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章 3 - 黑道特种兵

第三百八十章 3

果然如大家所料,最后胜出的是柴烈和周利,两个人终于面对面再次决斗,这一次谁胜谁负,似乎已经是没有什么悬念,陈烈和灵儿的心也完全地轻松了下来,周利就是一个花花公子,修为不怎么样,绝对不是苦心修炼的柴烈的对手,虽然柴烈起步比周利要晚,也没有周利那样得天独厚的条件,但是,他却没有放弃,一直在努力修行,硬生生地将自己提高了数阶。网这一点,是那个花花公子,只知道寻花顺柳的周利所无法抵抗的。 “柴烈,祝贺你!”再次胜利一场的柴烈从场中下来,得到了大家的拥戴,陈烈好不容易才挤了进去,拍了拍柴烈的肩膀。 “谢谢你,要不是你,说不定,我还只是学院的清洁工,或者早就横尸荒野了。”柴烈抱住了陈烈,感动地说着。 众人都鼓起掌来,这就是心心相映的朋友。 相对之下,周利那边就冷清得多,除了辰光及几个弟子,廖廖无几。 休息三天后,就是柴烈和周利的正式比武,谁胜出就将代表旭寒学院参加学院大比拼,大家都在心底已经下了结论,不过,看着周利那自信的表情,大家也觉得有些没底,为什么这个家伙那么自信呢。 周利回到了房中休息,辰光来到了他的房中。 “儿,你觉得现在的柴烈怎么样?”辰光问周利。 “父亲,我觉得,他现在的修为不是一般地增进,上一次我吃了亏,不过是被他的精妙招式所破,现在如果只靠那些招式,我完全可以将他打败,我已经有好办法对付他那些妙招,可是,从这几天的比拼来看,他的修为已经至少提高了五阶!再配合那些绝妙招式的话,我觉得可能胜算不大。”周利有些担心地说道。 “哼,绝对不能让那杂粹成为我们的绊脚石。”辰光狠毒地说着。 “父亲你准备怎么做?”周利眼中闪光,说到狠毒这一点,他不输给辰光。 “为父自有办法。” 外面传来了咚咚的敲门声:“利哥哥。”是一个非常柔美的声音。 “你这臭小子。”辰光笑骂道,“真是sè心不改,我看你就算是死到临头了,还忘不了风流一番。” 周利干笑着:“这不有您坐镇嘛,我怕啥哩。” “你悠着点,多留点体力,还怕没有时间玩呀。”辰光笑骂道,离开了。 进来的是一个可爱女孩子,周利jiān笑着:“亲爱的,你终于来了。” 来的叫苏倾,是学院里这一次新晋学员之一。今年18岁,是一家良好背景的女孩子,也是凭着关系进学院,本身没有多高的修为,是典型的靠家族吃饭的女孩子,身材很是一般,相貌还算过得去,丢在人群中,也不是那种被埋没得没有影子的女孩子。不过,让周利不满足的是,虽然她很讨人喜欢,在学院里面,所有的学员都对她感觉tǐng好,长老也很器重,那只不过是看中她的背景,她的家族可也算是妖龙族十大家族之一,可是,女孩子家该有的,她却不拥有,拥有jiāo美的三围身材的女人才是最有魅力的,可是,她的xiōng围却不敢让她去面对,每一次外出买xiōng罩,成为了她最大的障碍,每一次她总要磨蹭半天才鼓起勇气出门,每一次向售货小姐报出尺码时,她总是像蚊子般哼哼。很多次,和周利赤呈相对时,她都会问周利会不会介意,周利总是安慰我说,女人xiōng大无脑,他喜欢有脑的女孩子。 那是当然,周利就是这样,是女人就追,像苍蝇一样紧紧地盯着不放,尤其是对这样无xiōng又无脑的女孩子,只要能容易上手,管他什么大与小呢,何况,她还有那么好的背景在里面,能攀上她,对自己有好处,周利就上,这家伙也不是纯粹的下半身动物,很多时候,也是在为自己打算的。 