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八章 戒指1 - 黑道特种兵

第三百七十八章 戒指1

陈烈拿出了戒指,在里面寻找着那些药材,只见,令众人吃惊的事情出现了。网只见戒指中突出散出一道光芒,一股清香透戒而出,让人觉得心情是那么地舒服,每一个闻到的人,都只觉心中一阵轻松,感觉着是那么地爽,心情无比地jī动,就觉得身处在一片花的海洋中,呼吸着花的清香,只觉得整个人都如上了天堂般的。如沫春风,如夏雨降临,那股美妙的滋味透射而出,让每一个人都无比地jī动,这是什么东西才能出如此美妙的香味,让每一个人的心底都被它所影响着。 “好药!”众人齐道。 “这是什么东西?”看呆了的龙主和莫应雪齐道。 “这个问题好熟悉。”胡医师大叫了起来。 陈烈也想起来了,这股味道曾经闻过!那是在承云寺时,在胡大夫的药堂,灵儿服下灵禽丹时,正是如此! 胡医师都jī动得说不出话来了!他的声音都在颤抖着:“陈烈,你了不起,这绝对是天玄通眼的内丹,灵儿有救了。” 陈烈却是悲喜交加,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那传说中根本就难得一见的天玄通眼,居然就被他莫名其妙地给得到了,而且,还食了它的血和肉,它的身和肉却又有着那么大的益处。 陈烈赶紧把从怪蛇内腹中剖出的内丹拿出来,大家都屏了呼吸,看着这如鸽蛋般的传说中的天玄通眼的内丹,半句话儿也说不出来。 突然,就在陈烈拿出内丹后,不知从哪儿吹来了一股狂风,房间内的所有东西都被风吹到了空中,房中的所有摆设都变得乱七八糟地,那些轻的东西都被刮上了半空,衣服méng上了众人的头,众人想努力地站住身躯,却不能如愿,东倒西歪的,哪怕就是龙主,陈烈,功力稍高的,想制止住身形都不是那么地简单。 那内丹突然升上了空中,在空中盘旋着,出了耀眼的光芒,顿时,众人都陈不开眼,揉着眼,却又努力地睁着,这可是百世难得一遇的情形,谁也不敢错过的。大家都期待着接下来的展。 突然,那内丹的所有光芒都消失了,众人都看到,那内丹突然下落,往灵儿的嘴里游去,不一会儿,就消失了在了灵儿的嘴中,众人都惊呆了,看着眼前的这一幕,不知作如何反应,一刹那间,灵儿的身体内,突然出五彩光芒来,只见这光芒之中的灵儿,身体慢慢地浮了起来,浮了起来,她的脸sè变得红润了,眼睛慢慢地睁开了,显得那么地圣洁,让人无比地敬仰,喜欢。 许久,灵儿的身体才慢慢地落了下来,她缓缓地坐了起来,大家分明的看到,灵儿不但已经好了!而且,她的修为,众人已经明显地看到,居然一下子突破,到了大罗仙前期!这是多么不可思议事情!那灵禽和通眼,力量居然如此地巨大! 大家沸腾了起来。 陈烈抱住了灵儿:“灵儿,你好了!你好了!我太高兴了。” 灵儿也已经感觉到了身体的变化,她欣赏异常,她只觉得身体内真气无比地充沛,而且,修为也大大地提高,顿时欣喜异常。 歪打正着地治好了灵儿,最高兴的自然陈烈了。 灵儿一事后,胡一航带着柴烈消失在了众人的眼中,而陈烈,天天陪伴着灵儿,这一段时间以来,他觉得亏欠了灵儿太多太多。 这一段时间里,陈烈和灵儿经常去旭寒学院看看,不过,他们总觉得,在旭寒学院的气氛变了很多,很多人对他们充满了敌意!原来,辰天林和辰光父子,加紧了夺权的步伐,他们知道,只要柴烈真的提高了,并在学院大比拼中,取得地位,那他们俩的日子就不好过了,得想法子在柴烈巩固之前,让他变成孤家寡人,这样,才能实现他们的野心。 