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五章 杀神1 - 黑道特种兵

第三百五十五章 杀神1

听到彩裳的声音,青衣笑了,自己活着不就是为了她,‘彩裳舞’?反正自己已经是个活死人了,应该已经没有什么事,还能威胁的了自己吧,哈哈哈,‘彩裳舞’我会让你活的比死还惨…… 深夜再次降临,午夜哭声,悲泣的响起; 今夜的哭声,不若往常,轻吟的低泣,化为悲惨凄伶的尖叫,那好似来自地狱里万千厉鬼的悲鸣,深深的烙印在人们脑海,避之不及,挥之不去,众人都躲在自己家里,一家人相拥着,紧紧的抱在一起,瑟缩颤抖着;“娘,我好怕!呜呜……”一个女孩再也忍不住害怕的哭了起来。网 “乖,不怕,等到天亮了就没事了……”女孩的母亲紧紧的抱着怀里的女儿,轻柔的安慰着她,也安慰着自己,恐惧的泪水却早已投降。 “娘,我好怕!呜呜……!”又一个小孩哭了。 就这样,一个接着一个,像连锁反映似的,小镇内,全是小孩害怕的哭声,连有些大人也忍不住内心压抑的恐惧,痛哭失声,而且个个哭的yù罢不能,全都像着了魔似的。 “小姐,你听到外面的哭声了吗?好像全小镇的人都在哭!”青衣瑟缩在角落里,战战兢兢的道,可她的眼眸却隐约出深绿sè的诡异之光。 彩裳没有说话,像往常般倚在窗前看着黑夜的星空沉思,对耳边的哭声冲耳不闻,在这一刻她却反而感到异常空前的平静与安宁。 “你难道不会感到害怕吗?”青衣慢慢从角落站起。 “为什么要害怕?”彩裳反问。 “你没听到耳畔那来自地狱的凄惨尖叫声吗?”青衣开始缓缓的向她走近。 “听到了,那又怎样?”彩裳依然淡漠的反问。 “也许,下一个死的就是你!”言谈间,青衣已来到彩裳身后,不知何时,手里多了一把短匕。 “呵呵,是吗?”彩裳轻笑。 “你不信?”青衣抬手向她举起了手中的短匕… “你杀不了我的!”彩裳转过身云淡风轻的道。 “是吗?那你去死吧!”手起刀落,青衣如幽灵般着绿光的眼眸,冷森森的,jiāo好的容貌已然狰狞,死亡的气息环绕着她,她yīn笑着看着手中的短匕没入彩裳的身体。 “我说了,你杀不了我的!”看着插入自己身体的短匕,看着自己流淌出的鲜血,彩裳没有恐惧,反而轻柔的笑了。 “为什么你还笑的出?”青衣狂怒的尖厉吼道,毫不留情的快拔出手中的匕手,yù再次狠狠的插入彩裳的身体,却现自己动不了了。 “没有人告诉过你吗?裳姐姐能看透人心,任何人在她面前都无所盾形的!”从暗处缓缓走出一个七,八岁左右的粉nèn小女孩,小女孩来到青衣面前,气呼呼的踢了她一脚,转身投入彩裳怀里,撒jiāo道“裳姐姐,你早猜到我要来,对不对?” “没有,我也很意外么,你爹怎么舍得放你出来?凤儿,你该不会是偷跑出来的吧?”彩裳捏着小鬼灵精的鼻尖,宠溺的道。 “哪有,我只是在家很无聊,就跟我那个冷面老爹说我想你了,他就很‘通情达理’的让我来了!”凤儿咕噜咕噜不停转着眼睛,明显在说谎。 “你啊,快回去吧,否则被你老爹逮到就有得受了!”彩裳哭笑不得的劝着,额心冒出些许冷汗,感觉身体很不对劲,难道青衣刺入自己身体的刀不是普通的短匕? “不要,我跟爹爹留信了,说什么时候把裳姐姐变成我娘亲了,再回去,我不管,我就要待在这里,不回去了……!”凤儿不停摇晃着彩裳的衣袖,无赖的撒jiāo着。 “你啊,真拿你没办法,待这儿可以,不过你要乖乖的,否则……!”彩裳严肃的警告,益加感觉身体不对劲。 “嗯,凤儿会很乖的,裳姐姐放心,凤儿有带保膘来的!”