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五章 有情天2 - 黑道特种兵

第三百八十五章 有情天2

?“太厉害了。网”小雯和灵儿及黄素素都叹道,到底是女孩子,对这特别地感兴趣,觉得非常了不起,赞叹出声。 “要不,陈烈,你也来试试?”黄素素突然提议道。 “我?”陈烈一呆,他没有想到黄素素会如此地提议。 “试试吧。”众人齐道,萧辰也点了点头,他也一眼看出了陈烈的不平凡,也相结交,只是这一段时间忙于比赛而没有时间而已的。 “好吧。”陈烈拿起了剑,顿时,那天宫神剑的剑身,剧烈地抖动了起来,一会发出红sè的光,一会儿又发出白sè的光,令人眩目,陈烈大惊,想甩手,然而,那剑如粘住了一般,怎么也甩不脱,陈烈试着往剑身灌注真气,想压住天宫神剑的那股剑气,然而,却是压抑,那剑气就越来越厉害,最后,又形成了一道剑芒,那剑芒非常耀眼,让人的眼睛睁不开来,陈烈只觉得一股强大的劲气牵引着自己,怎么也挣不脱,而且需要发泄,陈烈不由得使出了一招力劈山河,顿时,一道强烈的光芒向前劈去,只听得一声声“轰隆隆——”不知从多远的地方传来,众人大惊失sè,这一招,比柴烈那一击不知要强多少倍,片刻之后,不知从多远传来了一阵阵倒塌的声音,众人上面面相觑,不知道是什么情形。 “谁,发生了什么事?”别云府内,出来两个人,看起来,这两个人的地位相当地高,是两个尊者级,两个老人看起来有六十来岁,修为相当地高。 他们看了看柴烈一道。 陈烈递过了天宫神剑。 那两位尊者其中一位拿起了剑,凝神探了片刻,顿时,他大惊失sè,看到他的样子,另一个尊者也拿起了剑,顿时,脸sè也变了。 这是一柄上古神剑!而且品质相当地高,在这个大陆,仙器是最厉害的法宝,而仙器之外还有另一个层次,那就是神器,不过,在这个大陆,出现几样仙器极品已经是非常了不起了的,而现在居然出现了一件神器,而且还非常地厉害,难道,真的是已经开启了两个界面的? 这就是神器中的上品,比极品仙器的存在还要高一个档次,然而,现在这股神器已经被yòu发了,显出了它的神力,只要假以时日,它就能发挥出更大的厉害,到底是谁开启了它的灵力呢? 两位尊者很多疑问,他们看着陈烈和柴烈,脸sè无比地疑huò,他们两个人深居府内,平时很少出现,这次比拼大会,并没有被他们看在眼中,自然就没有兴趣参加,没有到到天宫神剑的出现,而刚刚jī发了天宫神剑的力量后,惊动了他们,他们出来一探究竟,没有想到,居然看到了一柄神器。 这时,外面有人来报:“启禀尊者,弟子有事相报。” “进来。”尊者吩咐道。 进来了两位弟子,那两位弟子是外层的守卫,有急事禀报,本想向上一层报告时,却得知两位尊者出动了,并来到了大厅处,于是直接来向尊者禀报。 看到两位弟子的情形,尊者问道:“别急,慢慢地说来,发生了什么事了。” “刚刚,我们在外面守卫,只见从府内传出了一道极强的劲气,我们大惊,想躲开,却有几个人没来得及,受了重伤,而且我们府前的一座小山,被劈得粉碎,导致了阵势被破。” 听了两个弟子的报告,两位尊者大惊道:“刚刚那股劲气是谁放出的?” “是我。”陈烈不好意思地说道。 “你?”他们都盯着陈烈看着。 陈烈一拱手,做了一个无奈的神情,而其他人则看着陈烈,一脸的崇拜。 “就用这柄剑?”尊者问道。 “是的,我只是随手一挥,没有想到有那么大的威力。”陈烈叹道。 