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四章有情天1 - 黑道特种兵

第三百八十四章有情天1

?第二天三天的比赛,参观的人数少了一大半,毕竟这是败者争誉,只是最后一次机会,对于这几个学院来说也许很重要,对大家来说却少了很多精彩的看头,自然是没有多少关心的成分在内,管他谁胜谁败,大家都很期待着,第二轮比拼的开始,那才是最精彩,最吸引人的地方的,都迫不及待地等着,大家都很看好柴烈和黄素素,到底强到了什么样,虽然,两个人的地位非一般的高,但是其他弟子也绝不会手下留情,毕竟这是比拼,没有情义可言的,胜利才是最重要的。网 第一轮淘汰了四人,剩下的六人,再次抽签,不过运气tǐng好,柴烈这次第一组,黄素互第三组,大家在好奇着,如果这两个人抽到了一组,会怎么样呢? 这一次,龙主吸取了上一次的教训,反正有的是时间,不再采取同时进行三场擂台赛的方式,而是一组组地比,这样又避免出现上一次的精彩,导致其它场的比赛被打乱了。 柴烈的对手,是天赛学院的弟子,名为肖光,修为比柴烈低一阶,但是柴烈也不敢轻视,能站在这个台上,能进入第二轮比拼的,肯定不是无能之辈,自然有其厉害之处的,而且,修为高上一阶,并不会见得占很多的优势,如果加以诡异的招式,完全有可能击败对手。 柴烈脸sè凝重地看着肖光,肖光也同样地盯着柴烈看。 看着柴烈的模样,陈烈满意地点了点头,只有重视对方,才不会至于在yīn沟里翻船的。 突然,肖光攻击了,就在大家吃惊的一刹那,肖光的速度真快,看来,第一轮,他根本就没有使出全部的实力,这一击,挟着雷霆之势向着柴烈攻来,肖光没有半分犹豫,冲锋之势一直未减,手中兵器不断地摆着,寒光四射,那寒光扫到地上处,在地上留下了一道剑痕。柴烈淡淡一笑,也冲上前,顿时两个人的微型消失了,只剩下了两道白光在空中盘旋。“砰砰砰砰——”连声成一片的闷想,不知两个人交换了多少招,不一会儿,只听得一声沉闷响声,两个人都向后飞去。 这才是实力!众人不由得叹道。 “好功夫!”众人叹道。 柴烈棍尖拄地,看着肖光:“兄弟,真不错。”他是发自内心的。 “你也一样,佩服。”肖光含笑着,“柴兄,我来了,小心。”说完,肖光再度攻来,柴烈举棍迎上,只听得刀棍相撞声中,两个人又交换了数十招。 柴烈瞅准一时机,将真气灌满棍尖,直直地朝着肖光攻去,肖光见状,刀舞起,他这刀也是精铁所炼,与柴烈的棍相拼,是半斤八两。 两个人竭力一拼,顿时,jī起狂风,台下离得近的众人,只觉得脸面刮得痛,连连后退,直到站在风头边上,才目不转睛地看着擂台上。 “好。”陈烈感叹着,“比拼就要结束了。” “谁胜了?”小雯关心地问着。 “当然是你的柴烈哥哥,你放心,这一招如果肖光躲过去,不硬拼的话,还能再打上几招,他选择硬拼,肯定要输了。” 果然,如陈烈所言,柴烈的一棍,如山一般压向肖光,顿时,肖光的刀脱手而出,掉落在擂台上,一招得胜,陈烈不给对方以喘息的机会,一棍击向肖光的前xiōng,肖光来不及捡刀回击,于是赶紧闪身,先躲过这一招,可身形还是被棍风扫中,踉踉跄跄地连退几步才站住,可是,柴烈的攻击并没有停止,那一连串的动作如同是行风流水一般,令人眼花缭乱,又是那么优美,终究肖光是没有逃过这一击,被柴烈一棍击在了xiōng口,顿时吐出一口鲜血,身体直直地往台下坠去,天寒学院的几个弟子赶紧扶起肖光,这一场,柴烈胜。 肖光向柴烈竖起了大拇指。 柴烈回礼道:“承让承让。” 