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九章 戒指2 - 黑道特种兵

第三百七十九章 戒指2

站在学院集会,柴烈喜极而泣,终于,通过不懈的努力,在苦苦的坚持下,终于自己迎来了春天!他相信,学院会给辰光公正的判决。网龙城却保持了沉默,仅有陈烈和幻灵儿出席,不过,大家似乎都不把陈烈看在眼里,觉得这就是旭寒学院的事,与陈烈无关,让陈烈很是郁闷不已。 开会这天,许多弟子自前来观看,更多的人,是对柴烈的敬佩,期待着事态的展,会室外大坪,都挤满了人,会内更是水泄不通,人们都保持着沉默,等候着最终的判决,人们都在为柴烈的祝福,希望他能讨回公道。大家都盼望着正义的胜利,而那些遭受过辰光迫害的受害者,更是无比地希望柴烈的胜利! 经过艰难的辩证,在各种大量的事实的举证下,长老当众宣判,柴烈被刺之事,寺内部分弟子逃不了干系,而刺杀柴烈的刘林及李清香,则受到了不痛不痒的处罚。他们却咬口说没有人指使,只是他们想和柴烈切磋一下,看看柴烈的成就怎么样,这么荒唐的话,居然长老会也信了。 当然,柴烈也是知道,这背后也是辰光在操作的成分在内,他却置身事外,明眼人都看得出,这是李清香和刘林当上了辰光的替罪羊,而且,那他们的处分又是如此地轻,肯定是辰光的安排,不过,已经成了事实,又能怎么样呢?目前,已经取得了一个大的胜利,只能一步步地来,这样也好,现在,柴烈就更有信心和辰光斗下去了! 审判结束,柴烈和胡强握着手:“谢谢胡长老。你辛苦了。” “这是我应该做的。”胡强lù出了可爱的笑容,“你看大家都这么地支持你,我反倒没有能帮上什么忙了,以后,你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尽管开口,我一定会全力以赴。”在和柴烈的交往中,他也为柴烈折服了,为了和辰光对抗,柴烈吃了多少苦,这也是他看得到的。 “啪啪——”众人都拍起手来,整个旭寒学院都在了热烈的掌声中。那些弟子们,看着柴烈的眼光中,充满了敬佩。在旭寒学院里,他的地位将会越来越高,而且,他的修为,现在也成功有所突破,虽然没有达到预期的目的,他恨恨地看着辰光,要不是这个可恶的家伙,自己早就突破了。 自由了,胜利了!柴烈暗叹着,虽然只是小小的胜利,多么艰辛呀,想想这些日子来的坚持,总算有了回报,辛苦没有白费,这是第一步!他在心底暗暗地誓着。 想起了这进入旭寒学院以来的起伏,柴烈感慨万千。 刚开始进入旭寒学院时,满腔的热血,一心只想为学院造福,要做一个修真界交口称赞的好修真者,自己一步步地努力着,努力学习,谦虚为人,不与那些可恶的人为伍,以至于,生活一直是低下也不放弃,可是自己却活得开心,活得满足。 其实,他自从爱上小雯后,多么风光,前途无限,虽然看不惯辰光的作为,可是没有与之伍,却也没有揭,任他为恶,其实,与辰光闹翻,却又是自己不得意的情况下,他也不禁有些脸红,不过现在,他已经完全明白了,不能只为自己的一已利益,以前的那种做法是不对的,辰光这种人,多在位上一天,就要多很多人受其害!为了正义,修真界,自己必须坚持下去,必须申陈正义!一定要击败他,不让他的yīn谋得逞。 陈烈也拍了拍他的肩膀:“柴烈,你做得很好,大家都看得出来,辰光的面目有一天会暴lù出世的,你一定能顺便当上主持的,我相信你,支持你。” 