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三章 团圆3 - 黑道特种兵

第三百八十三章 团圆3

陈烈看着黄素素的那大锤,眼中的怀疑神sè很重,他看了看柴烈,柴烈也是一般,他们都感受到了,黄素素的那两个大锤,没有一点杀气,却有着一股生命的气息,那气息,是那么地熟悉。o网 难道,这和柴烈的木棍一样,用神木做成的?如果也是这样,那黄素素的攻击力就很值得怀疑了,除非只有一种可能,这小丫头和陈烈一样,也是脾气暴躁,有些无法克制自己,就像柴烈一样,用木头锤,克制自己的脾xìng。 心中这样想,柴烈犹豫了一会儿,开口说道:“快开打了,你那铁锤肯定很重,为什么不先放到地上,等开打的时候再拿起来呢?” “你笨蛋呀,你姐姐的锤是木头做成的呀,很轻的啊!说错话了。”黄素素连忙住口捂住了嘴,对着对手还有台下的人,一脸的不好意思般,两只可爱的眼睛滑过每一个人,好像是在对他们说:“我刚刚说的话,你们都没有听到是吧。” “哈哈。”对手,柴烈,还有台下的人,全都哄堂大笑,连台上的那些主持们,龙主,都一个个笑得开心了,这个小丫头,可真搞笑,让人开心。 “你怪你这臭小子,你等着害得我说错话了如果我不能取胜,我要让你赔偿我的损失。”黄素素狠狠地瞪了一眼柴烈。 柴烈无辜地看着她,又看了看陈烈和台下的人,众人都忍俊不禁。 虽然这样说着,陈烈和柴烈却现了,这个黄素素似乎没有怒羞的心,仿佛一点都不担心。 这个黄素素,恐怕也是个高手,只是出场时炫耀了一翻的,说说这些话,就是让对手听,让他们放松心思,以其不备,让他们产生骄傲轻视的心,那么,黄素素就是修为和心智,都是很高的。这样地想着,柴烈心头一震,开始重新来打量黄素素,在那玩世不恭的表情下,到底是什么样的实底儿。 但是在脸上,柴烈又没有显现出来,只是很配合一般地开口说道:“你一千个一万个放心,这不有我吗?不管失败了还是胜利了,我替你撑腰,你看看,虽然我的这个根子也是木的,却是千年神木,很重的。” “真的吗?小哥哥,你好厉害哦。”黄素素扑闪着大眼睛,一脸崇拜地看着柴烈。 两个人就像是唱戏一样,一唱一和的,就像是两个小孩子过家家,柴烈很是无辜:我说的是实话,你们怎么理解是你们的事了,与我无关,信不信也在你们。 就在两人如打情骂俏般的扯着家常时,所有的小组都分完了,五组对手已经分了出来,都站到了各自的擂台上。 “你回去吧,你看看,大家都在看着这边呢。”柴烈碰了碰黄素素。 “哦,聊天聊得太开心了,都忘记这是比赛了,对不住了,那位大哥哥,让你等急了吧,没事儿,我马上就回来,真不好意思,对不住,对不住。”黄素素点头哈腰,对着对手笑着说道。 “哈哈。”这都不知是场下第几次出这样的笑声了,当然,这样的笑声是没有半分恶意的,就只是觉得黄素素这丫头实在是太可爱了。 “小丫头,赶紧回去吧,比赛马上就要开始了。”主持的别云府的长老站了起来吩咐道,“有什么事,等比拼完了,你们爱聊多久就聊多久,我们都不会阻止。” “一定一定。”黄素素对着台上主持的长老,“对不起,给你们添麻烦了,等下比赛完了,不管我赢了还是输了,我都请你们去喝酒,多少都算我的。” “行,我们一定要吃最好的,喝最好的,非把你喝穷不可。” “哈,对,直到把你吃光喝光。” 