两位尊者一时之间不知道该如何反应,都惊呆了一般,仿佛很久才反应了过来:“那些受伤的弟子怎么样?” “倒是没有什么事,只是受了一点轻伤,最重的可能也只要半个月就能复原。”那两个弟子恭恭敬敬地说道。 “嗯,那好,这里没有你们的事了,你们下去吧,不必再报告,没有什么大惊小怪的事情发生的,带着那几个弟子去内府治伤,就说我们俩吩咐的,不必过多的过问。”两位尊者吩咐道。 “是,天地双尊。”两位弟子躬身出去。 “天地双尊?”陈烈一行人对这个名字很陌生。 “我是天尊孤云。”其中一个高胖的老人含笑着说道。 “我是地尊孤雨。我们同出一门,修为差不多,而且出道以来,我们是云不离雨,雨不离云,就被称为天地双尊了。”另一个瘦瘦的高个老人也笑道。 “久仰久仰。”众人齐道,只是都不认识,随口说说而已。 那两位尊者倒是tǐng受用的:“好说好说。” 他们拿起剑,想灌注真气在里面,然而,那剑却没有半分动静,两个人又加大了真气,齐力地灌注着,谁知道,那剑身突然猛烈地抖了起来,如蛇一般,环动着,看着那剑的样子,两位尊者表情大变,想控制住这柄剑,却失败了,没有想到那剑身突然发出了一股巨大的真气,与两个人抗衡着,两人一时不察,没有想到会如此地厉害,两人不由得撒手,那剑摆脱了两位尊者后,自动飞起,却又自动飞回了剑鞘。恢复了平静,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众人都看着这一幕,无比地惊讶。 陈烈拿起了剑,那剑非常地柔和。 “原来真是你。”天尊笑了起来,“不错不错,小子。” 然而,两位尊者却是无比地惊讶,他们看着陈烈,不过是一个小孩子般,怎么能驽驾这柄剑,而且,这个大陆,怎么会出现神器,真是有大变化? 别云府传承了无数代,一般的弟子的手中,都只是一些寻常的仙器而已,而且还是下等的,就算是那些高级弟子,也只不过是使用功能稍强一些的仙器,而那些烈心的成员,拿的则是上等的仙器,就像是天尊地尊手中拿的,也只是功能稍强的上等仙器的,而现在神器出现,并且不受他们的掌握,这不正让他们心惊,这样的宝贝,是可遇而不可求,哪一个人都想得到,可这么一把神器,怎么会在这儿出现,而且还在一个小人物的身上得到了体现,得到了开发呢? 如果说这个小子有神缘,天地双尊不怎么敢相信,如果真有神缘,何以他的修为又只能达到府内的那些高级弟子而已的,并不显得多高的呢。 他们觉得自己的见识有些少了,脑子不够用了。 他们商量了一会儿,大家看着他们俩的脸sè越来越凝重。 “我们可以走了吧。”本来,大家就准备聚合一下,然后各自回府,却没有想到如此地被耽搁了。 “这——等一下。”两位尊者笑着说道,“我们也没有别的意思,只是这事有些蹊跷。我们需要了解一下情形,这样吧,陈烈,柴烈,你们两个留下来,其他的人,想留下的,我们欢迎,不想留下的随意吧。” 众人你看了看我,我看了看你,除了陈烈一行,其他人都决定离去,萧辰把剑赠给了柴烈,自然就与他无关了,他也乐得轻松,自然地和院内的一行离去。 “你们稍等片刻。”两位尊者想了很久,觉得自己没有办法处理这件事,明显的,这件事情已经超过了他们所能理解,所能处理的范围了,他们也就向别云府的最高一层报告。 谁也不知道真正的别云府的核心在哪一个地方,除了别云府的高层人员外,就算是核心弟子,恐怕也难以知晓。 两个尊者只见向空中一挥手,一道金光升天而起。 