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八章 大结局 下 - 黑道特种兵

第三百八十八章 大结局 下

?陈烈和柴烈终于下山了,而这一次下山,是两个人进入别云府的第二个月的月中,不过,他们下山并不是永远离开别云府,也不是出来玩,散散心,或者去探望心爱的人,而是和别云府的几个弟子一起,去做一些任务,通过这些任务能够来提高自己的实战修炼,通过实战中突破自己。网别云府的每一个弟子都是这样的,而且大家都意识到了这一点,这也是他们会参加比拼场的原因,但是,那都是关起门来动拳脚,没有很多的作用,只有到外面,到那险恶的环境中去锻炼自己的。 而在妖龙之都,锻炼的最好地方还是妖林的,说起妖林,陈烈还充满了亲切感,在之前,他还带领着几个人去那修行呢,只是那些都成为了过去,不知道,他们现在过得好不好,有没有突破,取得较高的修为的。 看到陈烈的没落般的神情,柴烈很是不解,他怎么会这样的呢。 “陈烈,你怎么啦?出来做任务锻炼自己,这不是正好的吗?怎么不开心呢?”柴烈关心地问着,那些弟子们也看着陈烈,等待着他的说法。 “我想起了以前的一些经历,一些人。”陈烈叹了口气。 柴烈的脸sè也暗淡了下去,有些人,一旦遇见是缘,但是,陪伴在身边的又只能有多少,而那些所谓的很亲密的人,又会有多少变成了陌生人,一辈子难见几面。 而这一次的任务,说简单又难,说难呢又简单。 在妖林第三层,出现了大量高阶妖兽,那些妖兽已经开始了祸害人间,为了锻炼这些新旧弟子,别云府决定,由秦梓喧夫fù带领,派他们去消灭那些妖兽,除妖灭魔,还百姓一个清净。 其实,,这些事情,轮不到柴烈和陈烈这些弟子去的,但这一次把他们派了上去,就是让他们去锻炼一下,这也是秦梓喧带他们出来的目的,也为他们说情让他们出去。 有这么好的锻炼机会,秦梓喧当然会想到无法突破的侄儿的,这一次去的一行一共有三十人,都是别云府的核心弟子,那些弟子比起上一次比拼会,可是大有长进了,这是大家都看得到的。 而柴烈和陈烈这一段时间,又修行了不少功法,正需要这样的机会来锻炼自己的。 前面所说的,这些任务说简单又复杂,说复杂又简单的原因就是,那些妖兽不是一般的妖兽,都有着一定的修为,相当于人数的金仙级别的妖兽,恐怕也有一些,而那些超过此修为的也有可能,比如陈烈上一次误打误撞地捉到了天玄通眼,其实天玄通眼的修为那么高,怎么可能那么轻易地就让陈烈抓住,不过陈烈也一直是这么一个运气好的人,总是能如愿地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不过,用陈烈的话说:“如果不能自己想得到什么东西就有什么东西,那怎么往下玩呢?” 卖萌,这就是大家的想法而已的。 而去年的几个新入门的弟子,修行还没有跟上来,外出锻炼也没有多大的意义,就把他们留在府内。 此次的任务,其实是秦梓喧专门地为陈烈和柴烈所申请的,那些弟子不过是跟着沾一光而已。 虽然如此,别云府还是相当地重视了,以前也出现过极品的妖兽结果大意导致了高手折损,为了避免再次出现这样的情形,别云府派出了一名长老和三名护法,不过,并没有跟大家一起同行,他们只会在出现极品妖兽时才会出现,要把机会让给弟子们。 这一次的队伍,那不是一般的强大的,灭掉一个家族都可能有余了,何况了对付不怎么样的妖兽,这是大家感觉到的。 