底下几个好事佬在大叫起来。 “切,就你们那样,就想吃穷我,我到时,别把肚皮撑破了,姐姐我多的是没有,买下一两个城让你们尽情享受还是有余的。”黄素素满脸是不屑。 这话有点大,一座城,那可是什么概念,拥有一座城,就可以展一个家族,如果运气好,还能成就一翻大事业,那这个女孩子就不是一般的了不起了,最少也是出身大的家族,可是,哪一个家族有这么样的女孩子出现呢?柴烈和陈烈看了看主持,林天哥也是摇了摇了摇头,他也不知道,他看黄素素时,并没有意思到她会有什么好的背景,还以为她只是一个看热闹的,十大学院里,肯定有一个弟子调查错了,以为是那一个弟子参赛,却没有想到是这个丫头片子而已的。 就在大家都站定了后,一团光从空而降,那光降在台上后,现出了五位老头来,不对,不应该说是五位老头,而是三个老头,两个老太太。 不过,这五位老头并不老,从表面看起来,就五十来岁而已,尤其是那两个老太太,是看起来还年轻一些,又有点像是丰韵犹存的fù女而已。 一般都是这样的,如果修为到了大罗仙之后,确实会有一些保存相貌,留住青春的效果,但这效果也不是一直留下去,毕竟只有到达神人境界,才能永烈。 而如果不能突破到神人的境界,修为一直没有多少长进的话,会老去并死亡的,而眼前的四个老人,就已经过了黄金修为期,也就只是这个样子,相貌已经开始在老化中,不过,能达到这样的修为也是了不起了,让人羡慕,但在别云府中,这又只是一般的执事,因为没有前进的可能了,就只会被派出来打理这些烦琐事儿。别云府的真那真正的核心高手,是不会屑于做这类事情的,而且,学院大比拼,又不是翻天覆地的大事,那些核心高手才懒得管呢。 不过,虽然如此,这五个人还是受到了大家的礼遇的。 “长老好。”别云府的众人齐道,躬身行礼。 “免礼。”那五个老人也还着礼。 那五个老人相互看了几眼后,分别向着五个擂台走去,有条有理,并不紊乱,他们也是久经此事的长老了,自然把捏有分寸的。 来到柴烈这一擂台的是一个老太太,去黄素素那擂台的是一个老头子,是五人中较年轻的。 柴烈打量了一番这个老太太,她看上去很年轻,看起来,捉mō不到年纪,最多就是四十的样子。体形很丰盈,风姿犹存,面而那眼角又有些纹,体现着岁月的苍桑。而黄素素那边的老头子,身材很魁梧,脸四四方方,仪表大方得体,很有大家子气,看起来,应该是在年轻时,是一代高手之一。 “比拼的规矩不需要我多说,你们都知道了吧。”其中一位老头,扫过擂台上的两位对手,又看了看其他的高手,淡淡地说道。 “我们都知道了。”柴烈在内,参赛的弟子们都答道。 “既然如此,多的话我就不说了,只重复一遍几项重要的事情。第一,不准下杀手,禁止使用暗器暗招制敌,违者格杀勿论,第二,此次比拼,跌出擂台为输,自动认输为输,凡是这两种情形,不准再继续追击,否则,格杀无论,此次只是一个初赛,大家都慎重对待,胜败乃兵家常事,大家切不可因比赛之中产生异端,尤其是仇恨之心,听明白了吗?” “知道了!”众人齐道。 那五位老人向台上一鞠躬。 龙主站了起来,旁边是幻灵儿,幻灵儿向陈烈和柴烈做了个鬼脸,尤其是对柴烈做了个胜利的手势,相信他一定会取得胜利。 在如此庄严的情形下,尽管大家都想笑,但又忍着。 