第二场大家都没有多少兴致,很平淡就分出了胜负,第三场是大家最关心的,那就是黄素素能走多远,这一场会不会继续取得胜利。 黄素素上场了,她拱手向着众人打着招呼,众人也回着礼,笑着。 “灵素公主加油!”众人齐呼道。 黄素素的对手是一个二十来岁的年轻人,块头有些大,叫钱清,依陈烈看来,钱清与黄素素的修为同在一阶,要论高低的话,可能是钱清稍强上一筹,不过,胜负与否,让人难以说定。 “灵素公主请!”钱清待黄素素站定,客气地说道。 “好。”黄素素真不是吃素的,说打就打,没有半分前奏,马上出击了,她双手握锤,向钱清攻去,钱清大惊,没有想到,黄素素真是不讲半分客气,说打就出招了,一闪身,躲过了这一次攻击,待站定后,他看了看黄素素,顿时心生轻蔑之心,到底是女孩子,哪怕是用锤,也没有多少力度,未带起半分风声,而且,那柔软无力的攻击,就觉得不是两个大锤,而是两团棉花般。 “灵素公主,可别讲客气”钱清笑道,“小的不客气了。”他舞剑前进,直向着黄素素攻来。 黄素素嘴角一笑,看了看钱清,右锤击出,直向钱清的刀磕去,钱清见状大喜,他这把刀是玄铁所制,锋利无比,可以说在妖龙城,没有几把刀能与之相比,而黄素素居然想用木锤与之抗衡,真是可笑至及,哪怕是黄素素的木锤是用千年神木制成的,与玄铁制刀比起来,还是差那么一点点。 “砰——”黄素素的锤正与钱清砸了个正中,竟然把钱清的大刀砸得倒卷而回,差点伤着了自己。 钱清大惊,连连后退几步,掌住了刀,却觉得手脚sū软,这一击,可是相当地厉害,看似黄素素没有用多大的力度,实则她用真气灌注了锤体,使得锤坚硬如山,更灌注了十足的真气,使得攻击力度增加了数倍,一时大意的钱清,怎么能抵挡得住。 “再吃我的锤。”黄素素jiāo声笑着,又向钱清攻去,钱清一时之间还没有反应过来,如果能挡,他意思到不好,只得侧头闪身,险险地又躲过了那铁锤之击,还没有等他回过神来,眼前一片金光闪动,仍旧是黄素素的右手锤,没有一点悬念地,就那么直接地,砸中了钱清的xiōng口。 “砰——”一声沉闷的响声,钱清的身体飞起,摔倒在地,还翻了几个滚,口吐鲜血,那血在擂台上染红了一片。 黄素素抱锤而立:“怎么样?还打不?” 钱清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看着黄素素,满脸的崇敬:“我认输了,灵素公主好修为!在下佩服。” “这就样完了呀?我还以为要多打几次才可能取胜呢。”黄素素撇了撇嘴,下了台,直接往柴烈这边走过来,只丢下一个人尴尬地站在那儿的钱清。 台下的人都看得清楚,钱清输得一点都不冤,如果说第一招是钱清吃了暗亏,而后两锤,不但是灌注了黄素素的真气,而且还招式诡异,让人无处可躲,那些攻击是无懈可击的,陈烈在心底暗暗盘算了下,如果当时在台上的是他,只能靠真气,以硬碰硬还有一线生机,可是钱清的真气本就要比黄素素低,如果硬碰硬,那么可能会败得更惨,这样还好,至少受伤要轻一点。 “烈哥哥,我表现怎么样?”黄素素噘着嘴,抱住了柴烈的手。 小雯的脸sèyīn沉,柴烈赶紧挣脱黄素素的纠缠:“tǐng好的,你表现得tǐng好的,让大家刮目相看。” “烈哥哥,有你这句话我就太开心了,本来就是嘛,太可恶了,给我分了这么一个对手,比废物好不了多少,真没有一点趣味,还是看你打觉得精彩些。”黄素素撇了撇嘴。 站在台上的钱清再次流汗,又一次被无视,打击真是一重又一重,而且还是被一个小丫头片子给无视。 不过,众人觉得很满足,看到了两场好的拼斗。 