幻灵儿笑着:“柴大哥,你真了不起,居然连提了两阶修为,我会在我父皇的耳边多夸你几句的。” 众人拥着柴烈,笑着,把辰光那一伙人抛在一旁。有几个人,甚至明骂辰光不要脸,居然敢迫害柴烈,想夺权。 世间,还是有正义在的,不会让辰光这样的恶人一直逍遥法外,那时的柴烈,也没有想到,自己居然有这么大的影响力,居然引起了旭寒学院那么大的反响。 群众如此jī情,辰光气急败坏,可是,他怎么又能敌得住学院的压力呢,本想镇压,可是,只要掀起大的bō澜,惊动了主持和龙城,那自己这个位置就保不住了,群众是打压不下的,打压了这一批,又会有另一批出来,脸又红又青,那情形真是狼狈不堪! 辰光大丢面子,开始暗令几个弟子,找出那几个骂人的人,誓一定要找出来,看谁这么大胆,居然敢公然和自己作对,让自己颜面尽失,敢骂自己,但是抓了几个人,反倒没有让事件平息,反而是越闹越大,此起彼伏,压下这儿,那儿又冒了出来,弄得辰光焦头烂耳,后来又惊动了长老会和皇城,皇城派来了几个人查,查几个弟子冤枉受罚的事情,辰光用尽了浑身的解数,暗地里又是威胁又是利yòu,才使得这件事情完全地平息下来,上面的调查组也就调查不出什么东西来,这才不了了之。 不过,这件事情,在旭寒学院闹起了很大的反响,有这么多人支持着自己,自己怎么能不坚持下去呢?柴烈暗想着,他自然知道那几个弟子为什么会被受罚,只是他现在无能为力解救大家。 但是,他不断地给辰光压力,同时联合长老会的几个长老,查清了那几个弟子的事实,不过是在背后说了辰光几句,不构成学院制裁法,因此被放了出来。 那几个弟子出来后,看见柴烈,深深地躬身下去:“柴大哥,谢谢你/” 柴烈和朋友们,一一拥抱,柴烈悲喜交集,无比地感动,声音都哽咽了,什么话也说不出来:“谢谢你们,谢谢你们。我知道,要不是你们支持我,我就不会有今天,你们也是因为我而受罚,对不起。” “你辛苦了。”朋友们感叹地说道。 “你瘦了,瘦了好多。”陈烈声音有点沉,让柴烈鼻子有些酸。 “柴烈,好样的!继续努力,我们支持你!”幻灵儿永远是站在柴烈这一方的。 “谢谢大家!我柴烈,永远感jī大家对我的支持!”柴烈大声地对众人说道。 “柴烈,柴烈。”也不知是谁带头,大家齐齐地喊了起来,自内心地为柴烈祝福。 独自修行了数天,又受刺杀无数回,陈烈和幻灵儿出力最大,现在都来为柴烈接风洗尘,地点定在了皇城最豪华的酒店,和朋友呆在一起的感觉多好呀,多么地温馨,没有那么尔虞我诈,没有勾心斗角,更没有利益与权势,有的,只有朋友产的和和睦睦,有着相亲相爱,有爱。 酒桌上,柴烈同朋友碰着杯,进入旭寒学院后,还真没有这样地高兴过,如此地和朋友快乐地在一起。 “柴烈,往后,你准备怎么办?”陈烈问他,顿时,酒桌上悄然无声,大家都转头看着柴烈,一股压抑的气氛围绕着众人。自从柴烈与辰光的争斗白热化,陈烈都不知道暗地里为他担心多少回了,生怕他哪一天被那些坏人迫害,可是,他却又无能为力,他的力量是如此地弱小,除了担心,什么都不能做,他不能左右学院的事,虽然他是公主的丈夫也不行,旭寒学院的事太重大了。 柴烈感jī地看着陈烈,他当然知道,这一段时间来,陈烈为自己付出了多少,为自己多么地担心,而在陈烈最危急的时候,他却做不了多少,没有陈烈就没有今天的柴烈,这也是柴烈所愧疚的,但是,他就决定了,一定要斗争到底!