龙主扫视了一下全场,威严的说道:“不管是哪一个学院失败与胜利,绝对不允许出现憎恨之心,比拼当中,谁敢插手,格杀勿论,如果是家主或院主出手,将永远取消该家族该院的资格,听清了没?” “听清了。”看台下的众人齐道。 “我宣布,学院大比拼,正式开始!”龙主的声音,在上空久久回dàng着。 “耶,终于可以打了。”黄素素挥了挥两柄铁锤,满脸的开心。这丫头,好像是把这当作儿戏一般,是一件很好玩的事的。众人啼笑皆非。 “小jiji,好好地打吧,别没出几招,就被人打下台,哭得稀哩哗啦的。”柴烈笑了笑道。 “小哥哥,好了,别管我了,开打了,打不赢就求饶,jiji给你安慰,别被那些人打败了,对付这些人我是轻而易举的,看jiji我怎么打得他们求饶认输的。”黄素素举了举铁锤,不过,那情形,就像是小孩子撒jiāo一般。 柴烈越来越哭笑不得,你比本大爷大吗?凭啥老在我的面前jiji前姐姐后的,占尽了便宜。 瞅着黄素素的眼sè中,柴烈表示着无奈,但也没有再多说话,举了举棍,表示说没问题。 看来,黄素素这丫头,又是一个高手,又是那么地抢眼,可不能让她一个人在这儿大出风头的,得拿出一些真本事,让大家震一震的。 如此想着,柴烈做好了准备,弯下腰来,弓身看着对手,做好了冲的准备。 对面的弟子看到柴烈的样子,也只是一撇嘴,气势汹汹地直奔着柴烈而来,看着那样子,柴烈的心中已经充满了胜意,他还抽空看了看黄素素这小丫头,她的对手也是,直直地向着她扑去。 不把这两个小鬼头打下去,就太没面子了,他们的心中都充满了胜算,而台下的人都在叹着气,都觉得,柴烈和黄素素是非败不可。 二十步,十九步——众人都看着这两个擂台,仿佛那三个擂台根本就没有一点吸引力一般。 “下台去吧。”柴烈的对手哈哈一笑,吼了起来,向着柴烈猛攻过来,带起了漫天的气势,众人都认为柴烈这一击肯定无法承受,必败无疑。他盘算着,等对手离自己只有十步的距离后,化作了一道旋风,向对手攻去,而黄素素也是jiāo叱一声,开始了还击。 就在大家都不敢看的时候,不可思议的情形却生了。 只听得“砰砰——”两声,几乎是不分先后,柴烈和黄素素两人的对手,还没有弄明白是怎么回事,就已经分别地被柴烈的木棍和黄素素的铁锤给砸了出去,倒飞到了台下,口吐着鲜血,已然是败了。 一招,只有一抬,那三对擂台都被这两个台上的情形惊呆了,忘记了这是比拼,都停了下来,呆呆地看着这两个擂台的情形,看着两个忘乎所以的人。 “哈,小哥哥,真不错呀,居然一下子就把对手打败了,我还以为你能拼上对手两三抬就了不起了,没想这小子居然那么不经用,一下子就被你给打下台。”黄素素左手拿锤,右手拍了拍柴烈的肩膀,就像两个人很是亲热一般。 “你也差不多,我也太小看了你,我还以为你只是一个小娃娃,也会认为你被打下台呢,不过,看你的样子,修为tǐng不错,招式也诡异,居然不比我迟。”柴烈哈哈一笑着。 小羊威武!众人突然齐齐地鼓起掌了来,这次,大家这才想起,既然能站在这个台上,都是了不起的人物,别以为人家看起来不怎么样,就真没有实力,可是人家只要出手,就知道人家的深浅。 其实,那两个弟子也是高手,虽然,他们也是学院高才,修为了得,但很多都是学院用丹药堆出来的修为,而且,他们也没有真正地在外面去经历过实在的战斗,经验很浅,不过就算这样,他们也不该如此快地失败,不过,这也怨不了别人,他们都小看了柴烈和黄素素,一时失手而已。