家抛弃的废材吗?怎么一下子突然这么嚣陈起来了,哦,我想起来了,原来,旭寒学院里还是那个废材的当主持,难怪敢如此大胆,旭寒学院里真是完蛋了。”出言的是慕容清的表哥慕容寒,和慕容清一样,都是一陈尖酸刻薄的嘴。 “来人,把这个敢侮辱我旭寒学院里的家伙抓起来,重打十个嘴巴。”柴烈直接下命令了,早就看不惯慕容学院里做法的护卫们早就在一边摩拳擦掌,现在听到少爷的吩咐,自然不客气了,虽然,慕容清带来的,也算是高手,可是这是在柴烈的势力范围之内,少爷吩咐,自然护卫们都不遗余力一拥而上,将慕容寒和护卫们拿下。 “我也来了。”原来陈烈并没有走远,也随着一起闲逛,只是不好意思出来,打断柴烈两人,现在有架打,而且还打的是那个不长眼的慕容家,自然特别开心,跳出来就出手。 “你敢,柴烈,我告诉你,你要是敢动我慕容家的人一根汗毛,我慕容家一定倾全族之力报复!”慕容清看着越来越近的柴烈,惊慌失措,但仍不忘威胁着柴烈。 柴烈看着被拿住的慕容学院里的人,在慕容清前停住,他的护卫们生怕慕容清翻脸,赶紧站在了柴烈的身边,防备慕容清出手,要知道,慕容清已经是近魔将阶,如果她出手,柴烈是万万没有还手之力的,不过,慕容清的样子看起来,已经是吓傻了一般,呆呆地盯着柴烈,一时之间忘了反应。 “慕容大小姐,今天究竟是谁先起事端,好了,你慕容大小姐从来就是蛮不讲理的,那我今天也没有必要和你讲理了。”柴烈收起笑容,冷冷地说道,“慕容清,从你们家退婚的时候起,我和你就势如水火,今天你居然还敢找上门来,就别怪我不客气了,护卫们,给我狠狠地打,每个人打十个耳光!” “是!”众护卫齐道,顿时,场中只听着噼啪打耳光的声音和慕容家的人鬼哭狼嚎的声音。 尤其是有陈烈这一高手在,慕容家的人更加没有还手之力了。 “打完了。”一个护卫上前报告着,柴烈不理会脸sè苍白的慕容清,走近那些护卫,一个个地看过去,旭寒学院里的人在暗地里,早就与慕容家结下了梁子,只是不敢得罪他们,毕竟慕容学院里是学院第三大学院里,再者少爷又和慕容清联姻,以前也只能忍气吐声,任他们妄为,受点欺负也只是恨得牙咬咬,不敢有所表示,现在听了少主的吩咐,自然是打了个痛快,不遗一点余力,看着那些护卫,一个个被打得鼻青脸肿的,尤其是慕容寒,平时最嚣陈,也就被打得最厉害,门牙都被打掉了两颗。 “今天是你们惹上门,只是小小地教训下,如果再有下次,别怪我无情!放开他们。”柴烈厉喝道。 “是。”慕容家众人被放开,慕容寒恨恨地盯着柴烈,却不敢有所表示,慕容清更是后悔不已,她没有想到,柴烈居然敢对慕容家的人下手!她本今天是到坊市办点事,一时心血来潮,到旭寒学院里的地盘上看看,没想到会遇到柴烈,更没有想到,一句话出言不慎,惹来了这么大的麻烦! “柴烈,你给我记着!我和你没完!”慕容清眼里都要冒出火来了,长这么大,她还从来没有受过如此大的气,学院里里哪一个人不是把她当作宝贝,一点也不敢违背她的意思,她在心底是把柴烈彻底地恨上了。 看着慕容清离去,众人都欢呼起来,看来,他们在慕容清的手下,真吃过不少亏。 柴烈含笑着看着众人:“各位,从今天起,我旭寒学院里,将成为学院第一强者,我柴烈在此立誓,一定不会让大家再受欺负,以后,胆敢有人侵犯我旭寒学院里的权力,一律杀无赦!” “少爷英明,少爷万岁!”众人齐呼起来。 直到这个时候,小雯才感觉着,那个霸气的柴烈,又回来了! 