经过几天的角逐,前四强产生了,果然又不出意外,前四强还是去年的前四名学院,分别是柴烈、李涵、黄素素、萧辰,休息三天后,最后的决赛开始了。 四大年轻高手站在龙主的面前,等候着龙主的训话。 龙主看着眼前的四人,含笑着说道:“好,你们四人都是年轻一辈的高手,这是最后一轮,希望你们都能发挥自己最大的实力,不管是胜与败,只要不留下遗憾。”他的目光落在了唯一的一名女孩子黄素素的身上,“素素,没有想到,你也能走到这一步,为父很替你高兴,希望你能继续取得佳绩。” “父皇放心,素素一定会取得好的成绩让父皇开心的。”黄素素大声地说道。 四人拿起了手中的签,待看清签后,这一次,柴烈就像吞下了一整鸭蛋一般,瞪大了眼睛,原来,他与黄素素分在了一组,李涵和萧辰分在了一组,这怎么打,和黄素素打? 同样的,黄素素也是一样的心思,看着柴烈,满是柔情。 “第一场比拼开始!李涵对萧辰。”主持的长老大声宣布,围观的众人纷纷后退,保持与擂台一定的距离。 第一场比试是李涵与萧辰,两个人的修为是不分上下,只见两个人刀来剑去,招招带着充沛的真气,那情势,是相当地惊人的,每一招都带着凌厉的风声,让那些站在台边关注着擂台上的人受到这股气风的影响,都站不住脚,连连往后退了很远,才堪堪离开了那两股风头。两个人足足打了一个多时辰,最后,萧辰一剑击出,李涵使出了全力抵抗,精致的大刀被拦腰斩断,萧辰的剑尖直指着李涵的喉咙,才以微弱的优势获得了胜利。 “承让。”虽然胜了,胜得很辛苦,萧辰礼貌地拱手,对着李涵由衷地道。英雄相惜,大概就是这样的,虽然取得了胜利,这却是一个让人敬佩的对手,无论修为还是人品,都堪称是人中之龙。 “谢谢萧兄,让我明白了强中自有强中手,回去后我一定会加紧修为,希望下一次,能再与萧兄好好地拼斗一番。”李涵也由心地发出了感慨,虽然败了,他败得心服口服。 “好,我相信,到时一定是更加精彩,能得一对手,是人生最快乐的事的。”萧辰含笑着说道。 “第二场,黄素素对柴烈。”主持的长老大声宣布道。 哗,众人炸开了锅,这一场,怎么打!大家都在心底划着问号,不过,大家都看得出来,柴烈还是要强一着,如果打的话,柴烈取胜是一定的,问题是柴烈用什么方式取胜,黄素素以什么方式败,这是大家最关心的问题。 两人站在擂台上,面对面看了半天。 整个比拼场都十分地安静,没有一个人出声,也没有人想出声,更没有人敢出声,生怕错过了精彩的时刻。 然而,看着两个人都不动,大家有些浮躁了。 “打吧,打吧,反正打输打赢无所谓,让我们看看热闹就好。” “打什么打,人家一对小情侣,你让人家打打杀杀,多刹风景呀。” “那也是,但也总不能就这么地看着,看到时间结束吧,到时,判定谁胜谁负呢?” 比拼会有规定,如果双方都不出招,在一个时辰后,如果未有一方认输的话,就判定两个人输,失去继续拼斗的资格,也不知当初定下这个规矩的人是怎么想的,难道他有先见之明,知道会有今天的情形出现? 柴烈的眼神中,充满了柔情,黄素素的脸sè更是温柔,看着柴烈的眼神中,充满了爱慕,充满了倾羡。 众人都等得不耐烦了。 “烈哥哥,你真要和我打吗?”黄素素红chún微陈,声音如蚊吟,却在那安静的场景中,那么地清晰明了。 哗——来jī情了,大家都兴奋起来,站在后面的人都踮起了脚尖,睁大眼睛看着台上,生怕错过了一点点精彩之处。 “素素,舍不得和你打。”顿时,人群炸开了锅,有的人想吐的心都有了。 “那就不打了呗。”黄素素扔下了锤,向着柴烈奔去,扑进了他的怀里,小女儿的心态展现得一lù无余。 众人都被感动了,大声叫着:“亲她,亲她。” 