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七章 小雯3 - 黑道特种兵

第三百七十七章 小雯3

“不会的。网”辰可汗信心十足的道,“高手寂寞,我就不信,那老头子这么多年来,在没有对手的日子里,过得很充实,他一定也希望有一个伙伴或对手。” 柴烈翻了翻白眼,这不是变相地自夸吗,有这么自恋的吗?无语了。 “算了,这个家伙看起来还有些趣味,带上他,你也不会这么寂寞了。”胡一航慢吞吞的声音传来。后面眼着陈烈。 只见胡一航走了进来,看着主持和辰可汗,笑着打了声招呼,这个家伙看起来也不太冷,让人觉得tǐng亲近喜欢的。 “谢谢前辈。”辰可汗向胡一航鞠了个躬。 “好吧,辰叔叔,你愿意跟就跟着。”柴烈虽然得到了胡一航的肯定,但还是装作无奈地说道。 “好吧,我们现在就走?”辰之汗顿时大喜,催促道。 这个老家伙,柴烈翻了翻白眼:“辰叔,你也太xìng急了吧,就算要走,也要准备好一切再说。” 柴烈几乎昏倒,这个老家伙真是天底下少有的宝贝,和那老鬼师傅似乎tǐng像,有这两个老家伙的陪伴,后面的日子恐怕凶多吉少了。不过,有两个极品药师护着,再加上越阶的修为,往后的日子,一定会更精彩! 看着柴烈的去意已决,主持也不再挽留,再加上一个修真高手加药师在一旁,他就不再需要过于担心了,虽然辰之汗的修为并不高,但是以他的药品的实力,可是要比一般的高手强多了,在整个天脉大6,药品师是不分家族的,得到所有人的尊重,因为他们随手练出来的一枚药丸,都可以引起巨大的轰动,而且,那些佣兵们及修真人士,都离不开药品,这就使得在天脉大6,药品师公认的中立,当然,他们也有自己的防身之术,让那些高手不敢接近。 经过一阵唠叨,光是纳之戒就是数枚,里面存上足足几年可用的物品,而主持更是将一枚天级hún之戒给柴烈防身。 看来这真是下了血本来培养柴烈了。 纳之戒是天脉大6最低阶的品种,只能存放一些物品,随着戒指一级级提升,其作用也就越来越大,hún之戒,就可以制造空间,让主人穿越空间,摆脱困境,但是,戒指一但认主,就与主人的生命存为了一体,每次启动空间戒穿越空间,将会耗费巨大的武之气,其造成的后果,可能使主人降阶,最坏的可能则是主人真气耗尽,成为一个废人,因此不到关键时刻是不会使用的,辰浩天身为族主,拥有了一枚hún之戒,但他一直保存着,等柴烈长大了,交予他,现在看来时刻到了,不过,他并不希望柴烈使用,以柴烈目前的修为,是无法承受hún之界的力量反噬,不过现在也顾不得了,真到了万不得已的时候,或许还能求柴烈一命吧。 柴烈的岳父也是送了很多东西,舍不得柴烈离开,而学院里的长老们,听说柴烈要外出修炼,担心之情溢于言表,不希望他有闪失,他们也喜欢柴烈,想让柴烈继承学院主持一职。 最应该出现的小雯,却没有出现在视线中,这个小妮子,可能tǐng伤心吧,不过,为了烈哥哥能够赶快成长起来,一时的分别又算什么呢。 这样的情形,莫名的,柴烈想起了以前受人欺负,怎么都抬不起头来时的情形。 学院里的那些弟子们都盯着此刻的正独自呆想事的柴烈 因为大家都不知道应该怎么把这少年怎么办了感觉这少年,有点半真半假,实在是参不透这少年究竟是如何想法难道,他真是打算十几天内,提高修为数阶?来继承旭寒学院主持一职?不过,这些与他们都无关紧要的,努力的是好好地修行就够了。 不过,他们也知道柴烈的身上,可是藏着不少的秘密,就和上一次和周家兄弟的比拼,他就展现出来了无比实力,看来,主持看上他也是可能的,但还是在出乎意料之中,他真能担起如此地重任吗?