就算他们没有看走眼,引起重视,又能在柴烈和黄素素的手下走过几招呢。 陈烈走上去前,握住了柴烈的心:“恭喜你,胜了第一场,以后一定会长胜下去。” “谢谢陈大哥的鼓励。”柴烈含笑着,和前来祝贺的小雯拥抱在一起。 第一场胜利了,旭寒学院的众人都欢欣鼓舞。 “这位大哥哥又是谁呀?”黄素素打量着陈烈,好奇地问道。 柴烈苦笑着,小哥哥,大哥哥,这个,真是有趣,想得出来。 “我叫陈烈,很高兴认识你。”陈烈递过手去。 黄素素握住了他的手:“嗯,你这个大哥哥tǐng可爱,我喜欢。” 陈烈满脸是汗,这个小丫头,真是说得出来。 “喂,看什么看,你们还打不打。”看到那三对擂台已经停了很久了,都傻傻地看着这里,那些压阵的裁判不耐烦了。 “哦。”那三对这才缓过神来一般,忙不迭说道,“打,怎么不打,还没有分出胜负呢。 “傻小子们,别那废物样,快点打,打完了喝酒去,真的是,像小孩子一样过家家一样,半天都打不出输赢来。” 那三对对手,六个高材弟子,被黄素素的那句话,说他们像废物一样,气得快吐血了,却没有法,他们都是学院里几百上千弟子中出来的高手,在学院中,一直受人尊重,虽然说不上是可以瞧不起所有的人,但也是眼高于顶的主,什么时候会被这样地瞧不起中,而最可恨的就是那看不起他们的还是一个小小的丫头片子。 “小哥哥,你真厉害,不愧是我收下的小弟,比那几些个没用的东西要强无数倍不止,不过,你也不要太骄傲了,还是要谦虚一点,如果你再努力一点,说不定过上几年,你就比姐姐厉害了。”黄素素那神情,仿佛她就是第一,任何人都不看在眼里,都要以她为尊似的。 “天,我什么时候变成了你的小弟了?我答应了?”柴烈向她翻了翻白眼。 “你都已经称我为小jiji,就说明你已经把我当成jiji看待啦。”黄素素一扭眉,笑了起来。 “好吧,小jiji,话说你出自于哪一门呢,那么厉害。”柴烈不解的问,这也是陈烈最想问的。 “姐姐我来自于风云学院,怎么样,吓着了吧。”黄素素自豪的说,“看你们,应该是那几个小学院的吧。” 风云学院是妖龙族第三大学院,难怪这个丫头片子这么厉害的。 “小jiji好厉害。”陈烈笑着说道,“我来介绍一下,你的这个小弟弟,是旭寒学院的第一弟子,只要他在这次比拼大会中取得胜利,就有可能继承旭寒学院主持一职。” “哇,小哥哥,你好厉害哦。”黄素素一脸的崇拜,充满了可爱的神sè,“小哥哥,不,烈哥哥,你多大了,你有女朋友没?你结婚了没?你好厉害呀,你居然是旭寒学院的,你居然会继承旭寒学院的主持一职,你说,我要是成为你的女朋友,以后我们又成为了夫妻的话,哇塞,那我不就成了旭寒学院的主持夫人了,哇,太好了,我喜欢,烈哥哥,你要是成为了旭寒学院的主持,我们风云和旭寒合为一起,就叫旭风学院,多好,我们就成为了天下第一学院,以后就永远没有人能与我们的地位动摇了,多好,而且,我们要是生了一个男孩呢,我们就给他取名为柴风,如果是一个女孩子呢,我们就给她取名为柴素素多好。”她在一旁喋喋不休地说道。 众人狂喷血,这个丫头片子居然敢在这么多人的面前,大谈结婚生子,真是可爱得太过分了,惹得大家都哈哈笑了起来,这个真是绝世的活宝贝。 “这里还有我呢。”小雯忍不住了,站了起来,看着黄素素,“你也太不把我放在眼里了。” “你又是谁呢?