苏倾是家中的独生女,爸妈都是修真高手,家境可不是一般,苏倾的父母可都是家族内的重要人物,他们都很头痛,却生了一个对修真没有半点天分的女儿,到了旭寒学院后经常关切地问着,每次问问她近来的状况如何,小周有没有欺负她,两人的婚事准备得怎么样了,一定会会让她风光出嫁,说一些家中的琐事,唠叨上老半天,可是,苏倾并不会觉得厌烦,反而觉得那么温馨,每次,她的回答都让他们很满意。 她觉得已经找到了自己的幸福,她觉得十分地开心。她觉得自己很平凡,要不是有着家境在背后,恐怕没有一个人会看上自己,当然,她也不会傻到自以为的是能征服周利,周利看上她,也会有一些sī心在的,那个总不会计较她的xiōng大xiōng小的他,存着什么目的,都明白,总会用温柔的话来安慰她。他是她的初恋,她就只爱过他,因此也就装作糊涂,只要两个人结婚就好了。两人恋爱已经有几个月了,已经展到了chuáng上,那时,她也不知道他为什么当初选择追求她,因为在当时的学院里,美女如云,她在那里面,很不起眼,甚至很多时候,她还感到自卑,为什么自己就不会像别的女孩子那样,要相貌有相貌,要身材有身材。后来她很多次问他,他都说,太漂亮的女人没有安全感,以他的条件,怕哄不住漂亮女人的心。现在他们已经谈婚论嫁,即将修成正果。其实她也知道,有这样的周利,很没有安全感,虽然周利的人品不怎么样,不过说实话,也算是有些帅气,嘴又有些滑,讨女孩子喜欢。而且,他特别喜欢嘴chún微微向上翘,那样使他更显得xìng感mí人,尽管他口口声声说只爱苏倾一个人,可是每一次走在外面,他都会不由自主地去欣赏其她女孩子的身材和xiōng部,让苏倾又气又恼。 两人恋爱开始,就生了关系了,两人在外面租了一套房子,没有住在学院里,过上了“夫妻生活”,其实,她对我的周利是tǐng顺从的,顺从得几乎是溺爱了,她可以什么都可以为他付出,除了在学院里,基本上都是她都会要比他先回到家中,这个时候,苏倾就会挽起袖子,下厨房做他最喜欢吃的菜,虽然她的厨艺只是一般,但每次都会让他很感动,每次听到他甜甜地说:“老婆,谢谢你。”苏倾的心中就如mì一般甜。周利就这么会哄人。 当然,既然两个人相爱,同居,自然就避免不了爱抚,在这一方面,苏倾认为他们俩还是相当地和谐的,为了满足他,苏倾基本上什么都会尝试,有时,苏倾会化身妖魅的女人,穿着黑sèxiōng罩,花边内kù,齐大tuǐ黑丝袜,端着一杯酒,斜身躺在chuáng上,双tuǐ微陈,yòuhuò着他;有时,她又会化为清纯的女生,穿着白sè长裙,羞羞答答;有时,我还会化成仙女,引起他无边的**。很多次,她都看着他充满着无边的jī情扑向她,最后从她的身上得到满足,苏倾也从中体会着做他的女人的快乐。这也是苏倾很mí恋周利的原因。 在他们俩相处的日子里,他们俩的感情非常甜mì,虽然在这些日子当中,有过几次大的吵闹,但是并没有完全地影响到他们俩的感情,最后都会缓和,她并不是不讲理的人,虽然有些任xìng,只要周利稍稍让一下她,她就会收起自己的脾气,两个人重归于好。而这一点,周利做得很好,哄住了苏倾,但这其中的目的,两个人都知道。 两个人如胶似膝,周利没有想到她今晚会来,因为明天就是决赛了,只是,有一个女人泄一下也好,周利暗道,毕竟,不能惹苏倾生气,这对以后的自己有影响。 和苏倾爱抚时,周利却想着另一个人,那就是周利最喜欢的一个女孩子,也是学院的,比苏倾要早一年来到学院,那个女孩子可是相当地美,比苏倾强多了,要相貌有相貌,要身材有身材的。他在两个人之间,处理得相当地好。彼此之间都没有察觉。 现在周利和苏倾在一起,却绝大多数的时候,心里想着的却是莫柔。 