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一章 团圆1 - 黑道特种兵

第三百八十一章 团圆1

辰光被关押,顿时引起了旭寒学院长老会及旭寒学院的地震! 刚开始的时候,旭寒学院在主持的提议下,成立了调查组,并从皇城也派来了人,一定要将辰光的事情彻查到底,对辰光进行审查,可一开始,辰光还是想避重就轻,将所有的责任都推到家人及弟子的身上,自己却拒不交待,只交待搞女人的事,只交待为了心爱的儿子,才一时糊涂向柴烈交手,却不交待经济危害归寒学院及打击报复自己的对手的问题,调查组也很有耐心,分成几组,一组直接审问辰光,一组下去调查旭寒学院那些被迫害的弟子以及和辰光同流合污的人,本着罪轻重处罚的原则,对涉及与辰光为恶人员进行攻心战术,轻重有度,同时,还有一组暗访民间,同时还抽出了一个特别行动组,对辰光交待的女人问题进行一一的核实。网 皇城、旭寒学院的决心将此次问题,作为皇城及学院数年来的打击恶修行者第一力度,通过种种密战,高的办案技能,调查组8o多人,找了共1ooo多人谈话,掌握了许多一手证据,对辰光的罪行进行全方面的查实,并本着主犯从严,院法制裁。从犯就宽,批评教育,院规记过处分等原则,使得那些同流合污人员放下包袱,纷纷坦白从宽,希望以功补过,得到院法及弟子们的宽恕。 可是,此案却又陷入了漩涡,辰光在大量的证据面前,完全崩溃,开始交待,他为了推卸责任,争取院规的宽大处理,将主动索要财物供述为别人向他行贿,在被关押时,辰光见到调查人员就敬礼说:“报告,我又想起几个给我送财的人了。”那些与旭寒学院的有着关联的人,无不芨芨自危,而旭寒学院女xìng学员最为尴尬,因辰光奉行“日后再说”的潜规则,而且还有所谓的“采yīn”,所以一些在辰光任长老任上提拔的女领导成员,大都被辰光“潜规则过”,就连一些正直提拔上来的女成员,都被卷入了这个漩涡,而辰光,自己都搞不清楚到底与多少女人有染,为了争取宽大处理,一些莫须有的事件,都被他抖了起来。这时,旭寒学院上的女成员都被社会上议论纷纷、指指点点,闲话不少。毕竟,旭寒学院作为妖龙族最大的学院,掌握的经济和修真实力,都是无可比拟的,哪怕是一个小小的位置,都能在妖龙之都风起云涌。 接下来,随着恶行的一个个被落实,随着那些刺杀柴烈的弟子被抓、辰氏家族的掌权人柳江水被抓、辰光女人团队一个个被抓。旭寒学院外的一些和辰光有点关系的人在一起喝酒,如有人不喝,对方就说:“不喝,只要辰光咬出你来了,下顿你就没喝了。”有问题的赶紧自己主动地跑到旭寒学院调查组交待事实,没有问题的,也赶紧主动交待自己的一切yīn暗面,都想方设法与辰光划清界线,顿时,整个旭寒学及一些相关的家族,出现了不详和的气氛。 旭寒学院调查组的那些人,为了还柴烈公道,还那些受害人的公道,不使那些正直的成员受冤,在学院里、相关家族之中查辰光,查了共一个月,调查组8o多人,找了共1ooo多人谈话,为学院挽回一大笔经济损失。处罚了一批罪大恶极的成员,那些成员被废掉修为,或者终身监禁,使他们再也不能为恶,一批被打压的成员重新上台,在旭寒学院重新任职,终于挖出潜伏很深的辰光,柴烈受到了弟子们的拥护,弟子们看着一直在昏mí中的柴烈,大骂着辰光父子卑鄙,一定要严惩辰光,并给柴烈送来无比地祝福。弟子们的暴了高度的团结精神,弟子们集体向主持要求“严惩恶份子辰光”的口号,告状信像雪花一样飞向旭寒学院,民愤极大。