任务宣布以后,那些参与的弟子们很快就准备好了,经过了传送阵,出了别府内府,来到了外大殿,在外大殿中休息了一夜,第二天一大早,大家就准备出发前往妖林。 前往妖林的路途很遥远,走的话恐怕十天半个月也到不了,大家可没有耐心这么等待的。 在别云府多的是传送阵,尤其是那些高阶的传送阵,更是有着无数的,大家都到齐后,一个长老出现了,就一个小老头模样的人,陈烈也不知道是谁,不过也没有去过问毕竟问了下次恐怕又忘记了,大家也是一样的心思吧,没有人问这个出现的长老是谁的,而且这些长老眼高于顶,修为高得可怕,xìng子又孤僻,这些弟子恐怕都难入他们的法眼的。 “只要有传送阵,大家在一瞬间的功夫,还没有什么感觉就会到了目的的,而传送阵可变幻,可能由仙王级别以上的高手带着飞行,比走路可要强上几百上千倍的。”那长介绍着。 听到以后,陈烈觉得特别地奇异,他对这些阵法什么不了解,只是看着,只见那个长老,口中念念有词,顿时,众人的面前出现了一个小房子,他让大家走了进去。 从秦梓喧的口中,知道了这个老头是长老中专攻阵法的,虽然如此,他的修为也是相当厉害,毕竟能控制传送阵的人,修为太低了,那岂不是扯蛋吗?想就知道,没有修为,怎么去控制传送阵呢?如果一个脱节,大家会被传到哪儿去?再怎么回来?谁都无法想法的。 而这次出动的三位护法则也是府内最厉害的三位护法,其中那长老身边看上去年纪不大的女孩子,其实比秦梓喧还要大,叫周佳美,十几年前就非常地厉害,是别云府的大天才,居然得到了这个长老的另相看待,收作弟子,这在别云府中也是特例的。 不知道那女孩子,不应该说阿姨,怎么会如此地年轻,看上去根本就不老呢?看起来她的样子最多二十来岁,天,让陈烈惊异之中,而那些弟子,虽然听过,却也没有见过几次,这个周佳美连师傅的孤僻也学到了,根本就不理会这些平常的弟子的。 看起来,这就是资质的差别吧,先天的好资质,再加上极强的真气就会有着留驻青春的作用,所以,在那些仙王以上的高手,面貌就会有些改变了,变得年轻起来,不过,这只是驻颜并不代表不老,如果不能达到神人的境界,修真界这些所谓的高手,最后还是会走向衰老死亡的。 而到了神人境界,据说第一变化是容易,无论什么年纪突破到神人境界后,都会是有着童颜,并长生不老。 所以越有天赋资质越好,修为真高的人,看上去就会越年轻的。 那又说那些长老为什么又那么显得老形呢?最主要的就是他们的修为开始停滞,只要一停滞下来,那么他的容颜就会有着变化,逐渐变老的。 就在秦梓喧给大家介绍后,大家眼睛一花,众人顿时来到了妖林中间。 到了妖林后,秦梓喧把三十名弟子分成了两队,她带一队,她的丈夫带一队,当然,他们都会搭配得很好的,各级弟子会都搭配一些,至于那些铁级铜级的弟子,基本就是打酱油一级,跑龙套吧,他们就负责善后,对付一些低待的妖兽,对付那些高阶的妖兽,他们可就不成了的,虽然如此,大家都不希望在这儿拆损几名弟子的。在一翻叮嘱之后,众人开始向妖林深处进发。 陈烈是一个乐天派,他对每一个人都很在意的,在自己这一队中,他最喜欢一个比自己看起来大一点点的胖男子,那胖男子二十多一点,却和陈烈一样地高,竖着不怎么长,却向横里发展得相当地厉害的,如果论体形大小,这家伙恐怕要比得上陈烈三个了,那家伙天天脸上带着笑,似乎从来不知道忧愁是怎么回事,而且,这家伙偏偏又长了一个门缝眼的,在他那满脸堆积的横肉中,那眼睛几乎被忽略。 