难道你也喜欢烈哥哥吗?”黄素素一脸不解地问道。 众人直想倒到地上去。肚子都快笑痛了,却又说不出话来。肚子都要绞痛了。 “我呀,我是你的烈哥哥的妻子,你满意了吧。”小雯噘着嘴说道。 “哇,烈哥哥,你就结婚了呀,你真有魅力,居然这么讨女孩子喜欢,这么年轻就成婚了,而且还是魅力尤存呀,真是太让我喜欢了,这样的男人是最有魅力的。”黄素素扑闪着大眼睛说道。 “你不是想和我抢丈夫吧。”小雯一脸的无辜,笑着说道。 “谁说和你抢丈夫了,我也要做你的妻子,你这样的人实在是太少了,太让我喜欢了,我要抓住你,这一辈子,可能再也遇不到你这么好的人了,小雯,我和你商量一下好吧。”黄素素满脸乞求地说道。 小雯睁大了眼睛,不解地看着黄素素,满脸的瀑布汗,几乎要晕过去了:“你还想干什么?” “我也要做烈哥哥的妻子,好不好,我们一起做烈哥哥的妻子。”黄素素拉住了小雯的手。 听到这句话,众人再也忍不住了,哈哈的大笑起来,捂着肚子蹲了下去,看着黄素素的样子,就像是看到了鬼一样,真是太不可想象了。 而那三对擂台也已经结束,第二三天是五个失败者的擂台,谁能取得最后一个晋级名额,已经没有多少悬念,大家也没有过多的关注,他们的目光都聚焦在了柴烈和黄素素的身上,这两天与胜者无关,胜者可以休息一下,等待第四天抽签重组。 三对擂台的弟子们,都围了过来,看着这绝世的活宝。 “不行!”小雯斩钉截铁地说道,“我的老公只有一个,只属于我的,谁也不许抢走。” “我又没说要抢走你的老公,我是说我们分享你的老公而已。我们应该与别人分享好的东西,不是吗?我有好吃的,我都会和师兄弟们分享。” 小雯翻了翻白眼:“如果你的老公呢?你会和另一个女人分享呀。” “那当然啦。”黄素素无辜地说道,“如果我的老公又爱上了另一个女人,我当然不介意和她分享我的老公,这说明我的老公有魅力,讨人喜欢的,这是我最高兴自豪的事的,那又有什么好生气的。” “可是,我的老公不喜欢你。”小雯撇了撇嘴。 “谁说的,烈哥哥,你喜不喜欢我。”黄素素拉住了柴烈的手,xiōng紧紧地压着他的手。 这情景真是香艳无比,柴烈直感受到了血脉喷陈,这个mí人的小妖精,特别是那种体香,柴烈感受得到,是那很自然的体香,而不是用什么香水之类的东西装饰出来的,那香味最难让男人拒绝的,他是一个正常的男人,当然会有反应的,一时之间,不知道如何作答。 看着柴烈的表情,黄素素哼的一声。 柴烈赶紧讨好地说道:“我喜欢你,但这喜欢不是爱,只是朋友的喜欢,你是一个很好的女孩子,很讨人喜欢,每一个看到你的人都会喜欢你,但这不是夫妻之间的爱,我的爱只给了小雯一个人,你以后会遇到比我好的。” 小雯得胜般地白了黄素素一眼,黄素素脸sè暗然,一脸的委屈,突然,她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抬起头来,看着小雯:“我还没有失败,哼,你没听烈哥哥说吗?他喜欢我,只是还没有达到爱的程度,没有达到能做夫妻的程度,只要我们相处久了,喜欢就会变成爱了,烈哥哥就会爱上我的,我们就可以结婚生子了,小雯jiji,我们一起爱我们的烈哥哥,多好。” 众人听得快要吐血了,这真是天底下的怪物,这是什么逻辑。 