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七章 大结局 上 - 黑道特种兵

第三百八十七章 大结局 上

?就是陈烈,也不由得脸sè大变,看来,他还是低估了古天的实力,他以为古天只是快要突破,即将进来大罗金仙的级别,可是,古天现在散发出来的气势,却已经是大罗金仙阶,而且,古天又很擅长出自己的修为,懂得以身为器,将自己的身体炼成了一柄最厉害的武器,这才是修炼的真谛,自己就是一切,一切就是自己,就能将自己的力量暴发到极致,这也是无数次从受伤和失败之中,陈烈总结出来的规律,可是,他看到了现在又有一个人也将这种境界练到了极至! 不由得,陈烈兴奋起来,那是对着一个崇高的对手,一个值得尊敬的高手的兴奋。网 “好!不愧是一个身为器,器为身,将自身的强悍练到极致的高手,在下敬佩。”陈烈由衷地说道。 听了陈烈的话,古天不禁脸sè一柔,多看了陈烈一眼,对他有了一些改观。 古天比陈烈要大十岁,他也是经历了无数的修为突破之后,终于找到了自己的方式,那就是将自己的身体练成了一个极强的体,能将自己的实力发挥到极致。然而,眼前这个看起来很是小孩子气的人,居然也说出这样的话,怎么不让他震惊呢?难道,两个人都想到了一块,都练得差不多?那就有趣了。 众人都没有和陈烈交手过,却基本上都和古天交过手,只觉得古天非常厉害,很少失败,然而,就是那些失败,看起来却没有今天这般的气势,看起来,他今天打算使出所有实力,让陈烈好看。 不过,古天实力也没有完全地突破大罗金仙的境界,不过是将自己练到了极至,而导致了似乎高一界的修为,不过,其实与大罗金仙还是有一点小小的差别的。而这一点,陈烈何尝不是,刚开始的时候,他还被震惊,现在估计好双方的实力后,不再惊慌。 但是就算这样,陈烈还是被古天的气势给压得透不出气,两个人现在比拼的就是谁把自己的身体力量与外界力量最好地结合起来,就能打败对方,但是,陈烈还是没有表现出来,并没有把自己的实力完全地展现。 在古天的压力之下,陈烈体内的功法与丹药之力开始了全力地运行之中,那雄厚的真气流遍了全身,而且,从地下又传来了一股灵气,与这股真气融在一起,化作了陈烈自身的真气。 同时陈烈的身体内的那股真气也在不断地吸收着灵儿,疯狂地转化着,在陈烈的体内积累着,又不断地凝聚沉积下来,进入了陈烈的身体经脉之中,当然,这个运行,只是在陈烈的身体内,大家并没有察觉,只是觉得陈烈的气势开始暴发了。 不过一会儿,陈烈的气势也越来越势起,而古天的脚步已经越来越近,陈烈面对的压力也越来越大了,古天的压力就像一座大山一样,往下压着。 大家这才知道,自己看走了眼了,两个人都不是简单的角sè,都有着自己的厉害之处!只是没有表现出来不过,陈烈凭借着自己的真气,顽强地抵抗着,两个人平分秋sè,这是大家的想法,看到陈烈以力抗力,而已。 陈烈的气势一转眼之间,也到达了顶峰!大家都看得出,陈烈就在一刹那间,也已经焕发出了大罗金仙的气势!并不见得逊于古天! “有趣有趣。”有人嘀咕道。 “好,这才有看头。” “现在,你还能说陈烈会输吗?” “五五分,呵呵,现在真看不出高低来。” “这个家伙,什么时候又长进了?”柴烈郁闷地看着幻灵儿,他觉得自己已经是修为突飞猛进了,可是与陈烈比起来,他就觉得,自已又差了很多了,就像是陈烈在以飞的速度在前行,而自己却在跑着,虽然速度比一般人要强,却永远也赶不上飞的脚步。 幻灵儿耸了耸肩,这一段时间来,她一直呆在皇宫,陪着父皇,哪知道陈烈身上的变化的。