而此时的柴烈看到了曙光,他知道,辰光的末日已经不久了,绝对不能让这对野心家取得地位,他加紧了修炼,一天只休息只几个小时,他要把自己的潜力一点一滴地挖出来,把自己优秀的面一一地展现在世人的面前,他仔细地回忆着跟随着修真的点点滴滴,不放过一点点时机,以前,自己的那些艰苦奋斗,不就是为了这一刻吗,事件一点点地再次浮现在他的脑中。 这个时候的辰光,也开始感到了喘喘不可终日,虽然,现在旭寒学院有一部分人站在他这边,但有些下层弟子,是被他的yín威所慑,只要自己倒下去,那些人马上就会来对付自己,那柴烈的修为就会一点一点的提高,待到事情大白之日,就是自己的末日,辰光加紧了迫害柴烈的步伐,暗中派高手去想灭掉柴烈,而且还收买一些恶修者刺杀柴烈,可是那些人都有去无回,哼,就算没有能消灭柴烈,也能让他疲于就会,也会有一些好处。而且,他听说柴烈有一些察觉,在向主持反应,要废掉自己,只是主持一时还不能定夺。不断地向皇城举报自己的恶行,这让辰光感到了无比的压力,他知道,一旦自己的那些事情暴光,那么,自己的下场只有死路一条,他加紧了和学院内的长老们的密切关系,拉人下水,让他们完全地站在自己的一边,他打通了长老会的关系,将自己的那些恶行做得滴水不漏,他还不放心,回忆着在旭寒的所作所为,叮嘱着那些同伙,让他们咬紧牙关,死不放松。 为了显示自己的清白,也体现自己的无畏,辰光加紧了出台率,不断地出现在众人面前,不断地和皇城来往,表示自己的衷心,树立起一个好的形象,希望皇城能支持他当主持。本来辰光就善长于投机倒把,笼络人心,现在又加上刻意的做作,顿时在皇城众人中,树了良好的口碑,再加上柴烈年轻,反应的事又没有证据,让人无法信服,使众人觉得,这个柴烈,有勇无谋,做事不用脑子,当主持恐怕有些资历不足,这样一来,反倒使得辰光的形象更加地高大了。他也有所收敛,再也不敢那么地明显对付自己的敌人了。 柴烈修炼完,感觉着这一段时间进步很大,只觉得心血澎湃,自己都被自己所感动,他相信,只要是自己加以努力,一定会成功突破,他给龙皇写了一封信,列举了辰光的一些所作所为,这一段时间,不断有人来刺杀,他和胡一航不断地换地方,可是都无法逃脱对方的追踪,他对辰光恨之入骨,一定揭穿他的真面目,让他们父子俩的恶行显出众人之前,他相信,龙主会给自己一个公道,会给辰光一个应有的惩罚,绝对不会让恶人一直逍遥法外的,现在,他所最盼望的是,自己的能够顺利突破,可是现在还要面对着无穷的刺杀,那真让人憋屈,现在他恨不得立刻回到旭寒学院。可以与辰光的斗争就能白热化,两个人面对面的,那更容易搬倒他,而且,只要能贴近他,直接和他斗争,有很多只要去掘,就一定能拿到证据,而且,有很多人受害,只有自己才知内情,他想着,只要能出去,给他以时间,就一定有办法。 柴烈对前面的路,充满了希望,无论什么样的环境,都不能使他失去斗志,和辰光开始斗争的第一天起,他就决定了,不将辰光绳之以法,绝不罢休,不管遇到多么大的危机,多么的迫害,他都要斗争到底!绝不能让旭寒学院落在辰光的手上。 正当他想着那些事情的时候,突然胡一航走了进来:“柴烈,有人来看你了。”不过,他的脸sè十分地难看。 “是谁呀?”柴烈已经习惯了,从住进这儿为止,不断的有人来探望,朋友的,亲人的,甚至还有刺杀的,今天又是谁呢?大模大样走进来,挑明来意。可是,那些人都横尸在外,或者是受伤逃回去了。 