凤儿调皮的向暗处轻轻勾了勾手指。 “裳姐姐放心,我会看好凤儿的!”一个黑衣帅气的少年走出来,拉过凤儿,紧紧的抱在怀里,霸气的道。 “臭聂青洋,快放开我,小心我杀了你!”凤儿在叫聂青洋的小少年怀里气呼呼的挣轧着。 “杀了我?那你以后的‘幸’福生活,可就没咯!”聂青洋邪邪的笑道。 “裳姐姐,你看看他啦!够无赖的!”凤儿眨着可怜巴巴的大眼向彩裳求助。 “咳,咳……!”彩裳轻咳两声,强忍着笑意道:“我什么都没看见,小心……!”彩裳惊呼,忙闪身挡在两个小孩面前,接下青衣再次狠狠落下的短匕。 “裳姐姐……!”凤儿这次轻易便挣脱了,忙扶着摇摇yù坠的彩裳,看到从她嘴里缓缓溢出的鲜血,强烈的愤怒染红了双眼,冷冷的道:“影,灭了她!” “等下,你在刀上抹了什么?”聂青洋皱眉的看向彩裳,听鬼王说过她的体质特殊,有自动痊愈的灵力,所以一般就算受伤也不会有多大事,可现在?再看向青衣,猛然一掌拍向她的天灵盖,预料中的看到,一个黑影尖叫着从她身体窜出,迅消失在黑暗。 而青衣轻揉着鬓角,缓缓恢复理智和清醒,剧烈的头痛让她晕炫,半响才缓过神,待看到自己手中的带血的短匕和对面虚弱不堪的主子时,惊慌的连忙丢掉手中的凶器,害怕的哭泣道:“不是我干的,真的不是我干的……!” “你走吧!”彩裳喘息着淡淡的道。 “裳姐姐,她差点杀了你也!”凤儿不满的大喊。 “我了解她内心的想法,事情不怨她,是我对不起她!影,放她走吧,呕……”彩裳再也忍不住,狂吐了几口鲜血,便晕厥过去。 “裳姐姐……!”凤儿着急的哭道。 青衣则躲在角落里,不停摇着头瑟缩着。 聂青洋重重叹口气,从怀里掏出一个瓷瓶,暗叹,还是鬼王大人英明啊…… “当、当、当……!”一阵惊天动地的锣响,在小镇的大街小巷响起;吵的各家各户正在补觉的人,都因严重的睡眠不足,气呼呼的穿衣爬起,冲出门外。 “妈的,哪儿的王八羔子,你不想活了,大白天不让本大爷睡觉,找死啊你!”流氓小武开门破口就骂。 “小武哥,这咋回事啊?” “他,我哪知道咋回事,走大伙一起去看看,谁要敢没事无聊搞这种恶作剧,妈的,老子拆了他喂狗;”小武恶狠狠的道,领着众人向菜市场口奔去。 赶到菜市场口,原本在白天空dàng的大街,此刻早已人山人海,只见众人中央,盘膝坐着个道士,身后两跟班勿自拿着罗狂敲着。 “妈的,别再敲了,扰的老子心烦想杀人,臭道士,你干吗的?”小武挤过众人,领着自己的跟班,趾高气昂的道。 “小子,对家师说话语气放尊重点;”道士身后左边的年轻人阿猛,不满的回敬。 “呦喝,你小子有种,知道爷是谁吗?你爷我是……”小武还没说完就被打断了。 “是个怕鬼的胆小鬼!哼!”阿猛鄙视的冷哼。 “你?你不想活的是不是?妈的,老子拆了你,兄弟们上!”小武被说到痛处,恼羞成怒的大喊,手一挥,几个跟班就把道士三人围起来。 “小兄弟息怒,我师弟年少,说话鲁莽,还请海含;”道士身后另一个年轻人阿威彬彬有礼的拱手道。 “师兄,跟他这种地痞流氓,还用客气啥,亏咱师父还好心的远道而来帮他们捉鬼,哼……!”阿猛不屑的冷哼道。 “捉鬼?你唬谁呢?”阿武嘲讽的笑道,语气却明显没有刚才的强硬了。 “各位父老乡亲们,家师乃道士:三清上人,偶闻小镇闹鬼,搞的大家人心慌慌,甚至还有好些人莫名的凄惨死去?家师听后,特别愤怒,因此特领我师兄弟二人前来为小镇的老百姓们捉鬼,消灾,除难;如若有打扰到众乡亲们的地方,小道阿威在此跟大家陪不是了!”阿威言语诚恳的道。 “你们真的会捉鬼?”