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四章 猎人协会感力 - 黑道特种兵

第三百九十四章 猎人协会感力

“哥,生意谈的怎么样?”罗莎端着一杯热茶走了过来轻笑一声道。 唐峰转头朝罗莎望去,整个人都呆住了,此时的罗莎穿了一件近乎透明的丝质睡衣,如果没有看错,这件睡衣应该是今天逛街时买的。 此时罗莎的头上还有些湿露,显然是刚刚洗过澡,唐峰的双眼不由自主的在罗莎身上游走起来,罗莎的身材非常好,修长的玉腿暴*在空气中,可能是刚洗完澡,罗莎并未穿内衣,此时胸前的睡衣有两颗明显的突起。 唐峰只觉得下*身有了些反应,连忙将头转了过来,想他唐峰虽然算不是是阅女无数,也算得上是见女无数,什么样的女人没见过?可现在眼前的这个小姑娘却给他一种别样的感觉。 “哥,你怎么了?”罗莎见唐峰表情有些古怪,凑近一步问道。 此时两人之间的距离不足50公分,唐峰甚至能嗅到从罗莎身上散发出的淡淡香味,那是少女独有的体香,清新的气味足以让任何男人为之牵魂。 唐峰将身子朝沙发内缩了缩,不觉声色的夹了夹双腿,似乎是怕罗莎发现自己的窘态,不自然的笑笑道:“没,没什么,你去准备一下,咱们出去吃饭。” 罗莎见唐峰说没事,她轻轻一笑弯腰将手中的茶杯放在桌面上道:“那好,你先喝点茶,我去穿衣服,很就好。” 唐峰根本没听到罗莎的话,在罗莎弯腰的那一刹那唐峰不经意间从她的睡衣领口看到了一对玉兔。 唐峰只觉得脑中一声闷响,直到罗莎起身离去,唐峰这才缓过神,他第一反应就是连忙将头抬起,似乎是怕鼻血喷涌而出。 闭上眼深呼一口气,唐峰不仅在心中暗暗责备自己,这是怎么了?怎么会对一个小女孩动了歪念?曾经唐峰一度以为自己不会对任何女人感兴趣,有些时候他甚至自己都在怀疑到底自己算不算个男人。 静婕和蕊儿的出现终于证明了他不但是个男人,而且还是个很猛的男人。他依稀记得曾有人说过,没有猫儿不偷腥,没有男人不好色。难道自己也堕落到这种地步? 苦笑一声,唐峰使劲揉了揉脸,似乎是想将刚才那一幕香艳的镜头从脑中抹去,但他却发现这根本不可能,越是不愿去想,那一幕场景越是在脑中显的清晰。 不知不觉中唐峰脑中竟然产生了一些荒唐的想法,他竟然拿罗莎的玉兔和蕊儿以及静婕甚至是莎莲娜的做起了比较! 罗莎穿戴整齐出来后发现唐峰呆呆的坐在沙发上,嘴角挂起一丝淡淡的笑容,罗莎轻声道:“哥,我准备好了。” 唐峰一个激灵,身体轻轻一颤,此时罗莎的声音在他耳中就犹如魔咒一般。强做镇定,唐峰站起身整了整衣服,看都不看罗莎就直接道:“那走吧。” 不是唐峰没礼貌,只是此时的他根本不敢直视罗莎,他甚至有些自责,就像个做错事的小孩一般。 两人走出了酒店,唐峰微微皱起眉头朝四周看了看,不知道为什么一出来他就觉得好象有人在暗中窥视着自己。 唐峰警惕的朝四周望去,他天生就对潜在的危机有种异常的警觉性,以至以前的战友们都称他有特异功能,并且送给他一个活雷达的外号。 但这次唐峰却只能感觉到有人在暗中窥视自己,但却根本无法掌握准确方位,唐峰可不认为是自己的感觉出错了。 仅仅一瞬间,唐峰嘴角挂起了笑容,看着身边的罗莎道:“想吃什么?” “我随便,我不挑食的。”罗莎轻笑一声道。 唐峰点点头道:“那好吧,我们去吃中餐,这西餐吃着不是味。” 两人没有坐车,就顺着酒店前的街道朝前走去,如果没记错在酒店前面不远处就有一家中餐馆,下午两人回来时还特意多看了两眼,毕竟在这异国他乡能见到熟悉的东西可不容易啊。 见唐峰带头朝前走去,罗莎脸上的笑容浙渐消失,转而一脸的冷相朝四周看了看,显然她也感觉到了那些人的存在。 两人刚消失在酒店门口,就有两个男子出现在他们刚才站过的位置。 “他们走了。”其中一个道。 “我有眼睛,看得见。”另一个男子冷声道。 先说话的男子撇撇嘴,然后耸耸肩道:“现在怎么办?” “追!” 就在他们打算追上前去时,一个火红的身影档住了他们的去路。 “呵呵,两位帅哥想去哪里呢?”