那个女孩子叫莫柔,虽然没有什么家境,但是那漂亮没话说,很快就让周利mí住了,几天前,进入学院后,表现很突出,她就成为了重要的人物之一,掌管学院的经济大权,她接到了学院长老的通知,因为学院的一些事情要处理,她要去另一个城出差,时间为一个星期,这让周利非常舍不得,两人如胶似漆,一刻也不想分开。 看着周利为她收拾着出差的行李,莫柔的心中充满了幸福与伤感。 “这件衣服带上吧,嗯,还有鞋子。”周利一边收拾着,一边与我她商量着,哪些东西可以带,哪些东西可以不必准备,免得行李过重,累坏了她这双小手。 “亲爱的,你舍得我吗?”等周利合上行李箱,莫柔搂住了他的脖子,在他满是汗的额头轻轻一wěn。这个周利就是会一些小聪明哄女孩子欢心。 “当然舍不得,亲爱的。”周利回wěn着她,她闭上眼睛享受着他的温柔爱抚。 “我走了以后,你一定要想我哦。”莫柔调皮地刮了刮他的鼻子。 “知道啦,我的好老婆。”他捏了捏她的鼻子,“好啦,不要小孩子气啦,该出了,要不然长老就要催了。” “可是人家舍不得你嘛。”莫柔撒jiāo地偎依在他的怀中,抚mō着他的xiōng膛。 “这不才一个星期嘛,宝贝,乖,一个星期很快就过去了。”周利抚着她的头。 “知道啦,你一定要想我哦,我走以后,不准和其她女孩子来往,知道没。”我mō了mō他的脸,“你只准想我一个人,爱我一个人。” “我知道啦,我的好老婆。”他提起行李,行李并不重,只是几件简单的换洗衣衫和一些常备药品,搂着她的肩。 莫柔回过身子,又搂住了他,将自己的wěn深深地印在了他的额头,眼睛,脸上,嘴chún,他放下箱子,也紧紧地搂住了她,热烈地回wěn着,直让她喘不过气来,一只手在她的背上爱抚着,另一只手伸进着她的上衣内,直袭向xiōng脯,让她身体一软,几乎站不住脚,完全地偎依进了他的xiōng膛之中,直喘着粗气,若不是马上就要出,俩人一定又会一场热烈爱抚。 很快地,周利就回过神来,双手替她将褶皱的衣边拉平,衣领摆正:“好了,亲爱的老婆,走吧,我送你去见长老。” “嗯。”莫柔恋恋不舍地挽着他的手臂,靠在他的肩上,走出了房间。 走进长老厅时,莫柔的眼睛有些湿了,她向周利用力地挥着手,他也回应着,飞wěn着,直到长老说:“莫柔,我们走。”她这才一步一回头地向着外面走去。 这已经是学院里半公开的秘密,周利的风流成xìng是谁都知道的,其实,他也看上过小雯,可惜,小雯不吃他这一套,才作罢。 没有想到,这一次出差竟然如此地顺利,原来以为会要一周的时间才能结束业务,没有想到,短短四天就已经完全解决,双方合作得非常愉快,这让莫柔无比地骄傲,在业务上,她这陈犀利的嘴,可是很多人都领教过了的,而且我在谈判时,也实在地为对方着想了,让对方没有什么可以挑剔的地方。这也是为什么莫柔能很快地就取得学院的信任,很多重要的事情都会让她参与,这就是最重要的原因。这一次,他们是去另一个大家族谈一些合作,长老们第一就想到了她,果然,在她的伶牙利齿之下,果然了预期的效果。 业务谈完后,对方想留他们一行多玩几天,到处观赏一下名胜古迹,尽一尽地主之谊,莫柔婉然相拒了,仅仅停留了一天,就决定提前两天回家,其实,她是想给周利一个惊喜,她想象着,周利见到她提前回来时,该会有多么地开心。这几天,她恨不能马上谈完业务,飞回他的身边,虽然只有短短的四天,已经让莫柔觉得如有四个月那么长,她的心早就已经飞回了两人的小屋。 和学院谈判的负责人将一行送到了城外,临行之前,还非常遗憾地说道:“苏小姐,这一次,我们的合作真是相当愉快,真是太可惜了,这么快你就要回去了,希望下一次苏小姐来我们这边时,能多在这边玩一玩,好让我们尽一尽心意招待你。” 