扬眉吐气一番后,柴烈并没有感觉到轻松,因为他知道,目前的最大难关就是如何提升自己的实力,毕竟,离学院里学院大比拼不到一个月的时间了,只有成为一名魔将,才有可能取得胜利,这一点,似乎是天方夜潭,目前学院,能成为一名魔将,最快的记录也是四年,他的希望,全寄托在了胡一航的身上。 了解到了柴烈的作为,身为主持也没有责备他,只是提醒他,在实力没有得到完全的恢复前,最好是少抛头lù面,更不要惹事生非,以免造成不必要的麻烦。 出乎意料的是,慕容清受此侮辱,居然没有一点表示,各学院里之间,又恢复了平静,不过,在平静之后,却是风雨到来的交兆,毕竟,五年一度的学院大比拼大会,说长也长,说短也短,各学院里之类都卯足了劲,要在武斗大会中拿到第一,从而奠定第一大学院里的基础。 乐得清闲,面对着小雯的关心,柴烈只能表示着歉意,时间实在是太短了,已经不能再浪费了! 柴烈决定,这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无论多大的苦楚,他也要坚持,一定要努力并取得成功! 在霸天戒里,柴烈饶有兴趣地看着胡一航在忙着伺弄那些药炉。 “师傅,你不是一代修真高手吗,怎么你又突然对这些药感兴趣啦?”柴烈好奇地问,当然,对这些药物,他可是不会小瞧的,在之前,一颗珍贵的药丸,在学院,有着多么重大的作用,这一点是有目共睹的,一枚珍药,可是让一个庸才变成天才! “哈哈。”陈烈笑着,看着柴烈,柴烈对胡一航并不了解,自然问出这话并不觉得可笑。 “修真高手就不能研究药物啦?”胡一航哈哈大笑着,“如果,一个修真高手再加上药师,那不更是天下无敌了。” “无敌,那可能吗?”柴烈自言自语地说道。 “胡大夫是一代高人,一定能行的。”陈烈笑道。 “我也不知道。”胡一航哈哈大笑着,“反正我也记不起来了,不管了,小子,我已经找到了一套方法,一定能让你飞快地得到提升。” “什么方法?”柴烈的眼睛里放出光来。 “所谓学院大比拼者,莫过于其资质及武技。”胡一航说道,“既然你现在两样都差,而且时间又不足了,所以,我决定,冒险一试,强力提升你的资质和武技。” “强行提升?”柴烈不明白。 “是的,我要让你越阶修行,直接从魔将开始修起。”胡一航满不在乎的说。 “。”柴烈几乎要怒吼了,开什么玩笑,越阶修行,还要命吗?之间,不知有多少强行突破,就导致了陨落,现在越阶修行,这条小命不报销才怪,“师傅你这是在教我还是在害我,我虽然没有完全地走进这个学院大比拼的世界,但我还是知道,什么叫做循序渐进,不可冒失的道理,前面我已经因为有很多人强行提升导致了陨落,现在居然还让我试一次,真要我丢了xìng命才行?” 陈烈也觉得不可思议。 看着柴烈着脾气,胡一航却只是意味深长地看着柴烈,待他完脾气,胡一航才微笑着说道:“那是因为,你还没有遇到我。” 柴烈定定地看着胡一航:“你真有把握?” “万事没有绝对,既然说是冒险,就自然会有成功和失败的机率。”胡一航笑道。 “你有几成把握?”柴烈沉默了片刻,问道。 “不足三成。” “不足三成?”柴烈一阵沉默,半天不语。 “你自己想清楚吧,是愿意继续当你的废材,让人们一直瞧不起,还是为了自己的命运,拼上一把。”胡一航眼中精光闪闪,仿佛看透了柴烈的心思。 “我……”柴烈一时无语,他想了很久,往日里的那些事情一件件地浮上了心头,尤其是他的誓言,小雯和学院里的期待,很久很久,一老一少,就这么相对坐着,思量着。 最后,柴烈终于下定了决心,赌一把!娘的,不是有一个药师以上级别的高手在这儿吗,拼了,有什么了不起!不成功便成仁!柴烈说道:“我们从什么时候开始?” “好样的!我相信你行。”陈烈拍了拍他的肩膀道。 “我现在还在收集一些药材,你帮我去找吧,等收集药材,我要让你的资质有一个完全的变化,然后再实现我们的计划。”胡一航大笑道,“好小子,人生不就是赌吗,赌成功与失败,管他是什么结果呢,正道往往难成材,偏偏逆境才成器,不是吗?我已经为了你定下了一条曲折的成长之路,就看你自已愿不愿意来接受这样的考验?” 柴烈考虑了良久:“好吧,你需要什么,我去帮你找齐,旭寒学院里这么强大,凡是你要的,一定能找到!” “不行,小子,从现在开始起,你就一定要全靠你自己了,要是老依赖学院里,你还学院大比拼干嘛,躲在家中,当一个逍遥快活的少爷好了。” “好,我答应你,从现在开始,我就靠自己,再也不依靠学院里的力量,我要强大!”柴烈出了豪迈的誓言。 胡一航递给柴烈一陈药材单,上面记载着的药材名,柴烈非常熟悉,但是,他知道,想要收集起这些药材,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那里是危机重重,就凭自己现在的能力,能闯过去吗。 看到柴烈的表情,胡一航拍了拍他的肩膀:“放心吧,小子,如果真危及到你的生命时,不是有我吗?我怎么会让自己的宝贝徒儿受损呢,放心,最多就是让你受点皮肉之伤而已,而这些对你都是有好处的,斗真气,一定要有强壮的体魄才行,只有能经受得住非人的折磨,才会让你变得更加的强大,放心,我这几年的时间,已经做好了充分的准备,你看到的这些药炉,全是为你所准备的,努力吧,小子。” “好呀,原来你这个老鬼早就算计好了,要让我钻进来。”柴烈笑骂道。 “没大没小。”胡一航一记暴栗敲在了柴烈的头上。 陈烈也饶有兴趣地看着胡一航弄着那些药材:“胡大夫,你也教教我吧。”他也对药师一职有兴趣了。 “好吧。”胡一航笑道,他对陈烈一直有着好感,认为他是一个天才。能把药师和修真好好地结合起来,那确实是高手。 有了目标就一切好办了,柴烈决定按照胡一航的吩咐去做。 这一段时间以来,主持声望恢复,他一直忙于学院里事务,很少交流了。 当柴烈来到主持的书房时,主持刚和院内的几个长老谈完一些事情,看到柴烈进来,他抬起头,朝着柴烈笑着:“烈儿,你来了,正好,这些天人院内事务太繁忙,都没有空去看看你,你的身体好些了吗?” “我没事了,主持。” “那就好。”主持感慨着说道,“等忙完这一段时间,我就去一趟皇城,替你求药。” “主持,不需要了。”柴烈摇了摇头,“主持,我来是和你道别的。” “道别?烈儿,你要去哪儿?”主持急问道。 柴烈看着主持,但又不能明说,只能说自己想出去闯一闯,在外面去修炼,以求在一个月的时间内,让实力得到飞升,顺利地通过下月的学院大比拼。 “不行!”主持断然拒绝,“你现在的修为,就是一头低阶魔兽都打不过,还谈什么修行,我绝对不允许,既然我已经为你花了这么多力气,现在又有效了,再怎么样,我也要继续努力下去,为你求得绝世灵药,打好你的根基,再循序渐进。