柴烈深情地看着黄素素,心血沸腾,在众人的鼓动下,嘴chún离黄素素越来越近,越来越近,两个人情深款款,眼看就要贴到一处了。 “我不准!”如炸雷一般,小雯跺着脚,嘴上都可以挂上篮子了。 众人这才如梦方醒,主持的长老看了看黄素素,又看了看柴烈,再看了看台上,又看了看众人,许久,才小心翼翼地问道:“我该怎么判定?” 众人都看着台上。 “废话,当然是我的烈哥哥赢啦,笨蛋。”黄素素翘起嘴说道。 “第二场,柴烈胜!”主持的长老大声宣布道。 “好!”众人齐欢呼起来,尤其是旭寒学院的师兄弟们,更是欢欣鼓舞,只需打败萧辰,旭寒学院又可以蝉联冠军,继续保持第一的地位了。 同时,主持的长老宣布,休息两天后,进行最后的比拼,将由柴烈和萧辰决逐第一二名,黄素素和李涵决逐第三四名,那两场比赛,绝对又是一个精彩的看点,每一个人都是这样想的。 “等等,还没完了。”看着人群准备散去,看着准备下台的柴烈,突然黄素素止住了他。 还要干什么?众人都觉得如坠云雾中,这个小丫头又有什么鬼主意? 柴烈更是不解地看着黄素素,心中的疑huò不逊于场外的所有人:“素素,你又想干什么?” “我们还没有打呀,来,我们斗一斗,看看到底谁厉害。”黄素素笑着说道。 众人齐倒,这个小丫头,脑海中怎么都是一些怪念头,行事不拘一格,让人mō不着头脑的。 “不是已经打完了吗?怎么还要打?”柴烈郁闷地说道。 “那是擂台比拼,我们俩还没有打一打试试呢,烈哥哥,我也想看看,你的修为到底有多高。”黄素素撇了撇嘴。 “不要吧,都已经结束了。”柴烈为难的说。 “大家想看吗?”黄素素向着底下的人说道。 “要!” 哇,好齐的声音,大家都几乎是用尽了全力在吼道,台上的那些有身份的长老们都停了下来,都关注着这一切。大家的兴趣都被jī起来了,都关注着,到底会怎么样。 “好了,烈哥哥,我来了。”黄素素一声jiāo吟,抡起两枚铁锤,向柴烈攻来,看着黄素素的攻击,柴烈惊呆了,这才是黄素素的实力!在之前,看来黄素素并没有使出她的全力,她只是抱着好玩的态度在进行比拼,并没有展lù出她的全部实力,而这一刻,她使了出来,因为她相信她的烈哥哥,能接住这一招。 众人顿时觉得真气扑面而来,那股劲儿无比地充足,让每一个人都觉得那劲气十足,那霸气直向每一个人,顿时,那些修为低的人,连连地后退,柴烈凝重地看着黄素素的攻击,这一招,绝对是灌足了黄素素的真气所在,那木锤显出了如铁锤般的凛咧杀气,绵羊变狼,这就是这时大家的感受。 看到黄素素的全力出击,柴烈大吼一声,也使出了全部真气,灌注棍尖,全力抵抗黄素素的攻击。 “轰——”两个人击在了一起,顿时,一阵剧烈的碰撞声响起,如雷鸣般,liáo起漫天灰尘,míméng了众人的眼,而那些修为较低的人,则是连连后退数上,只觉得有一股刮面般的劲气扑来,两个人连连后退,都直到退到了擂台边,才慢慢地稳住了身形,而黄素素则身形连晃了几晃,差点摔下台去。 “好!”众人发出了轰雷般的掌声和呼声,这才是高手的对诀。 “太厉害了。”黄素素翘起了大拇指,“烈哥哥,这下我服了。” 大家都明显看出来了,黄素素虽然修为高,但比起柴烈,还是要稍逊一些,不过,作为一个女孩子,而且年纪这么小,修为却这么高,尤其是那一对木锤还真不是吓唬人的,有几分真本事。 大家都笑着,看起来,这一次比拼的结果似乎已经定了。 休息两天后,最后的决赛开始了。 第一场是黄素素对李涵。 李涵了看了黄素素,客气地双手一拱:“请。” “那我就不客气了。”