胡一航出去了,这时,一个人走了进来,门又从外面关上了,胡一航已经远去,柴烈一阵紧陈,这个人他怎么可能不熟悉呢?一直想击败他,却不能如愿!就是他的,自己才会窝在这个地方,遭受着非人的折磨!就是他,一直打击着自己! “哈哈,小柴,我们又见面了,想不到吧。”来人干笑着道,这不正是辰光又是谁呢? “我们之间没有那么亲热,我可是你的敌人,你不用那么地靠近乎。”柴烈打着哈哈,对着辰光明显地lù出了敌意,“你不要忘记了,因为你,我才会受那么多苦,才会像是被关在这儿,受到血光之灾,辰光,你别以为你越升越高,你就越来越放肆,没有人能制裁得了你,天下人都会随着你的意愿办事,成为你的奴隶走狗,我不会,邪不胜正,这一直是我的动力,我不会让你逍遥法外。我一定会让众人看清你的面目,让你死无葬身之地,你们父子,就没有一个好东西。” 辰光脸一阵白一阵红的,勉强地忍着,他知道,柴烈意味着什么!那就是他生涯,那就是他的命运!有多少肮脏的交易,都在柴烈的xiōng中,可是,现在柴烈已经成为了妖龙一族的公众人物,虽然他柴烈头的上那顶帽子还没有戴上,还是处在低阶修为阶段,还在努力拼搏中,可是,皇城已经介入,自己的那些事情败lù就会成为迟早的事,那些死党虽然表面说是要与自己站在一条线上,可是,谁又能保证,他们真的会和自己一条心呢?墙倒众人踩,只要自己出事,辰光可不指望会有多少人来帮他的忙的,现在他的风光,却也只是一时的表面上而已,他也明白,如果,柴烈坚持下去,他的倒台就不久矣!这也是他今天来见柴烈的原因。他想拉拢柴烈。 辰光终究是一代枭雄,在旭寒学院是呼风唤雨的人物,现在到了皇城里,都依旧是风光无限,无数人对他表示好感,就连主持现在也快顶不住压力,有可能将主持一位让给他,他怎么会被这些语言打倒呢? 辰光哈哈一笑:“小柴,怎么说,我们也是认识了,是好朋友,你也有不少功劳,前面我忽视了你,也是我的过错,你是一个有着大好前途的修真高手,这一点,是所有人都是有目共睹的,失去了你,我也感到非常痛心,我相信,只要假以时日,通过你的努力,进入旭寒学院长老位,成为长老上的一颗晶耀眼的新星也是情理之中的事,你又何苦如此地执著着,你看现在,皇城,都对我的表现非常满意,都重我,不如,我们一起努力,在旭寒学院上大有作为,岂不是更妙?何必苦苦相斗呢?” “器重?哈哈。”柴烈冷笑着,“你想收买我,让我做你的走狗?我是曾经有雄心,想为成为一个好的修真者,你既然走错了一次,就应该从中吸取教训,如果再错一次,而没有学到一点东西,那还有什么资格去当一个好的主持呢?所以,你根本就没有资格当主持,没有资格去继承旭寒学院。” “难道,在我的治理下,那些修真者没有得到一点好处吗?你看,旭寒学院,这几年,变化多大,这些都是我带来的,我也不过是犯了一点点作为人的常理错,为自己为sī了一点,可是,我的大方向是没有错的,为什么一定要盯着我的错处呢?”辰光脸上放出光来,似乎在讲述着一件很神圣的事,“小柴,每个人的身上都会有错的,你会有,我也会有,身边的每一个都会有,为什么你不能把这些错处,都忽略掉呢,只要你和我好好地干,我相信,你的成就会远远地过我,你就算不为你自己着想,也应该多为你的朋友着想,你想想看,你还年轻,如果和我作对,你不会有好下场的,不要以为有主持tǐng你,如果你是陈烈,我还能忌你三分,你不过是和主持有一点小小的关系,他想立你为主持,就是想和我作对,可是他配吗?他也不看看,现在在旭寒学院,在皇城,我的地位都要比他高得多。小柴,只要你一句话,我可以把你扶上顶点!” 