看着众人疑huò的眼神,天尊笑道:“这是我们别云府独有的传讯符,只要这道符升起,府内的高层就能马上知道,并赶往现场。” 果然,只有半柱香的功夫,空中一阵强光闪现,如两个光球一般的情形出现在众人的面前,那里面,两个人影从强光中闪出来。 来的是两个老者,不过,看起来比天地双尊要年轻一些,穿着红白的衣袍,各自背着一把宝剑,看起来,应该是上品仙器。 “两位师叔好。”天地双尊看到两位老者的到来,下拜道。 “免礼,你们起来吧。说说,到底怎么回事,你们的神情为什么那么凝重,并向我们发出急讯号?”其中一个看起来稍年轻的尊者问道。 “这件事情是这样的。”本来事情就不怎么复杂,三言两语就能说清,很快的,在陈烈等人的补述下,天地双尊便将事情的经过报告给了两位师叔,中间没有带着任何的感情,也不需要带什么感情,简单明了地讲清事情的发生就行了的。 “是这样的呀。”听了天地双尊的话,两位师叔没有多说话,只是相互看了一眼,头稍稍地点了点,然后开口问,“谁是陈烈?” “陈烈拜见两位前辈,两们前辈好,能见到两位前辈,陈烈三生有幸。”陈烈这家伙的口齿倒是tǐng伶俐,这也是他特讨人喜欢的地方。他看到这两位老者的身份比天地双尊还要尊贵,自然地生出了崇敬之心。 “是吗?是你?”那两个人的眼光停在了陈烈的身上,显出了疑huò的神sè,见到陈烈是一个如此年轻的人,在他们的眼中,还算是一个小屁孩子一样,更显出了惊讶不解,他们的目光在陈烈的身上察看了很久,越看两个的心越是惊讶。 这个陈烈,看起来像一个小屁孩子,但资质真是很不错,简直是百年难得一见的奇才,是天生的修炼体,虽然在别云府中,也有很多类似的天才高手,但是像他这样,有如此般的资质的,却也是少见的。 但是,两个人也只是停留了片刻,修真天才虽然很少,但是在别云府中却不缺乏,可以自豪地说,在整个别云府中,聚集了妖龙之族的一半以上的修真天才,没有可以很值得疑huò的,而他们所感兴趣并注意到的,是陈烈手中的那柄天宫神剑。 “起来吧。”那年轻一些的老者将陈烈虚空扶了起来,“把你剑给我看一看。” “好。”陈烈应答着,上前一步,双手将剑捧起。 “嗯。”那年轻老者轻声道,一只手虚空一抓,陈烈手中的天宫神剑便仿佛被一只手抓住了一样,直直地向着那老者缓缓地飞去。 那老右手一抓,便将天宫神剑抓住,顿时,天宫神剑剑身剧烈地抖动了起来,一时差点没有抓住,他的脸一红,体内的真气向剑身灌去,天宫神剑立刻停止了抖动。 将自己的神力输入了剑后,探了一会儿,那老者说道:“剑是神品,可惜还没有发挥出全部的力度,而且里面似乎还蕴藏着一个阵法,如果能参研开来,可能有不可意料的作用。 一旁的老者听了,拿过宝剑,同样也探了一下,顿时,同意着年轻老者的看法。 “这柄剑,有很多的秘密,别云府非常感兴趣,想探究一下,暂借数日,待你们需要时,可以随时来取,不知你的意见如何?”那年轻老者问道。 “这——”陈烈为难地说道,说实话,他是非常舍不得这柄剑的,毕竟,能有这么一把剑合手,很是难得的,不过,对方既然说了是借,随时可以取回,他也不好说什么,只是点头说道,“小子的修为低,不能完全地掌握这柄剑的力量,更是可惜了,如果在别云府内,能更好地探究它,这也是它的幸事。” “好,你能深明大义,我等也是感到很欣慰。”那老者捋着胡子微微地点了点头,笑着说道。 突然,陈烈又想起,这柄宝剑,人家可先不是送给他的呢,他看了看柴烈,柴烈也看着他,那老者明白了什么,对着柴烈笑着说道:“你不会舍不得把剑拿出来研究吧。” 