不过,看到陈烈的变化,她是最高兴的,两个人出生入死以来,每一次都看到了陈烈的变化,这就是一个打不死的小强,每一次被击倒,他又以最佳的状态站了起来,而且又有了新的面貌,如果不是一次又一次的打击,或许,这个家伙修行达到了更加恐怖的地步了吧,不过也说不定,这些如绝境般的经历,也许是他成长的最佳时机吧。 一步地动山摇,风云sè变了,这时,古天已经临近了陈烈,仿佛马上古天就要像火山一样地迸发出自己的完全力量! “呀!”古天一掌击出,而这一掌中,掌风十分凌厉,却又含着一股极强的真气,又像是一道剑气,劈开了空气,直直地向着陈烈袭来。 陈烈笑了笑,仿佛很是轻松,其实他的心去惊了,如果示弱,就会被古天趁势而上,那就真的败了,而且,这一失败,不但关系着旭寒学院的声誉,也密切地关切着自己的声誉,他不想败。 “大爷的,老虎不发危你以为是病猫。”陈烈一吼,向前一步,努力使出了全身的真气,以掌为器,与古天击在一起,大家连连后退,都以为这一击必须是令天地变sè,日月无光,劲风扑面。 谁知,大家并没有感受到凌厉的气势,只觉得如一池塘般,无风没起半点涟猗。 大家都呆呆地盯着场中,这一击,大出他们的意料,互相硬击后成这个样子,已经出在了他们的意料之外了。 一定要顶住! 这是陈烈的心中想法,也是旭寒学院的想法,他们对陈烈都充满了崇敬当中。 凭着这股不服输的精神毅力,陈烈爆发着的力量,大家都能感受到了,他一次又一次地催动着真气,面对着古天的攻击,没有后退半步! “砰——”如爆炸开来一般,两道真气散发开去,真气所到之处,灰雾mí漫,mí住了众人的眼睛,而且,那些人都连连后退了十来步,才堪堪地逃离了那股劲气的bō及。 “哇,太厉害了!”有人狂吼起来,现在大家的情绪都jī动了起来,分成了两拨人。 “古天加油!打败陈烈!” “陈烈加油!打败古天!” 众人狂呼着,然而,这股呼唤中,并不带着歧视与派系,是发自内心地看着两大高手对诀,支持着自己心动的对象。 而场中的陈烈和古天,也是脸sè大变,齐齐地往后退着,各退了十来步才站住脚,都喘着气,xiōng脯一起一伏地。 “啊——”看到这样的情形,大家又惊呼起来,势均力敌。 “咦——”古天也惊讶地看着陈烈,“我低估了你,看来,我要全力对付你了。” “我也是。”陈烈lù出了笑容,这是很真诚的笑容。 不过,古天还是心底很不舒服,他也算是别云府的高深弟子了,自从进入金仙级别后,又修得学院秘诀,已经半只脚踏入了大罗金仙的境界,就算是面对那些大罗金仙初阶的人,他也有信心打败,可是他万万没有想到,他第一次使出了全力,使出了自己的绝技,居然连一个小孩子都没有打败,这让他觉得面子很是难堪。 这样地想着,古天心意一动,背后背着的长剑,已经自动出鞘,剑身朝前,直直地向着陈烈攻去。 这剑看起来灵巧,却是蕴含着古天的所有真气,再加上这座峰的气势,真是融天之灵气如一体,有着巨大的力量围绕着,看到这样的情形,众人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次地震惊了,仿佛看到了不可思议的事情一般,这柄剑虽然是古天的常用佩剑,可是,大家都知道,这只是一柄普通的剑而已,没有什么特sè,可是在古天的驱动下,居然像是一柄神剑一般,发出了凛冽的气息! 而且,大家觉得可怕的是,他们都感受到那剑的威压,就像能直接钻入人的意念之中,只要被击中,就会被突破意志,直接失败,这剑,已经是古天的化身一般!蕴含着了他的全部力量,使得无比地沉重。 陈烈的意念之中直直地感觉着,古天的那一柄剑,像是一座大山峰般向着自己攻来!陈烈不由得大惊,怎么可能,明明是一柄轻剑,怎么会发出这么大的气势的? “绝对是幻像!”