就算他的修为努力提高数阶,旭寒学院主持一位可是非常地重要,可以说关系着妖龙一族的生死存亡,不过,这些都不是他们所能左右。 按照柴烈施展出来的身手,他们都是有自知之明的,知道,他们如果也上阵,恐怕都不会是这少年的对手 可是既然如何,为什么刚刚的时候,他却不能通过考试,只能当一名清洁呢?有人欺负他时,他却不反抗,在半路的时候却不逃跑,而到了这里,旭寒学院秘籍又多,他却极力要求离开这里,外出修行,难道这个胡一航比旭寒学院还要厉害?费解,真是费解! 这时候,倒是陈烈从呆愣中清醒过来了也打破了现在的这个僵局一下子走近了柴烈的面前 那些弟子们都倒不明白,陈烈究竟是要做什么说什么呢,不过,他们都有陈烈和柴烈的关系特别好,在柴烈进入这院时,陈烈就照顾了很多,对他是格外的关照,在大家都瞧不起柴烈的时候,就他和柴烈成为了好朋友。 “柴烈,我陪你一起去。”陈烈笑着说道。 “陈大哥你……你陪一下公主吧,我知道我对我好,你为我也做过了太多的事了,你也该去做你自己事了,我会好起来。”柴烈感动地说道。 “没事,你的事就是我的事,对了,我们一起去见公主吧,反正这也有些事情要交待,要说,我们明天再出好了。” 听了陈烈的话,柴烈看了看胡一航,胡一航点了点头:“我们明天再出。” “好,我们去看公主,我也要和公主道别,和她说声谢谢呢。”柴烈笑道。 “我和你们一起去。灵儿这孩子特讨人喜欢,我也有一段时间没有见过她了。”胡一航在后面跟着上来了。 “你不用去准备吗?”陈烈笑道。 “什么准备,很随便的,又没有多少东西需要弄,很快就会好的。”胡一航满不在乎的说,这个老家伙。 看到陈烈一行走近,妖龙之都的shì卫向他们鞠躬并放行,大家走在皇宫当中,然而,他们却觉得皇宫的气氛非是一般,人人脸sè沉重,到底是出什么事了? 陈烈拉住一名shì卫说道:“这位弟兄,出什么事了?怎么你们一个个表情都这么惶恐。” 那shì卫是新调来守卫的,不认识陈烈,上下打量了一番陈烈:“这位兄弟是新来的吧,对这里不了解,你最好是别靠近里面。” “怎么啦?到底出什么事了?”陈烈大惊。 “听说,公主数天前突然昏mí,很难醒过来,一醒来就吐血不止,族内的医师都束手无策,说公主只剩下了几天的xìng命,惹是龙主大雷霆,现在只要是看谁不顺眼,有一点点脾气就到了下人的身上,已经有不少shì卫不知道情形,丢了xìng命。”那shì惶恐地说道,说完,看了看四周,“现在的龙主,就和疯子一般,没有一个人敢靠近。” “我知道了,你去吧。”陈烈一挥手,让他下去。 “怎么会这样?难道龙主一直没有找到天玄通眼,没有取得天丹灵丹?”胡一航叹了口气,“不过,也不应该这么快呀,我给她服下了灵禽丹,后来又服了不下药,续命应该是没有问题。” “我们不管他了,先去看看情形再说,看看有没有办法去解救。”一听到这儿,柴烈也忍不住了,“公主那么好的人,一定不会有事的,我们去看看公主。” “可是,柴烈,如果公主有什么事……” “我明白。”柴烈笑着说道,“你为我做的事情太多了,我感jī你都来不及呢。” 三人来到了公主殿,只见妖龙族所有的医师和修真高手都到了,都围在外面,脸sè十分焦急,里面,传来的是龙主的狂吼声:“,都是废物,我要杀了你们,让你们陪葬!”若是平时,可能大家都笑出声了来了,这个龙主,居然骂起娘来了,看来,也真是让他恼火不已的,也是气急之下,龙主最疼爱的就是幻灵儿公主,这份心,大家都知道。 陈烈一行走了进去,外面的人也跟着过去。 “你这混蛋还敢来!”一阵狂风刮过,狠狠的一拳打在了陈烈的肚子上,让陈烈眼冒金星,直直地向后飞去,撞在了墙壁上。 