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六章 有情天3 - 黑道特种兵

第三百八十六章 有情天3

?听着两个人有兴趣,秦梓喧也说开了,不过,她说得很简略,要是说完,几天几夜都不够的。网 原来,别云府的高层就是这一主六院十二房,一主是别云府主,叫风凌,几十年前就达到了大圆满,不知现在修为怎么样,府主神出鬼没,很少有人见到他,而秦梓喧见到他,也是十五年前的事了,而那个时候的风凌,仿佛就是一个中年人,很难猜出他的年纪,六院就是六位长老,第一长老云海,第二长老汤林,第三长老洛期,第四长老肖寒,第五长老旭东,第六长老幽晏,六位长老几年前都突破到了金仙后期。十二房则是十二位护法,前面已经见到两个,就分别是风云双煞,这两煞修为最高,是左右护法,也就是护法的首领其余十位护法有机会见到再认识,而那天地双尊,其实并没有列入十二护法和三十六护卫之类,在府内只能算是特别内护卫职位的,而别云府数年前就有近三十名特别内护卫,近来来又有所增加,秦梓喧也不能完全地了解其数目了。十二位护法最低的也达到了大罗仙后期级。 十二护法下便是三十六护卫,这些护卫最低也是大罗仙中阶,个别达后期顶峰,而这三十六护卫则分布在八座高山上,别看这是幻像,其实不然,幻即是真真即是幻,谁又说得清呢,三十六护卫是别云府内府的第一层守卫,再加上奇阵就使得别云府稳如山了,然后第二屏障则是十二护卫,第三层则是六长老,有这三层屏障,可是说想攻破别云府,比天都难,至少在这片大陆上,暂时还没有人能够实现。 如果是另一个界面的星月门呢?陈烈不由得对比道,可是星月门的实力到底有多大?没有一个人说得清,但至少说,那些金仙级别的高手在星月门里,只是算看门的,估计也差不到哪儿去。 而秦梓喧,其实只是别云府一名护卫队长的妻子,在别云府的地位并不能算太高,他们居住在另一座峰上,来往柴烈这一处需要半天的时间。 听到了这翻介绍,陈烈和柴烈大吃一惊,没有想到,在他们眼中看来高深莫测的天地双尊,却连人家的护法都当不上,那哪怕是各学院的主持来了,恐怕也只有给人家内府当看门的份了,由此可见,别云府的实力是如此地可怕了,突然之间,陈烈心中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有如此强大的实力,还有什么事情不能做成呢?只是,他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影响到他们而已的。 “好了,你们休息吧,有时间我再来看望你们。”秦梓喧笑着,告别了,她对这两个侄儿可是十分地看重,毕竟,数年了,就算是旭寒学院选进别云府的弟子,都没有他们这般的修为,没有这般的天赋,没有这般的亲近的。 “喧姨慢走,有时间多来看看侄儿的。”两人齐声送走了秦梓喧。 天边亮起了一道红霞,新的一天就要来了,站在峰顶望去,那远远天边上,有一道红光从地平线上跳了出来,直刺向蓝天,不一会儿又化作了万道金光,在一刹那间将整个天空印红了,天显得格外地明亮,那山峰林中,百鸟齐鸣,万虫清喧,把黎明前的静寂完全地打破了。 不一会儿,天越来越红了,就在一刹那间红得到顶,仿佛就要把天空烧起来似的。 