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四章 无情?有情?问情?3 - 黑道特种兵

第三百五十四章 无情?有情?问情?3

天心阁内。网“小姐,你有听说最近街上的传闻吗?”青衣边为彩裳疏理着满头秀,又忍不住好奇的问。“什么传闻?”彩裳把玩着自己乌黑的秀,淡漠的问。“他们都说有妖怪?专偷人心暴jiān少女的变态妖怪!”青衣愤愤的说道。“偷人心?”彩裳娥眉轻皱,手忍不住捂向自己的心口。“对啊,听说已经有好几个美女让那个妖怪给蹂蔺的体无完肤,全身到处是被撕咬的血洞,下身也烂的不成样,可怕的是她们虽活着,可心却停止了跳动!”青衣说着忍不住打了个寒颤,也开始有点怕怕的!“哦,青衣,你去帮我把陈妈叫来,快去!”彩裳若有所思的催促着。“哦,知道了!”青衣把疏子交给彩裳后,连忙快跑出去。片刻后。“哎哟,闺女,有什么急事,这么慌着叫娘来!”陈妈风风火火的还没进门就喊开了。“青衣,你先下去!”彩裳辞退青衣才道“娘,我要入出头lù面!”“为什么?”陈妈冷下脸问。“我要引出那个偷心妖怪!”彩裳坚决的看着陈妈。“准又是青衣那丫头多嘴,我一会就让忍把她拉去喂狗!”陈妈气呼呼的道。“娘……!”“唉,娘知道你的想法,更知道阻止不了你,所以,好吧,娘去安排!”陈妈忍不住叹气。 “嗯,谢谢娘,这次,我一定会把我们被偷走的心夺回来!”彩裳倚在陈妈肩上,看着窗外的天空沉思。“唉,傻丫头……”陈妈爱怜的搂着怀里的珍宝,叹着气,对未来即将生的事,担心着。“魅儿,我们下一个目标是谁?”君子默看着chuáng上奄奄一息的女人,冷笑问。“我也不知道啦,不如,我们去街上转转”魅儿说了个不是建议的建议。“好吧!都听你的!”君子默手一挥,已褪去满身血淋淋的衣服,眨眼已变了身装束,简直就变魔术。“子默,你的法力又升了!”魅儿欣喜不已。“是啊,这都是我不断的吃人心的结果跟好处,哈哈哈……!”君子默狂笑着再次消失于夜sè。看来,这真是一个提升实力的特别捷径。城内,夜晚的街道上此刻到处灯火通明,来来往往的人群甚至比白天还热闹,真是怪事。“喂,你们听说了吗?彩裳要重回红楼了?”一个卖包子的小贩闲时对旁边同行的伙计说着,马上引来一群人旁听。“什么时候?谁说的?彩裳都消失那么久了,怎么会突然回来?你瞎说的吧!”人群中一地丕流氓头头阿武恶狠狠的道。“是真的,我在红楼当差的表弟告诉我的!”卖包子的连忙道。“真的?”那个流氓阿武怀疑的问? “真的比金子还真!”卖包子的肯定的道。“好吧,是男人的都跟我上红楼!”阿武一喊领着一群人向红楼走去。“哎,等等我,我也去!”卖包子的连包子摊也不管了,连忙追上去,深怕落后。而这一切,刚好被暗处的君子默看到,“彩裳舞?是她吗?”“我们跟去看看不就知道了吗?”魅儿莫名的期待着。“好吧!”君子默思绪不知不觉沉重下来,不知为什么?他有点不想去,甚至有点说不出的害怕。“你怎么了?”魅儿轻问。“……!”君子默一反往常的沉默了。红楼。这是彩衣阁最大的表演基地,豪华奢侈的装簧,如仙宫一般吸引人的目光,是众有钱人争相捧幸的地方,甚至有修真高手也会来寻乐,而今晚,此时此刻,这里几乎聚集了全城的男人,而他们,都是为了‘彩裳舞’而来。