终于lù出了真面目,柴烈冷笑着道:“你放心,他们很支持我,他们也看不惯你的所作所为,和我一样,都有着一个共同的心愿,那就是把你打倒!不再让你骑在修真的头上作威作福,辰光,你看到了吗?你的末日就快要来到了,正义之剑已经出鞘,准备向你的头上刺去,辰光,你去自吧,还能得到人们的宽恕,否则,你必将身败名裂,成为修真界的罪人,成为旭寒学院的罪人,遗臭万年!而且,不管你用什么办法,我都不会放弃,都不会倒下,我会不害怕你的yīn谋诡计,龙主会给我一个公正,你不用白费心思了。而且,收起你的刺杀,那些人,都是饭桶,来多少我让他们躺着回去,你用尽yīn谋诡计也是没有任何作用的。” 事已至此,辰光撕破了脸:“如果你这么说,我就不用和你客气了,别忘了,我现在可是旭寒学院的重要成员,我只是痛惜人才,才对你客客气气,既然你不肯回心转意,也就别怪我不客气了!想要告倒我,下辈子吧!”辰光气呼呼地摔门而去。 柴烈只是笑着,看着他狼狈逃去的背影,自豪感溢于脸面,他自语自言地道:“好吧,辰光,既然大家都说明了,那就斗一斗,看一看,到底是谁更厉害。” 虽然如此,柴烈的心情还是十分地沉重,他不知道,辰光会采取什么样的手段来对付自己的,不过,他不怕!他相信自己!只要心存正义,什么邪恶力量都无法攻破! 愤慨之后,柴烈更加地努力了。 知道辰光来探看上柴烈后,众人都在为他担心,来探望柴烈的陈烈,更是无比地担心,他不想失去这个好朋友,为此,他和幻灵儿也搬了过来,守着柴烈,他现在一点都不放心让柴烈和胡一航两个人就处在这个地方修炼,还不知辰光会派出什么样的高手来置柴烈于死地,柴烈一天不死,辰光就一天不会心安。不过,柴烈却一点也不放在心上,辰光来找他,说明辰光的心中也害怕了,他更相信,辰光这个时候,更加不敢迫害于他,只要他有一丝不妥,傻子都知道是辰光干的,如果,辰光这样做,他就不是一个有野心的长老,更加不可能在归寒学院扶摇直上了。 通过陈烈,幻灵儿等人的努力,不断地向皇城和龙主控诉,要求对柴烈的被刺杀的事情进行调查,在龙城的干预下,旭寒学院将会重视此事,给柴烈一个交待…… 柴烈得知,自己被刺杀的事进行审查,不由得心情极为jī动,只要此事审查,他相信学院会给自己以公平,这个时候,他又接待了院内另一长老胡强,胡强主动找上柴烈,对他的行动表示极为钦佩,表示愿意帮他查出此事,柴烈感动不已,胡强长老还说,在他表示他作为柴烈的朋友查证时,得到了许多人的支持,有很多人或明或暗地送来了一些证据,这些对柴烈非常有利,这场斗争也一定会取得胜利。 而在另一方面,得知柴烈被刺的事将会审查时,辰光也十分地紧陈,他心理清楚得很,如果柴烈被刺杀的事情败lù之日,就是自己噩梦的开始!也是自己覆灭的开始! 他找来了长老处的刘林及以前和柴烈交往甚秘的几个弟子:“你们都是我的好朋友了,好弟子了,我一直很器重你们,近来学院中,有几个学院重要位置因为年龄问题,既将退休,各位的工作十分出sè,在我的工作上,是不可缺少的左右臂,你们对柴烈事审查这件事情有什么看法?” 刘林自然明白辰光话里的意思,迎合着他的心意:“辰长老,您放心,我们还是会如以往一样,一口咬定是柴烈不适合担当重任,您为院内付出不少,应该是由您来主持大局。而且,至于刺杀一事,我们会担起来。” 刘林话,其他人哪里听不出辰光的话里的意思,只要迎合了他,就有机会进入旭寒学院的头头,他们哪有不乐意的呢?何况,他们也明白,从与柴烈斗争开始,他们就被辰光拴得紧紧的,只要辰光一倒下,他们也别想有好日子过了,现在也只得硬着头皮上了。