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二章 团圆2 - 黑道特种兵

第三百八十二章 团圆2

不出三天,胡一航便炼制好了丹药,给柴烈服下,柴烈服下后,只觉得浑身如沉在暖洋洋的海洋之中,那舒服劲儿,那么让人惬意,他运动着真气,在全身运行了数周天后,缓缓地陈开了眼睛。网 “你感觉怎么样?”小雯十分地的担心。 “我觉得他又有长进了。”陈烈笑了笑,“你别太担心你的老公,他现在是一日胜年,每天修为都在大增。” “这还得谢谢你们的。”小雯感jī的说着。 “陈大哥,真谢谢你。”柴烈点了点头,“我现在感觉棒极了,修为又有了长进,难怪说丹药在修真界往往能引起疯狂。原来,一粒绝世丹药能相当于数年的修为!” “所以,医师在这片大6上,才会非常的了不起的。”胡一航呵呵笑着。 众人都lù出了开怀的笑容。 柴烈恢复后,一行人赶往皇城,学院大比拼一共有十五个学院参加,每个学院派出一名弟子为学院代表,今年的学院大比拼,应该相当地精彩了,据说,在今年,各个学院都冒出了天才,而且都有声誉,就说是旭寒学院的柴烈吧,从一个清洁工起来的高手,一举挫败了辰光长老,在学院界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乾坤学院的公孙林,年龄似乎比柴烈还要小,却是罕见的高手之一,在乾坤学院的比拼会上,据说连长老都败在了他的手上,乾坤学院也在考虑着让他成为学院的继承人。 如此之数,举都举不过来,还有很多大的家族,可惜他们没有资格来参与比拼,但是,他们还是派出了高手来观光,就算不能参与,至少也能在其中学到不少的东西。 这也是众多人的想法,这些天,赶往皇城的人数不少,一路上不断地看到三三两两的人群赶往皇城。如往常一样,照惯例比拼会仍旧在皇城的别云府进行。 作为已经修为大进的陈烈和柴烈,还有旭寒学院的主持林天歌,那些人在他们眼中确实不怎么样,哪怕是龙主,其实修为也不会比蝼蚁高上多少,在这个世界,修真就是说服力。 但是,旭寒学院哪怕是妖龙族第一大学院,与别云府比起来,也不会见得比蝼蚁高多少。 就算是林天歌到了大罗金仙的级别修为,在别云府的一名高等弟子眼中,却也是小儿科,由此可见,别云府的实力有多强大了,这也是为什么那些学院那么强大,那些家族强盛,却也只能服从于皇城的统治,其很大的根由就是有别云府,别云府的掌权者都是皇族的成员,而且都是死忠于皇族,忠于龙主,如果哪一个家族有异心,只要别云府出动数名高级弟子,就可以轻松地灭掉一个家族了,这就是修为之阶。 众人进了别云府,无比地感叹着,为什么人家的修为那么高,自己就不行呢,比不上别人的一半,他们只觉得,自己的修为,在别云府的那些高级弟子面前,就像一个婴儿,还没有开始成形的。 而别云府的外部弟子,却还有无数,想进入外部弟子,起码也得是各家族的高等天才才行,而这些弟子,只要到了外部,一年以后没有什么进阶的几乎没有,而那些有幸高得几阶后,进入内部弟子的,则基本上在几年的时间内,都能取得在之前数十年甚至更长的时间都未能取得的修行!如果那些外门弟子,没有天仙以上的级别,是不会在进门的考虑范围之内的,但是,如果年龄过三十岁,还不能进阶成为金仙级别,就只能去看门。也就是说,别云府的守门的,都是天仙级别!而这些来参加学院大比拼的,按陈烈和柴烈的观察来看,最高的恐怕也只是金仙中阶,而柴烈,更是还没有突破金仙中阶,比起陈烈,修为都差了很多,这让柴烈有些丧气。 这也是各族人趋之若骛的原因之一,不过,这样的机率实在是太小了。 