就在陈烈打量着这个跟在身边的胖哥哥的时候,那个胖哥哥却先说话了:“陈烈小兄弟,我先这样称号你吧,哥我痴长几岁,这样应该还算是合适的,我叫铭磊,以后,我们可以多了解了解,希望成为好朋友的。” 听到他的话,陈烈也是含笑着,这个家伙应该是很可爱的那种,以后的生活就会有趣多了的,因此,面对着这么一个长得可爱感很强的铭磊,陈烈没有拒绝,和他走在一起,搭起话来,柴烈这一次例外地没有和陈烈走在一块,因为柴烈觉得,每一次和陈烈走在一起,就会不由自主地产生一种依赖感一般,想着有陈烈一切都会解决,对锻炼自己没有多少利处。 大家都散开了来,两三个人一组,慢慢地前进着。 要知道,这些弟子们,平时是很难被派出来的,因此他们紧陈又兴奋的,其实,那些高手只要一探视就能把周围十几里的范围察看清楚,但他们没有这么做,就是想给这些弟子们以多的机会去锻炼,当然不会包办这些事情的,而这些弟子们因为修为不够,就没有办法达到这一点了。 于是陈烈和铭磊,一起探着路,向前面开发着,第一天,两组人都向大山深处开发,进了近百里路,陈烈对这些恶的环境本就很是轻门熟路了,战斗的经验非常地厘定,一路上很快就消灭了近百头低阶妖兽,而遇到的最厉害也不过是五级妖熊,仅相当于天仙初阶的妖兽,没有一点压力,而铭磊就没有这么轻松了,他本就一名铁级弟子,修为有限,有很多次都遇到了险情,幸好有陈烈在一旁照料着,要不然,他早挂彩或者直接挂掉了,很多次都让他惊出了一身冷汗,不由得对着陈烈非常地佩服。 还没有进入最深的腹地,遇到的都是些小妖兽,因此也就没有一点压力,而那些铁级弟子稍有些吃力以外,其他人都感到很轻松。 而这队里,又有两个女孩子,对陈烈更是倾心不已,对他的成绩给了充分的肯定。为了对陈烈表示感谢,在扎地休息的时候,秦梓喧奖励了一枚丹药作对奖赏,让那些队友又羡慕又心服。 不过,大家也没有偷懒都是在努力地杀着妖兽,从杀妖兽的过程中积累着战斗的经验,每一个人都觉得经验高了很多,这些可是比起在比武场上那不痛不痒的比试要强多了,要正式多了,更能锻炼好自己的。 过夜期间,没有几个人说话,很是安静,第二天天稍亮,大家便拔营起程了,向着森林更深处走去,随着大家越走越深,那些妖兽越来越多了。 等走到中午时候,陈烈终于看到了一个大妖兽,妖兽陈烈见得多,但是这么大的妖兽,这么厉害的妖兽,他还是第一次看见,这一是头六阶妖豹,修为相当于人类金仙中阶,那可不是一般的主了,这头妖豹有两米多高,五米多长,特凶猛,那大tuǐ就像四根柱子一般,双目圆瞪,盯着陈烈,这个妖兽看来相当地厉害,很有气势。 看到陈烈和铭磊走入了它的视线范围,顿时,妖豹的全身毛都竖了起来,本来,它在四处巡视,闲逛着一般,闻到了生人的气味,顿时四处陈来,正好看到了陈烈,也许,在它的眼中看来,陈烈和铭磊就像是两盘好菜吧,尤其是陈烈虽然走向阳形,肤sè有些变化,但总体来说还算是白了,而铭磊则又胖又白,显得更加美味吧。 看着妖豹的寒冷的眼光,铭磊有些害怕,凭他一个人的话,肯定会成为这一头妖豹的腹中物。 铭磊想喊,让其他人前来帮忙,但被陈烈拉住了:“别,对付这么一头小小的妖豹我都没有办法的话,就让大家看笑话了。”陈烈撇了撇嘴。 “好吧。”看着无法动摇陈烈独斗妖豹的决心,铭磊无奈地站到了一边,“陈烈,你小心一点。” “好,我知道了。”