他们也在暗地里,迫害过柴烈不少。 辰光吃了个定心丸,接着,他又找来相关的几个人物,吩咐他们咬紧嘴,一定不能松口,他一定要彻底地打倒柴烈,要让柴烈搞臭,只要柴烈不能平反,自己就会有安稳的日子过,这一切都安排好后,他晏请了旭寒学院另一个长老林瑜。在院外最豪华的一家酒店请他。 席间,辰光频频举杯,敬着林瑜,林瑜平日里也没有少得到他的“照顾”,自然也明白辰光的心中在想着什么,只是事以至此,他也只能揣着明白装糊涂,仿佛啥都不明白,辰光举杯就喝,席间,也就只有林瑜和辰光两人,为了避嫌,辰光没有让其他人出晏。 仿佛气氛很是和谐。 一阵沉默之后,辰光开口了:“林兄,谢谢这一段时间以来对兄弟的照顾,往后,还望多多关照关照呀。” “那是一定,一定。”林瑜却在心中暗骂着这个老狐狸,这不是在明地告诉自己,辰光对自己也是照顾有加,这次的事情,也得多关照关照的。“哈,咱们兄弟俩,还说什么照顾不照顾地呢,只要辰兄有什么需要兄弟帮忙的,兄弟能办到的,一定会努力帮忙的。” “那,林兄,对这次柴烈此事审查,你有什么看法?” “辰兄呀,这次不是我说你,这次你的麻烦可大了,据我所说,胡强已经决定亲自组成一个小组来调查此事,背后还有主持,你可知道,以前的柴烈不怎么样,现在的柴烈却是举足轻重的人物了,很多人tǐng他,而且,据说他已经收集到了很多有利柴烈的证据,可能会让你倒台。这一次,我们的胜算并不大。你这家伙,有时说你笨呢你还不信,你找人刺杀柴烈,修真界的败类多的是,你怎么能派弟子去呢,现在被认出来,我也不好说话。” 辰光本来心里并不舒服,现在听得林瑜说我们,心里还是高兴了一把:“那你认为我们该怎么样?” “柴烈修为大进,主持及旭寒学院大多人都tǐng他,目前你最要紧的,是先把自己撇于事外,就算惹火上身,也得找一个垫背的,柴烈一定会要讨一个说话这是必然的结局,现在龙城已经介入,我也不得不禀公办事呀,要不然,我这个位置也会坐不稳,辰光得见谅,现在我们所能做的,就是如何地置身于这件事外,既然你不能左右柴烈的事,难道,你就不会想法脱身事外吗?”林瑜打着哈哈,“辰兄也是明白人,如果死盯着柴烈不放,只会给自己惹来太多的麻烦,现在不但是主持,皇城,就是修真界中,也有着不少不利的传言,你这段时间得注意呀,尽管少和那些相关人物接触,到时,你就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辰光眼睛一亮,自然明白林瑜的话里的意思,既然,柴烈的事件已经成了定局,那么,就不管柴烈的结局了,这件事情起于哪里,就止于哪里好了,那么,自己就能置身事外了,至于柴烈平反后,再去计议好了:“来,干,谢谢林兄的指点,有什么信息,还往多多指点指点。” “那是一定。哈哈。”林瑜举杯。 晏后,辰光沉思了很久,为了保全自己,也就只有牺牲一些人了,他找来刘林及几个弟子,在辰光的软硬兼施下,两人只得答应做替罪羊,替辰光背下所有的罪名,当然,前提条件是在辰光保证自己最大的活动努力,给予两个最小的学院处罚,且金钱上的赔偿,这个倒是不怕,辰光有的是钱,正如他说的,上面多的人是撑着,想要一个从轻判决也是小事一桩。 一切,似乎安排得天衣无缝,就等柴烈的事情审查了。跪求分享 最快更新最少错误请到网 ♂♂() ()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