所有的人都行动了起来,将辰光的恶行一点一滴地挖掘着。 被关押中的辰光,悔恨交加,妻子,儿子,都被卷了进来,据旭寒学院调查了解,不止是辰光自己收贿受贿,害人杀人,其妻子儿子也都收受了不少,也害了不少人家破人亡。 辰光主动交待: 卖职位:明码标价,只要肯送多少东西,先索贿,送钱就上可以担任旭寒学院重要职位,旭寒学院大多数人都暗地给他送了东西,不送则以各种理由拒绝,仅这样收受的东西就有满满的一屋子。而主持给他的权力又太大了,只要是主管职以下的,他都可以说了算。 有一次,有个弟子送四粒丹药和一笔财,想任重职,辰光赚少,被劳将钱交院里, 那弟子受到了小小的惩罚…… 还有一次辰光家乡的旭寒学院弟子某人送一些药材给辰光,被辰光当几十人面严 厉批评。这样的事情数不胜数,辰光认为,东西送少了,自己实在是大丢面子。 揽工程项目敛财。旭寒学院无数的建设项目。像全院铺彩sè地板砖项目,全院绿化项目。大道项目建设、花园、绿水公园。每个他都收受不少东西才给,其他项目等等,全部由辰光的辰先寒揽下来。辰先汗是辰光的表弟,辰光收的很多东西都出于表弟,而且,还是两个人要算明帐,辰光要收多少多少东西,才给办,这些贿赂,全被辰光用来包养女人,辰光对每一个情人都大方,出手阔绰,或者许以金钱,或者许以地位,因为与其保持着**关系而登上学院地位的女成员或者在其它地方,甚至包括皇城,高达三十余人。而其它女人连辰光自己也数不清了,反正他就只知道,妖龙族的很多地方都有一个或几个情人,都为那些情人购买房子,巨资供养,这些钱,都是来自于他这样捞钱的,而他的儿子也是和他一样,尤其是周利,这个他最喜欢的儿子,做法就跟老子一样,在旭寒学院玩弄不少女学员。 他一般采取的办法是:辰光先根据旭寒学院规划方案设计项目,自己指派或由其辰先寒围标,事先给分管项目主要负责人打招呼,并巨额收取东西,辰光和辰先寒分赃各一半 仅旭寒学院大道一个项目,辰先寒就送给辰光无数东西。 辰光卖旭寒学院的外院一个绿水山庄,贱价将绿水山庄卖给了情fù的弟弟。儿子周利拥有成分及送礼许多,其价值相当多,使辰光家族一举成为了一个极其富有的家族,让人眼红。辰光贱价外院的一块地卖给了自己的心腹,并从中收取贿赂,为了实现这个目标,打压当时的这块地的主人周子鸿,并将其污告被赶出妖龙城后不知所踪,以达到目的,后来,绿水山庄和旭寒学院的这块空地盖成的酒楼,都是在辰光的控制之下,仅这两处,一年就为辰光家族捞钱数千万,其中最可恨的是,山庄和酒楼的女服务员,无论年轻,都成为了辰光的女人,成为辰光的另外的家。而这些女服务员,大多家境贫寒,也想攀上他这根大树。 辰光与亲家在旭寒学院所属的某土地,搞酒楼和客栈。亲家给辰光送了很多东西,亲家实赚更多钱。实现所谓的家庭共富。 辰光在数个弟子在各个都城,均造一栋豪华房子,每栋都豪华无比,豪华装潢,均为那些同流合污的人赠送。而每一栋豪华房子,都是辰光用来包养情fù所用。 辰光与情fù赵某在学院城建豪华房子一栋以情fù名义给她,两人长期鬼混。 辰光每研究一批成员,立即给每个提拔重用者打电话通报,名为祝贺,实为贿赂,如果哪个成员行贿没让辰光满意,辰光就会想方设法对其打压报复,让他不能如愿上位,让自己的心腹替上。 辰光在学院建设厅时的情fù兰兰的两个弟弟,在家乡称王称霸,打着辰光的牌子敲诈勒索,敛财,致人死伤。后来被当地的修真家族长老抓了起来,要废掉修为,终身监禁,被辰光情fù兰兰告到辰光那里,那家族归归寒学院管理,辰光便下令抓了该长老,以莫须有罪名关了几年。 