陈烈好不容易才回过神来,脸上淌着冷汗,这一拳,几乎要了他的半条命。他慢慢地走上前:“对不起,龙主,都是我的错。” 不仅是龙主的那些shì卫们心里捏了一把汗,连龙族的那几个长老也有点微微的替陈烈担心。 千万不要出什么乱事才好啊! 胡医师上前:“龙主,别着急,着急只能坏大事,让我看看公主。” “哼!如果公主死了,你们都要给我陪葬。”他的手尖指向了胡医师,陈烈和柴烈,又缓缓地指向了那些龙族高手。 众人的头都低了下来,没有一个我敢出声。胡医师慢慢地从众人面前走过,可是大家却不知道心头如何反映,都把心思聚在了胡一航的身上,此时看着胡医师朝自己面前走过柴烈心里也突然没有了一丝底气,也在暗自猜测,这老家伙想干什么,不过看样子,这老头应该就是这里所有人的管事者了 陈烈回想起刚刚被龙主打了一拳回想起肚子一阵一阵钻心的疼痛,一下子心里又有点的怕起来刚刚那钻心之痛,差点要了自己的小命,真不知道龙主究竟想什么,要对自己干什么莫不成就是想把自己害死在这里吗 有几个忠于龙主和公主的长老,对着陈烈怒目而视着。 可是自己跟他们无冤无仇的,按理说妖龙族的人就算他们势力再强大也不敢随随便便弄出人命出来啊自己是真的没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不就是经常被追杀嘛再说,公主对自己好,为自己受伤,也是爱之切,也没沾惹上这些什么妖龙族的人啊再说自己也只是一介平常人而已,也用不着这样对自己吧 再说自己也不是吃素的,要不是平时,如果有哪些小混混敢这样对自己,自己可是早就开打了而现在他已经百般忍让了,也算是不错了算了,可是,这里是龙族,不能太过放肆,毕竟公主受如此重的伤,还是自己引起的,是自己对不起灵儿公主,对不起龙主,就算他们要自己的命,都是正常的,算了,还是索xìng不要想了, 既然来了,不是有句话说得好么,既来之则安之反正现在自己身体里不是有真气吗修为也恢复了,如果他们还敢欺人太甚,他可不是还这样好脾气这样对他们了,毕竟每一个都有忍耐的底线,实在忍无可忍,那么他也会无需再忍了 “哥,我来了。”外面传来了一阵美妙的声音,让大家的精神不由得一振 只见从外面走来了一个绝sè美女,弯眉柳眼,chún厚实到好处中,身材十分地苗条,当她出现,每一个人的眼光都聚焦到了她的身上! 陈烈的目光慢慢的往下看,天,这女子只穿了一件短裙,白暂的大tuǐluǒlù在空气中,让人暇想连篇…… 一双纤细的美tuǐ下是一双红sè的鞋子看到这里,他更加忍不住想看一看这女孩子长得是如何的芳容了,一下子迫不及待的抬起头来,内心无比兴奋的等待着享受美女视觉上的冲击 可是当他抬起头来面前的确是一个长得非常mí人非常漂亮的大美女可是让人觉得可悲的是,这个美女,不是别人,正是那个泼辣的龙主的干妹妹莫应雪陈烈见过几次,当时把灵儿送回来时,就被这女子骂得狗血淋头。虽然说莫应雪是龙主的干妹妹,其实也只是比幻灵儿大几岁而已,不过,脾气不好,也让那些男子望而却步,她骂起人来,可是一点都不留情的。 那个动不动就骂人死变态的那个漂亮女人陈烈心里想这下完了,怎么又招惹上这个女人了经历过刚刚的事情后,他也早就弄明白了,这样的美女,可是不能随便招惹的,如果还想活命不度的离开这个是非是地,不然小命恐怕不保了,现在,只要她不给一句好话,说不定,今天这条小命就要报销了。 美女固然让人赏心悦目,可是还是小命重要,所以他决定度离开!