这个时候,陈烈已经起来了,他看了看柴烈的房间,柴烈的房间已经打开,他快步走向另一峰边,只见那峰边的一块巨石上,柴烈已经在打座。 这块巨石正对着东方升起的太阳,据说这石下、是一灵脉,不应该说这个别云府的峰都坐落在灵脉之上,而巨石的左边又有一道墙,而这墙又是特制的,上面刻着一个聚灵气的法阵,在这儿修炼打座,效果会要比在其它地方强上数倍,就算是陈烈这样,集了很多灵药和灵气的体,这个时候也觉得全身心都非常地舒服,身体里的每一个细胞都充满了活力,只觉得无比地舒适快乐的。 不过,这个时候的陈烈,却没有去理会吸收那天地间的灵儿,而是全身心地看着那刚刚升起的太阳射出的缕缕阳光上,享受着那阳光的气息,享受着照射。 陈烈运行起体内的真气,吸收着太阳光中蕴含的那股灵儿,在身体各处不断地运行着,那股力量越来越大,逐渐地变着了一股阳气直直地充盈满了陈烈的身体,陈烈觉得通体都是如此地舒适。 直到快到中午,太阳光越来越强烈,阳光中蕴含的能量变得越来越暴烈,不适合修炼了,陈烈才缓缓地收工,这是慕容欣的爷爷所教的修炼秘决。 起身整理好衣裳,陈烈随手摘了一根树枝,打算修习一下慕容家的绝学,天宫神剑被护法取走,暂时找不到合适的剑,于是陈烈就暂时选择了不用剑,手中无剑心中有剑人就是剑,这才是最高的剑法所在,这也是陈烈心中的想法,尤其是当上前比拼看到柴烈和黄素素的木棍木锤后,他的这种想法更加地坚定,只要是功力厚,哪怕是树枝也会强于刀剑的,这就是他所想练习的境界。 正当他准备拉起架势练习剑法时,外面传来一阵笑闹声,此时柴烈也被惊动了,从打座中陈开了眼,看着远处,还没有等他们看清楚来人时,一个熟悉而又清脆的女声响了起来:“两位烈哥哥,我来了。” 两人一愣,怎么她又来了,就在两个人发愣的时候,两个人影已经进来了,一看,这不正是那个调皮可爱的黄素素还有谁,另一个则是灵儿。 看着两个人发愣的样子,灵儿笑了笑,上来两个人一个人拉着一个人的手臂,叽叽喳喳地说个不停。 “烈哥哥,想我了没。”黄素素这丫头一点也不知道害羞,不知道女儿家的羞涩。 “烈哥哥,我好想你呀。”灵儿一直以来都是这么地直白。 “当然想啦。”陈烈刮了刮她的鼻子,“我怎么可能不想我的宝贝灵儿呢,天天想夜夜想呢。”陈烈坏笑着。 而柴烈则是苦笑着,尴尬地看着黄素素。 “你们怎么会来这儿的。”陈烈不解地问道。 “这有什么。”幻灵儿撇着嘴说道,“别云府本来就是为皇城服务的,是皇城的护卫屏障,我们俩现在是公主的身份,什么时候想来就来,只要向父皇通报一声就行了。” 陈烈和柴烈哦地一声,这才想起两个人的特殊身份,不由得一笑。 “走,你们俩个人练着武,不觉得无聊呀,来,我们去看看,听说这儿的比武场tǐng热闹的,每天都有弟子在那比赛,我们看看能打翻多少个,如果我打翻了他们,我就当一个大姐头,把他们全收作小弟。”黄素素笑着说道。 “你今天没有拿武器过来?你的木锤呢?”柴烈看了看黄素素问道。 这个小丫头,天生就是不安份的料,只喜欢热闹,往热闹丛中凑。 “我呀,本想带着的,可是父皇说,一个公主家,天天拿着木锤去打架,不像样子了,所以就没收了我的木锤,可怜我的木锤呀,陪伴了我好多年的。”黄素素伤感地说道。 “对了,你怎么知道这儿有比武场的,我们都不知道。”陈烈突然打断了她的话问道。 “就这什么不知道的,灵儿姐姐说的嘛。”黄素素撇了撇嘴。 