烈儿,你是我现在寄托希望最大的孩子,我绝对不能让你出事。” 在整个学院,各大学院里之间,实行的是一夫多妻制,一个男人,尤其是学院里之主,三妻四妾是很正常的,为了学院里的繁衍生息,很多学院里的族主,会选择多娶几个妻子,子孙昌盛,其中,学院里最强大的是欧阳学院里,据说欧阳族主就有十二位妻子,子嗣几十人,可是主持却截然相反,他一生就只爱一个人,一直未纳妾,哪怕就是族人相劝,甚至是妻女都愿意丈夫纳妾,都被主持断然拒绝了,而妻子生下一子后,就一直未育,可见,主持的孩子在学院里中的地位之高了,现在主持居然听另一个视作宝贝儿子说要出去修炼,在整个学院,可不只是有着修真学院大比拼,还有着各阶魔兽,甚至那些魔兽的修为,有过武斗高手,现在的柴烈,修为特低,如何在这些样环境下立足?主持可不想自己的另一个宝贝儿子出什么事情的。 看到主持的态度,柴烈也在意料之中,“主持,其实不是这样的。”柴烈犹豫了片刻,终于使出了胡一航的暂时输入的真气,顿时,整个书房都被笼罩在强烈的真气中,虽然这股真气并不强大,仅达魔者三阶修为,但是,也让主持大吃一惊,什么时候柴烈练到了三阶修为?明明前几天都没有突破一阶的? “怎么会这样?”主持欣喜地看着,“烈儿,你已经完全好了?” “没有。”柴烈叹了口气,收起了真气,仅仅使用这一点真气,就几乎让他虚脱了,果然,因为资质太弱,还无法承受这股强大的真气,暗地里,他感觉着,胡一航收回这了段真气,柴烈又恢复了一阶修为。 主持困huò地看着这一切,他明明地看着柴烈从魔者一阶三星,突然暴涨到三阶,现在却又消失得无影无踪。他上前探查了柴烈的武脉,果然现,那股真气,已经完全地消失了。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主持不解地问道。 “我不知道,但是,这股真气,一直存在于我的身体里,只有当我遇到危险时,才会暴出来,主持,之前你们给我服下了那么多种灵药,其药力并不是完全地没有作用,而是存于我的身体里,通过这些天,我才慢慢地mō到了一些门路,只有到外面去修炼,不断地jī自己,才能有长进,主持,我不希望自己成为一个废材,我不希望别人瞧不想我们旭寒学院里,我不希望大家为难主持,放手让我去搏吧,这样的日子,我受够了,我宁愿死也不愿意这么窝囊地活下去,想起龙皇想取消我们旭寒学院里的称号,想起慕容学院里的退婚,我就心如刀绞,如果我有着高阶修为,他们还敢这么对待我吗?我不甘心,无论前面的路多难走,我也要努力,成为一个学院大比拼高手!” “可是。”主持还有些迟疑,“那我就派一些学院里高手护卫你,我不希望我的宝贝儿子有什么闪失,烈儿,我把你当作了我的儿子,现在我又把你当主持培养着,你就是我的一切,如果你有什么事情生,我也没有生活下去的勇气和意义了,你明白吗?” “我知道,主持,我会好好地照顾自己,不会有什么危险的,至于那些高手护卫,我觉得不需要,如果有着他们的保护,那我还能做什么呢?那我岂不是和在家中修炼一样?我要走出去就是要让自己来努力修为,而且,主持,我已经找到了一位好的师傅,他能帮我在一个月之内,达到魔者颠峰修为,甚至更高!” 这个底牌如果不亮出来,任柴烈说破嘴皮子,主持也是决不会答应柴烈外出修炼的。不过,主持依然不信,这些天来,虽然没有与柴烈在一起,但他的一举一动都在族人的眼里,不过就是在学院里内走动,哪有认为什么高手成为师傅?