陈烈心底暗道,这个古天不过是金仙后期的修为,怎么可能会将一柄普通的剑发出了神剑般的气势,就算是有什么奇特的阵法在也不可能实现的。 不过,被这柄剑砸中,绝对会讨不到好处,陈烈这是自知的,他想着,连忙默默地念着心经,稳住了自己的心和神念,同时又将自己的真气运到了极至!他不但运起了全身的真气,同时又将所学的一些绝学在脑海中翻了一遍,看用什么招式能破得了古天这惊天动地的一招的。 真气运行,陈烈的身体也渐渐地变化了,周身像披着一件红袍,气势大涨,他的右拳紧握,像就一柄大锤,向着古天击去。 “疯了,这家伙。”大家都吃惊地看着场中,陈烈是不是疯了,大家都看得出,古天的那柄剑中所蕴含的威力,足可以灭掉一切,而陈烈居然傻到就用拳头去抗击,就算是自己有着多大的真气的,可对方不是纸老虎呀! “轰——”拳和剑撞在了一起,一声巨响中,如天崩地裂一般。 不管是陈烈的拳影还是古天的剑影,都消失了,拳头还是拳头,剑还是剑,仿佛天地之间都消失了所有的光,这一招并没有出现过。 这样的情形,让大家的头脑都转不过来了。 这样的硬碰硬,这样的对诀,是大家所一直没有看到过的,大家都傻了眼,看着场中。 突然,古天再度上前一步,顿时,一座大山出现在他的头顶向着陈烈压来!看来,这就是意念之战了,大家想着。 看到古天的表现,陈烈笑了,这才有趣,打就要使出全力,有什么本事,尽管使出来吧,他顿时双手划了个圆,将真气灌注,顿时,那圆就像是被一层金光所笼罩,形成了一个巨大的球。 “嘿——”陈烈上前一步,球向着古天的大山攻去。 两物体撞到了一起,山与球都被击得粉碎,化成了一道道光,向四周散去,那样的情形,就像是世界末日一般,只是是在陈烈与古天之间发生的。 在众人的眼中,就只看到了陈烈走近古天,两个人虚空一掌,然后,两个人都向后面飞去。 古天连退了十步,脚步一停,然后口吐鲜血,身体摇了摇,站不稳了,倒了下来,而另一边的陈烈,也觉得不好过,心头就像是被什么重压过似的,也是嘴角溢出了鲜血,跌坐在了地上。 看起来,陈烈就要轻一些,他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只是脸sè苍白,有些吃力,身形不稳地,而古天,却已经是昏mí了过去。 看到这样的情形,大家都惊呆了,片刻之后,大家都欢呼起来。 “陈烈,陈烈!” “了不起!” “陈烈,你太棒了!” 陈烈看着天虹学院的那几个弟子,尤其是秦雄,他们脸sè更加地惨白,盯着陈烈,就像看到了魔鬼一般,仿佛觉得不可思议。 “这是什么情形?”秦雄呆呆地喃喃自语,“不可能的,古师叔不会输的,怎么会输,他明明要比陈烈强。” 这也是众人的想法,大家明明都看着古天的气势一直压着陈烈,可是,天地变幻,一会儿古天就趴下了,他们怎么都不相信。 “这怎么可能呀,我明明感受到了,古天幻化出了那座大山,非常有气势,能dàng平一切,就连我在场外都被压得几乎喘不过气来,怎么就一转眼,他就昏mí了呢?这陈烈到底是什么人物,这么厉害?”说话的是那几位修为较高的弟子,他们感受到了两个人比拼时所幻化出来的物像。 “我怎么也这样觉得呢,这陈烈明明不是古天的对手的,太不可思议了,而且,陈烈出手似乎也没有什么气势与威力的,而且,两个人又像没有真正地碰在一起,真是古怪。” 就在众人假装窃窃sī语的大声谈论中,天虹学院的那几个弟子脸一阵红一阵白的,不知变幻了多少次。 看着他们的神情,他们一个个很是jī动,双眼圆瞪,似乎想冲上来替古天报仇,不过,他们也许想着,这场上这么多人,如果冒然冲上去,恐怕被大家所耻笑,现在的陈烈看起来也受了重伤,会被人以为是玩车轮战,那面子就会全丢光了,而且,古天这么高手都已经失败了,他们又有什么能力与对方拼呢? 