这不是自己和辰光的斗争,而是正义与邪恶的斗争!是群众与辰光的斗争,他相信,通过自己的努力,一定能当辰光绳之以法!让他yīn谋败裂。 柴烈轻叹了一声:“对不起,陈烈,你一直为我作想,而我却不能为你作什么,在你最痛苦为难时,我什么都不能做,还要你一直我为担心,不过,从开始的情形你就看得出来,旭寒学院的那些下层弟子们对我,寄予了多少希望,他们自地来咒骂辰光,来支持我,说明了他们对我多么地崇敬,多么地支持,我怎么能辜负他们呢?我要斗争到底,辰光一日不倒下去,我誓不罢休!” 大家的脸sè都一阵沉默,柴烈知道,在这一段时间内,他们也都承受了多少压力,一时之间,都没有说话,餐桌上的气氛似乎很冷。 许久,小雯才开口了:“我的好柴烈,真不愧是我的好柴烈!我支持你,记得你刚刚进入旭寒学院的时候,我就和你说过,要当一个好修真者,就要从修为上,从人品上提高,修真界就会从心底地尊敬你,感jī你,支持你,你做到了!看着弟子们的呼声,我如此地高兴着,满足着,因为,我为学院长到了一个好人才!如果你真放弃了,反倒让我失望了,你听到了吗,弟子们都在为你欢呼,为你奔走,你在和辰光争斗的这一段时间内,被刺杀的这一段时间内,多少人偷偷地到我们家去,安慰我们,鼓励我们,悄悄地送来了好多慰问品,有人告诉我们你的情形,还有弟子也去公然地和辰光作对,表示支持你,他们图的是什么?是正义!因为他们心中也有一个期盼,那就是好人终有好报,坏人终会得到报应!柴烈,你一定要坚持下去,哪怕是再苦再累,我们都在背后全力地支持着你!” 听到了父亲的表态,柴烈的喉咙堵住了:“谢谢你,小雯。”小雯坚定了立场,大家也就不再反对,顿时,一朋友又开开心心地交谈着,其乐融融。 饭后,柴烈作出了一个大家都想不到的惊人决定!他决定不回旭寒学院,他要继续修行,趁着学院大会还有数天,他要继续修行,一定要出自己最大的潜力,尽到最大的突破,从而能得到旭寒学院,不让旭寒学院落到坏人的手上!要打倒辰光!大家都呆住了,刚从狼窝出来又去捋老虎须,休息都顾不上,不过,看着柴烈坚定的神情,大家也就不再坚持了,只能任他去。 在吃饭时,有一个不和谐的曲子,那就是往外面看时时,正好出现了辰光正在答弟子问的场面。 原来,在柴烈和大家一起出院吃饭洗尘时,辰光也到了这里,只是他的目的不是吃饭而已,审查结束后,柴烈避开了众人的目光,而辰光则是重磅出镜,笑容大方地面对着众弟子,那情形,可用疯狂至极来形容!而且还像游行一般地,在学院外大造声势。 四周都是人群,挤得满满的,前面的是那些忠于辰光的弟子,一个个像疯狂般地,拼命地往前挤着,都希望能挤到辰光的面前,得到辰光的关照。 “请问辰长老,面对此次柴烈争夺旭寒学院的主持一位,你有什么看法呢”一个弟子问,顿时,众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辰光的身上,七嘴八舌地问着。 辰光在众人的神态永远是那么平静祥和,满脸是亲切地笑容:“对待柴烈的事件看法,我打从心底感到十分地高兴,柴烈是一个有才能的年轻高手,大有前途,我也不忍心看到如此好的修真高手因为冤屈而被埋没,此次柴烈没有事情,为我们学院又留下了一个有用的人才,我高兴还来不及了,这也说明,我们的学院对任何一个人都是是公正的,对任何一个有前途的人都是努力培养的。” “虚伪!”