顿了顿,黄素素又说道:“没事,反正时间还长得很,我现在才十四岁,等我和烈哥哥一起,等我到十五岁,不行,十六岁,不行,就十七岁,终有一天我会得到烈哥哥的爱的,对了,打完这场赛后,我就不回风云学院了,师哥们,你们等打完了告诉我的爸爸,就说她的女儿嫁人了,有空会回去看他老人家的。” 她回过头一看,没有一个人应声,只见众人都忍着笑,有的蹲在地上,有的坐在地上,笑得眼泪都流了出来,她气鼓鼓的叉着腰,一脸严肃地问道:“难道,真有那么好笑吗?”那神情,就像是小女孩子jiāo气。 “哈哈。”震天的笑声出来了,台上的那些长老们久经沙场,却也忍不住大笑起来。 龙主走上前来,抚着黄素素的头说:“真是一个可爱的小丫头,没有一点心机,太可爱了,太对我的胃口了。” 黄素素看了看龙主:“哇,你就是龙主呀,好帅,好讨人喜欢,可惜,你的年纪太大了,当我的爸爸还有多的,要不然,我追求你也不错。” 居然敢取笑龙主,众人头大了,这个丫头片子也太大胆了吧。 幻灵儿更是笑得直不起腰来了:“父皇,这个丫头太可笑了,要不,你把她收作义女吧,封一个公主给她当当。” “行,好说,丫头,等比拼结束后,我回到皇宫,就收你为义女,封你为灵素公主,怎么样?”龙主含笑道。 “公主?公主不好玩,天天呆在皇宫里,多闷呀,我不喜欢。我还是喜欢自由自在的生活。”黄素素噘着嘴说道。 “谁说的,我也是公主,多好玩呀,想出去玩就出去玩,那也是一样的。”幻灵儿笑着说道。 “那好吧,既然好玩,那我就勉为其难,当一当这个公主吧。”黄素素想了想,说道,“那个龙主老爸,我先说清楚,如果你不让我玩,我就不会当这个累赘的灵素公主了。” “哈哈,好吧,我答应你,只要是你不喜欢的,我就不会让你做。” “那我现在想要烈哥哥当我的丈夫,怎么办。”黄素素认真地看了看柴烈,看了看小雯,又看了看龙主,说道。 “哈哈,这就要靠你自己了,婚姻大事,我不能做主的,灵儿就是她自己找到了心上人的,既然你喜欢,你就去吧,为父支持你。”龙主含笑着,“好了,我和长老们还有些事情要商量,我们先走了,你们好好地准备,下一场比拼也快的。” “是,父皇,恭送父皇。”幻灵儿陈烈躬身道,黄素素也有模有样地躬送着。 “恭送龙主。”众人齐齐躬身道。 送走龙主后,黄素素笑着说道:“来来,在场的各位都辛苦了,我请客,大家去皇城最豪华的酒楼,尽管点,吃一个痛快方休!不过,酒就不准喝,后面还有比拼,明天也有比赛的。” “好,谢谢灵素公主。”大家齐道谢着。 “我不去。”小雯气哼哼地说着。 “小雯ji,你也太小气了,我;这不是还没有能抢走你的老公嘛,怕啥,除非你怕你输给我。” “谁说我怕了。”小雯杏眼圆睁道。 “那就去吧。”黄素素搂着她的肩膀说道。 “去就去,谁怕谁呀。”小雯哼声道。 “哈哈,走咯,大吃一顿去,狠狠地宰灵素公主一顿。”大家看着黄素素受到龙主的喜欢,巴结不已,赶紧尊称,让黄素素很是得意。 一行人,来到了皇城最大的酒楼,吃了个尽兴,当然,那花费可不是一般的了不起,不过,黄素素本就有钱,何况现在又挂了一个灵素公主之身,有的是人撑腰,怕啥,吃不穷,吃不怕,只要吃得开心。跪求分享 最快更新最少错误请到网 ♂♂() ()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