如果他们再败,那就真是丢光了天虹学院的脸了,他们可不敢冒这个险的。他们也再输不起了,那几个弟子中,也还有与陈烈修为差不多,年纪比陈烈也许就大几岁,可是他们的修为都要比古天逊sè,可想而知,天虹学院的那几个弟子沉静了下来,也是可以理解的。 既然天虹学院的弟子不再出声,被震惊了,大家更不会说话了,大家都冷眼看着眼前的情形,如果一个处理不好,恐怕就变成了旭寒学院与天虹学院的直接摩擦了,甚至是敌对,以后就不好过了。 而且,旭寒学院的威名一直都在,大家也是有所顾及的,今天这场比拼,也是别云府所允许的范围,受点伤也是正常的,如果这就怀恨在心的话,以后的日子就不好过了。 而大家现在终于都知道了,陈烈和古天从直接对诀对意念对诀,其实已经过了无数招,只是大家没有感受到而已,而意念的对诀,很伤人的心智的,得拿出别云府的秘丹,特别地针对着此伤的丹药,而且恐怕也不是一时能完全地复原的,对于这些修真高手来说,每一段时辰都是很珍贵了,这一次受伤,可真是得不偿失的,这也是大家的看法。 加强修炼,能争取突破,这是每一个人的想法的,因此,大家可不想再生事端了。而且,天虹学院的那几名弟子,在大家的心中也没有什么好的印象。 现在场中是一片诡异的景象,陈烈冷冷地看着对天虹学院的弟子,古天倒在地上,似乎是了无生机了。而其他的众人,则是沉沉地看着场中,不知道做任何反应。 就在这时,远处一阵轻响,两个人影御空而来,大家的目光都聚在上了面,只见,两个金sè的光圈浮在空中,两个人影立在上面,乘空而行,这只要到了大罗金仙中期就能做到,只是很耗费真气,除非是有着极强的修为,一般的人是不敢如此做的,来人的修为可不是一般的。 大家聚眼看去,他们都认识,来的是秦梓喧,柴烈和陈烈的便宜阿姨,另一个是一个白衣男子,年纪三十多岁,tǐng帅气的,一脸的沧桑却又独显着魅力,很有着吸引人的地方。看着两个人的亲密样样子,看来那个白衣男子就是秦梓喧的丈夫,别云府的外护卫了。 他们俩人慢慢地落了下来,落在了场中,他们两个人出现以后,那白衣男子看了看场中,目光扫过了众人,在陈烈的身上停了一会儿,面无表情,只是微微地点了点头,然后脚步微动,来到了古天的身边。 在古天的全身上下查了一会儿后,那白衣男子眉头微微地皱了皱,片刻地犹豫之后,从自己的口袋中掏出了一个瓷瓶,倒了出了一粒粉红sè的丹药,塞进了古天的嘴里,那丹药一现世,便清香扑鼻,十分怡人,看起来,真是好丹药。 那丹药效果看过眼云烟很明显,片刻之后,古天苍白的脸sè红润了很多,像是医好了古天,那白衣男子没有理会其他人,只是看着秦梓喧,也没有说话。 秦梓喧自然是最关心陈烈和柴烈了,她看到陈烈的样子,快步地上前,抚mō了陈烈的头:“烈儿,你觉得怎么样?” “我还好。”陈烈喘着粗气,低声说道。 秦梓喧看了看陈烈的样子,又细细地查了一遍,不错,陈烈的样子还行,看起来似乎并不是很重,但她还是很不放心这个侄儿,同样也给陈烈服下了一粒粉红丹药。有些高阶弟子看出来了,秦梓喧所准备的丹药是专门为金仙级高手所准备的,在治伤,治心智受损方面都有奇特的效果的。 陈烈受伤并没有古天那么严重,自己运行真气疗伤,再得喧姨的丹药,顿时见效,就在一刹那间,好了七八成的样子。看到侄儿没有什么事情,秦梓喧这才放下心来,看到场中的那些人。 她的目光流过丈夫,看到丈夫的目光在自己的身上,犹豫了一会儿,看了大家,说道:“这一次比拼,是大家sī底下为了提高自己的修为而进行的比赛,在府内的允许的范围之类,只是比拼,与学院之间的恩怨没有任何关系,夫君,你觉得怎么样?” 