陈烈一行本来也不想过来,不过好奇着,为什么彩裳这么大的魅力,惹得那么多男人都为之疯狂,一时好奇过来看看而已。 “嘘,快看,彩裳出来了!”人群中有人呼喊道。刷一下,众人以无比整齐的相同姿势,看向台上。红楼的天台,比一般舞台要高出5米多左右,而且一反世俗的浮华,以纯晶莹剔透的透明水晶雕槊而成,淡淡的月光在舞台上流转着,清雅绝伦,宛若仙境,正因为它完美的独特,所以除了彩裳没有任何人有那个资格站在那上面。 而此刻,久违多年的彩裳,在众人的期待之下,再次站上这个舞台,依然如往昔般,穿着一袭飘逸紫纱,披散着一头如瀑的秀,不戴任何装饰!月光披洒在她身上,泛着淡淡的白雾光,宛若仙女下凡,而人们就这样一动不动的抬头仰望着她绝美的jiāo容,连眼都不敢眨,就怕少看一眼。而暗处的君子默也看的惊呆了,他终于了解自己当初为什么会被群殴了,瞧他犯了多么可笑的错,连他自己都想打自己了。彩裳没有多言,只是淡漠的看了众人一眼,随后便坐在古筝前抬手轻弹,启chún轻唱:“每当我听见忧郁的乐章,勾起回忆的伤;每当我看见白sè的月光,想起你的脸庞;明知不该去想,不能去想,偏又想到mí惘;是谁让我心醉,谁让我牵挂,是你啊!!!我知道那些不该说的话让你负气流浪,想知道多年漂浮的时光,是否你也想家?如果当时wěn你,当时抱你,也许结局难讲;我那么多遗憾,那么多期盼,你知道吗?我爱你,是多么清楚,多少坚固的信仰;我爱你,是多么温暖,多么勇敢的力量;不管爱多慌,不管别人怎么想?爱是一种信仰,把我带到你的身旁……我爱你,是忠于自己,忠于爱情的信仰;我爱你,是来自灵hún,来自生命的力量;在遥远的地方,你是否一样,听见我的呼喊?爱是一种信仰,把你带回我的身旁……”一曲完毕! 众人皆已失hún,无法言喻的悲伤和深情,深深的敲击着他们的心,当众人听到她连续唱的‘我爱你’时,君子默看到,黑暗的夜sè飘满红sè跳动的心,甚至,甚至连他先前吞下的心,也跑了出来,他惊慌的伸手想去抓,却现身体根本动不了?这是怎么回事? 突然,在人群中,有一双眼睛吸引住了她,她的目光往陈烈这儿看过来。“子默,先别动!”魅儿连忙出声警告;“这些都是这些人遗落在她身上的心,她可能是想把这些心还给众人吧!”魅儿解释道。 把心还给众人?那他这些天的努力不就白费了?“那也没办法!过后再重抓吧!”魅儿无耐的道。君子默深沉的看着此时在天台拂袖漫舞的彩裳,妖魅yòu人的身段,dàng人心魄的瞳眸,雅美绝伦的舞姿,她身上的点点滴滴,都强烈的yòuhuò着他,不由自主的沦陷,他誓,一定要得到她,就算穷极所有不择手段也要不惜一切得到她…… 可是,除了他,除了彩裳,没有一个人知道生了什么事。 天心阁内。“唉呦,我的故奶奶啊,你把这些心都还给他们,你怎么办?你不想活了你?”陈妈气呼呼的道,却也拿她没有丝毫办法。“娘,你不用担心,我没事的,我只是不想再看到那些被我偷走半颗心的人,再做那些伤天害理的事了!”彩裳虚弱的倚坐在窗边轻揉着眉心,喘息着,猛然失去那些心的力量,身体感觉好沉重,好像已不属于自己似的。“傻丫头,半颗心又要不了他们的命,你何必这样苦着自己!”