柴烈微笑着:“这柄剑在我的手中,就连现在的力量的一半都使不出来,我正打算送给陈烈,只要他同意,我没有舍不得的,早一日参透这柄剑,让他能恢复更大的力量,以后对陈烈就更有好处,我更是欣慰了。” “你们放心,别云府名声在外,我们不会强取豪夺的,这柄剑是你们的就是你们的,我们不会抢的,呵呵,你们放心吧。”那老者笑着说道。 “好好。”陈烈直直地点头,“我没有一点意见,只是,不日我就会离开龙族,到时,希望别云府能参透。” 那老头很是高兴,听着陈烈的话:“不知你们几位,有没有兴趣多呆在别云府数日,更能够加入我们别云府呢,如果你们肯加入,我们别云府一定会给予优待。” “好呀。”幻灵儿大喜道,“陈烈,还不快谢谢前辈,你要知道,这可能是别云府历年来第一次主动收人作为弟子的。” “确实,我们别云府收弟子要求非常的严格,一般会举行选拔大会,必须由各学院各大家族的年轻天才高手参加,而且,每一年只限十名入选,从来没有多过一人,此次是唯一例外。”那老者含笑道。 “这也行吗?”陈烈郁闷地说道。 “那是当然。”天地双尊喜笑颜开,“赶紧谢过我两位师叔吧,他们这么说,就是有意把你收为弟子,如果你们能成为他们的弟子,将来的成就一定非常了不起,要知道他们这么多年来,仅收过一个弟子的。” “谁?”众人齐问道。 “我。”林天歌主持上前道,原来,他看到众人久久没有出现,便寻了过来,看到了众人都在,听到了对话,“拜见两位师傅,拜见两位前辈。”他冲着两位老者和天地双尊拜了下去,虽然他贵为旭寒学院的主持,却也只是别云府的一名高级弟子出身,得到他们的修为后,被他们派出外出修行,随便经历了一番bō折,取得了旭寒学院主持一职,说起来,旭寒学院等于只是别云府的一个分支而已了。 “这可不好吧,林主持是你们的徒儿,现在又是旭寒学院的主持,而我又只是旭寒学院的一名弟子,到时身份什么的都乱了。”陈烈犹豫地说道。 “那又有什么,呵呵,辈分称号只是一个号而已,没有什么了不起的。”天地双尊笑着说道,“风云双煞是我们的师叔,比我们高一辈,而林天歌而又是他的高徒,按理我们是同一辈,然而,我们的身份,其实又比林天歌要高一辈,都成乱七八糟了,呵呵,修真人士哪管那么多的,只要能学得一身本事,向谁学都是一样的。” 原来这两位老人称为风云双煞,听起来这称号不怎么样。但辈分肯定相当了不起,连天地双尊这么有名的人都称师叔,林天歌主持称师傅,那肯定是相当了不起了的,难道,他们有级别已经到了仙王级别?那就真可怕了,在妖龙一族,居然还有这么高手在,那别云府的主人又会是什么样的修为,真不敢想像,陈烈觉得自己就像一只蝼蚁一样了。 “那好,我就不客气了。”陈烈一低身倒地而拜,“拜见两位师傅,拜见两位前辈。” “好好。”天地双尊和风云双煞笑道。 “那你呢?”那双煞看了看柴烈,他们觉得这个小鬼头虽然修为不高,资质不如陈烈,但也算有天赋之一的。 “我呀。”柴烈一愣,没有想到会有他的份,他看了看林天歌主持。 林天歌看了看他的样子,笑着说道:“烈儿,你去吧,在别云府,你能学到比旭寒学院高出不少的东西,别云府可是修真一辈向往着的地方,无数人想进来却没有资格,呵呵,你们倒顶不错,得到了他们的赏识,前途一定无可限量,而且,你放心吧,现在旭寒学院已经稳定了下来了,你就放心在这儿学艺吧,学成归来了,你的声望就更高了,就更有利于你的声望的。” “谢谢主持。”柴烈一躬声道。 