陈烈笑着,他看着妖豹,他仿佛听到了妖豹在说着什么,那妖豹好像在说,真是太好了,居然有两个美味上送门来,今天的运气真好,可以大饱肚子了。也难怪,在这个妖林,像这么一头六级妖豹,可以说是横行的存在,只是它不知道,今天它的末日到了,别云府这一次就是要消灭掉这些害人的妖兽。 “小心一点,早点解决了这个家伙。”陈烈心想着,可要小心一点,不能被它伤到了,到时肯定会被同伴们笑话的,一个近大罗金仙级别的高手,居然被一头金仙中级妖兽所伤,真会面子丢光的。 陈烈抓紧了手中的一柄钢枪,这柄钢枪是陈烈在出行前挑选武器时所看上的,这柄钢枪长两米二,重百余斤,对付妖兽是好东西,他首先考虑到了刀剑斧锤,最后选定了这把钢枪,钢枪的威力足一些,对付妖兽好一些的。 在陈烈的心中,他还是会对妖兽有些忌惮的,毕竟,妖兽在这片大陆上,一直没有被人类所灭,由此也可见,那些妖兽的厉害之处的。如果没有那些厉害之处,早就被人类所灭绝了,各个大家族和学院每年都会派出年轻的高手来消灭妖兽作为考验弟子的任务的,虽然如此,但还是不能完全对付这些妖兽,可见这一个群体的厉害之处了。 这样想着,陈烈目光紧盯着妖豹,手中的钢枪开始灌注真气,顿时,他的衣服都飘浮了起来,对着妖豹,眼中充满了警惕的神sè。虽然陈烈对着妖豹是不轻视,可那妖豹子就不是这样了,虽然这个家伙手中拿着钢枪,可是,一个人而已,它又不是没有吃过,而且看这个小子,看起来很瘦小,肯定没有多少力气,肯定一击必倒。那妖豹已经近金仙级,可以吐一些简单的人言了,只是说不清楚完整。 “你——那小子,快过来,豹爷饿了,赶紧过来让我吃掉。”那妖豹吼着,发出了不清楚的人言,恶狠狠地盯着陈烈。 “哈哈。”陈烈和铭磊捂着肚子大笑起来,只差滚到地上去了。这个妖兽也太可爱了吧,怎么这么笨呢,让人主动送上门给它吃,真是异想开口。 “你好怪物,来,赶紧上前来,大爷不耐烦了,你主动地送到-大爷的枪下,早死早超生。”陈烈大笑着,对着那妖豹勾了勾手指。 两个人这么地一笑,那妖豹可就发怒了,猛地咆哮了一声:“小子,你找死。”那妖豹全身的毛竖起,对着陈烈扑来,气势非常地凶猛,带起了一阵狂风,顿时灰尘méng住了周围,使人看不清。 “哼——”陈烈一声低哼,一举钢枪,对着妖豹的腹部刺去。 妖豹轻蔑地吼一声,仿佛是在嘲笑着陈烈一般,笨重的身躯没有想到那么地灵活,只是一摆,便摆脱了陈烈的钢枪,它也不是傻子,主动地去和陈烈的钢枪相碰,除非是不要命的了。 一击没中!陈烈大吃一惊,看来,有修为的妖兽可不是傻子,没有那么好对付的。 陈烈等人在妖林磨练之时,龙族龙皇脸sè却是凝重了起来,神sè多少有些不自然,看着眼前的使者,多少有些不确定。 “真的要杀他么?”龙皇呢喃不已,似乎有些痛心疾首。 “是的,这是上天的旨意,我也无法反抗!”在龙皇面前的小金人出声道:“此人不知道是什么来历,我们上天之人用了一年的时间都没有推算到此人的来历,因此,可能是命运虚无之人!” “只是他的到来,却引起了上天的不满,而你们龙族受到了上天的庇佑,这个时候上天需要你们,那么你们就必须去做,做好上天交代下来的事情知道么?” “可是!”龙皇还想在说什么。那小金人却一把打断了他的话:“其他的我不管,也不想听,上天的旨意,你们只有遵从的,没有拒绝的!” “要是你们敢拒绝的话,我想你们是知道后果的!”小金人的语气多少有些不善了,龙皇也是脸sè一变,要是拒绝了上天,轻则他龙皇就要死亡,重则龙族毁灭! “你想清楚吧,为了一个人牺牲你们龙族值得么?”