黄素素jiāo笑了一声,向李涵攻去,李涵的刀在上一场比赛中被折断,而现在他使用的却也是锤,不过,看起来他的这对锤是一对玄铁锤,硬度可有得一比,看来,他是想打败黄素素,想以力克力,凭自己的修为,来打败黄素素。 看着李涵的武器,黄素素却笑了,看着她的样子,似乎不把李涵放在眼里。 李涵更是笑得很轻松,他舞起漫天的锤影,将黄素素笼罩在里面,黄素素也不甘未弱,舞起木锤,舞得生风,两个人的身影都笼罩在锤影之中,看不清人影了,只看到真气在暴走,只看看劲风在缠绕,只看到两个影子在碰撞。 突然,只听得黄素素一声吼,她看出了李涵的一点破绽,就这一点破绽就足够了,她向前冲去,径直地往李涵的锤影中钻去,大家都大惊失sè,这个小丫头不是疯了吧!居然这么大胆敢往对方的真气范围内直攻!除非她有信心比对方要强上几阶才敢有这胆sè的。 就在大家都不忍看下去,会被对手击中,直接失败时,让人惊奇的情形出现了。 李涵虽然脸上挂着轻松的笑,但看得出来,他并不如表情那样地轻易,而是紧紧地盯着黄素素,虽然是铁锤,但他也没有半分地放轻,而是将自己的真气灌注了锤体,与黄素素碰去,而黄素素看到李涵硬拼,却也没有退让,而是依旧直直地攻去。 “呀——”大家惊呼着,这样的对拼就像是鸡蛋碰石头!铁锤和木锤,能比吗? 可是,大家的惊呼还没有完,却看到大家都傻眼中,眼前的黄素素一脸的轻松地站在擂台上,而李涵,却口吐着鲜血,倒下台去,满脸的通红,而他手中的铁锤,却已是碎成了无数片,而黄素素的木锤,却没有半分损坏。 黄素素一弯腰,对着李涵一鞠躬:“谢谢。”又朝着大家深深地一鞠躬,“谢谢大家的支持。” “好——好——好——”场外发出了连续三声大呼,热烈的掌起响起来。 黄素素一脸骄傲地看着众人,来到了柴烈的身边,站在他的旁边,越发地显得可爱mí人了。 “烈哥哥加油。”黄素素jiāo声道。 “我会的。”柴烈笑着说道。 “第一场,黄素素胜,第二场马上开始,请双方做好准备。”主持的长老大声地说道。 “我上去了。”柴烈抱了抱小雯,抱了抱陈烈,缓缓地往台上走去。 对手也缓缓地走了上来,两个人面对着面站着,打量着对方。 “柴烈加油!” “萧辰加油!” 双方的啦啦队们都疯狂般地叫了起来,为自己的支持对手加油着。 “柴兄请。”萧辰语气很是客气,英雄惺惺相惜,这最后一场,必定是精彩不已。 “萧兄请。”柴烈一拱手,两个人都相敬着。 “好,那我不客气了。”萧辰微微一笑,持剑前攻,那剑势中满灌真气,一招却化似数招,向着柴烈攻来。 压力! 当萧辰的剑出击,柴烈顿时感觉着有些妙,他直觉着,萧辰的这一击,饱含着真气与绝妙的攻击力度及方向,让人无法抵抗, 凭着无数次的战斗的直觉锻炼出来的反应,柴烈已经感受到了那危险的信号。 “剑气破天,这一招怎么像是传说中那如神化仙的剑法,而且中间又蕴含着无数的变化,更像是有什么法宝蕴含在内的。 心中这样直觉着,柴烈决定不再收藏自己的实力,而是决定全力出力,运起全身的真气,脑海中迅速地转着,回忆起那些玄妙的招术,将功法运用到极致,同时他体内真气流转着,眼睛之中散发出凌厉的光芒,强力抵抗着萧辰的剑上闪着的寒光,两眼一眨不眨地盯着那剑尖,这是柴烈这一次突破以后的一种本能,那就是当他全力将真气运起,并流转到双眼后,视觉中会有着很大的提升,能抵抗住任何强光的刺jī。 柴烈凝神戒备之中,萧辰却也是两眼放光,大吼一声:“小心!我来了!”顿时,剑气大暴,发出了惊天动地地吼声,剑身抖动着,划过长空,向着柴烈攻来。 好在柴烈临危不乱,心中无比地冷静,双脚并立,持着长棍,凝目聚神,盯着萧辰,片刻,萧辰的剑气像流星一般呼啸着,直奔向了柴烈而来,离他的xiōng只有数米。 