那年轻些的老者,从怀中拿出了一个白sè的瓶,从中倒出了两位丹药,那两粒丹药看起来透明金sè,一股香味扑鼻而来,就知道这绝对是好药。 那老者笑着说道:“这两粒丹药就赐给你们,你们服下后,对你们的资质有好处,能提高你们的修炼体。” 居然还有能提高修炼体的丹药,陈烈和柴烈觉得头不够用了,看来,别云府真不是一般的地方,什么都有,高手,好丹药。 “多谢师傅。”两人齐跪道。 忙完弟子这一段,他们又看了看林天歌:“天歌,好些日子没见了,咱们师徒几人先好好地聊一聊的,不急这一下子回去的。” “是,师傅。”林天歌躬身道。这下好,弟子和主持,成师兄弟了。 几个人离去后,柴烈和陈烈在别云府的弟子的带领下,在别云府安定了下来,不过,小雯灵儿等女孩子则受不了呆在别云府的约束,在这里,可是规矩森严,未经允许,绝不能擅自出去,而且这里一个个都古板得不得了。 现在各大家庭和学院之间,自各有欢喜又有忧,最喜欢的自然是柴烈了,没有想到,数日之内就翻了一个如此大的身,从一个人人都瞧不起的废材,只配当旭寒学院的清洁工,一举成为了十大学院第一天才高手,而且还能入选妖龙族的第一大府别云府,往后的修为定会是如日高升,自己的阳光大道就已经展开了。 而他更想不到的是,居然前四名中会有黄素素那名丫头,而陈烈,本是什么事情都没有参与却又yīn差阳错地成为了最大的受益者,不由得让他感叹着,世事无常,只要坚持就没有什么不可能发生的,柴烈的脸上笑开了花,而最幸福的则是林天歌了吧,旭寒学院又取得了第一名,而且,旭寒学院两名弟子被破额录入了第一府别云府,还有什么比这更大的荣誉的呢。 在此之前,每一次别云府招弟子,旭寒学院也就一名弟子入选而已,总共以来,旭寒学院就只有一次两个人同时入选,那就是林天歌和辰光,想起辰光,他不由得又叹了一口气,本来辰光也是一个天才,如果能走正道的话,也必将成为一名高手,得众人的拥戴的,一时糊涂而走错了路,以至于遗臭万年。 还有那些进入前几名的学院主持,自然也是特别开心,有人欢喜也有人忧,忧的就是那些拿到垫底名次的学院了,回去后,恐怕得多下些功夫来教弟子,再图明年吧。 别云府方面却也没有什么心思去理会这些学院主持的喜忧伤感的,毕竟,在他们眼中看来,这些学院,与蝼蚁并没有多少两样,哪怕就是旭寒学院,想灭掉旭寒学院的话,估计都不用出动多少的力量了。 休息了几天后,别云府几位长老来迎接陈烈和柴烈两人进入别云府的核心。不过,去核心的方式非常地不一般,原来在这个别云府的大殿后面,有一个秘密的传送阵,这个传送阵被另一个奇妙的阵法与掩盖着,一般人绝对是无法察出,就算有人闯入了这里面,只会认为这一个奇阵而已,而这个奇阵,至少能困住大罗金仙低阶修为的人,这也是别云府一直以来屹立不倒的因为之一,就是这儿戒备森严,阵法甚多,没有人能完全地闯过这些阵法。 在这奇阵的中心,有一个发动口,那发动口发动后,传送空间阵打开,就可以把人传送到别云府的核心,而这核心,只有高级弟子才有可能进入,由此可见,别云府的人把柴烈和陈烈看得如何地重了。 在几位长老的带领下,一行人进入了传送阵,陈烈和柴烈只觉得眼前一花,就在一瞬间,自己连同几位长老出现在了一座高山的山顶上,虽然这只是第一次到达这个地方,但陈烈和柴烈两个人绝对是被震惊了,眼前的景sè实在是太美太神奇了,眼前看去,是一片连绵的山脉,不知有几千上万里,站在山上,根本就看不到尽头,而望之所及的,面前是八座大山围成一个圆形,将一座雄峰围绕在中间,八座大山,分别占据着八方,非常雄伟tǐng拔,气势非常磅礴,而那山上有些又树木葱葱,有些又是怪石嶙峋,更有些又十分秀气,返朴归真的,总之,这八府大山形态各异,十分mí人,又让觉得那么和谐可爱。 