陈烈两人恍然大悟,灵儿来得多,自然什么都知道的,以她爱热闹好玩的脾气,这些不知道才怪呢,不参与才怪哩。 “那你现在用什么武器?”柴烈上下打量了一番黄素素。 黄素素从腰间mō索了一阵:“看,就是这个。”原来,她拿出的是一柄软剑,那软剑长约两尺,软软的,就像布袋一样。 “哈,你用上了这个,你会觉得顺手吗?比起那你木锤,可觉得差远了。”陈烈笑道。 “人家是女孩子,以后还要交男友嫁人的,拿着一木锤,男生见了就怕了,我可不想的。”黄素素撇了撇嘴,“这个也是一样嘛,你看。”黄素素灌注了真气,顿时,那剑变成了寒光凛凛的宝剑,绝对是削铁如泥,如果被它碰上一碰,绝对不是一件舒服的事的,黄素素向前一划,顿时,“嗤——”地一声,一道剑光向前刺去,一块巨大的石头顿时变成了粉沫,众人目瞪口呆。 “怎么样?”看到大家的样子,黄素素自豪地说着。 “不错!”柴烈和陈烈齐声赞道。 “哼哼,走,咱们收小弟去。” 顿时,柴烈和陈烈两个人头上直冒黑线,对这个小丫头是无语之至,可是黄素素却不让两个人出声,根本就不管男女之别地拉着柴烈的手,拉着他向院外走去。 幻灵儿见状一笑,也搂住了陈烈,跟着后面走了去。 片刻之后,四个人来到了比武场,这个时候,比武场上已经有三十三四名弟子,站在场中,两个三个四个地站成一堆一堆,各占一方,仿佛是有什么派系在内似乎。 原来,这个别院住的很杂,四个级别的弟子都有,一共有六十多人,而那些金级弟子不屑于这样的比武的,只有那些低阶的铁和铜级弟子才参与,本来也是,能冲入大罗仙级别的能有几人呢?不过,在场中,似乎最低的都是金仙中阶,比陈烈高的也有,低的也有,看来,真是人才济济。 其实,到了这儿以后,别云府就会对弟子们特别看待,丹药,功法,应有尽有,根据弟子所能及的给予修为帮助,可以说是用着各种灵丹妙药堆出来的,实在是堆不出来,那就没有办法了,一辈子只能给别云府当看门员了。 不过,这些外力,作用是有限度的,不能太多使用,太多地使用,效果就不能达到最好了。还是看先天的资质。不过别云府多的是高阶药师,而妖龙一族,那些药材又是大量的,所以丹药在这儿,并不能算是很珍贵的东西,上层舍得花血本炼药,舍得给弟子们下药的。 因此,那些低阶弟子们,便会想法提高自己的修为,这种战斗其实也是一种提高自己的功法的最好办法的,只要有战斗,就能提高自己的实战经验,甚至能jī发潜力。 等四人一进入比武场,那些弟子便不怀好意地看着他们,那意思就像是在说,又有新人来了,又有新的靶子来了,这是送上门来欺负的,可不能放过,不过并不是每一个人都是这样想的,也会有几个人对他们表示善意出来。 “灵儿妹妹,来,到哥哥这儿来。”一个近三十岁的男人呼着,对着幻灵儿招手着,那男人的周围,聚集四个人,看起来修为都不错。 “亮哥哥。”幻灵儿笑着,领着三人上前去,介绍道,“烈哥哥,这是我的表哥,耿亮,在这儿算是老牌弟子了。”她又把柴烈陈烈和黄素素介绍给耿亮。 听到老牌弟子一说,耿亮脸红了:“什么老牌弟子,可怜我在这儿十年了,还只是一名金仙后期,不能达到金级弟子一阶。” 听到他这么一说,陈烈倒是好奇了:“难道金仙后期都只能为银级弟子吗?现在别院有多少名金级弟子的?” “我们别院四级弟子一共有六十六名,其中十一名金级弟子,二十名银级弟子,十八名铜级弟子,十七名铁级弟子。”