丈夫的上浮在众人的峰上扫过一遍后,却没有开口,再次看了看天虹学院的众人,微微一叹,身体一晃,顿时消失在原地不见了。 看到丈夫消失,秦梓喧一怔。看着众人,也叹了一口气,扶起了古天。 “你还好吧,古天,你也是弟子中的高手了,怎么这么冲动,差点就废了,你们又没有什么深仇大恨,怎么下如此重的手,如果你们两人折损了,让我怎么给府主交待。”秦梓喧叹着气埋怨道。 “对不起,喧姨。”古天垂着头,叹了一口气,一脸犯错的样子,在秦梓喧的前面,他不敢有任何的反抗表示。 “好了,以后约束一下自己的xìng子,再也不能这样轻易就拼命的,你看看,你给弟子们带了一个什么样的头,如果把大家的xìng子都带动了起来,以后你怎么来竖立威信,怎么来管理你的侄辈,师弟们。” “古天知错,请喧姨惩罚。”古天自知这一次犯了多大的错,在别云的默许范围内,十大学院的弟子会结成十派,在别云府的核心弟子中,成立这样的小派系,进行无关紧要的明争暗斗,这是大家都心知肚明的事,但是,前提绝对是有一个,不准拼命,不准杀人,要不然,大家来一个派系斗争,你杀我我杀你,那别云府的威严何在,那更不是别云府召入这么多的核心弟子的目的。 如果出现这样的情形,轻则受罚,重则被赶出别云府,更严重的会被废掉修为,如果被废掉修为,那比死还难受,这是谁都不愿意受到惩罚的。 “好了,我希望你们都能认识到,这只是比拼的一时失手,而不是两个学院之间的深仇大恨,你们明白吗?”秦梓喧严厉地说道。 “知道了。”众人都齐声地道。 “好了,既然知道错了,我就处罚你们吧。”秦梓喧的脸sè有些沉。 看到秦梓喧的样子,大家的心里都七上八下的,不知道这个美貌的阿姨会怎么样地处罚大家,不过大家都了解秦梓喧的xìng格,她的xìng格十分温柔可人,绝对不会做出很绝情的事来。大家都期盼地看着场中的秦梓喧,等候她的裁决。 “我罚你们——”秦梓喧大声拖着声音说道,“天虹学院的弟子。” “在。”古天众人齐道。 “你们上前站到我的面前来,站在一行。”秦梓喧吩咐道。 “是,喧姨。”众人齐道,天虹学院五人站在了秦梓喧的面前,都低下了头,不敢看秦梓喧。 秦梓喧很满意他们的表现,又对着陈烈一行说道:“旭寒学院的弟子们。” “在。”耿亮代表着回答说。 “你们在我的面前站在一行。” “是。” 两队人站好后,秦梓喧开口了:“现在我罚你们,对着对方深鞠躬一分钟,然后目视对方,真诚地说声‘对不起’。” “是。”众人齐道。 两行人都深深地鞠躬下去,片刻之后,都抬起头来,对着对方说着:“对不起。”那眼神,那语气,无比地忠诚。 “好。”其余观看的八个学院的弟子都齐齐地鼓起掌来。 秦梓喧说了些注意的事项后,离开了,消失在众人的眼中。 看着秦梓喧消失的背影,天虹学院的弟子嘴chún开了又合,没有说出什么话来。 这样,陈烈一战竖立了自己的威信,树立了旭寒学院的威信再也没有人敢小瞧他了。 看着陈烈的表现,柴烈人行对他充满了敬佩,现在那些准备挑起事端,本想挑战柴烈和陈烈的几个人,吐了吐舌头,再也不敢造次,都保持着低调,原本最活跃最为挑刺的黄素素,在这样严肃的情形下,居然也难得的保持着严肃的神情。 现在的比武场仿佛没有半点bō澜一般,就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不过,那些弟子们看着陈烈和柴烈的眼光中,充满了敬佩充满了忌惮,不敢出声了,那些弟子以后都暗暗下了决心,修炼起来更加地拼命了,他们都在心底有着一个目标,就算是自己学院弟子之间,也多了几分杀气一般的存在了。 再也没有人来找麻烦,陈烈也开心着能得一个清闲,和柴烈一起加紧了修炼之中,有时间就去武器院寻找合适自己的武器,同时又找一些看能不能对自己有长进的秘籍。 