而围着这八座大山的外面,却是无数小山小岭,像群星一般护卫着这八座大山,这八座大山的正中间,有一座雄峰像从云中间探出头,直插云宵,目向上看去,只见雄峰被云雾围绕着,mí茫一片,看不到山腰,看不到峰顶,而向下看时,更是雾重重,不见底,给人的感觉是这不仅仅是山,更像是天柱一般。 如果围着这雄峰向上去,会不会到达另一个境界?陈烈不由得心想着,柴烈和他的心思一样,两个人对视着,lù出了会心的微笑。 看着不见顶的雄峰,陈烈的心只觉得那么地舒坦。 一阵风吹来,众人站在山顶,直感觉着,那风扑面而来,虽然不是非常猛烈,但也让人能感受到那股山风的冷意,在一刹那间清醒了起来。 一眼看了过去,在这股山风的吹动中,一大片的雾似浓又淡,不断地变幻着,不断地翻滚着,顿时,各种各样的造型都显出了出来,显得格外的神奇。 陈烈和柴烈顿时觉得,那股雾动了起来,像活了一样,有着生命和灵儿,绝对,这是一座世间罕见的奇阵。给人以无比想象的空间,让人觉得舒服,却又觉得诡异而幽深。 “该上山了,别再发呆了,呵呵。”看到陈烈和柴烈的样子,两位老长呵呵地笑着。 他们的呼唤声将陈烈和柴烈两个没有见过如此神奇的情形的人惊醒了过来,待他们醒了起来,那两个长老已经沿着山路往下走。 难道别云内府就在那雄峰上吗?陈烈和柴烈不由得在心底暗问着,只是他们不想过多地问。 仿佛看出了陈烈两个人的心思一般,一个长老说道:“其实,这其中很多都是幻像,撤去这个幻像,这也只有一个院子大小而已,只是如果不解阵法的人,就会被困在这个阵中,永远也无法找到出路,直到别云府的人前来相救,岂今为止,还没有一个人能破得了此阵,这也是这么多年以来,龙族一直能够相安无事,无论外面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这儿也不会有变数。” “哦。”陈烈和柴烈更是心下暗惊。居然有这样的事。 他们下得山来,又沿着石阶而上,向着那雄峰攀去,这雄峰看起来不大,却是陡峭无比,虽说长老说这是幻像,可是那攀爬的感觉却如此地真实,非常险,除石阶外就是悬崖峭壁的,到处都可以见到,若不是几个都身有着较高的修为,但就是这样都小心翼翼的,他们相信,只要掉下云,绝对会摔一个粉身碎骨,那就不是幻像了。 走了大约半个时辰,一行人终于到达了山顶的别云府院。这座院子看起来虽然不大,但也是别云府的核心了,据说,府主长老们都是住在这儿,不过他们很少出来见客,所以一直神秘无比。 那长老交待着,陈烈和柴烈两个人住别云府院的外围,没有经过允许召唤,绝对不准进入内府,否则将被废掉修为,甚至处死,所以,内府被划为禁地。他们吩咐完后,告诉他们,自行住下后,自然会有人带他们去见师傅,去修行的。 由于两个人是新来的弟子,算是晚辈了,就算是双煞的亲传弟子,也得遵守院规的,心房肥大尊重那些已进弟子的,第一天就休息着,没有什么人来吩咐他们什么任务,师傅也不见人影,他们自然就乐得轻松,听着先来的那些弟子们给他们讲解一些在别云府居住的一些注意事情以及吃穿住行的一些问题,就让他们自己到处走走,熟悉一下别云府。 别云府待弟子是特别好的,虽然陈烈和柴烈只是刚进来,但每个人都有一个独立的小房间,而吃穿,则有别云府的管家来安排,只要提出需要,就尽量的满意。