他又看了看陈烈,“按老弟你的样子看来,勉强只能为银级弟子了,不过你还年轻,应该很快就能成为一名金级弟子,甚至升至更高的地步,可我就老了,唉。”他伤感地说着。 “亮哥哥别这么说,你从旭寒学院被挑选至别云府,为旭寒学院争光,也是一代天才之一,别太在意了的。”灵儿笑道。 “什么天才。”耿亮苦笑着。 趁着他们说话的功夫,陈烈看了看场中,一共分十扎,看来,这恐怕就是十院的弟子群了吧,他问着耿亮周围的一行,果不出所然,耿亮这儿的五人,是旭寒学院曾经的弟子,而那九扎人则为其它九院的弟子,大家经常这样分着比武,当然,这并不是歧视,更不是拉帮结派的,只是大家来便于争斗而已,在比赛面前,有利于提高自己的。 不过,其中也会有人从为作耿,让人不舒服,比如,马上就有人开始了。 一个yīn阳怪气的声音响起来:“唉呀,果然是第一学院,这一次居然例外召入了两名弟子,而且还有两位公主坐镇,可惜看起来,并没有多高的修为,说不定又是两个原地走的废材而已的。”说完,还看着耿亮和陈烈一行。 陈烈看了看那个人,看起来有点猥琐,不过,他对十个学院的情形不了解,也没有兴趣去问,虽然如此,听了那样的话,他还是tǐng不舒服的,顿时回口道:“不管怎么样,我们至少也是银级废材,比不上有些人,连级别都不好意思说出口。” 那家伙不过是铁级弟子,听得脸红耳赤,想骂人,不过,被旁边一个人拉住了:“小弟,你就留点口德吧,老是这样,小心到时怎么死的都不知道,就凭你这修为,扔出去当人家的看门狗,人家还嫌费粮食呢。” “二哥你!”那小子气结,说不出话来,顿时场中一阵哄笑,太可笑了哪有些这损人的,损的还是自己的兄弟。 其实来到这别云府,往往大家都会先找到自己的学院,加入派系,而那些学院的老成员也会第一时间找上本学院的新成员,那些新成员就能很快地了解学院的情况,了解比武的情形,了解学院的情形。 因此,在这样的情形下,各学院的派系也就逐渐地建立起来了,也就会出出在这儿再来一次次学院大比拼,也会为各学院排名,不过,这个排名只是jī励大家战斗的意识而已,却不是你死我活的那种争斗的。 生于妖龙族,生xìng好斗,在斗中成长,这也是成长一个重要过程之一的,每一个修真者的骨子里,都会有一个好斗血xìng的成分在内,而且是别人敬我一尺,我敬人家一丈,人家斗我一尺,我也必还人家一丈。 “听说,你一棍打下了很多对手,让那些学院的弟子面目难堪,今天我倒要领教一下你的高招。”那个发言的小子吼道,想冲上前来。 “就凭你?”柴烈也来了怒气,“你也不撒泡尿看看你样子,想和我斗,你够格吗?” “你这臭小子,找死!”那小子就想冲上来。 “哼,别以为你比我先来,就凭你那修为,替我提鞋都不够。”柴烈哈哈一笑道。 “你——”那小子气结。 “好了,小弟,说过你很多次了。”被唤着二哥的人出来说对,同时对着柴烈一拱手道,“对不起,柴大哥,都是我这个鲁莽的兄弟,不知道好歹,得罪你的地方,多多地担当。” “好说好说。”伸手不打笑脸人,柴烈自然是明白这个道理。 耿亮站了起来:“各位师兄弟们,我们来到别云府,都是别云府的弟子,都为在这儿修行,提高自己而来,不要伤了彼此的和气,我看,今天的比武,还是继续由各院挑一个人出来当裁判,公平竞争,以胜利的场数为据如何?” “好。”其他学院的人都答应着。 “这样吧,灵儿公主,我们这院由你出来当裁判好吗?”耿亮看着幻灵儿,笑着说道。 “好呀,我tǐng喜欢的,亮哥哥,你要加油哦。”幻灵儿一拍他的肩膀。 “我一定会的。”耿亮做了一个胜利的手势。 “我要打架。”黄素素举了举右手,“我要把他们通通打趴下,我就是大姐头,喂,你们听到没有。”黄素素气高宣扬地说道。 “哈哈——”很多人捂着肚子笑了起来,“就凭你这小丫头,太可笑了。” “你回去再吃点奶再来吧。”有人打趣着笑道。 “你们可要小心了,可别小看了人家,人家可是这一次学院大比拼的第三名。”幻灵儿在一旁不轻不重地提醒着,“到时,不小心在人家小姑娘的手中吃了暗亏你就怡笑大方了的。” “哦。”倒是有人发出了惊呼,看着黄素素的目光中多中些许敬佩,又多了些许怀疑的。 很快地,在裁判的主持下,大家分组抽签完毕,原本有三十四名弟子,加上陈烈一行四人,一共三十八人,除去十名裁判,还有二十八人,共分十四组,进行对抗赛。陈烈和柴烈黄素素自然加入旭寒学院一组,他们可不是来看热闹的,尤其是黄素素,三个人是摩拳擦掌,跃跃yù试。 不过,在比赛中,一直都对着柴烈有着偏见的那小子,对着柴烈就是不满意,并且带到了陈烈和黄素素的身上。 而且是冤家路窄,居然抽签又抽到了两个人对仗,真是让柴烈啼笑皆非的,真是不是冤家不聚头的,看着对手冒火的神情,他不由得苦笑:“我说兄弟,你叫什么名字,你怎么对我有着如此大的敌意呢?” “你大爷我坐不改名,站不改姓,秦雄是也。”那小子说道。 “秦雄?我们俩有仇吗?”柴烈想了半天,也没有想出与这个小子会有什么关联的。 “我是天虹学院的弟子,萧辰是我的师弟。”那小子洋洋得意的说道。 “哦,难怪,不过,我也没有得罪你们天虹学院的地方,十大学院本是一家,这次比拼也是公平公正公开,我实在是想不通,怎么会引起你的敌意?”柴烈很是无奈。 “哼,你别嚣陈,别以为你打败了萧辰,就自以为了不起,哼,我会让你吃吃苦头的,尤其是那小子,真没出息,好不容易得到了一把天宫神剑,却把它送给你,真是丢了天虹学院的丑,这个仇,我自然是要讨回来。”秦雄哼声说道。 原来,这个挑衅柴烈的就是天虹学院的弟子,不过,看起来,也是那自找苦头的小子样。这时,陈烈和黄素素已经比拼完,两个人的目光都聚在了这儿,他们饶有兴趣地看着,但是,他们不是所以着柴烈,而是想看着那个秦雄出丑。 陈烈的对手是一个金仙中阶高手,不过,比起陈烈来,还是要低上了一个阶次,何况陈烈有着慕容家的绝学攻击,只几招就让那对手手忙脚乱,比拼不到六招,就一招击中了那对手的xiōng口,对手只得认输服气,而黄素素的对手和她的修为相当,但是,黄素素的修为还是要略高上一着,也不过二十招,就让对方抛剑认输。 他们打完时,看到柴烈这一对,没有想到,这两个家伙还在逞口舌之强,居然还是扯皮,真是服了这两个人,不过,他们也很少看到柴烈这么有耐心地和人扯皮。 在每一次的比拼中,不但是场外的学院家族的盛事,也中这些院内弟子的盛事,没有什么能比得上他们看到自己的师弟们又闯过了一道又一道的强卡而获得入取的资格,在弟子中,哪一个学院的弟子数最多,修为最高,便能在这些弟子中得到尊重,无形之中又为学院争光,虽然他们大家都归为了别云府的弟子,但这种与生俱来的派系之心,也会存在着,而一直争斗不已,但这种争斗,还是在别云府的允许范围内的,只有保持着jī斗的心,才会不断地长进,这是别云府的上层的心里想法的,理也确实是如此,不过,只要不引起恶斗,暗中伤人,掌罚的别云府众是绝对不会干预,有时,他们还会参与评判,使得弟子之中的大比拼成为了新晋弟子的必做功课,而其中也会有一些yīn险之人,使特别的手段争夺,但那些人都往往会受到严厉的处罚。 