陈烈开口骂道,“当初,也是这个家伙,也是这副假惺惺的语气,说柴烈的坏话,简单把柴烈说得体无完肤,如同历史的罪人一般。”他真想揍这个伪君子一顿,那些柴烈被刺杀事,那些辰光的弟子参与其中,如果不是辰光指使,鬼才相信呢。 “不用了,我倒要看看,他的狗嘴里吐出什么象牙来!”柴烈笑了笑说。 另一个弟子又问:“有人说,柴烈被刺杀案是背后被你所指使的,刘林和李清香是你指使他们冤枉柴烈的,对这种说法你怎么看?” “清者自清,浊者自浊,相信众人的眼睛是雪亮的,不会污蔑一个好人的,对此,相信大家从今天的事情中也得到了答案,刘林和李清香的所作所为,我完全不知道,如果我知道是他们教训了柴烈了,我绝对不会允许,柴烈是一个好人,是一个年轻高手,他进了学院后,虽然地位不高,但是做了很多事情,我一直打心底喜欢他,因为有他,学院更清洁了,大家方便了许多。其实,对于此事,我也有责任,只怪我一时被小人mí住了双眼,失去了判断力,柴烈为身正名清,所我后来所了解到,柴烈进入学院这么久以来,没有主动和人结过怨,在这里,在所有人的面前,我向柴烈真心地道歉。我以后一定会好好地管教自己的弟子,绝对不再允许有对柴烈不利的事情生。”说完,辰光真对着众人,深深地鞠躬。 众人无语,这家伙,真会做作!这样一来,那些并不明白实情的观众,就会被完全地méng住双眼,真以为辰光是一个好人,此事似乎真与他无关。 “听说,柴烈在修炼期间,因为你的打扰,使得他不能专心修炼,于是愤而向皇城举报,不断地写举报材料,告你的生活腐化,拉帮结派,打击好人,是否有这么一回事吗?”又一个弟子一针见血的问。看来,这个弟子是站在柴烈一边,要让辰光下不了台的。 “这位弟子,我不知道你从哪儿捕风捉影得来的小道消息,至于我本人,根本就不知道柴烈举报我的事,扪心自问,我在修真界打拼了这么多年,从来都是以一个长老的身份严格要求自己,为人忠厚,从不做危害修真界的事,对得住学院对我的信任,在我的治理下,旭寒学院蒸蒸日上,经济大有上升,成绩也是大家看得到的,至于这些空xué来风的事,我向来是不予以理会的,我一直奉行的原则就是,身正不怕影子邪,只要自己行得正,就没有什么流言菲语能打倒自己。”辰光慷慨jī昂地说着,一脸的义愤填庸。 还有些弟子想问,一时现场十分嘈杂,可是辰光在长老及旭寒学院的人的开道下,离开了现场。 “这个混蛋!”柴烈一拍桌子,一个杯子从桌上滚了下来,掉在了地上,摔得粉碎,声音惊动了酒店的服务员,服务员进来,拿走了碎玻璃片,又换上一个干净的杯子,众人坐了下来,纷纷议论着辰光,直骂辰光无耻,说起这些谎话来,从来不脸红。 而这个时候的辰光,更加地深信弟子陈扬的话了,认为自己这么流年不利,是没有能完成采yīn计划,以至于什么事情都不如愿,现在又当上了学院长老,他让弟子为其寻找女子供其“采yīn”,生活更加贪污腐化了。这里要说说辰光的这个宝贝弟子陈扬了,这个陈扬,一肚子的坏水,根本就没有心思修真,全靠着一陈嘴吃饭,混到了辰光的弟子后,投其所好,狼狈为jiān,臭味相投,竟然荒唐地说,采yīn是修炼的另一个好办法,而且还能走好运,辰光是深信不疑,光是老婆就娶了几个,无耻至及。 这一次修行,辰光再也不敢做作,若是再有人刺杀柴烈,辰光就脱不了干系了,柴烈总算逃得了安静,这让陈烈和灵儿公主等很关心柴烈的人特别地放心。 