柴烈一棍攻出,正抵着萧辰的剑尖,顿时,两人的兵器相撞,发出了一股巨大的劲bō,向四周散发开去,擂台上风尘扬起,mí住了两人的身影,然而,两个人并没有后退一步。 “好功力。”柴烈叹道。 “你也不差。”萧辰笑着。 两个人的语气是那么地平淡,就像是两个人是多年的好友一般。 突然,萧辰动了,一股奇特地剑势攻来,柴烈大惊,来不及回棍抵抗,心中骇然,紧迫的形势使他没有办法多想了,他撒棍疾退,而萧辰剑尖却一直不离他身前数尺。 柴烈急了,看着萧辰的招式如此地诡异,如影随行,想摆都摆不脱,心一横,使出新学的绝招,身形一晃,堪堪闪过了萧辰的剑,抓住了萧辰的剑尖,说时迟那时快,大家只看到萧辰的剑逼得柴烈连连后退,似乎没有了还手之力,却又在那一瞬间,不但柴烈躲过了萧辰的攻击,还抓住了萧辰的剑尖。 萧辰大吼一声:“撒手!”同时灌注了真气,剑身猛烈地抖动起来,一股强烈的剑光闪了开来,看来这不是一般的剑,突然,林天歌主持脸sè凝重:“不好了。” “怎么啦?”旭寒学院的弟子们都奇怪地问道。 “如果我猜得不错的话,萧辰这手中的剑不是一般,应该是著名的天宫神剑。” 听到这个名字大家没有什么反应,他们都不知道天宫神剑的厉害,而了解到的人齐齐地变了脸sè。天宫神剑据说是妖龙族的第一神剑,剑的本身就带着灵气,而且锋利无比,能破人真气,据说,此剑已经有了天仙般的自身修为,哪怕面对着天仙以上级别的修真者,也能破其真气,直攻人要害。 自己会攻人?大家都觉得不可思议,剑灵气,这倒不算少气,就如是柴烈的棍,黄素素的锤,还有无数没有显眼的宝贝,都有这个功能,但是能带攻击,破人真气,还是第一次听说的。 “柴烈小心。”陈烈见状,大急道,“赶快松手,那剑邪门,能破人真气的。” “哈哈,知道得太晚了。”萧辰一笑道,“你撒棍时,就已经预示着你失败了。” “那可不一定。”柴烈突然弹指一点,正点在了萧辰的剑上,顿时,萧辰的剑声抖得更厉害了,“咣铛——”一声,萧辰握不住剑尖,剑直直地飞上了天空,半天才落下,剑身全没入了地下,只留下一个剑柄。 “呀——”众人又惊叫起来,果然是好剑! “怎么会这样?”萧辰喃喃地说道。 “哈哈,这下,你可以认输了吧。”柴烈一笑着。 “那可不一定。”萧辰化掌为剑,幻起一道白光,以身为武器,向着柴烈攻来。 柴烈哈哈一笑:“来得好。”顿时,运起玄功,也出手了,没有人能看清他的攻击,只听得一声闷哼,萧辰身体飞了出去。 正好落在了天宫神剑的旁边,他拿起剑,虎视眈眈地盯着柴烈,柴烈笑了笑,也走到自己的棍前,捡起了棍,两个人斗了无数招,算是平分秋sè。 两个人继续攻在了一起,柴烈收起了大意之心,全心全意地对付着萧辰,周围的人仿佛一个都看不见了,眼睛紧紧地盯在了萧辰的剑上。 萧辰越打越心惊,今天的天宫神剑仿佛是完全地被压制住了,不能发挥出平时的一半实力,难道?他的心中有着一份不安的想法。 “嗤——”一阵声响,大家一惊,看往场中,原来,柴烈一个不小心,让萧辰的剑在左手臂上划了一记,似乎有鲜血渗了出来,然而,萧辰也好不到哪去,被柴烈一棍击中xiōng口,顿时连连后退,强咽下了一口鲜血。 柴烈看了看左手臂,只是一点小伤,还好,不过,他也感觉到了吃力,他已经感受到了天宫神剑身上的那股神秘的力量,他一直努力地压制着那股力量,也tǐng累的,要不是他的修为高,早就倒下了,如果是以前没有突破的时候,他感觉着,连萧辰的一招都接不下来,这就是实力。 这时,萧辰已经稍稍调息了一下又向柴烈攻来,柴烈看着萧辰攻来,嘴角浮起了一丝笑容,在心中暗暗计算着两个人的距离,看如果最佳的地位出手。 