打伤人是比拼中正常的事的,打残的事儿就很少了,柴烈其实每一次出手都很凶残,很有攻击力,就像进入旭寒学院的和周利兄弟对仗时,他就直接把人家给废了,这也不怪柴烈毒辣,陈烈等人都熟悉他的成长,所以也就见惯不惊了,柴烈生长贫寒之中,一直生活在底层,受人欺侮,骨子里就会有着一种很狂很野的品xìng在里面,只是,平时原因被人欺侮多了,冷静处世,为了更好地保护自己,能够把自己的一些情感深深地埋着,把那股仇恨埋在心底,而一但他暴发开来,而且有着战胜对手的实力的时候,他就不能克制自己的xìng格了,就表现出那股傲气和霸气来,出手自然也就不会留情了。 而底层的修真者,往往就像一个奴隶一样,不会被人尊重,只会被人看不起而已的,他们就天生没有什么归属感一样,他们会把自己排斥在世人之外,只有极少数的成功者,能成为一代典范,成为修真者的表模,而其实,有很多人却都是走入了魔道。 而柴烈生长的那些地方,往往又会有很多的被各家族和学院驱逐的罪修行者在其中修行,他们没有什么礼仪文明可讲,喜欢用拳头说话,喜欢用实力说话,只要是对方比自己的修为低,就会大打出手,没有理由,没有原因。这就是彪悍的xìng格,而柴烈,就是一个久经战场的人了,也杀过人,自然,他的血xìng就会被完全地jī发,只要是对方对自己不敬,就必还人家一丈,被萧辰所伤时,如果是以前,他肯定会把对方撕成碎片,只是碍于学院的规矩而已,而后来又发出萧辰是一个可爱可敬的人,自然又对其印象改观,成为好朋友的。 现在面对着秦雄的恶言,他的火虽然已经起来了,但是还是克制着自己,以免犯错,可怕的不是对手拳脚相交,恶言相向,而是那种沉不做声,却在暗地里使坏的人,于是,他也是很有兴趣般地看着秦雄。 “倒吧!”随着一声喝叱,秦雄手持长剑,向着柴烈攻来。 “呀!”陈烈不禁出声惊道,还真看走了眼,还以为这个家伙只是铁级弟子,看起来不怎么样,没有多高的修为。现在一看他的攻势,却有了金仙中后阶的实力,只要加以yòu导,一定能在近期内突破。 看到秦雄的攻击,柴烈脸sè重也变了,在陈烈出言的同时,他也看出来,这个家伙的实力,恐怕比自己还要强上一点点,他双手提着木棍,体内的真气流转了全身,一周天后,觉得没有什么停顿之处,而是看起来十分地顺畅,且后力无穷,看来,喧姨的丹药的效果确实不错,加上早上又吸收的一点灵气,使得体内更加地充盈了。 心中想着,柴烈上前一步,紧握着木棍,使出五分的真气,挥棍上前,慢慢地向着秦雄砸去,在前面已经听说柴烈与萧辰打了个天翻地覆,这个小家伙还真有点本事,秦雄也收起了轻视之心,但是,脸上的浮躁的表情还是有着,毕竟他没有亲眼见过柴烈的攻击,而且都是经过了很多人的传言后,又有几分属于真实呢?他对柴烈的实力,有了一些怀疑,认为他是强,但是不一定有传言中的那么强的,应该是那些围观的人夸大了这个小鬼头的实力吧。 秦雄是有资格说这话的,毕竟他比柴烈先进别云府,而且年纪也比柴烈大两三岁,有这种想法自然不会奇怪了的。