这个外院一共有108房,每房虽然不够大,但是很精致,什么东西都有,一应俱全,而且,每四个房间会共一个丹药房的武器房间,可以各取所需修行,而且,武器房还有一些简单的秘籍以供弟子们修习。 只是,在这儿没有一个仆人,得自己动手,没有人可以差遣,这还是有点不习惯,陈烈和柴烈都习惯了有灵儿和小雯的服shì,现在两个大男人在这儿孤住,也觉得寂寞无比的。 陈烈回到了自己的房间,躺在chuáng上休憩着,柴烈进来了,他们俩个人没有什么可遮掩的,门都不用敲,柴烈就直接进来了,两个人简单地收拾了一下房子,陈烈正准备说接下来的时间怎么做,还有哪些需要具体做的事情时,门外传来了一个脚步声。 随后,一个声音传了进来:“柴烈和陈烈,你们俩人在吗?” “我们在。喧姨,您来了。”两个人赶紧迎了出去行礼说道。 “嗯,果然是你们两个被特招进院了,不错不错,这么年轻就被别府这么看重,比喧姨当年要强得多,看来,你们以后的修行是前途无限量。”秦梓喧微笑着说道,拉起柴烈的手看了看,又拉起陈烈的手,上下看着,喜爱他们俩的神情流lù了出来。 “谢谢喧姨的夸奖。”柴烈说道,两个人被秦梓喧如此地看重,又这样亲密地拉着手下下看着自己,不由得,两个人一阵阵脸红,低着头显出不好意思的神sè。 毕竟他们和这个秦梓喧阿姨就是到别云府第一次才看到,并不是很熟悉她的人和xìng格的。 这两个家伙居然还很害羞脸红呢,秦梓喧不由得轻笑着:“两位侄如此在这儿有什么不适应的地方,需要什么东西,只管和喧姨讲,喧姨一定会想办法地满足你们的。” “谢谢喧阿姨,这儿很好,我们很喜欢,能进入别云府是我们的荣幸,我们一定会好好地修为,报答知遇之恩的,毕竟这儿的条件也要比起以前我们所呆的地方,所有的经历都要强得多的。” “那好,你们记住,在别云府,有实力才是真正的王道,如果没有大罗金仙级别,在这儿不会有很高的地位的,陈烈,你的修为还不错,已经到了金仙后期,如果加以时日修炼,就一定能达到,而柴烈你则修为还太低了一点,得加倍努力,希望你能加倍地努力,能够尽快地提高自己的修为,而到达大罗金仙之后,才有可能成为金级弟子,进入内府,修得更高的修为,如果有可能,你们还会派出做相当高级的任务,从那些任务中,你们能得到更多的长进,在别云府占有相当高的地位。”秦梓喧含笑着说道。 看着柴烈和陈烈一脸模糊地样子,秦梓喧解释道,原来,就算是被选为别云府的高级弟子,可是还会按其能力与修为分为铜、铁、银、金四级,四级弟子又各负其责,而金级弟子才有可能进入别云府的内府,习得更高的修为,更高的宝典的。 “你们要努力,成为金级弟子哦。”秦梓喧笑着说道。 “金级弟子,就住到那里面去吗?”柴烈好奇地问着,指着别云府的内府。 “那倒不是的,我们别云府的四级弟子是混居的,只是他们所着服装有所不同,并且所有的权益也有不同的,低阶弟子要按步子来,一层层地修炼,比如丹药房就分几阶,高阶就不会对那些低阶弟子开放,别云府内府,共分一主六院十二房,一主就是别云府的主持,六院是六位长老,十二房是十二护法,他们居住的地方是绝对不允许任何弟子sī自进入的,除非是他们特准,你们一定要切记。” 听着,两个人都来了兴致:“喧姨,你给我们说说别云府的组成,及他们的修为吧。”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