其实,这只是别云府的核心弟子的外围分工,所存的秘籍没有多少本,基本上都是一些基本功法的,而那些关于高深的剑、掌、拳之类的都很少,而高阶修为的那些功法,就更没有了。 而有的那些所谓秘籍中,只有几本还看得上眼,这让陈烈和柴烈很是郁闷的。 别云府怎么这么小气,都舍不得拿出几本好的秘籍给弟子们修炼的,而风云双煞,这两个一开始挂名的师傅,居然就在开始时出现了一两次,后来就一直没有出现过了,不过,想想就释怀,两人也就想通了,任谁拿到了绝世好剑,不好好地研究一番怎么舍得拿出其它的功夫来管其它的事呢?算了,有机会吧,不过,有机会了,一定会得好好地训斥这两个师傅一番。 当灵儿和黄素素离开后,两个人又陷入了白天黑夜的无休止地修炼当中,当秦梓喧再次来看望两人时,两个人再也忍不住了。 “喧姨,我们这些弟子到底有没有师傅,就让我们自己修炼,自己修炼,如果我们自己修炼就能成长的话,那我们还投入什么学院,去高等地方锻炼自己,去学习什么的?”柴烈无比郁闷的说,几乎一个月过去了,两个人的修为没有一点长进,而且,陈烈看起来就是要突破的形势了,可是,每一次突破都是失败了,还好,人品大暴发,居然没有一次走火入魔,没有一点损失的,这也算是不幸中的大幸吧。 “呵呵,你们运气不好,谁叫你拿了一起那么好的剑,说实话,几十年中,我没有看到一柄那么好的剑,虽然我也听说过这柄剑,却没有一个人来开发它,使它没有能发挥出它的实力来,这也是遗憾之一,我也想去参与研究这柄剑了,你那两个挂名师傅,我也想去探望他们,找他们来帮你们修行,可是,他们一直都是闭门不见人的,我也没有办法。”秦梓喧看着两人,笑着说道,抚mō着他们的头,安慰着他们,“等等吧,他们既然收你们为入门弟子,一定会让你们有长进的。” “喧姨,怎么这别院里,没有一本像样的功法,我们都不知道炼才好,弄得我们这一个月以来,就是在炼着真气,炼得都有些烦了。”陈烈mō了mō鼻子。 “这只是外院,核心弟子只是会比外围弟子多一些特权,能得到学院的栽培,其实,这些弟子都会挂靠在那些长老或者护法下修行的,那些秘籍都在这些长老们的控制之下的,而公用的秘籍,往往都只是一些基本,不深奥的功法的,如果想修行高的功法,除非是有强阶功法的师傅,再就是进入别云府天,那么你就有可能成为府主的弟子,并能依照自己的资质修炼合适的任何功法。” “那怎么进入别云府天?”陈烈好奇的问。 “现在呀,你们想都别想,除非是特别的天才高手,否则没有这个资格的,我看,陈烈你还是有可能进入的,但前提条件是,在一年内你能达到大罗金仙中阶。” “我的妈呀。”陈烈吐了吐舌头,一年之内达到大罗金仙中阶,你以为修为是爬山,努力点,不怕流汗,就能上呀,那是什么概念,越是修为高阶,就越难突破,修行就像是阶行一样,越爬越陡,越爬越难。 “那就要看你的资质了,呵呵,要对自己充满信心。”秦梓喧笑着说道。 了解了这些情形后,柴烈和陈烈是闷头修行,再也不说多话。 不过,身为核心弟子就有一个好处,每隔数天,便会有主管前来察看,当你前一次服下的丹药全部地吸收之后,就会让你服下新的丹药,而这些丹药,能够大大地提高修为,比起自己刻苦修为,一粒丹药当得上刻苦一个月。 而有空,秦梓喧就会来指导两个人,现在的秦梓喧几乎就成为了两个人的师傅了,在丹药的培育下,在秦梓喧的指点下,两个人的修为是大进,陈烈除了不能突破外,真气比起刚刚进别云府时要强上两倍不止,而柴烈也终于突破到了金仙后期,这让他是欣喜不已。 想想,柴烈就热泪盈眶,一个人不但要有刻苦修为的决心,更又需要运气,运气真占很大的成分,如果不是打一架,可能自己就还是那么一个清洁工,天天扫着大地,被人瞧不起,被人欺负。 