小金人在次发出了声音:“灭了一个龙族,还有千千万万的龙族崛起,我们可不需要不听话的龙族!” 龙皇脸sèyīn晴不定,想到了自己龙族的子孙,想到了自己生存的家园,要是因为自己的决策错误,毁于一旦,那自己还怎么见列祖列宗?还怎么有脸面去见龙族的子孙? “不。不行,龙族不能够毁灭!”龙皇立刻就拒绝了起来,只是随后女儿幻灵儿的脸面出现,那梨花带雨的样子,很是惹人怜爱,令龙皇一叹。 “是啊,要是自己杀了陈烈,那自己女儿怎么办?”龙皇犹豫了:“难道真的要牺牲女儿的幸福,换取龙族的生存?” 龙皇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办了,一时间犹豫了起来。 那上天来客,小金人使者,也是皱了下眉头,似乎看穿了龙皇的心思。 “这样吧,这陈烈如今在妖林历练,你就一不做二不休,把他们全杀了,当成被妖兽斩杀如何?” “这不行!”龙皇立刻拒绝了:“里面还有别云府的一群高手,也是我们别云府的人才,不行!” 龙皇不答应。 小金人语气顿时不善了起来。 “那这么说来你是不答应了?”小金人似乎很愤怒:“龙皇你别忘记了,普天之下,尽皆蝼蚁,你们难道还想要忤逆上天的意思?” “去吧,只要你们完成了这个事情,难道上天还会不给你们好处?到时候上天会把你们妖龙族打造为修真圣地,你们这里的人或许能够成为上天之人,也说不定!” 小金人见龙皇敬酒不吃吃罚酒,有些魅huò道,龙皇一听果然是心中大动! “此话当真!” “我们上天何曾骗过任何人,可是代价就是杀了陈烈?”小金人目光闪动:“这你可知道!” 龙皇也是犹豫了一番,如果不答应这上天使者,那么自己妖龙族可能就要被毁灭了,答应的话,还能够获取无穷的好处。 “好,我答应!”龙皇狠了狠心,做出了决定。 “这就对了,既然如此,那么你现在就动手吧!”小金人见龙皇答应了下来,也是松了口气。同时一股能量进入了龙皇的身体:“这是主宇宙之中高级能量,主能量,现在给你,让你提升境界!” 龙皇身体登时红光大盛,身形也是晃动了起来,随后才慢慢的平息,看了看自己的身体,lù出了兴奋之sè。 “我居然到了高级神的境界了?”龙皇很是不可思议。有些发怔。 “哈哈,这有什么,上天之下,一切都是天创造的,神灵也是一样,这次,只要你能够完成上天旨意,你就可以上天了!” “上天?”龙皇眼神一亮:“我真的可以上天么?” 他不能够不jī动,上天是什么?是主宇宙之中最厉害的一个空间,传闻之中一切生灵,包括神灵都是上天所创造,每一个天人更是拥有无穷的能量,甚至能够造万物,能够在宇宙之间横行,能不jī动么? 瞬间,龙皇也迫不及待了起来。 “好,我现在就去妖林斩杀了那些人!”龙皇就要出手,小金人却叫住了他“等下!” 龙皇看着小金人“还有什么事情?” “为了不引起其他的人怀疑,你要把这个事情都给推倒妖兽身上,这你明白么?” “我明白!” 龙皇点了点头,身形立刻就动了起来,小金人的身影这才消失了起来。 而这个时候,在一处无名的空间之中,小金人来到几位紫衣服面前,神sè之间有些恭敬,单膝跪下躬身道:“天主,你交代的事情我已经办好了,那龙皇也出手了,那小子必死无疑!” “好,做的好!”天主一听也是很是兴奋,其他的紫衣看向天主却有些不解。 “大哥,你都是这主宇宙之中最厉害的人了?你怎么还会忌惮那个小子,我可没有看到他有什么特殊的啊!”