陈妈心疼的看着虚弱到不堪一击的女儿。“娘,没事的,这也是你希望看到的,不是吗?”彩裳了然的轻笑。“你?唉……!”陈妈叹着气,把她搂在怀里,人们都说她是专门勾男人破坏人家庭的狐狸精,可是又有谁知道,其实,她的心最善,最不愿看到的就是那样啊!可是,他们也是身不由已,鬼王的可怕!陈妈和彩裳抖了抖身躯。“娘,你什么都不用说了,我知道自己该做什么的!”彩裳看着窗外的天空,幽幽的道。 “唉……!”陈妈只能无声的叹息。 “对了,今天我看到了一个人,我对着他有着特别的感觉。”彩裳叹道。 “谁?” “我不知道。”彩裳摇了摇头,也不知怎么地,她突然想起了陈烈的模样。半夜三更。夜深人静,人们此刻大都在自家睡觉,只有老刘独自在街上不停的转悠着。他是小镇的外巡人员。老刘慢慢地的巡视,突然,他感觉眼前一黑,好像有个黑影窜过,一闪而逝,揉了揉眼,再睁大眼睛四处望去,到处都黑呼呼的,哪有什么人影,可能自己眼花看错了!叹口气,继续往前走,快走到街道拐角处时,朦朦胧胧的看见好像有个人蹲在角落里,隐约还听到点哭泣声。老刘心想这谁啊?三更半夜,不睡觉跑出来躲这儿偷哭?遂走上前,大声呦喝道“哪家的?大半夜,不在家睡觉,跑这儿哭啥?”可老刘喊半天,角落的人影连理都不理他,勿自蹲那继续哭自己的,连头也不抬,腔也不搭,老刘生气了,走上前,伸手一把拽起他,当那人抬起头后,老刘一下就一动不动的傻愣在那啦,至于他看到什么?没有人知道,因为,清晨,有人现老刘死在城南废墟的角落里,死状异常诡异凄惨,全身里里外外没有一滴血,只剩下点皮包骨头,肚子中央被开了个大洞,五脏六腐已被攉搅成一团,腐蚀的气味,让人恶心的晕厥,老刘的眼睛和嘴巴都扩陈到极限,看的出死前一定是受到了严重的惊吓。众人皆都躲的远远的看着老刘的尸体,没人敢靠近,因为他死的太蹊跷了。有几个人走上来也只是掩着鼻子,草草的用破席包裹着尸体,就抬走了,等他们走后,才有人小声议论“喂,你们昨晚有听到什么声音吗?”“我有,半夜我起chuáng上茅房时,隐隐约约好像听到一阵哭声,本打算开门去看看咋回事,可我家婆娘让俺不要多管闲事,俺就回去继续睡觉了!”“幸好你婆娘把你叫回去了,否则,今早估计躺在这儿的就不止老刘一个了,大伙说是不是?”众人笑着起哄。“去去去,咋说话呢?我看大家以后还是各自小心点,晚上不管听见啥最好别出门,免的怎么死的都不知道?唉,不说了,也许下一个死的就是我们当中的,还是都回家躲几天吧!” 听完这些话,众人齐目相对,从彼此的眼中,他们好像看到老刘凄惨的死状和他死不瞑目的双眼,这个画面似乎已定格在众人脑海,抹不掉挥不去,瞬间,人心惶惶,恐惧害怕已侵占他们的心,遂一哄而散,都回家避难了,连本来打算出门摆摊的也挑着担子又回家了。 唉,一夕间,往昔繁华热闹的街道,变的空dàngdàng的,安静的连个人毛也看不见…… “小姐,你看,早告诉你了,大街上一个人都没,你干吗还非出来?万一碰到坏人怎么办?我们还是回去吧!”青衣不安的四处陈望着,害怕的劝着主子。“青衣,你要是怕的话,就先回去吧!”彩裳淡淡的道。“啊?我不要,我还是跟小姐在一起吧!”青衣连忙抓住彩裳的衣袖。