众人中有人怀疑的问道。 “对啊,真的假的?” “不会是骗我们的吧?” “……” 一时间,众说纷纭,又起哄成一片,而这时,三清上人缓缓睁开的眼睛,双手用力一挥,一阵冷风掠过后,又恢复平静。 “搞什么?这样就能捉鬼吗?”小武冷笑道。 “对啊!”众人齐附和。 “一群白痴,看看你们的kù子!”阿猛翻了翻白眼,受不了的道。 “啊?我的腰带怎么不见了?”有人惊呼,连忙抓紧kù子。 “我的也不见了!” “我也是!” “我的也没了!” 一时间众人都愣那了,除了女的,在场的男人腰带全都莫名的消失了,有人开始高呼:“高人,神仙啊。” 看着这样的情形,陈烈不由得笑了,这个老家伙,还算是有点本事,不过,这只能哄那些无知的普通人而已,这只是一点初级修为就能做到。 原来,在大街上吵成一团时,陈烈也被惊去了,跟着出来看热门,就看到了这个所谓的道士出来收鬼,他的好奇心也上来了,倒要看看是怎么回事,在隐约之中,他感觉到了什么,恐怕,看起来这么太平的小镇,这么安稳的苏云庄,恐怕是全在鬼府的监视之下,这些事情,都是鬼府弄出来的名堂而已,冲突,待在即。 众人跟着三清上人一行人来到红楼前停下,异常不解的呆愣在那儿。 “上人,莫非鬼在红楼?”人们觉得不可思议的道。 “对啊,怎么可能在红楼?” “是啊,紫裳小姐住的地方不可能是鬼巢的!” “上人,您是不是再确定一下?”此话一出,众人全期待的看向三清上人。 “哼,阿猛?!”三清上人不屑的冷哼。 “徒儿知道了!”阿猛嘿嘿冷笑着,上前示展了一式旋空飞踢,一脚便踹开了红楼高高耸立的大门。 “大家随家师进去看看就知道了!”阿威用眼神向阿猛示意,阿猛会意的轻点头,不着边际的,悄悄消失在此刻正争相往红楼内拥挤的众人。 “唉呦,众位大爷,你们这是要干吗呢?”看到这么多人气势汹汹的闯进来,原本正在与男人**的红楼管家粉妆见状,连忙媚笑着上前招呼;“姑娘……!”阿威上前有礼的道,可刚说了两个字,就被粉妆轻笑着打断“我说大爷,小fù今年虚有三十,清白之躯也早已被你们这帮sè男人毁了,何来姑娘之说?公子这不是嘲笑粉妆吗?还是公子,你也想和粉妆玩个**之夜?”粉妆扭着腰,慢慢的向阿威身上靠去,勾hún的双眼,魅huò的看着他,薄的近乎透明的粉纱凌乱的滑落她的香肩,lù出粉红肚兜,雪白如雪的纤纤玉手轻抚上他的xiōng膛…… 众人羡慕的看着阿威,不约而同的都在想着,如果此刻被粉妆欺负的男人是自己该多好,想着想着鼻血不受控制的随着身体反应流了出来。 “yínfù,离我徒弟远点!”三清上人怒瞪着双眼,一掌把粉妆挥开,看着跌坐在地的jiāo人,众人不禁心疼的暗叹,真是个道士,一点都不懂怜香惜玉。 “谢谢师傅!”回过神的阿威连忙向三清上人恭敬的道。 三清道人挥挥手,阿威识相的退到边上。 “yínfù,快把紫裳舞叫出来,我尚可饶你一条小命,否则你就等着下地狱去吧。”三清道长嚣陈的昂起头,满脸不屑和轻蔑。 “呦,原来,道长您也是为了紫裳姑娘来啊,怎么不早说!不过,很不巧,她昨天刚好出门了,不在!”粉妆在两个丫环的掺扶下,站起来,冷笑回道,言语已不再客气。 “yínfù,莫狡辩,我方才用师传独门绝技‘离hún追踪’之术,已探察到,她就在这里,你还是快让她出来吧,否则我就把着儿毁了。”三清上人威胁道。跪求分享 最快更新最少错误请到网 ♂♂() ()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