几个紫衣lù出了疑huò的神sè,那小金人也是如此。 “哈哈,二弟三弟,你们是有所不知啊!”天主也是一叹:“这陈烈先前经历了二个宇宙,一个是本源宇宙,一个是变异宇宙,如今只要掌握了我们这个宇宙的法则,就可以渡过三世劫,前往原始之地!” “而,如今原始之地加强了对我们这些渡劫之人的约束,现在主宇宙,能够前往原始之地的就只有一个名额!” “一个名额?”天主的二个兄弟,也是愣住了,随即释然了:“大哥是担心这个陈烈的人到时候抢先你一步渡过三世劫吧!” 天主也不忌讳的点了点头:“是啊!一旦他渡过了三世劫,那么我就要永远的在这个主宇宙之中了,我的实力也不能够在提升了” 天主顿了顿:“所有这个陈烈必须死啊!” “可是这怎么可能呢?”他的二个兄弟有些不相信:“大哥,你可是天主啊,就差一步三个宇宙法则就要进行融合了,你怕什么?而陈烈,我看,这个宇宙的法则都还没有掌握,怎么融合?” “你打可以等待这个小子成长了,在一举把他给击杀了!” “不!”天主摇了摇头:“这就是我说你们不知的原因,这个陈烈很是奇特,虽然还没有掌握主宇宙的法则,可是他的另外二个法则居然在慢慢的融合,其中融合的过程还吸收了这天地间的法则,也就是我们宇宙的法则之力进去。” “你是说?”二个兄弟都是一愣,很是震撼:“大哥是担心这陈烈也许不需要掌握这宇宙本源,就可能融合三大本源,渡过三世劫?” 这些人都是活了不知道多少年月的人了,心思自然是敏捷,看问题更是毒辣不已,听自己大哥这么一说,也就明白了过来,心里却是震惊不已。 “这陈烈也算是奇特,居然能够在没有掌握三**则之后,就融合法则,那二**则更是能够自动吸收这主宇宙的法则,也难怪大哥会担心了。” 天主也是一叹:“是啊,这也就是我担心的地方,这陈烈也太怪异了,我不得不防啊,而且我最近看到了三世劫的劫云,好像已经在开始酝酿了,而我却没有感觉到,那么,有可能就是这陈烈了!” 这个时候天主也是lù出了恐惧的目光,三世劫在酝酿,就表明即将有渡过三世劫的人诞生了。 而这个宇宙之中,有这样的条件的人就是他和陈烈! 名额却只有一个! 无非是他和陈烈之中选取一个。 现在他还没有感觉到自己的三世劫降临,他们就有可能是陈烈的了,这就让他对陈烈必杀无疑了。 只有陈烈死了,才能够让他去渡三世劫。他才能够进入一个新的天地之中。 “原来如此!”他的二个兄弟也是lù出了恍然大悟的表情,算是明白了自己大哥的意图了,只是内心震撼还是免不了的,怎么都没有想到一个才大罗金仙境界的人,却开始能够融合法则,甚至还能够吸收法则,这什么概念?他们知道自家的大哥天主,现在已经把三**则都修炼完毕了,可是却依然没有融合的迹象?这个小子却修炼了二**则之后,开始修炼第三法则的时候,开始了融合?这能够不惊奇么?而,大哥说三世劫也在酝酿了,这更是让他们惊奇不已,难道,陈烈真的快要渡过三世劫了? 陈烈自然是不知道这些事情,这个时候他正在和妖豹进行战斗呢,这妖豹虽然厉害,可是最终还不是陈烈的对手,陈烈也将其斩杀。 而就在他要继续深入这个妖林之中,陈烈眉头一皱。 “好强的杀气,是谁?”陈烈愣住了,随后就听到自己身边的铭磊一声惨叫,身体就爆裂开来,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陈烈也是被震惊了,眼睛立刻看向了自己的四周,没有发现一点的线索,不过,陈烈立刻就开始逃了起来。 “这不是妖兽的做法,是人!”陈烈立刻跑到了妖林的深处跑去,出现了这么强大的高手追杀自己,他也只能够跑了。 同时内心也非常疑huò,自己也没有得罪人,怎么会有人杀自己? 不过这个时候也来不及他细想,只能够朝着妖林深处走去。同时一种熟悉的感觉传来。 “这是?”陈烈很是疑huò,刚刚踏入了这妖林深处,他就感觉自己体内的二个本源之珠开始跳动了起来,自己全身也是有一种温暖的感觉,就好像回到了母亲的怀抱,就在他要好好体会这感觉的时候,好好感受这种感觉是从哪里传来的时候。一道声音响起!令陈烈脸sè大变,立刻就要反击起来。 “陈烈,受死吧!”龙皇的身影走了出来,如今的陈烈都是个要死的人了,他也不惧。直接lù出了自己的身形,何况外面的人都被自己杀了,这个事情谁能够知晓? “龙皇?”看着这个突然出现,要杀自己的人,陈烈也是lù出了震惊之sè:“龙皇,你为什么要杀我?” 他也是怒了,心里自问没有做出一些对不起龙皇的事情,可是这个人却是要杀自己,这是何意? “龙皇,你难道不怕你这样做引起幻灵儿的不满么?”陈烈的声音很冷,听起来令人打了一个寒颤。 一听到幻灵儿,龙皇也是一怔,只是想到了龙族,想到了自己可能成为天人,那仅有的一点理智也没有了。 “陈烈,今天你必须死,你要是不死,我们龙族的人都要死,何况这个事情我们隐瞒了幻灵儿,到那个时候我会把幻灵儿和你记忆都给抹除了,这个你不用担心!” 随即,脸sè冰冷了下来。 “陈烈,你受死吧!” 说完,龙皇就发起了进攻,根本不给陈烈思考的机会,陈烈见此,也是冷了下来,没想到这龙皇是说翻脸就翻脸。 只是他那大罗金仙的力量,在龙皇看来是何等的弱小? 龙皇拿出了自己的武器,准备依据把陈烈给斩杀了。 “啊!”也就在这个时候,陈烈被龙皇击中,发出了一声悲鸣,随后身体直接被打爆,他的身体之中直接飞出了二个圆球,吸收着陈烈的灵hún朝着远方而去,妖林的深处而去。 龙皇却根本没有注意到那二个圆球,还以为自己已经杀了陈烈,兴奋起来了。 “哈哈,这陈烈一死,我也能够成为天人,这太好了!” 把陈烈的身体一挥手,一把火烧了,龙皇也就回到了自己的龙族之中,而这个时候小金人也是传送上天的旨意,把龙皇封为了天人,一时间,天空之中五彩斑斓,紫气东来,龙皇终于可以上天了。 龙族也是得到了巨大的好处,上天直接降下来巨大的能量,改造了龙族,幻灵儿的记忆也是被小金人施展**术,抹消了他和陈烈的存在,只是,陈烈还有一些人的死亡,却永远成为了谜底。 而,在妖林深处之中,一个与世隔绝的地方,在这里形成了一个独立的空间,陈烈身体的二个本源法则之珠,就飞入了这里,陈烈的灵hún也是出现了。咆哮不已。 “龙皇,你居然粉碎了我的身体,我要杀了你!” 也就在这个时候,在这个独立的空间之中,一枚和陈烈二个法则之珠的珠子出现,直接把咆哮的陈烈的灵hún吸收了进去。 一时间,三枚珠子好像形成了一个阵法,顿时光芒大盛了起来。 咻! 也在这个时候,三枚珠子破空而去,飞入了一处无人知晓的地方之中,里面满是朦胧的能量。而在这能量之中,却传来了一声声的不甘心。 也不知道多少年月过去了,原本那朦胧的能量越来越少,那三枚珠子也是越来越小了,慢慢的,一个少年的身影出现在了这空间之中。 陈烈一张开眼,天地瞬间震动,远在上天的天主似乎感应到了什么,眉头一皱,随即大吼了一声。 “不好!” 