以他现在的年龄,就算是丹药堆出来的,但也会有限,估计想眼吸收那点药力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总不可能,这个家伙也是到了金仙中阶的地步了吧。 确实,柴烈没有达到金仙中阶的地步,因为他还没有人引导,没有突破,其实,以他的实力,现在已经有了金仙中阶的实力,于是,这样想着,轻视之中。秦雄居然只使出了三分的真气,就向着柴烈攻出。 尽管秦雄的修为略高于柴烈,可错就错在他直接地与柴烈硬碰,而且还轻视地没有使出多少真气,其实就算虚招,试探xìng,至少得使出五分真气吧,这家伙居然只使三分,真是找辱。 这时,周围的比拼已经完成了,他们都围了起来,观看这最后一场拼斗。 看到秦雄的表现,天虹学院的众人都跺着脚,这个家伙,真是找侮,这一次肯定会攻得很惨,就在一刹那间,柴烈原本慢腾腾地攻击突然变了,出手极快,快如闪电,而看到柴烈的表现,秦雄大吃一惊,而柴烈的攻击已经过来了,他只得变招,全力抵抗着柴烈的攻击,可是他哪能与从底层一步步拼上来的柴烈呢,众人就只看到一阵光闪过,再听得“砰——”地一声,众人没有搞清出现了什么样的情形,却只看到了秦雄手中的剑已经变成了碎片,向四处蹦开,而与这情形连在一起的,就又听得一声闷响,“砰——”一个人影飞了出去,在空中飘过数丈,然后沉沉地倒在了地上,吐出一口鲜血,却不能再站起,已经失去了战斗力了。 天!众人惊呼着。 毕竟秦雄已经进入别云府有四五年了,除了柴烈这一批人以外,在场的那些弟子都与他相处很久,这个家伙有一点喜欢逞口舌,但是也没有什么小心眼,他的修为怎么样,大家也都很了解,虽然他不是什么高手,但绝对也不能称为不堪一击的,放到修真界,也能算是年轻高手,可是,这样一个高手,居然就被刚入院的小弟弟,一下子就一棍砸飞了,而且就算是没有受重伤,但也是今天不可能再站起来攻击了。 这怎么不会让那些弟子震惊呢,甚至又有一点恐惧,有些变态吧,他们这样地想着的,这个柴烈,看来真是被格外看待的弟子,不但是修为不错,而且战斗经验非常地丰富。 打倒的又不是自已学院的人,大家自然不会去理会,但是,天虹学院那四五个弟子就不开心了,他们看着柴烈,眼中几乎迸出火花来,虽然他们也被惊骇了,然而又是那么地不甘心,毕竟,他们比秦雄的修为要高,看到自己的伙伴被这样轻易地击倒,任谁都不会服气的。尤其是那个为主的人,地位较高,已经到了银级弟子级,修为较高。 他们还没有救得及,却已经是只看到自己的伙伴倒下了。 他们走上前,喂了秦雄一粒丹药,这个倒霉家伙吐了口鲜血后,终于又醒了过来。 “对不起,给你们丢脸了。”秦雄惭愧地说道。 “没事,让我们替你出头。”按住了这个倒霉蛋,那个看起来为主的人说道。 “师叔,小心,这个家伙修为虽然看起来不怎么样,但是招式非常怪异,想躲都躲不了。”秦雄说道。 “知道了。”那为主的人说道,他走到了柴烈的面前,向着柴烈说道,“我,古天,向你挑战,希望你接受。” “我——”柴烈刚想说话,却被陈烈拉住了,陈烈看到柴烈根本就不是古天的对手,现在正是柴烈上升的时期,他不想看到柴烈当众出丑,那会对他以后的修为说不定会有一些yīn暗面。 “古大哥。”陈烈一笑着说道,“我这兄弟刚刚战了一场,剩下的事,由我来吧。” “你?”古天打量了一翻陈烈,现在的陈烈,已经学会了收敛自己的气息,让对方看不出真实。 “是的,不知古大哥有没有兴趣教小弟几招,让小弟学得一些东西。”