这些事情数不胜数! 不但辰光贪东西,包养情人,而且还滥用职权,为自己sīsī利。在他担当学院长老时,当时有一个恶修行者邓礼生,邓礼生杀了几个人,抢他们的戒指和丹药,被旭寒学院掌刑者抓获,按院法规定足达到处死,邓礼生老婆殷桃花为了救自己的丈夫,通过层层关系,送礼给辰光,并自动献身,后来成为了辰光的长期情fù之一,掌刑者后迫于辰光的压力,释放邓礼生。这些事情主持都被méng在鼓里,他就只知道修真,全部的事情都让辰光去打理,这就造成了这样的情形。 辰光的恶行被一件件地挖了出来,令旭寒学院震惊的是,辰光在为长的几十年间,可以说是丧心病狂!他的贪得无厌实属罕见!就连主持及学院数官员都极为愤怒!直接或间接被其迫害致死的就有十余人!贪污受贿使辰光家族成为了妖龙族最富有的家族之一!情fù数目也达到了妖龙族之最!妖龙族虽然是允许一夫多妻,但最多只准五个妻子,这是皇城规定,可是,辰光明的就有十来个妻子,而其她保持亲密关系的就有几十人! 而这只是辰光自己回忆出来的具体事例,在辰光的主动交待下,旭寒学院找到了辰光用来记事的笔记本,足足有十本,记叙了辰光这些年来提拔和准备提拔成员的名单,有具体岗位职位记录,每个人的行贿受贿记录,每个人的行贿受贿的数额,与辰光的成员评价标准直接挂勾,送得越多,位上升得越快;有辰光和情fù约会交往的记录,感想,及每一页都夹有一根该情fù的体毛,以作纪念,而其中的很多情fù,辰光自己根本就记不起,若不是笔记本上的记载,他自己都不相信曾和那些女子生过关系,这笔记本上记载的和辰光生过关系的女人,包括被他强jiān及嫖过的女人就近千名!而且其中还有不少没有成年的女人,而那些被杀害的女人更是有无数,难怪有很多次没有查到凶手的女子被害案中,大多数出自他的手!大家都把目光放在恶修行者,根本就不会想到他的身上来!还有他收受钱物的记录,包括哪个学院弟子,什么日期,在哪个地方,送了多少钱,送了多少东西,当场有谁在,都记得详详细细。同时,笔记本中还有学院关系网图,记载着辰光给哪个人送过多少礼,这些人,有学院,有家族,不过,都被旭寒学院压了下来,那些恶劣的人,则受到了皇城处分,一些情节稍轻的,则族内处分。 此次涉及的人员之广,财物之多,达到了旭寒学院学院及妖龙族历年来之最! 在大量的事实及证据面前,辰光不得不低下了他高傲的头,旭寒学院第一次审查,鉴于辰光的行为恶劣,不但杀人放火jiān杀女子,给社妖龙族造成了恶劣的影响,为旭寒学院的形象抹黑,而且还身上系着数条人命,一审被判处死。而其子周利及其他儿子,被废修为,再也不准修真。 一审判下来,辰光不服,提出重审,希望能饶其一命,戴罪修行,皇城判决,维持原判!辰光不得不认罪伏法,不再上诉,辰光终于结束了其罪恶的一生! 辰光被处死的这一天,旭寒学院弟子们犹如过年过节一般,都哈哈大笑着,而那些受害的家家户户都燃放了鞭炮,表示庆祝!人们相见的第一句话就是在说:“辰光被处死,真是活该!” 在临死前,辰光心中充满了悔恨,可是,一切都已经迟了,人只有到了死前才能完全悔悟。 辰光被关期间,陈烈和柴烈曾去看过他一次,这时的柴烈,还没有完全康复,但好了很多,现在再看辰光,已经摆脱了那幅傲样,完全就是一个等死的老人,对生活只有眷恋之情,却因为走错路,再也没有回头的机会。 看到柴烈的到来,辰光并没有意外,只是喃喃地说着:“我就知道你会来看我的,我就知道你会来看我的。”这倒让柴烈很是诧异,他为什么这么肯定呢?辰光只是说:“如果你不来看我,你就不是柴烈。”