彩裳淡漠一笑,继续往前走,触目所极的狼狈,让她不禁轻皱娥眉,暗自叹息,连续几天,已经死了不下数十人,看来人们真的被吓怕了,到底是谁所为呢?彩裳不解,众人曾经被她偷走的半颗心,皆已净化归还,怎么还会有如此邪恶之事生?难道说?不是人干的?如果是这样,那事情就不简单了。“小姐,我们来这儿干吗?”青衣愣愣的问。“看尸体!”彩裳淡淡的道。“什么?”青衣差点晕倒,瞪大眼睛,不可思议的道“小姐,你烧了?”“住嘴,别再说话,否则自己回去!”彩裳对青衣冷冷的道,冰冷的瞳眸由黑逐渐变成深紫,看到她这样,青衣不敢再说话,知道主子已经生气了。“谁?站住,有什么事?”有两个人恶狠狠的吼道。他们是奉命守护尸体,让主事的人来处理。彩裳没有说话,只是轻轻拉下面纱,径自往前走,青衣紧紧的跟在她身后。那两个人看着彩裳,居然惊呆了,忘记了阻拦,看着彩裳的美貌,居然傻眼了,什么都不知道了一般,口水流下,男人都是这样,一看到漂亮的女人,就不知道自己姓谁名啥了。就这样,没有任何阻拦的,两人顺利的来到停尸房,却看到有人已先她们一步到了。“你是谁?”彩裳看着眼前一袭白衫的公子哥,淡淡的问。“在下君子默,小姐可是天下闻名的第一舞彩裳舞?”君子默浅笑有礼的问?终于近处看到她了,虽然隔了层面纱,可,不急,慢慢来,他有的是耐心。“青衣你在外面守着,我和君公子进去!”彩裳吩咐道,并没有回答君子默的话,看的出他是个聪明而且很有心机的人,对方能算准她会来此处,可见动机并不单纯。“哦!”青衣点头应道,暗自庆幸着自己不用进去看那些恐怖恶心的尸体。“姑娘,请!”君子默率先打开门,笑看着彩裳单手邀请道。彩裳没有说话,径直走进去,路过他时,连看都没看他一眼。“姑娘很讨厌在下吗?”君子默随后进入,关上门便耐不住的问道。“我想公子来此,应该是对这些被残害的尸体感兴趣,是我想错了吗?”彩裳反问?眼眸却仔细观察着置放在棺材内的死尸。“没错,那姑娘是否看出些什么?”君子默慢慢靠近她试探的问。“公子呢?可曾看出些许端拟?”彩裳不答继续反问?“如果我说没有,那姑娘相信吗?”不知何时,君子默已贴在她身后,在她耳畔轻问。“你现了什么?”彩裳突然转身,紧盯着他的眼睛,似乎想要看进他的灵hún深处。面对,突然转身的彩裳,君子默呆愣了半天,才反应过来,回望着她如湖水般清彻的双眸,他竟感到些许害怕与彷徨,不由自主的撇开眼,看向别处。“多行不义毕自毙,适可而止,收手吧!”彩裳淡淡的丢下这句话,便转身离开。“你怀疑我?”君子默愤怒的朝她吼道。彩裳冷冷一笑,并没有回头,径自走出去。“小姐,你终于出来了!”在屋外等半天的青衣,连忙跟上前。“给我答案!”正准备走的彩裳,猛然被君子默拉住,执意要她给他个答案。“放手!”彩裳有点不耐烦的道。“不!”君子默霸气的道。“答案很重要吗?”彩裳不解的问。“对!我不喜欢平白被冤枉,由其是你!”君子默一把扯下她的面纱,她的怀疑与不信任让他失控,下一秒双chún已wěn落,狂怒肆意的啃咬吸允着她甜美如甘泉的粉chún,紧紧的把她拥在怀里,舌尖wěn的更深,更jī情,更透彻,他好想要更多,好想马上把她霸为己有,好想…… “够了!”