正打定注意,,想要离开的时候, 这时,一个美女又贴了上去,陈烈认识,这一个美女是幻灵儿的堂妹,和幻灵儿的关系特别亲,她此时泪水涟涟,不过,莫应雪并没有看她多少眼,倒是这美女莫应雪倒是一把拉开自己贴在她xiōng前的脸,看到此时的陈烈,倒是忍住了火毕竟现在穿成这样子,也要注意一下公众形象,只见她先微微一笑,淡淡开口道:”你不是应该在去寻找灵药吗现在居然出现在这里” 也会是现在的她,不想让别人知道她的真实xìng别,怕惹人注目了些,,那说话的声音也极为温柔甜美只是,大家本都明白她是一个什么人,在她的装作中,想笑却又不敢。 这甜美的声音再掺和着那淡淡的笑意,倒是让此时的陈烈有了一丝恍惚起来,眼睛也毫无顾忌的直直的盯着眼前的这美女莫应雪上下打量的看 倒是这姐姐估计脾气本来也不好,看着这小子又用这副sè眯眯的眼神打量着自己心里的怒气也一下子也迅上长起来 不过,她也倒是尽量压低了自己的心里的怒火,只是一脸不悦的看着这个臭小子,一脸轻蔑的模样, 一下子很自然的一把抓住了自陈烈的手,然后一副故作生气模样道:“哎哟,我就说嘛,你也是关心着灵儿对不对,不过,你应该把正事给办了,我告诉你,如果灵儿没救了,你这条小命儿,唉,就算你长得这么帅,我也不会放过你的,我会把你的小弟弟切下来,剁成碎沫喂狗,把你的头拧下来,给姐姐当夜壶。”这姐姐说完还朝着房内看向自己的那些男男女女们lù出一个抱歉的笑容来大家都mō不着头脑,这个陈烈,明明怎么?难道是这个美女的脑筋错乱了?不过,大家更是想笑又不敢笑,这个泼辣的美女,还真是说得出口。 这姐姐想做什么啊她这是想又把自己抓回去难道她以为自己是偷跑出来的,哎,这回惨了,在这么多人的面前,,她也不好说什么,也只能默默的低着头,,任这女人拉着自己往房间梯的方向走了过去 “陈烈,你这小子,让你看看你的灵儿成什么样子,居然只顾着玩乐,就不顾灵儿的生死,天下最负心的就是男人,没有男人能靠得住。”听着她喋喋不休的话,陈烈都要吐血了,不过,他可只能乖乖的,什么话也敢说,惹火了这个煞星,她可真是会什么都做得出来。 这回又惨了,为什么刚刚好不容易才出来这半路上又杀出个程咬金出来想想自己够悲摧的了听着龙主的话而好一点,宁可对付一千只妖兽,也不敢对付这个莫应雪呀。 好吧,自己也躲不掉了,不过吧,老天对自己还算是不错,了,毕竟自己是修了几百年的福气呵这美女莫应雪姐姐的小手软呼呼的,,mō起来还真是舒服 自己从小到大还没有跟几个女生牵过手,不过小时候除过被自己老妈牵过手之外,就只有那么几个人。而这一次还真是第一次接触到这么美妙的手的! 原来女孩子的手尤其是美女的手都是这样软呼呼的,mō起来真的好舒服哦,这种感觉还真是不错 想到这里不禁也用力紧紧的抓住这美女姐姐的手 而莫应雪其实打心眼里tǐng不喜欢这个少年不仅说话嘻皮笑脸没一句正经的,而且小小年纪做什么不好,却跑到妖龙之都来,而且还树下了不少的敌人,不过,据她所知,面前这少年好像是一个什么修真高手,也可以算是一个危险人物了,自己也不能太掉以轻心了,现在就先让他占一点便宜,一下回到楼上,一定要好好的教训一下他,也要让他清楚,她莫应雪也不是那么好惹的 这样想着,也只是狠狠的白了一眼前陈烈 不一会儿,两人了也就进了房间内,,莫应雪这才放下警惕,松开了握住陈烈的手那些人全在外面,包括龙主,莫应雪吩咐着,没有她的吩咐,任何人都不准进来。包括龙主在内,都了解她的脾气,说了就做得出,龙主也有点怕她。 他们看了看幻灵儿,灵儿是那么地安静,不过是脸sè更苍白了一些,陈烈心如刀绞,但是没在表面上表现出来。 两个人一下子沉默了起来,莫应雪看着灵儿,叹了口气,替她把了把脉,沉吟了片刻。 