数日后,学院比拼开始,因为学院大比拼不是一件小事,是整个妖龙界最大的一件事情,哪一家学院能在此次比拼中夺得头筹,也就是为学院争得荣誉!这样在学院大比拼中夺得头筹的弟子,回学院后,往往能身居要职,甚至直接作为学院的主持人进入学院联盟议程,因为可见,众学院对此次比拼的重视。 而作为了妖龙之界第一大学院,旭寒学院历来更加地重视,尤其是在现任主持即将退隐的情形下,夺得头筹的就更加地重要的。 而辰光,最重要的是替自己的儿子周利扫清道路,在辰光的数个儿子中,他最疼爱的就是周利两兄弟,他们的母亲去逝得早,是以辰光特别地心疼,让两个孩子跟随着母姓,以示怀念,原本,他想让儿子参加学院比拼,不一定能取得好的名次,但最少能暂lù头,有借口能让他们担任旭寒学院一职,并且自己在不断地造势当中,能够夺得主持一职,使旭寒学院真正地变成辰家产业,可惜,他的如意算盘被打破,横空出了个柴烈,打破了他原来的计划。 为了选拔参加学院大比拼的人才,每个学院会举行一个学院比拼会,选出最优秀的弟子一名,参加学院大比拼,旭寒学院也不例外。 虽然说,学院比拼会凡是旭寒学院的弟子都可以参加,其实,参加的人也并不会多,实力低的有自知之明,不会上台摆丑,而且,里面有一个不成文的规定,凡是出身低微的弟子也不能参加,这在学院中,有一个隐藏的歧视在内,只是,大家都没有挑明而已,在妖龙之都,很讲究出身,讲究高贵的血统,如果能出身贵族,哪怕是修为不高,也会受到尊重,而那些出身低微的人,则必须通过自己的努力,修行达到出人意料的地步,才能引起重视。 而旭寒学院这一次参加决逐的弟子,不过十名,其中,就有周利和柴烈,大家都看好柴烈,毕竟在未突破之前,柴烈就让周利吃过亏,这一次应该一样吧,大家都在心里想着,至于其余的弟子,虽然在学院内有些出sè,但是大家并不看好他们,毕竟,他们虽然算是年轻高手,但与天才比起来,还差得远,柴烈算一个天才,大家都这样觉得。 柴烈现在特别地开心,而他那开心的原因,就是他的第一个对手,现在正站在他的前面,居然是一个女孩子! 那女孩子一身穿着十分地雅致,而脸上更是没有加以任何的打扮,非常地自然,特别是那头又顺又滑的黑sè长,一直到了腰间,比试场上,轻风吹起,丝飘舞,让每一个在站的人的心都被liáo动了起来。 那女孩子的小腰堪堪一握,束衣带是淡青sè,将她那美妙的曲线身材突现得如此地完整,使她的身材完全地体现了出来,每一个男人都会忍不住将目光集中在她的腰上,真是一个yòuhuò人的美女! 柴烈贪婪地看了几眼,然后轻叹道:“小妹妹,你不是对手,你下去吧。” 那女孩子扑闪着大眼睛,看了看柴烈:“我就是来看看你,加油。”说完,头也不回地下去了。顿时,场上炸开了锅,还有这样的! 底下,陈烈冲着他竖了竖大拇指,然而,柴烈这都没有看到,他的眼中,现在看到了布满了黑线的小雯,这下惨了,希望她不要起什么心才好。 “第一场,柴烈胜!”主持的长老宣布道。 柴烈舒了一口气。他看了看周利,周利正在和对手搏斗,不过,看上去也没有什么异样,周利的修为比前一次显得要增进了许多,但还没有达到高的地步,不过还是比对手要强一些,很快,对手就主动地认输。跪求分享 最快更新最少错误请到网 ♂♂() ()rt!。

下一篇   第三百八十章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