进了别云府,柴烈的那股高兴劲儿消失得无影无踪,他感受到了压力,毕竟,原本还为自己无比地自豪,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突破而修为大进,可是现在呢,在人家弟子面前,感觉着就是不堪一击。 陈烈拉住了他的手:“兄弟,别过于担心在意,毕竟别云府不是一般的地方。” “是呀,柴烈,你真是了不起的。”幻灵儿也来安慰着他,“毕竟,放眼整个龙族,也就只有一个别云府而已的。” 柴烈的心这才好多了,每一个进别云府的人,都和他有着同样的念头的。 就光是这方面来看,别云府就可以无视所谓的旭寒学院这样的最大的学院了,只不过,彼此的分工不同,都是维护皇城的统治,维护龙族的稳定。 以柴烈这般年轻的高手,还是作为主持的备选人培养,但是如果到了别云府,也就只是给人家当看门的实力而已的。 别云府的内府,共分十三院,每院有一个主持,四个长老和十个护法,而这些人,起码都得有大罗金仙以上的级别的修为了。当然,就算是比不上那些待遇,但这些学院或者家族来别云府,也不会有歧视的,因为学院本就是一家,别云府很多高层,都是各个学院及家族的天才高手的。 而且,就算是那些外层的弟子,有可能被那些家族看上,与家族结姻后,才有可能进入内府,了解到别云府的核心,要不然,只能当做外面的弟子看待,这是别云府的规矩,却也说是为了保持别云府的正宗血统,无数代来没有任何例外的事情,这是妖龙一族的最大行sè,如果能拥有好的血统,将是受人尊重,否则就只有你的修为达到极颠,才可能有一席地位,就像柴烈,如若不是攀上旭寒学院的长老及主持,就永远只能作为旭寒学院的清洁工而已。而陈烈,就算是如此的高手,但是没有公主驸马这一个身份的话,就算进了旭寒学院,也就是一名普通的弟子而已,不会引起重视,除非他能击败长老,一鸣惊人,否则也是没有出头之日的,再放到别云府,人家恐怕连外围弟子都不想收入。 林天歌带着旭寒学院一众来到了别云府大门外时,别云府的人已经有人在这儿等着他了,大门徐徐敞开。 “大伯好。” 大门徐徐打开时,是一大片mí雾,将内府笼罩在里面,显出一片茫然的景sè,让人不由得无比地敬仰之中,陈烈还没有看清眼前是什么样子,便有一个女声传到了,那声音如莺歌般婉转,如百灵般清脆悦耳。 眼光所处,一行人看到了一个年纪看过起来三十来岁的女子,她见到了林天歌,缓缓拜伏中。 “是秦梓喧丫头呀,快起来吧,不必那么多礼的。”林天歌赶紧上前几步,把秦梓喧拉了起来,连声道,然后又对着愣的柴烈陈烈及几个弟子说:“柴烈,小雯,你们几个都起来,都来拜会你们的梓喧姑姑。” “姑姑好。”柴烈几个人听了林天歌主持的话,赶紧上前行礼。 “都是一家人,起来吧,不必多礼的。”秦梓喧出了一道真气,虚空将众弟子扶起来,原来秦梓喧出自于旭寒学院,与林天歌有亲缘,算是一宗。 陈烈大大吃惊,他试着与林梓喧的真气相抗拒,却是不能,看来,这个林梓喧的修为,比自己还要高出几阶,估计已经达到大罗金仙中后期了,看来,这个别云府不是一般的厉害,能培养出如此多的高手来,陈烈现在也对别云府充满了兴趣,要是哪一天能进别云府该有多好的。 秦梓喧目光看过去,看着林天歌带来的几名弟子,最后又停在了柴烈和陈烈的身上,林天歌明意地点了点头,也没有再说话,秦梓喧带着一行人往里面走去,大家走过mí雾,却是一座大山,名为妖龙山,山不高,但非常险峻,范围只不过十来里,大大小小有几个岭,但不险,只是林深,环境无比地舒服。 别云府的内府,就在这大山深处中,林天歌也没有来过几次,前几次,都是辰光带着过来的,他一直潜心修行,不喜好与人结交,这一次,辰光倒下,在众人的要求下,林天歌就亲自带人来参加比拼了。 秦梓喧带领着众人在岭间的小路上沿山而上,看似那些小路很是平常,然而,陈烈,却知道,其中蕴含着深奥的阵法,在行走中,他不小心带起一块石子,石子击在了路旁的一棵小树上,顿时,一道莫名的金光袭来,小石子变成了粉沫,他相信,只要有人不小心触动了阵法,肯定会死无葬身之地。 