陈烈不住了,倒是一下子打破了沉默,一下子又半开玩笑道:”姐姐,我真的不是自己偷偷跑出来的,其实你不用把我再拉到这里去你们妖龙族这回真的是抓错人了,我并不是你们要找的什么敌人的,更不是那天玄通眼,能救人的,你看我这副模样也不像那什么,再说,我这么好的名字,我妈给我取啊太有品了还有就是你们美女莫应雪也穿成这个样子啊,名字也好听的,姐姐不止穿什么衣服都漂亮,而今天这个打扮更是,xìng感漂亮,你看看,那身材惹火的,……,让人看了,也不禁流口水撒不过姐姐以后还是少穿成这样了,这样子不好,这样子就是勾引青少年犯罪,虽说姐姐身手也不错,可是姐姐哪天一个不小心落入到坏人手上,那可怎么办真的是……”这小子居然啰哩叭嗦没完起了说些乱七八糟没头没脑的话来 莫应雪也一脸厌恶的盯着他看,这个人不仅令人讨厌,也十分没有品德莫应雪也只好装作什么也没有听到一样就任凭他在那里继续啰嗦,就当这变态自言自语好了她也不明白,灵儿究竟在喜欢着他什么,她越看陈烈越不顺眼。 看到莫应雪的眼中充满了寒光,陈烈不禁有些后怕:“美女姐姐,要不,你陪着灵儿,我先出去和其他人商量一下,看有什么办法。” 听了陈烈的话,莫应雪半天没有出声,陈烈以为是她答应了,想偷偷地离开,没过一会儿,,莫应雪再次拉着陈烈的手,不让他离开,陈烈心里不禁暗自苦笑 陈烈开口道:”姐姐,现在到都到了,还怕我跑了不成,你就不怕一下你妖龙族那些下属看到我们现在这个样子,就不怕他们误会么再说,我现在不是都跟你来了这里,这里也是你们的地盘,我现在就算是想跑,你觉得我有那么大本事跑得掉么所以你不用这样子亲密的拉着我的手了,毕竟男女授受不亲嘛呵呵……” 莫应雪听到这变说到”男女授受不亲”这几个字的时候,真的是想吐了这人还真的是没救了,这种厚颜无耻的人,居然会说出这样的话来,还真是极其没品算了,自己才懒得跟这小混混一般见识 她现在唯一想的也是,把这个头疼的灵儿尽早破了才好毕竟灵儿已经拖了有几个月之久了灵儿时好时坏,如果这次能把这办法找出来那么,他们妖龙族可是立了大功一件,在妖龙族地位大大提高了。 不过她也倒是放开了抓住陈烈的手只是防备着他有任何动作。 陈烈苦笑着。突然,莫应雪抓狂般的,口中念念有词,陈烈见了十分地害怕,想逃,却没能逃开,这个美女姐姐的并不是比他高,而是他根本就不敢还手。 “你还我的灵儿来,都是你这个小子,要不然,灵儿也不会有事。”莫应雪含着泪水,扑打着陈烈,陈烈苦笑,只能尽量躲避,可是,又哪能躲得了,一会儿就被揍得鼻青脸肿的,身上的衣服更是被撕成了一条条。 “别打了,美女姐姐,是我错了,饶过我吧,再打下去,我就春光暴lù了。”陈烈边躲边苦笑着。 “啊——”莫应雪却不理会,很久,终于莫应雪平静了下来。 看到莫应雪的神情恢复了平静,陈烈哭笑不得,听幻灵儿说这个子阿姨有些变态,一冲动起来,就会有些疯狂,一些令人难以想象的怪癖就出来了,没有想到,那怪癖还有包括着撕人衣服的,而且还是男人的衣服。 “你干什么!你这个暴lù狂!”看到陈烈手脚忙乱地遮了这儿遮不住那儿,那些个碎布条儿,根本就遮不住哪儿了。 “姐姐,还不是!”陈烈苦笑着,“要不是你疯,我哪会这样,姐姐,你得想办法,我这样子怎么见人呀。” “你这混蛋小子。”莫应雪瞪了瞪他,在房间里找了很久,没有找到合适的衣服,只找到了一条毛巾,勉强遮了一下。 先去龙主的房间找件衣服穿一下吧,莫应雪想着。 他们走出了内室,大家都不在,估计是看着莫应雪来了,都散开了,或者去龙主那儿了吧。 