眼看着,萧辰离自己只有几米远了,突然攻出,棍身带着寒光直朝着萧辰奔去,同时,身体以一种诡异般的速度向着萧辰攻出,这一连击在场外的人好不容易才看清,只是暗叹着,柴烈真是反应迅速。 看着柴烈的样子,萧辰知道他已经是全力出击了,感觉着成与败就此一招了,不成功便只有成仁了,他也是爆发了全部的力量,抵抗着这一招,谁知,在他看起来是全力出招,准备强力抵抗的那一棍,却是虚招,只是花样吓人,却没有真正的实力,这才知道上了当,却又来不及变招了,只见到一团白影直直地朝着自己袭来,顿时一阵头昏眼花,身体直直地朝后飞去,一直飞出了擂台老远,才停了下来,吐出了一口污血,已然是受了重伤。 顿时,萧辰的一个师弟上前,给他服下了丹药,萧辰服下丹药后,调息了片刻,只到惨白的脸sè变得红润。 喘着气,萧辰缓缓站了起来,对着柴烈一拱手:“柴大哥好修为,在下佩服之至。” “你也tǐng厉害,我也只是侥幸着胜了一着。”柴烈微微一笑,拱手回道。 “好好!”众人齐声大吼着,“柴烈,柴烈。” “谢谢大家的支持。”柴烈含笑着,向着四周拱手。 有长老上台,查看着柴烈的伤势,伤得不重,替他包扎完毕后,稍稍松了一口气。 “第二场,柴烈胜!” 众人齐鼓掌。 至此,学院大比拼完全地结束,前四名也就此诞生,第一名柴烈,第二名萧辰,第三名黄素素,第四名李涵。 旭寒学院再一次取得了第一名,这可是旭寒学院的无比荣誉。 龙主亲自给前四名颁奖,他给柴烈颁奖时,拍了拍柴烈的肩膀:“好小子,加油,前途一定不可限量。” “谢谢龙主的赞赏,我一定会努力,不给旭寒学院丢丑。” 颁奖完毕,龙主发表了一番慷慨jī昂的话后,众人在学院逗留了天,欢娱了一天后,各自离开。 在离开时,萧辰找到了柴烈:“柴大哥,恭喜你这次夺冠,使得旭寒学院卫冕了冠军,本来我们学院对我充满了信心,还说能挑战旭寒学院的地位,能取而代之,没有想到又失败了。” “你也了不起,希望我们能成为好朋友,往后能再有多切磋切磋的。”柴烈也哈哈一笑。 “对了,有一样礼品我想送给你,希望你笑纳。”萧辰捧出了一样东西。 “这——”柴烈打开包裹一看,居然是天宫神剑,“萧兄的意思是——” “对,我就是想把这把剑送给你。”萧辰哈哈一笑。 柴烈连忙道谢着:“谢谢萧大哥的好意,我心领了,可是,我实在不敢受如此大礼,这应该是贵院的镇院之宝吧。” “哈哈,柴大哥不必客气,镇院之宝虽然说得上是,但是,它只是摆看一般,并无多大的作用,近百年来,还没有一人能完全地驾御了它,它也不能发挥出完全的实力,可是,在与你对仗着,我却发现,它在你的面前,就像一个孩子一般,不敢有半点表示,很是听话,这说明,它认你为主,被你的威力所压制,我想,你就是它要找的主人。”萧辰含笑着。 “不行不行,如此地大礼,我是不敢受的,感谢你的好意。”柴烈推辞着。 “柴大哥别推辞了,要不这样,你试一试,如果它真认你为主,你就收下,不再客气,如果不是,我就再带回去,继续寻找它的主人。” 看着萧辰如此地支持,柴烈点了点头:“好吧。”他抽出了长剑,只见剑身凛咧无比,发出惨人的寒光,而且,剑身是yù动般,让柴烈有些把持不住。突然,天宫神剑发出了一股巨大的光,那光芒十分耀眼,让众人眼睛都睁不开,柴烈一剑挥出,那剑光顿时划破了天空,一道雷鸣般的声响响起,数丈外的一块巨石,顿时变作了尘土般。 “好厉害!”众人脱口出而地赞道。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