这让柴烈那一刹那间被他无比感动,柴烈不得不承认,辰光看人,总是那么透彻! 虽然辰光对柴烈做了很多可恶的事,可不知为什么,柴烈对辰光却恨不起来。本来,陈烈对辰光还是没有好感,对他的恶行一直认为死十次都不够,可是,交流之后,又对其有了一丝丝怜惜。 在和辰光的交谈中,柴烈了解到辰光自幼在穷苦家长大,挨饿、挨打、挨批,家境困难,家里祖宗几十代没出一个高手,辰光在这种条件下,努力争取,奋拼搏,好不容易跳出了贫困家族,娶了个有势力的家族的女子谢美歌,攀摇直上。但由于辰光尚未脱俗,一些不良习气,与谢美歌小姐的xìng格格格不入,长期被谢美歌看不起,经常受气,特别是其兄在贫寒家族,因没有修为而家里穷娶不到老婆的无奈,更使辰光刻骨铭心,所以辰光一旦有了权、有了钱、有了女人,就拼命的掠夺,一而不可收,用他自己的原话说“真是穷怕了,苦怕了”。 辰光觉得自己前几十年真是白活了,那不叫生活,那叫活着,无体面、无自尊的活着。辰光第一反应是吃亏,吃了几十年大亏,原来生活如此美好,自己过去真是过着与那些贵族相比真是过着猪狗不如的生活,而当上长老后,眼前晃着的是金钱、是美女,随便松松手,陈陈口,示示意就有钱物,随便一招手、天仙般的美女就翩翩而来,柔情似水。 辰光生态、心态随之严重扭曲,严重变形,奉行着“不财,请我都不来”、“为人不好sè,除非动不得”的信条。辰光要享用金钱、美女,尽情让钱yù和**无限的膨胀,他认为前几十年的光yīn可惜、遗憾得浪费殆尽,现在要补偿加倍加地补偿回来,结果就这样走上了不归之路,只有到临死之前,才能完全明白,可惜一切都太迟了。 这些,都让柴烈和陈烈稀嘘不已,他有时在想,生活就老化真那么残酷,让一个人的心理如此地变态?辰光把这一切,都归结于他的前半生的痛苦人生,真的是这样吗? “柴烈、陈烈,你是一个大有前途的人,希望你牢牢地记住,贪yù不可,一但萌,就什么都止不住,要想当好人,第一就得学会抵住yòuhuò。”最后一面时,辰光说的这几句,让柴烈和陈烈感动了好一阵子,如果人生真的来过,辰光真会选择当一个好人吗?他也不知道。后来,他只是听说,临死前,辰光的脸sè很平静,根本就不像一个死犯临刑前的绝望,仿佛是一种解脱。 也许,辰光真的是解脱了吧,柴烈的心中感叹着。 辰光一案彻底地结束,该受到惩罚的人都受到了应有的惩罚,受到排挤打击的人,重新站了出来,柴烈学院比拼第一的身份确定,可以参加皇城举办的学院大比拼,都看好他在大比拼上取得更出sè的成绩。 柴烈成为了旭寒学院弟子们心中的偶像,弟子争相传颂着他的名字,他的不屈不扰和辰光斗争的精神,影响着旭寒学院的每一个人,旭寒学院,一座严肃的学院,旭寒学院的弟子们,正义的弟子们,只要人间有真情在,有正义在,就是这个世界是最伟大的力量,任何邪恶力量都无法战胜。 那些与辰光同流合污的人也受到了处罚,为了挽回旭寒学院的声誉,主持又处罚了几个与辰光同恶的长老,同时从这件事中,提拔了几个修为较高的弟子进入长老会,不拘一格提拔人,让旭寒学院的那些弟子们更是欢欣鼓舞。 这时柴烈的声望也到达了顶点,只是他的修为,却一直受那伤的影响,难以复原,毕竟,辰光的修为那么高,又是打在了柴烈的重要xué位上,不是那么容易复原的。 眼看着离学院大比拼的时间越来越近,柴烈也更烦躁起来。 “怎么办?师傅,有什么办法?”柴烈焦急地在房内踱来踱去,看着胡一航,在一旁陪伴的人多着,陈烈一行少不了,就是旭寒学院的主持长老们都到齐了。 “我实在是没有办法了。”胡一航苦笑着,“你这一次受的伤可不是一般的重,不是一般的丹药能治得了的,说实话,你能站起来都已经了不起,能保住修为更是奇迹中的奇迹,想复原,那比登天还难。” “你再想想,就算是倾尽全院之力,我们也要医好他。”主持想了想,坚定地说道。 胡一航闭着眼,沉思了很久,大家大气也不敢出,看着他,盼望着他能尽快地想出办法来。 陈烈搂着柴烈的肩膀,看着那么担心的他:“别急,柴烈,俗话说吉人自有天相,你这小子,命大福好,不会有问题的。” “我也想这样。”柴烈叹了口气,“可是,我现在就觉得自己怎么就这么废了一样。” “没事。”主持安慰他说道,“反正现在大家都对你服从,主持也不一定是特高的修为,主持本就是累人的活儿,也不会有多少时间来修为了,你修为不高到时更能尽心尽力地为学院出力,为皇城服务,大家就会更服从你的。” 众人都大笑了起来。 “对了,我这儿还有好多东西,不知能不能用。”陈烈突然想了起来,在他的戒指中,还存着不少的东西呢。 “真的,我想起来,你那戒指中,天玄通眼的不少宝贝还在呢,可能对他有用。”胡一航惊喜地说道。 “每一次都幸亏有你。”柴烈感叹地说着。 “看你说到哪儿去了。”陈烈笑了笑道,“咱们俩兄弟,还说这么客套的话干嘛,再说,我那些东西,也是稀里糊涂得来的,本来也就是用的,现在你需要,给你也tǐng好的。” 陈烈拿出了戒指,从中倒出了不少东西,胡一航仔细地看着,不断地挑选着:“嗯,成型的丹药是没有了,看来,得炼制一下了,毕竟就这么服用,会降低效用。”他看了看陈烈,“你呀,真是暴珍天物,你不知道,天玄通眼全身都是好东西,血肉筋皮内丹都是有好处的,只是你不知道用,就那么地把血肉给吃了,唉,如果能拿来炼成丹药的话,起码**使效果好上几倍的。” “我哪知道。陈烈mō了mō鼻子,我知道是天玄通眼的话,我直接地搬回来给你研究了,我还以为只是一头变异的妖蛇而已,幸好我还觉得它有些用,要不然,我就直接给扔掉了。” “这是什么东西?”主持看到陈烈的戒指中,有几本书。 “我也不知道。”陈烈耸了耸肩,“我抢到这个戒指时,就在里面了,我也看不懂,不像是我们大6的东西。” “哈,原来你也当抢劫犯。”小雯哈哈一笑道。 “这有什么好笑的,不都是这样,你修为低就会被人欺负,你被杀了,你的东西就自然是变成别人了的,既然这个人无法保住他的东西,那么我拿着就是最好的处理办法。” “歪理!”大家齐声的道。 “我看看。”主持拿过了书,仔细地翻了起来。 “你认识这些字?”陈烈不解地问道。 “你呀,小看了主持。”幻灵儿笑着说道,“话说,我们的主持,也是皇城第一天才,以前不但是修真,见识都是非常了不起的,是大家称赞最高的。” “我哪有那么厉害。”主持笑道,“只是懂的东西比别人多一点而已。” “你们都挑好了没,还有没有需要的东西?”陈烈笑了笑。 “没有了,我需要炼制丹药,这几天,你们谁也不要打扰我。”胡一航挑出了需要的东西,笑着离开了房间。 “太好了,柴烈,你有救了。”陈烈拍了拍柴烈的肩膀,“哈,你以后别怕变成废人了,不用怕小雯看不起你了。” 柴烈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看了看小雯,小雯同时也含情脉脉地看着他。跪求分享 最快更新最少错误请到网 ♂♂() ()rt!。

上一篇   第三百八十章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