两人走着,然后在龙主的门口,停了下来只是敲了敲门, 有人应答后,莫应雪也就轻轻推开门,把只下半身系了一根毛巾的的陈烈推了进去 而龙主的房间的众人又再一次看着面前这少年呆愣住了,只是没想到,这半个小时不到,这小子居然又自己回来了,哦,,也不对,而这小子的身后居然跟着的是莫应雪 众人又倒吸了一口凉气 倒是那个陈烈先开口说话了:”这美女姐姐看我衣衫不整,所以说是带我上来换件衣服,不过大家放心好了,我只是找件衣服穿了就走,………” “你说什么,你小子是不是不想活了敢在这里这样说话,你信不信,姐姐我……”这句话还没说完早就怒火中烧,冲过去一tuǐ朝着陈烈的下身踢去,不过好在陈烈有过这一次经验,也只是身子轻轻一躲就避开了 本来还没善罢甘休的莫应雪,一下子更加来火了 刚想继续修理那人,倒是一旁的胡医师话了 “应雪,这个叫陈烈的小子的确不对,不过,你们妖龙族也不要太过计较了,他是我的好朋友,我认为,我们现在当务之急,是如何地解救公主,再怎么与他为难也是于事无补的!”胡医师有点无奈的说样说道 莫应该一下想作的情绪也听了这句话后像被凉水淋了一般,竟一时也不知道如何说才好 这时候她才想起来她的目的来,她也是关心着灵儿,一时之间昏了头,跟着陈烈计较了,都差点忘记自己的目的了,原来这小子也就是真是一个笨蛋高手而已,平时就爱好打打闹闹,也并没有什么很可恨的地方而且更加不会是她所想的那样特别可恶,没有良心的东西。所以现在他们的办法在这里又断了,而接下来再想把这个灵儿的病治了,那么说就更难了 莫应雪有点懈气道:“我也是一时气不过,要不是有这个家伙,我们的灵儿也不会出这样的事情,我就是想教训他一下而已,也没有别的意思的。我也想退灵儿赶紧好起来的,大家都是这样的。” 尽管现在事态生到现在的个模样,莫应雪还是有点不依然不饶是啊,不止是她一个人,就是妖主,以及族内的所有人,都盼望着灵儿能尽快地好起来。 至于,陈烈为什么会衣服破碎,只剩下了一条毛巾裹身,这也不是他们所能想的,也不敢是他们所去想所能问的。 看到陈烈这狼狈的样子,龙主让shì从拿来一套衣服,陈烈穿上了衣服,乖乖地站在了一边,不敢说话。 看着大家的神情非常严肃,一时之内,房间内的气氛是那么地冷,没有人愿意开口。 龙主开口了,看着莫应雪,眼中充满了期盼:“雪儿,你刚刚看了她,她怎么样了?没有事吧,你有什么办法救灵儿吗?你要救救她的。” “我肯定要救她,灵儿也是我的宝贝妹妹,我爱她还来不及,我也多想她像以前一样快快乐乐,没有什么事情生,她现在受伤这么重的,我的心痛如刀绞。”莫应雪沉痛的说着,她也是妖龙之者的十大医师之一,可是,她也没有办法来救现在的幻灵儿,龙主的所有宝贝都给幻灵儿服下了,却没有任何的作用,看来,她的伤,真不是普通的丹药,那些所谓的龙族珍藏所能医治的,除了这个天玄通眼的内丹,真没有一样东西可以医治她了吗?可是,又去哪儿找这个传说中的怪物呢。 “灵儿还能撑多久?”龙主问。 “我估计——”莫应雪的话还没有说完,只听得外面一阵急急的脚步声,几个shì卫闯了进来了。 “大胆,你们不知死活了,居然敢——”龙主的叱责还没有说完,那几个shì卫扑嗵一声跪下了:“龙主饶命,是,是公主她,又吐血了。” “啊!”龙主大惊,“这一次就饶过你们,凡是公主的事儿,必须第一就来汇报,出了一点差池,诛你们九族!”龙主急急赶往灵儿公主的房间,众人都抢着跟上去。 “是。”那几个shì卫如释重负,跟着众人后面跑去。 一行人跑到公主的房间,只见,几个shì卫shì女吓得大哭,灵儿坐了起来,咳着,鲜血不断地从她的口中涌出来,被子都被染红了。 “灵儿,我的灵儿,你怎么样了?”龙主扑上前,抱住了灵儿,大声呼唤着,一边擦去她嘴角的血珠。 “我……我没事,父皇,你别急,我一定会没事的。”灵儿咳了几声,安慰着龙主,“灵儿福大命大,一定不会有事的。” “我的好灵儿,你一定不会有事的,你别吓父皇。”龙主泪珠滚滚。 “烈哥哥呢。”灵儿四周盼着。 “我在这儿呢。”陈烈的声音哽咽了,穿过众人,快步上前,“灵儿。” “你滚开!”龙主吼道,抱住了灵儿,“灵儿,你好好地休息,为父一定会治好你,无论用什么办法。” 陈烈想说什么,却只是嘴动了动,不知道该如何表示,他知道,龙主把灵儿当成心肝宝贝般看待,没有杀陈烈都已经是了不起了,他不敢回口。 “你别怪烈哥哥,都是我心甘情愿的。”灵儿闯着气,又吐出了一大口鲜血。 “你别jī情。”陈烈上前,拉开龙主,搂住了灵儿。 幻灵儿偎依在陈烈的怀中:“烈哥哥,谢谢你,得到你的爱,我死而无憾了。 龙主本想说什么,看了看幻灵儿的样子,硬把话语咽下去了,他知道,现在再说什么埋怨陈烈的话,只会让灵儿更伤心jī动而已。 “对不起,都是我不好,没有好好地陪着你,没有好好地照顾你,现在你受这么严重的伤,我也没有办法找到天玄通眼来救你,都是我无能,辜负了你的爱。”陈烈的声音哽咽了。 灵儿感jī地看着陈烈,对着龙主说:“父皇,如果我死了,你一定不能为难烈哥哥,好吗?” “灵儿——”陈烈哽咽得说不出话来了。 “灵儿。”龙主含着泪,看着灵儿,又狠狠地瞪了一眼陈烈。 “我知道,你对他很恨,可是,看在灵儿的份上,他是灵儿最喜欢的人,灵儿不想看到他受伤害,求你了父皇,答应我好吗?要不然,我死都不会瞑目了。”灵儿叹着气说道。 “你一定会好起来的。”龙主的几乎再也说不出话来,“灵儿,我不许你死。” “求你,父皇,答应我。”灵儿又咳出了血。 “你别说话,父皇答应你,你好好地休息。”龙主再也忍不住了,号啕大哭起来。 “这样我就放心了。”灵儿舒了口气,脸sè无比地柔和,“烈哥哥,我知道你对我好,你放心,我不会允许任何人伤害你。” “我知道。”陈烈抱着灵儿,看着她的身体越来越冷,眼看着说话的声音也越来越低弱,“灵儿,你别睡下去,起来的,看看我的,千万别倒下去。” “我,我好累,烈哥哥,我要死了,以后,你一定要常来看我的,要不然,我一个人会寂寞的。”灵儿的声音越来越低。 “胡前辈,雪姐姐,你们来看看她,她怎么啦,她不会死的。”陈烈狂吼了起来。 胡一航和莫应雪赶紧前来,看了看幻灵儿的脸sè,神情十分地严重,看了许久,两个人半天没有出声,而这时,灵儿已经昏过去了。 “她到底怎么样了,你们还有什么灵药,快给她服下,先延长她的寿命,我再去找天玄通眼,哪怕是把天翻过来,我也会找到它,救下灵儿。”陈烈吼着。 两个人赶紧掏出戒指,在里面寻找着。可是,找了好一会儿,都找不到好的丹药,确实,好的丹药早就已经给灵儿服下了,剩下那此提高修为或一些其它作用的丹药,拿了也没有用,不适合灵儿,总不能至于是把她当成是药炉,啥都往里面放着,搞不好,药药相冲突,吃了反倒不好的。 看着两个人的绝望般的表情,众人都明白了,一时之间,房里的气氛冷到了极点,连一根针掉在地上都能听得见,只听得所有人的呼吸的声音和心跳的声音。 灵儿难道真的撑不下去了?众人都在心底暗道,他们都舍不得公主。 “陈烈,我们在妖林时,你不是也得了不少的灵药吗?我记得,你也杀了一只怪物,那血好厉害,我吃了居然都提高两阶修为,你看看,给灵儿服下,说不定有效。”柴烈在一旁急道。跪求分享 最快更新最少错误请到网 ♂♂() ()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