天主的身影立刻消失,随即来到了刚刚融合了三枚本源之珠的陈烈面前,此刻的陈烈身上有一层威压,任何人都不敢轻视,此刻,他站了起来,似乎世间的一切都知晓,而他身后顿时出现了一副四季的衍生模型,人世间的一切兴衰都在他的掌握之中。 “你来了!”在看到了天主之后,陈烈笑了笑:“你不是我的对手!” 陈烈的声音很轻,却给人一种毋庸置疑的感觉。 天主的身子也是一阵晃动,他有些不敢相信。 “你不是死了么?怎么还没死?” 天主也知道自己大势已去,如今的陈烈几乎可以随时渡劫走人,现在他的身体都是法则之身了,自己还怎么斗? “我死了?”陈烈笑了笑“我怎么可能死,要是我的本源法则没有融合的话我可能会,只是,我的本源法则开始融合了,那么就是渡过三世劫的人了!那就死不了” “而你!”陈烈看向了天主:“你虽然修炼了三种法则,却一直没有融合,因此,不是三世劫的人选,你错了,错的很离谱!” “不过,说起来,我还得感谢你!”陈烈笑道。 “怎么说?”天主很是不解。 “本来我要成功,还需要更长的时间,可是你派了龙皇来杀我,我感应到了这主宇宙本源的力量,感应到了这主宇宙的本源之珠,他和我的灵hún进行融合,我才能够如此快速的成长?才会形成这个法则之身” “要不然我虽然融合了二个法则之珠,但是也要先凝练这主宇宙的法则之珠,现在却捡了个便宜!” 陈烈缓缓的说道,天主却是脸sè铁青,没想到自己偷鸡不成蚀把米,现在都想抽自己几个大嘴巴子。 “好了,冤有头债有主,既然你是这次事件的主谋,那么必须要得到惩罚,这也是你命中的劫数,你现在就进入轮回之中吧!” 陈烈显然不想和这个人多说什么,咻咻咻!天主的三枚本源之珠立刻出现在了陈烈的手上,随后他一拍手,六道轮回瞬间出现,陈烈一挥手,天主就堕入了轮回之中,连反抗的权力都没有。 只留下一声不要。 “你们都是为了我而死,都能够复活!”做完这些事情之后,陈烈大手一挥,他的身旁出现了几朵花,随后几个人从花中走出,首先的就是柴烈。之后就是同是在妖林之中磨练的一些人。 这些人因为陈烈的关系,被龙皇杀死,现在陈烈得到得到,可以复活。 “我不是死了吗?”这些人一睁开眼,看到了陈烈很是不解。不过随即兴奋了起来。“我没有死!” 随即看了下这些人解释道。 “你们本来是被龙皇杀死,不过你们为我而死,能够复活!” “柴烈,你过来!”陈烈对柴烈一招手,随后把天主的三枚本源之珠直接打入了柴烈的身上,用力量帮助柴烈炼化。 “主宇宙不能没有天主,从今天起,你就是天主,柴烈,你知道了吗?” 刚刚把三枚珠本源之珠炼化的柴烈点了点头,炼化了本源之珠。他就知晓了一切。 过去,现在,甚至主宇宙之中的人的未来。 见此,陈烈才笑了笑,拍了拍柴烈的肩膀,也看了下虚空之中的劫云,对大家打了声招呼。 “各位,我要走了,再见!” 说完,陈烈的身影直接进入了劫云之中,留下一群发愣的人,而此时天空之中却飘来了阵阵的声音。 “原始之地,我来了!” 一瞬间天地呈祥,龙飞凤舞,陈烈也进入了三世劫所形成的通道之中,脑海之中却想到了很多。 那些等待自己去拯救的本源宇宙,还有自己要和师傅,大兄弟等人见面。还有自己的爱人。 他lù出了坚定的神sè! 毅然踏入了通道之中,前方就是原始之地,万法之源,而陈烈也开始了一场更加精彩的路途。 (全书完)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