他哪能了解莫柔的心思呢,莫柔感谢着他的好意。虽然那些长老地位都要比莫小柔高,但是主持吩咐,在外面,都要听莫柔的。这也让莫柔有着一股完全的成就感。 莫柔想象着,如果她现在突然出现在周利的面前,他该是多么地惊喜,他一定会惊叫着,将自己抱起来,给她最热烈的wěn和最jī情的爱,把这几天的分别完全地泄出来。 她要把他惊喜的表情记录下来,作为俩人爱的见证,为此,她还特地去买了一些周利最喜欢的东西,想让他开心。 她回到家已经是深夜,她的周利应该已经开始进入了梦乡。听说明天就是学院比拼会的决赛了,这个家伙应该早早地睡下,休息好精神,迎接明天的挑战,一切都如以前一样,莫柔轻轻地拿出钥匙打开了门,将行李箱放下,从鞋架上拿下一双拖鞋,小心地穿上,一手拿着精心为他准备的礼物,蹑手蹑脚地往chuáng边走去。 “当当——亲爱的老公,我回来啦。”莫柔进卧室后,打开了灯,看向chuáng上。 然而,当莫柔看清眼前一切时,她看到的并不是周利惊喜的表情,在她的眼前,出现了不堪入目的一幕!她心爱的周利,那个对天誓一生只爱她一个人,永远也不会变心,他们一起白头偕老的周利,此时却光着身子,喘着粗气,像往日一样猛烈地冲刺着,在他的身下,是一个皮肤雪白,**连连的女人!她双tuǐ紧紧地盘在她心爱的男人腰上,不停地叫着“用力!用力!你好棒哦!再来!再来!” 当chuáng上的两人惊醒过来,都傻眼了! “你,你怎么回来了!”周利说话都不利索了。 苏倾惊叫着,拉过被子遮住了身子:“你是谁?周利,她是谁?她为什么会在这儿?” “我,我……”周利结结巴巴地,不知道说什么才好,反正也说不清了,算了。 “啪——”两个耳光抽在了周利的脸上。 一边是苏倾,一边是莫柔,苏倾迅地穿上衣服,冲了出去。在门口时,两个人撞在了一起。 “滚,你这臭女人。”莫柔生气地推了她一把。 “你才是臭女人。”苏倾也回应着。 两个女人骂骂咧咧地向前走去。 这次可就惨了。周利苦笑着,得想法子讨好两个女人,要不然,可就惨了,苏倾他不想放弃,毕竟自己的前途,她会有很大的影响的,而莫柔,更不想,她那么漂亮,在学院里也有地位。 而在另一方,却是另一副笑脸,陈烈,幻灵儿,胡一航,韩子笑,柴烈,喜笑颜开。 “柴烈,祝贺你,终于走到了这一步,真不容易,来,明天是你的决赛的日子,为了保存你的精力,我就以茶代酒,先预祝你成功。”陈烈端起茶杯,同柴烈一碰。 “好,谢谢陈大哥,我一直以来,就非常感谢着有你这么一个朋友,让我那么地开心,我的幸运之旅就是从遇到你开始的。”柴烈感动的说着,“我也曾经想过有这么一天,却没有想到会来得这么快,遇到一个好朋友,是一生最幸福的事,现在我完全地感受到了。” “哈哈,感情,我成了一个幸运星了。”陈烈大笑道。 “臭美吧你,遇到你就没有遇到过一件好事。”幻灵儿撇了撇嘴,“从我遇到你起,没有一天不是在打打杀杀当中,无数次差点连命都丢掉。” “那是意外,意外。”陈烈干笑着。 顿时,哄堂大笑,这才是幸福的气氛。 第二天,最后的比赛开始的,柴烈的神情非常轻松,精力是那么地充沛,而周利就没有那么好了,反而觉得他有些颓废。 “喂,你听说没,昨天周利的两个女人大闹了一场。” “嘘——这都知道的事,你才提呀。” “这次周利就惨了,那两个女人都是不好惹的角sè。” “那又有什么,男人三妻四妾是正常的事,都收了不就行了,就看他有没有这样的本事,吞下两个人了。” “我看他这个样子,啧啧。” “怎么说。” “这不是秃顶头上摆蚤子,明了的嘛,就凭这个家伙,能吃得消吗?” “哈哈,那也是。” “而且,要是今天他输了的话,就会一败涂地,还有谁会相信这个家伙,往后的日子,恐怕……” 听着下面故意大声的窃窃sī语,周利的脸sè非常难看,像是吞了十只老鼠一般。 “比武开始!”主持大会的长老宣布着。 “哼,柴烈,别以为你现在正是走在上风,就以为你了不起,我会让你知道,什么叫做天外有天。”周利先声夺人,口出恶言,妄图打败柴烈的信心。 可柴烈岂会上他的当,只是微微一笑:“打了就知道。” “你这王八蛋,我会让你死得很难看,让你后悔你今天站在台上。”周利一声冷笑,淡淡的真气,在手中飞快地凝聚着。 “呀——”观战的众人出了惊叹声,没有想到这个纨绔子弟,居然还有几分本事,修为真的大进了,不过想想也是,他那宝贝父亲是学院里的长老,肯定sī底下划拨了不少灵药给他,才让他有如此地长进的。 柴烈站在原地方,身体并没有行动,只是冷冷地看着周利,周利出击了,双手成爪般,指头处真气缠绕,像是十根尖刺一般,他狠狠地笑,爪子动了起来,带起了一阵狂风,狠狠地向柴烈攻了过来。 感受到那股隐约之中有着要破开一切的声音和力度,柴烈的眼睛睁大了,左手扬起,猛地对着周利虚空一掌,顿时,一阵劲气冲上前去,带着剧烈的响声,向周利冲去,顿时让周利猛冲的着的身体停住了。 看到柴烈现在的实力,大家不由得惊叹着,但又看到周利如此地灵活,因为自已的度被又能迅地停下来,那招式如流水一般地从容,对两个人都有了新的认识和看法,使得大家大大地改观了印象,这才叫高手,众人的心顿时被吊了起来,现在谁胜谁负,都说不清了。 就在周利的身体突停的那一时,柴烈的身体像箭一般,直冲向周利,看着袭来的柴烈,周利冷笑了一声,身形一晃,几个小小的狂风卷起,像是平空之中出现。 柴烈的身体穿过几个狂风,但那攻击的力度,已经被周利轻松地化解了。 没有了力度,柴烈的身体在周利的面前停了下来,看到这股攻击失效,柴烈叹了口气,不能再以以前的目光看周利了。陈烈也向他打了一个小心的手势,陈烈的脸sè十分地凝重,他对身边的幻灵儿说:“看来,他的修为,也大大地增进了,不过,我还是看好柴烈,柴烈的修为,还是要高一着的。” “嗯。”幻灵儿也点了点头,她看了看辰光的神sè,儿子出战,老子岂有不观之理,辰光的神sè是yīn晴不定,“烈哥哥,你看好辰光,我觉得他有些不对,恐怕会使坏。” “谅他不敢。”陈烈接口说道,“在这么多人面前,在这么重大的事前,他绝对不敢使出yīn谋诡计的。” 幻灵儿不再言语。 “唉,可惜了……”看到柴烈的攻击没有效应,周围的弟子们叹息着。 “看来,这个家伙会赢了。”说话的是莫柔。居然,莫柔和苏倾也在现场,两个人站在一起,像是很亲密的样子,这让众人又大吃一惊,大家可都是心知肚明的事了。 “他赢了才好呀。”苏倾笑了笑,“柴烈那个家伙真是自不量力。” 到了这时,周利嘴角冷笑着,看着柴烈的目光中充满了yīn冷,趁着柴烈的身形猛退,他开始追击了!周利的身体像狂风一般卷了过来,柴烈连连后退,他看到周利的真气十分的真沛,并不输给自己,脸sè凝重,而且现在攻势上,周利占上风,也不想硬拼,就连连地退,想避过这股风头,然而,退着退着,不知道什么时候,背后已经是一面墙壁了,虽然没有可退的余地,柴烈的脸sè,却还是那么地平静。 看着周利的狞笑,仿佛自己已经赢定了一般,柴烈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聚起全身的真气,右手出击,拳头上面,淡黄sè的真气涌出来,带着前面所没有的那股强劲的气势,与周利,第一次正面撞在了一起。 看着柴烈居然与周利直接硬撞,周围的弟子都惊呆了,像这样,在攻势上输了一筹时,还敢与对方硬拼硬,真是胆大,如果他继续躲开,或者能拖一会儿,等回过气势殖民再与对方相拼,现在硬,肯定只有失败。 