他怀疑自己的宝贝儿子为了目的而欺骗自己,于是他声音有些严厉了:“烈儿,我知道,你争强好胜,什么事情都不肯落在别人的后面,可是,你也用不着编出这些话来欺骗我的。” “主持,我没有骗你。”柴烈按照胡一航的说法劝慰着主持,“主持,我说的是实话,我这个师傅不但是一名高手,同时还是一名高阶药师,所以,完全有把握让我在一个月之内,达到高阶。” 柴烈一挥手,顿时,整个书房都摆满了疗伤药。 旭寒学院里以疗伤药和武器为主,主持自然识货,他拿起一瓶疗伤药,揭开瓶口,闻了闻,脸sè大变:“烈儿,这真是你的师傅练制出来的?”他还有些不置信,可是事实已经摆在了面前,这些疗伤药虽然都是常见药品,但是,他能完全地感受出,这些药的效力,可要比旭寒学院里所练制的药品要高出一阶还要多,要知道,旭寒学院里之所以没落之后,还能支撑这么久没有倒下,一是靠着先辈的基业,得到皇城的支持,另一个方面就是因为旭寒学院里拥有众多学院唯一的一名五品药师! 在学院,药师一共分为七品,成为药师需要有很高的需要,放眼整个学院,真正得到药师资格的不过几十人,而达到四品以上的资格的,更是少之又少,五品据说也就只有旭寒学院里这一人了,看到柴烈拿出的药丸,便知道,这个人的药师资格,绝对是在五品以上。 为什么这么说呢,其实按理来说,药师资格越高,是不屑于练制这些初阶药丸的,但是一个学院里的生衍,却是与很多有关,自然,只要学院里中能产生一名药师资格的人,学院里自然会格外对待,全力栽培,有了一名药师,自然的,一个学院里就能兴盛起来,尤其是拥有高品药师。 在学院,到处是险域,充满着各阶魔兽,那些魔兽身上,可是拥有修为人士梦寐以求的珍宝,比如说兽核,可是提升斗真气,比如说一些高阶药丸的材料,这些,就需要佣兵团去结队打魔兽取得这些宝贝,然而在这些战斗中,药丸的作用又相当地重要,尤其是那些极品药丸,更是佣兵的宝物,哪一个佣兵团拥有高阶魔者甚至魔将,还拥有好的疗伤药,那么这个佣兵团的展就不用愁了。 主持看到这些药丸,连忙唤来学院里中的唯一一名五品药师,这名五品药师是学院里中的宝贝,平时很是傲慢,就算听到了主持的邀请,到来之后,也已是半个时辰的事了,在这半个时辰里,主持不断地向柴烈打探着这个神秘师傅的身份,可是,柴烈就是不肯说出半点,只是说,师傅曾经吩咐,不能透lù其半点身份,否则,将解除师徒关系。其实胡一航是不想收这个徒儿的,奈何他诚心想拜师,所为之感动,但又不想过于招摇。 旭寒学院里的五品药师慢吞吞地来到书房:“主持找我来不知有什么事?”说完连打了几个呵欠,看那样子,似乎刚被人从梦中叫醒,显得十分地耐烦。 柴烈暗底里叹了口气,这种人,就是自以为了不起,不过是拥有一点药品才能,就目中无人,甚至不把主持放在眼里,这类人,永远就没有长进,可是,学院里的兴盛又得仰仗他,不得不装出一副笑脸:“辰叔叔。” 主持看到他的到来,自然是十分兴奋:“之汗兄,你来看看这些疗伤药。” 这名药师本名辰之汗,出身卑微,可是拥有了先天的药师资质,因此得到了学院里的全力栽培,成为了一名高品药师,可是他对旭寒学院里里的人,并没有多少好感,尤其是那些上层学院里的人,不过,只要看到药材和好药品,他就兴奋了,神情完全地变了,这就是天生的药痴。 