陈烈虽然是恭敬有加,却是不卑不亢,让人无话可说。 “我要挑战的是柴烈,你能代表他吗?”古天yīn着脸说道。 “那是当然,柴烈是我最好的朋友,我们就像亲兄弟一样,你战胜了我,我们都是失败者。”陈烈说道。 柴烈看了看旭寒学院的众人,众人看着他,由他决定,他想了一会儿,重重地点了点头,现在也不是他出面争风的时候,得收敛一些,以后得多注意一下了。 “好,那我就来挑战你,你输了,代表旭寒学院给我们道歉,如果我输了,我代表天虹学院给你深深三鞠躬。”古天说道。 “好。”陈烈淡淡地笑道。 “我来了,你小心。”古天也笑了,缓缓地向前走着,脸sè十分沉静地向陈烈走了过来,虽然是缓缓地走着,可是古天走的姿势却又有些怪异,大家都说不出来,但是很有气势。刚刚开始的时候,还觉得他是很平淡,没有什么特别的,但是,走了几步后,大家却发现,这个古天的气势完全地变了,就像是一把宝剑,放出了它的光芒,寒意笼罩着众人,尽全力地散发着它的气息。 “砰——砰——砰——”那是古天的鞋在地上一步一个脚印地走着,发出了巨大的响声。 而古天每走一步,气势就会上涨,走了数步,那气势高出了十几倍,而且,从他的身上有着一股杀气冲向天空,就像是要把天空刺透似的。 “天!众人发出了惊呼声,他们自然看出来了古天的修为的厉害,这绝对已经突破了金仙后期,眼看就要进入大罗仙级别! “看来,这个小子,已经练了天虹学院的绝学——天剑诀!” “没错。”有人识货,看出来了,“这正是传说中的天虹学院的绝秘剑法,天剑诀,而且,这个古天已经完全地掌握了天剑诀的精髓的。” “不过我听说这个剑诀除非已经到了大罗金仙中阶以上的修为,才有可能进行修炼,以他现在的修为,最多就是马上要突破大罗金仙的境阶,怎么可能?” “啊,听你一说,我也想起来了,难道,这个家伙是隐藏实力吗?” “我看不像,或许这个家伙就真是一个绝世天才,能够把这个剑诀修得如此地好,而且看起来就像是已经练到了顶层。” “我看就像是,这个家伙开始看起来,觉得修为很是一般,结果一但他暴发出来,就有了无比地力量,你没有发觉,他现在的气势已经比先前高出了二十倍都不止的。” “那陈烈这小子恐怕就惨了,不知道,他能不能接住古天一招的。” “我看有些困难。” “那也不一定,毕竟陈烈也是一代高手,才会被特招入院,肯定也会有着几分大的本事,我想,他们应有得一拼。” “我不信,我觉得陈烈在十招之内败。” “不会吧,应该是十招以外吧,我觉得是二十招。” 就一刹那间,众人都炸开了锅,都探讨着,而他们探讨的,居然就是陈烈会在多少招内失败,而没有一个人觉得陈烈会胜,众人都说着,可是,还有人坚信着,那就是黄素素,柴烈,灵儿。 他们也说不上来,他们也不是没有见过陈烈的实力,只是他们看到古天的实力那么强,有一些担心而已,却不会有着一丝对陈烈的信心动摇的。 就在众人各怀着心思琢磨着胜败时,古天已经连续走了十步,而古天整个人就像是一柄神剑,发出了凛冽的气势,那气势已经到了顶峰。 “呀——”古天发出了惊天之吼,一道剑气从他的背后闪现,直向天空,就在这股剑气奔出之后,古天似乎已经与这天地齐融,他又如一幢高山,这就是大罗金仙的实力吗?这就是古天的实力吗?大家都在想着。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