而陈烈更是感慨不已,在之前,经历了多少次的劫难,又有多少次是死里逃生,那样的日子真如噩梦一般,那个时候,能有一个安定的场所就是奢望了,哪还会想到像这么般安逸,能够自己舒心地修为的。 但是,两个人的修为,就这样停下了,看着两人的修为,秦梓喧也是无比地着急,她一狠心,好不容易说服了丈夫,拿出了两本秘籍都是大罗金仙所修行的秘籍,一本是归元天真,一本是混元道真,陈烈适合归元天真,而柴烈则适合混元道真。 这两门功法,一门属yīn一门属阳,归元天真是阳xìng十足,而混元道真则是yīnxìng,根据两个人的资质,给两个人分配好后,让他们两个人去修行。 柴烈倒觉得没有什么,而陈烈则是非常地明显,他有所成就之后,他的体内阳气非常满溢,就连肤sè都受了影响,呈现出阳刚的气息。 用陈烈的话说,自己终于像一个男子汉了,这一句话,引起了柴烈的一阵白眼,似乎,柴烈学了yīnxìng的功夫,就不像一个男子汉了,什么话这是。 其实在以前受伤之时,陈烈的经脉是大损,虽然真气恢复之后,修为也增进,但是他的经脉却没有完全地恢复,个别的通道被阻塞着,也影响着他的发展,现在他修炼了归元天真之后,这种好处就明显了起来,他的休质在大变中,向着阳气奔发,各条经脉,各个大xué都很是清晰了,在陈烈的努力下,绝大多数的经脉和大xué都贯通了,只要全身的经脉都打通,那么就肯定能突破了,现在的陈烈的身体就像一个大融炉,融入了一大把的真气真气,只是这真气却不流畅,导致有些混乱。 这也是陈烈以前的经历所带来的后遗症的,一时之间也无法去解决,他很多次想打通全身,让真气无比地畅通,都是失败了。 陈烈是属于怪物型的,这是很多人对他的评价,因为没有一个人像他这样学得杂,很多人都是归于一门努力修行,而陈烈,起码拜过了十几个师傅,这一个学一点,那一个学一点,如果是放在其他人的身上,恐怕早就因为功法冲突导致了走火入魔,可他偏偏什么事都没有,柴烈也和他差不多,这两烈,绝对是世间少有的怪胎。 而陈烈没有走火入魔,应该主要是几个方面的原因,这是柴烈和秦梓喧所分析出来的,陈烈这些年来,一直被追杀,总是处在破——立——破中,使得他的体质越来越乱,而他的这种越来越乱,却丝毫没有影响到他的修为,让他成为一个废材,不能再适合任何修为,反倒使得如同一个炼丹炉,什么药材都能往里面装,待装过了之后,至于炼出什么药材就要听天由命了,而陈烈又偏偏运气这么好,每一次都能立得较好。 待陈烈的纯阳之气炼得很好,归元天真炼到高处,体质也觉得越来越好,却又不能通彻全身,这也是他一直不能突破到大罗金仙的原因,他相信,只要解决了这一点后,绝对自己能够突破到大罗金仙的。 于是,他只能向着秦梓喧请教,毕竟秦梓喧是过来人,懂得的东西多一些,开始时,秦梓喧也不是很理解,以为是陈烈的资质的原因,而听说了他以前的经历后,对他充满了同情,虽然陈烈的年龄不大,可是,他现在所产生的修行的障碍却是天底下修行者所最难克制的困难,这一关非常难突破,如果不能突破,就会终身停滞了,这可是陈烈所不愿意看到的。 不破不立,不立就不破,看来,陈烈还得找到更好的办法来突破,不过,对于这一点,秦梓喧也没有办法。希望他以后有什么机遇能突破吧。她同时又请教了别云府中的几个高人。大家也解决之法,看来,恐怕只有别云府主才能解决吧,可是,凭现在的陈烈的修为,恐怕还不能成。 而柴烈的运气就要好一些,不过,他也需要去突破,需要磨炼,秦梓喧决定,让他们俩下山。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