彩裳慢慢从他怀里退出,君子默一动不动的僵在那儿,他怎么又动不了了?“青衣,我们走!”彩裳冷若冰霜的道。“是!”青衣深深的看了一眼呆站在那的君子默,便马上跟着主子离开了。“唉……!”“魅儿,我怎么又动不了了!”君子默纳闷的问。“我也不知道,子默,你斗不过她!”“我不需要斗过她,我只要她爱我!”君子默笑着tiǎn了tiǎn嘴chún,chún瓣上还有她的余味。“她不会爱你的!”“为什么?”君子默反问。“她跟你一样,都没有心!”魅儿淡淡的道。君子默一下愣在在那儿了,她也没有心? “不,不对,我刚感觉到她的心跳了!”“唉……!”魅儿重重叹口气,沉默了。彩裳和青衣一路沉默的回到红楼,远远的就看到在门口陈望的陈妈,在看到她们后,连忙跑过来,头疼的道:“我说闺女,你想吓死我啊?”“我没事!”彩裳淡淡的道。“额?闺女你怎么了?”陈妈感觉不对劲的问。“没事,娘,我先回心阁了!”彩裳不愿多说,直接绕路回红楼后院的天心阁,急切的想冷静沉淀下自己的心。“青衣,到底生了什么事?你说!”陈妈抓住青衣追问。“这……?”“快说!”陈妈凶狠的吼道。“是,事情是这样的…………!”青衣害怕的颤抖着,瑟瑟缩缩的连忙道出事情原尾经过。 “原来是这样!你先下去吧,以后学机灵点!”陈妈训道。“是,青衣记住了!”青衣唯唯喏喏的保证着。“滚吧!”陈妈心不在焉的朝她挥挥手。“是!”青衣连忙小跑步快离开。她边跑边哭着,没注意前边突然出现一个黑影,然后化做一团,急穿过她的身体,而她只感觉头一阵晕眩,又沉浸在自我的思维里,她感觉自己好懦弱又好委屈,自己原来好逮也是有钱人家的千金小姐,过的也是万千宠爱于一身的生活,为什么现在却沦落为别人呼来呼去的卑贱奴俾,还要受尽人气与害怕,她不甘心,好不甘心这样……为什么君子默连看都没看她一眼?难道他忘了当年对她许下的承诺吗? 为什么‘彩裳舞’什么都不用做就得到了他的心?为什么她为他守候了这么多年,换来的却是他在她面前wěn着别的女人?“忌妒吧,愤怒吧,孩子,这是你该有的权力!去毁了她的容貌,她就什么都没有了,这也是你一直以来,想做的事不是吗?”一屡尖细的声音传入青衣的脑海。“你是谁?”青衣心事被看穿,恼羞成怒的问。“你不用知道我是谁?你只要知道你的心在我手上就行,哈哈哈,乖乖去做你脑子里所迫切想做的事吧!否则,不是她死,就是你死哦,我好期待你的选择呢,哈哈哈哈,呜呜呜呜……!”尖锐狂笑的声音,最后突然低沉的哭泣起来,然后渐渐的慢慢消失。“午夜哭声?”青衣惊叫,那种哭声好恐怖,好像在强忍着痛苦出的shēn吟哭泣声;还有那抹诡异的声音说自己的心在它手上?她不信,探手放在自己的心口,呆愣在那儿,真的没了,丝毫感觉不到心的跳动,一片死寂,连身体也感觉在慢慢变冷,不再温暖……她死了,却还活着?她没有心了,却还活着?哈哈哈,多么可笑的事啊!她为什么还活着?是啊,她为什么还活着?彩裳舞呆呆地看着天空。“青衣?你站在楼下干吗?快上来!”彩裳站在阁楼上看着一动不动呆立在楼下的青衣,淡淡的道。跪求分享 最快更新最少错误请到网 ♂♂() ()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