看到这些药,辰之汗的脸sè变了,他拿起一瓶疗伤药,仔细地看了看,又闻了闻,tiǎn了tiǎn,闭上眼,半天没有出声。 “怎么样?之汗兄?你有什么现?”主持看着他半天没有出声,急切地问道。 辰之汗陈开眼,神情十分古怪,看了这些疗伤药:“主持,这些疗伤药哪儿来的?” “是烈儿带回来的,是烈儿的师傅练制的。”主持道。 “真的是这样?”辰之汗问柴烈。 “确实是的。”柴烈老老实实的回答。 “到底怎么样?”主持看着辰之汗,追问着。 “他在哪儿,你能带我去见他吗?”辰之汗的目光充满了炽烈,看着柴烈,并没有理会主持,这让主持心中一阵不快,不过,辰之汗就是这样的xìng格,早就见怪不怪了,只是忍气吞声地在一边看着。 “对不起,辰叔,这一点我恐怕难做到。”柴烈吞吞吐吐地答道。 “烈儿,我知道,前辈都往往是xìng格古怪,常人是难揣摩,不过,从这些疗伤药看起来,这名药师,虽然已经达到了七品之阶,就算练出的是低阶药丸,也往往能有着高一两阶的效果,这绝对是前所未见的高人,在我学院,应该没有这类人的存在,无论怎么样,我也要见见他,和他探讨药学。”辰之汗坚定地说,“你不告诉我也没有关系,我会一直跟着你,我就不信,你的师傅不见我,除非他连你也不见。”说做就做,辰之汗立刻就站到了柴烈的身边。 巨汗,柴烈无语,这个辰叔叔之怪,也是院内有名的,没有想到,他居然想出这样的绝招。 “对不起,辰叔叔,我的师傅和我说过,除了我之外,不想再见第二个人,您已经是五品药师,学院里还需要你的帮助,而且我现在需要和师傅一起外出修炼,辰叔叔,你先留在学院里内,等我和师傅商量过,看他是否愿意接纳你,我再通知你好吗?”柴烈委婉地说道。 “不行。”辰之汗仿佛年轻了十几岁,满脸放出红光来,“这么多年来,我一直无法突破,我就觉得,缺少了高手的指引,而且,七品药师,那是传说中的存在,我无论如何也要结识他,对不起主持。我要和少爷一起走。” 主持大震:“可汗兄,你不能一走了之,烈儿也说了,他的师傅现在还不能接纳你,相对来说,学院里更需要你的帮助,你留下来,帮助学院里吧。” “不用了,浩天兄,修练之人,追求的就是最高的境界,这些年来,我在学院里内,并没有半分长进,总练不出高阶的药品,一直在徘徊中,无法突破,你放心,我早就为学院里准备好了,我已经从年轻的一代中,挑选了两名资质较高的晚辈,悉心教导,他们现在也有了独当一面的能力,我相信,只要假以时日,他们一定会有杰出的成就,担当起学院里的重任。”辰之汗jī动地说道,“等了几十年,我终于看到一名高阶药师,无论如何我也不会放弃这个机会。” 这个疯老头子,居然说做就做,死皮赖脸地凑了上来,对这个家伙,柴烈可是一点兴趣都没有,从小到大,就觉得他最怪,那些药材就是宝贝,谁也不能碰,没有一点人情味,满头脑里只有药材,只有药品,仿佛那就是他的亲人,这么多年来,他就入魔般地钻进了药品里,还是独身一人,不过,柴烈及学院里的人,还是得打心底承认,没有这个怪物,旭寒学院里就恐怕无法延续下去。 这一下,柴烈不知道该如何决定了,师傅又没有明确地表示。 “好了,辰叔叔,是真的,我的师傅脾气很怪,绝对不可能见你,所以你别惘费心机了。”柴烈无奈地道。跪求分享 最快更新最少错误请到网 ♂♂() ()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