许久,众人随着秦梓喧来到了一连片大殿的前面,看上去,正中间的是一座高大的宫殿,上面悬挂着一块玉匾,上面是纯金造的四个大字:“别云府”。 那宫殿特别大,方圆恐怕有十来里,整个宫殿都是用美玉造成的,而且,墙面上,术子上,都雕刻着龙和凤,还有各种各样神秘的图案刻在上面,显出宫殿的非凡之处。最奇怪的就是,整个宫殿看不到半点缝隙,就像是一块美玉所雕刻而成的一样的。别云府的周围,又有十座小型宫殿,占着地形,似乎又蕴藏着什么阵法,将别云府护在期中,整个别云府上空,没有半只飞鸟经过,更无半点生气。 “别云府,看来真是别有一番滋味。”陈烈感叹着说道,看着眼前的宫殿群。 在陈烈的眼睛都看不过来的时候,秦梓喧带着林天歌一行来到了东边的一座殿中,让众人休息。 正式比拼在五天之后进行,而其它学院并不是都在妖龙之都,最远的学院,离别云府有十来天的路,所以并不是学院的选手一时到达,而旭寒学院得天独厚,就位于皇城中,就到得特别地早了,林天歌的想法安排,也是让柴烈熟悉一下这儿的环境,充分地休息好,能在五天以后,用最好的状态迎接比拼。 现在派出照料的又是自家人,一行人很快就安定好了。而林天歌交待一番后,就和秦梓喧聊家常去了,只剩下众弟子一行,自是到处观察,看一看这里的情景。 第四天,所有的学院人手都到齐了,不过人到齐了,看起来都是熟悉的人,设法凑在一起聊天,却都很是小心,生怕自己的家底lù馅般,都在认真备战大会,就算是聊天,都是东拉西扯,不涉及核心,这一次,务学院带领的人,似乎都是那些能话善辩的人硬是让人察不到其核心秘密的。 第五天,柴烈在小雯的服shì下起chuáng收拾完后,稍舒展了一下筋骨,和陈烈打打闹闹,林天歌在秦梓喧的陪伴下入院。 “行了行了,柴烈,别再闲聊了,去找你的师兄们,你们一起收拾好了,我们去大典和众院会合,一会儿别云府的主持就要到了。”林天歌吩咐道。 “是,主持。”柴烈躬身道,和陈烈打住嘻闹,叫过师兄弟们,跟着林天歌一起,前往大殿。 其实,在一行中,有几个人比柴烈还要小,而现在的地位柴烈又要高贵一些,但是,旭寒学院的规矩不能乱的,毕竟他们入院早,柴烈只能称师兄。 偏院离大殿本就不远,在林天歌和秦梓喧的带领下,一会儿,便来到了大殿。 参加的学院众多,因此,名额也有限制,每个学院都是派来的天才弟子,在学院内都是实力突出的人,是那百里挑人的修真高手了,所以,这一次比拼,竞争其实是很残酷的。 虽然如此说,但比拼的过程却是很简单的,大家打擂台赛,输了的在一旁观看,赢了的留下,至于比拼方式,也很简单,就是各学院派出来的弟子,按数字排列,抽号,十个学院十位弟子,组成五组,进行第一轮撕杀,成功者晋级第二轮,失败者再组号,再分组,循环赛,从中选取胜者一人,格外晋级,再六人重新分组,这样循环赛后,最后留下两人晋级决赛,最后的胜利者,代表学院取得皇城荣誉,将由龙主亲自颁勇士之号,载誉回院,只要是能进入前三名,都会在学院界地位大升。 这样做法,就能算得上比较地公平了,因为,分组抽签比赛,本就有些不公平,比如,有些人运气好,抽到弱手,有的运气不好,抽到强对手,这样,就会导致获胜的不一定是很强的,失败的不一定是弱者,采取循环赛事就能避免这种情形出现,使比赛公平一些,以前不是这样进行的,采取的是单一赛后,有人就提出了反对的意见,于是综合考虑后,就采取了现在的比拼形式,一直流传了下来。 这样,学院大比拼,往往要进行一个月左右,这一个月,就是妖龙族的最大的盛事,就连龙主也来亲自观看,由此可见比拼的重要xìng。 分组抽签后,柴烈打开是第三组,便拿着棍向第三组的擂台走去。 