所有的弟子都在为柴烈担心而遗憾的时候了,柴烈的拳头,突然陈开了,以一股诡异的招式,避开了周利格击的拳头,隔空狠狠地击中了周利。 xiōng口受到了真气的攻击,一直暴射的周利的身体被反击了出来,脸sè惨白,充满了惊恐:“这是什么招式,怎么这么奇怪?”他堪堪躲过了柴烈的攻击,但仍然感受到了那股真气的雄厚,如果真全印上了这股劲气,那肯定不是一件舒服的事。 “打狗掌法。”柴烈趣笑着。 “哈哈——”众人都大笑了起来,陈烈更是笑得合不拢嘴,这个家伙真是太逗了,太对胃口了。 “找死!”周利怒吼着,“浊天掌!”他右掌陈开,对着柴烈攻击了过来,他瞧准了时机,招式未老,对着柴烈就攻着,他要牢牢地把握住攻机。 辰光看着儿子表现,很是满意,他自然知道,周利修为比起柴烈略输一筹,若是能占住先机,胜算还是很大的。“ “打狗掌法第二式。”柴烈笑着,也是一掌击出。 周利的脸sè涨成了猪肝sè,顿时又惹起众人一声大笑。 “你找死。”周利狂吼着,掌风在空中带起了狂风般,将地上的杂物卷起。柴烈微微眯着眼,感受着周利带起的那股狂风,脸sè沉了下来,身体在那一刹那间停了一会儿后,暴了,他的右脚在墙上狠狠地一蹬,巨大的力量,在墙上印了一个深深的脚印,借着这股力量,他的身体一旋,形成了一股巨大的力量,跟着掌风一声,向着周利攻去,这两股力量合在一起,像是龙卷风一般,顿时,众人直感觉到了那股威力无比地大。 “砰——”两个人相撞在一起的时候,两股真气炸了开来,如咋雷一般,接着,两个人都像是箭一般倒退了出去,跌坐在地上,都吐出了一大口鲜血,洒满了前面的地。 围观的弟子们,有很多都是修真高手,看得出来,这两个人的相拼,看起来是两败俱伤,但是,终究还是柴烈胜了一筹,周利的伤要重一些。 在地上坐了几分钟,两个人都狠眼相对着,柴烈这才慢慢地站了起来,眼光寒冷,看着对面的周利,慢慢地走上前去,他的心中已经有了杀心。 看到柴烈的样子,周利也晃悠悠地站了起来,但是身形却有些摇晃。 “休息十分钟。”辰光连忙吼道。 “唉——”众人出了一声惊叹,辰光可真厉害,这一下叫得及时,如果不是他叫住,柴烈继续攻击的话,周利绝对无法抵抗。 柴烈只得住手。 走出比武台,陈烈一行连忙拥上前去,胡一航从戒指中掏出了几粒丹药,给柴烈服下。 柴烈服下药后长舒了一口气。 “你没事吧,受伤重不重。”陈烈关切的问。 “我没事,被小狗咬了一下而已,那个小狗可没有这么舒服了。”他瞟眼望着周利那一边,辰光也在给周利服下丹药。 “好,我们都相信你,要不是辰光这个老王八蛋,你继续攻击的话,周利那王八蛋早就倒下了。”陈烈笑了笑。 “等一下再倒下去也是一样。”柴烈幽了一默。 众弟子都出了笑声,现在明眼人都看得出,周利那边廖廖无几,而柴烈这边却是热闹非凡,相比之下,一下子就看出来了。 休息完毕后,比试继续进行。 一开始,周利又开始猛攻,想占住先机,而柴烈则避其锋芒,两个缠斗了十来分钟,终于,柴烈瞧准了一个机会,一掌击在了周利的xiōng口,这一次可是用尽了全力,狠狠地击在了周利的xiōng口,这一次,周利可就没有那么舒服了,硬捱下这一掌后,连连后退了几十步才停了下来,倒地不起,口吐鲜血。 柴烈慢慢地走上前去,脸sè特别地yīn冷。 躺在地上的周利,已经明显地看出了柴烈的杀意,急忙说道:“我输了,我输了。” “站起来,臭小子,没有出息。”辰光在一边吼着。 看到辰光的话,周利无奈,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两个人对着。 “死吧,垃圾。”柴烈怒吼道,周利心里寒气冒起,平时那温顺的柴烈,真是了狠毒的心。 柴烈的眼中杀意越来越浓,腾空飞起,一掌带着破空般的气势,向着周利的头击去。周利无奈,也不飞起,只是聚起全身之力,向着柴烈的xiōng口击来,看来,周利也是打算拼命了,不准备防御,想要与对方两败俱伤,不过明眼人看得出来,柴烈受这一击,可能只是受重伤,很长时间内难以复原,可是周利就没有那么简单了,不死都会只剩下半条命了。 就在众人看着柴烈就要取胜时,变故生了,柴烈的身体突然一震,身形稍稍地停滞了一下,却是消失了所有的攻击的力度。而周利那一掌,却是狠狠地击在了柴烈的身上,顿时,柴烈的身体如断线的风筝,飞了出去,狂喷着鲜血,倒在了地上。 “烈哥哥!”小雯哭喊着,想奔上前,却被拦住了。 “呀!”周利一声狂叫,想上前,毙柴烈于掌下,可有一个人比他还快,那就是陈烈,原来,陈烈看出了情势不对,直接冲上了台,格开了周利一掌,抱起了柴烈。 “你干什么!”辰光站了起来,对着陈烈吼道,“比武台上,任何人不准插手,否则会以院规处置,你也是旭寒学院的一员,别说你不知道这规矩。” “滚!”陈烈气极,吼了一声,抱起柴烈细细地察看,这时,柴烈已经昏了过去,面如白纸。 “你敢这样对长老说话,你是不是不想活了。”辰光yīn笑着,他宣布,“陈烈居然敢侮辱长老,依照院规,应该废去修为,赶出旭寒学院。” “你——”幻灵儿气极,想骂却又骂不出口。 “执法弟子何在!废去陈烈修为,赶出旭寒学院。”辰光冷着脸吼道。 “哈哈,我赢了。”周利也在台上狂嚣地叫着,两父子的气焰十分地嚣陈。 “主持。”随着众弟子的一声招呼,旭寒学院的主持出现了,他缓缓地走上台,在不远处看了看陈烈和柴烈。 “败了就是败了。”主持脸sè暗然,他对柴烈也是抱了极大的信心。 “主持。”陈烈察看了一会儿,脸sè十分凝重地说道。 “怎么回事?”众人的目光都集了过来,看着台上,都在窃窃sī语着,有什么变故? 陈烈从柴烈的xué道上,取下了一粒纽扣,这若不是细心,还真查不出来,那粒纽扣上还带着血丝,看来,这个下手的人就是要置柴烈于死地! 顿时,所有人的脸sè大变。群情哗然而愤怒至及! “把凶手揪出来!”大家吼道。 “你还有什么话说。”陈烈面对着脸sè惨白的辰光。 “我,我当然有话说,柴烈被刺一事,我觉得应该调查,还他一个公道。”辰光躲躲闪闪地说道。 “去死!”陈烈一手将辰光拉到了台上,其实陈烈的修为,并不会比辰光高,只是辰光一时失察,没有来得及反抗,被陈烈拉上了台,“大家看看吧。” 众人都看得到,辰光的xiōng口第三粒扣子不见了,而明显的,柴烈身上中的这粒扣子,正是来自于他的衣服上。 “把他给我抓起来!”主持吼道,他也是气极,居然敢这样对弟子下重手。 “你们凭什么抓我父亲。”周利冲上前来,护在了辰光的面前。 “把他给我一起抓起来。”主持吩咐道,“待审定后,再行处置。” “是。”几个弟子上前,制住了两个人的xué道,将他们押了下去。 “对不起。”主持向众人深深地鞠躬。 “这与你无关。”陈烈说道,“都是那对王八蛋父子做的事。”有几个弟子见势不妙,想偷偷离去,被陈烈看到了,“把他们抓起来。” 又有几个弟子出列,将这几个辰光的死党抓了起来。 “主持饶命,我们也是被逼的。”那几个弟子磕起头来。 “是黑是白,查清了就知道。”主持面无表情。他掏出了几粒丹药,给柴烈服下。跪求分享 最快更新最少错误请到网 ♂♂() ()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