现在的柴烈,当然拿的不是先前的扫帚了,开什么玩笑,现在的柴烈已经是做旭寒学院的继承人培养的,怎么还会用那不入眼的扫帚,以前,柴烈不过是一名清洁工,不配用武器,现在,正式入院成为一名弟子,自然可以根据自己的好爱所长来寻得合适的武器,柴烈底子浅,什么枪,剑之类的武器,没有一点根基,于是,就选择了没有什么章法,倒与是扫帚有些相象的棍了,换这个武器时,陈烈也是给了一点建议的。 而且,棍的杀伤力较小,以柴烈的xìng格,如若是过于火暴,定是会造成伤亡,这是他们都不愿意看到的。 而且,学院大比拼中有一条规矩,就是不准杀人,否则,将会被处死或者是废掉修为禁闭终身。 而陈烈也看到了柴烈这家伙骨子的傲气,柴烈这家伙生来就有股蛮力,这股蛮力虽然比不上真气,但是一作起来,却让人难以招架,往往同阶修为的人,难以是对手,最后选了又挑,挑了又选,才选了这根木棍,而这木棍,非是一般的木棍,用的是千年神木制成,传说,这种神木如修真的人一样,也会有修行之力,那功效非常奇特,坚愈而精不用说,而本身又带了一点让人静心顺气的功效。 而这木棍,看起来似乎不大,却有一百余斤,非常坚实,比铁还要坚硬,只是比铁棍要稍稍柔韧一些,而柴烈,又在木棍里三层外三层的缠了数圈的麻布,使着又不失效用才满意着。 拿着缠着麻布的木棍比拼,这恐怕是第一人的,不过,这样,想不让人注目都难,台下,都在窃窃sī语着,不明白柴烈手中拿的是什么玩意。 而柴烈又是一个稚气未脱的年轻人,看起来不过十三四岁,其实,柴烈也已经快十八岁了,虽然经历了那么多的磨难,却没有在他的脸上留下些许岁月的痕迹,没有显现出苍老而已的。 五组上擂台,就柴烈最为眼,很多人都饶有兴趣地观看着他。 这是一个小孩子,把他放倒了,少一个人就容易对手,大家都是这样想的,虽然,他们并没有说出口来,但是那眼神,就是这样的含义。 当然,柴烈才不会去理会那几个看起来是那么嘲笑的目光的,他走到了擂台的一角,不去看任何人,占了一个觉得对自己有利的方向 等柴烈刚刚站好了方向,又一个来到了第二组擂台的人引起了大家的关注,这一次,比柴烈还是引起轰动,这一个同样又是和柴烈一样的小孩子般,年纪最多十四五岁,而且还是一个女孩子。 那小女孩子身材很不错,非常修长,看上去比柴烈略矮半分,体形非常地匀称,xiōng部已经开始育了,鼓起了一个圆圆的小馒头般,穿着一件粉红sè的紧身衣,一头乌黑的大辫子,嘴chún单薄而mí人,扑闪扑闪着大眼睛,那么明亮可爱,而且一笑起来。就有两个浅浅的小酒窝,显得特别地mí人。这就是一个mí人的小女孩子。只是,让人不解的是,那个小女孩子的手上,提着两只大锤,这与她jiāo小的身材极不相配,那大锤的锤头,相当大,特别圆。 “这不会是木头做的大锤吧。”众人暗地底sī语着。 众人都不相信,这大锤会是铁的,都这样想着的,只要是有一些常识的人知道,那大锤,如果就是普通的铁做的,恐怕也会有几百斤重,如果是那绝世玄铁所做的话,上千斤都有可能,这个小女孩子,自己本身肯定都没有一百斤,怎么可能挥得动这么重的两个铁锤呢,谁也不相信。 就算是这个小女孩子修为特别高,到了金仙级甚至更高,举这么重的铁锤,是容易的事的,但是也会不拿这么重的铁锤来做武器的,而这个女孩子,应该是不能达到金仙级别的。不管他多么天才,有多少绝世丹药相补,也不可能达到那样的境界,丹药虽然有效,但是多之益为毒,这也是大家都知道的事的。 不过,这个小姑娘没有理会台下那些人的想法,看着那些众人的目光,她不满地jiāo哼了一声,一转身来到了柴烈的身边。 “你来干什么?”柴烈哭笑不得,看着那小女孩子。 “小哥哥,你叫什么名字?”小妹妹很是自然地说道,仿佛与柴烈相当地熟悉。 声音很好听,就像是灵鸟一般,只是这个小妹妹,自己与她又不怎么熟,这样的称号,显得两个人的关系相当密切一切,柴烈在心底暗暗地想着。 “我叫柴烈。” “嗯,名字还不错,我喜欢。”说完,小妹妹把两只锤拿在左手中,伸出了右手,向着柴烈握过来,“我叫黄素素,很高兴认识你。” 柴烈哭笑不得,看着她,不知说什么才好。 “小傻瓜,你真对我胃口,姐姐喜欢。”黄素素一本正经地说道,“看你笨头傻脑的,还拿一根棍子一样的东西,放心,等下打完了,不管你输了不管你是输了还是赢了,我都请客,我们一起去搓一顿,以后,你就跟着我混,是我的头号小弟弟,吃香的喝辣的,保你平平安安,能最快地提高修为。” 众人都有些晕了,看到她的样子,似乎就吃定柴烈,她有没有想着,她那年纪,看起来,比柴烈还小呢,除了那对铁锤看起来吓人外,还真看不出她有多少修为的,居然大言不惭地要当柴烈老大。 陈烈暗暗地向柴烈竖起了大拇指,柴烈知道他的意思。 “小样,行,又惹女孩子喜欢了。”这就是陈烈那手势背后的意思。 “行,以后黄姐姐就多多的照顾了。”柴烈反正是人来熟,看着黄素素还有些亲切感,就随口应了,对女孩子嘛,让一点又何妨呢。 这个时候看台上的小雯可就不乐意了,她的鼻子里哼了一声,看着柴烈的眼中,似乎要冒出火来了,看来,今晚柴烈没有好果子吃了,不过,柴烈没有在意,仿佛什么也没有看见。 刚到别云府,抽了一个看起来tǐng不错的组,对手一看也年轻,修为似乎不高,这一场胜利应该是拿定了,黄素素特别地兴奋,而且又收了一个小弟,她立刻自我陶醉起来,说起话来是神采飞扬,很有大姐大的样子。 可是,对面的那个弟子就不满意了,心头不是滋味儿,你这小丫头,看起来是长得很可爱,如果长大了,而且,那xiōng部继续育好的话,可能有一笑倾国倾城的资质的,可是现在是在学院大比拼呢,那么多人围观看着,又不是比赛选美,更不是聊天拉常的时候,听她这话里的口气,似乎就是把对手当成草靶子似的,让她欺负,这样也太不是滋味吧,好呆站在这个上面的,都是各个学院挑出出来的精英,都有着不低的修为,在学院里,那也是跺一脚地动山摇的人物,哪像这样,在这儿受冷落,哼,等一会儿开始比拼,把你这个黄毛丫头打得哇哇哭,对面那个学院弟子这样想的,不但如此,就是台下的观众,恐怕都是这样想的,而柴烈,看起来像是和黄素素同一条战线的人,也是满头昏暗,两眼直呆,就要被小妹妹打败了。 可是,对这小妹妹又不能生气,又不能出手,他真是无奈,希望别在对决中碰到这个小妹妹才好,要不然,到时不知道怎么应付才好的。 在柴烈的想法中,那些学院弟子,那些家族世家的高手,都是精英,都是最有天赋的,又掌握着最好的资源修炼,修为说是太弱,那是自欺欺人的事。 就像对面的这个小妹妹,已经是金仙初阶,比自己差不了多少,柴烈已经看出来了,只是不知道,她拿这么个大铁锤,怎么打,能应付得过来吗,不用说,笨重的武器攻击力是够了,可是不太灵活,如果遇到对方有好的身形和武器配合的话,哪怕是修为比对方高,胜算也不会太大,黄素素没有摔坏脑子吧。 柴烈又看了看对手,对手是天脉学院的高手,叫萧旭光,看起来二十来岁,但也有金仙的修为了,在此之前,主持将各个学院选出来的弟子的一些基本资料了解清楚了,这个对手,天资不是很高,但是肯下苦功夫,别人修行一年才达到的境界,或许他要两年甚至更长才能达到,但是,他从不肯放弃,一直努力着,终于凭着自己的刻苦,修得一身高的修为,也因此被选派为此次的代表。 虽然如此,柴烈相信凭着自己的修为,再加上陈烈这一段时间来给他恶补的一些招式,应该取胜是没有问题的,但他也不敢像黄素素那般目中无人,听她的语气,好像取胜就像喝凉水一样。跪求分享 最快更新最少错误请到网 ♂♂() ()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