来人是个女人,而且还是个大美女,一身火红的紧身皮衣,脸上带着淡淡的微笑,她的妆画的很浓,但却让人无法将她和烟花女子联系在一起,如果换做其他人穿上她的衣服,画上这样的妆,那给人的感觉就是*!但她却不同,她给人的感觉是媚,她就像一朵带刺的毒玫瑰,见到她的人都想得到她,但往往却被她身上的毒刺要了性命。 两个男子见到这女人顿时如临大敌,其中一个略微往后退了小半步,警惕的出声道:“罗魅?”两人心中很惊讶,罗魅怎么会出现在这里?难道那些人都失败了? “呵呵呵,没想到姐姐我这么出名啊?两位小帅哥,姐姐今天心情好,你们最好不要惹我不高兴,我们这次来瑞士并不是找你们麻烦的,因此我希望你们也不要给自己添麻烦,好吗?”罗魅娇笑连连,那笑声让人的骨头都酥了。 “哼!朱雀堂和猎人协会之间的关系我想作为朱雀堂顶尖人物的你应该很清楚,你们没打一声招呼就这么出现在我们的领地,我们不得不小心应付。如果你不想找麻烦,那就叫上你的人去我那里做客吧,一直待到你们想要离开瑞士为止!”冰冷的声音从罗魅身后传来。 罗魅转过头好奇的看着那个男子,片刻后道:“呵呵,你应该是猎人协会的十二位护会骑士之一吧?” “你可以叫我枷。”那人朝罗莎身前的两个同伴挥挥手,示意他们先离开。 那两人似乎很忌惮这人的身份,微微弯腰行礼,然后转身就要朝唐峰他们消失的方向追去。 罗莎嘴角挂起一丝嘲色淡声道:“呵呵,我说过,你们最好不要给自己找麻烦,这个时候谁都不能去打扰她们!” 声落,罗魅已经闪身朝那两人攻去,枷看着罗魅的动作眼中精光一闪,好的速度!枷的心中燃起了战火,很多年了,他没有遇到一个像样的敌人,看来朱雀堂果然像会长所说一般不简单啊。 那两人见罗魅朝自己攻来,两人皆是紧皱眉头做防守状。 “呵呵呵呵,就凭你们档得下我吗?”罗魅嘴上不屑的道,手上却是丝毫不慢,在说一活的同时双手一弹,两根针状物体瞬间激射出去,借着四周的灯光,那两根细针呈现出一抹蓝色幽光瞬间没入了那两人的体内。 “你……”枷想要阻止却已然是来不及了,他本以为罗魅会和自己的同伴动手,虽然他知道那两个同伴根本不可能是罗魅的对手,但至少也撑得了一时,待看清罗魅的身手之后自己在出手胜算也将大一些,可没想到罗魅竟然用这么卑鄙的方式! “你们东方人难道就这么阴险吗?”枷一脸寒色看着罗魅冷声道。 罗魅撇撇嘴道:“呵呵,你真可爱,我们是杀手,不是武士,自然是怎么省力怎么来喽?我也没想到他们俩这么弱,竟然这么轻易就中了我的毒针。” 看着两个同伴一脸痛苦之色,枷心中不免有些心疼,这两人可是他手下的得力干将,猎人协会虽然对外团结一至,但内部却是勾心斗角,十二个护会骑士之间也是明争暗斗,现在自己损失了两员得力大将只怕其他人会很高兴吧。 “你这是在向猎人协会宣战吗?”枷虽然心疼,但脸上却没有丝毫表露出来,阴沉着脸冷视着罗魅道。 罗魅娇笑一声道:“呵呵,怎么可能?我前面就说过了,我们这次来只是处理一些私事,根本没想过和你们起冲突,只是你们的人似乎很不识趣呢,非要找我们的麻烦,今天一天内你们的人已经连续多次暗算我和我的同伴,这些我们都可以忍了,但你们绝对不能在这个时候去打扰小妹,绝对不行!” 枷看着罗魅似乎是在判断她说的是真话还是假话,这也不怪枷,他作为猎人协会在瑞士的负责人,现在朱雀堂的神秘高手突然出现在自己的地盘上,这不得不让他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小心应对。只是真如罗魅所说的这么简单吗?枷可不太相信。 见枷似乎有些怀疑自己,轻笑一声从口袋掏出两支口服液状的物体扔给枷道:“三个小时后给他们喝了,他们自然就没事了。这次算是给他们一点教训,我想这足够表达我的诚意了吧?希望接下来几天内不会在有这些烦人的苍蝇在我身边出现,更不要去打扰小妹,否则……呵呵,你知道后果的。” 说完罗魅转身离去。 枷看着手中的解药,眉头微皱,或许是习惯了勾心斗角的生活,他对任何人都不信任,现在他又开始怀疑这药到底是真是假。 罗魅针上的毒并不致命,确切的说是这两人所中的细针是经过罗魅特殊处理的,上面的毒性远没有她平时所用的细针毒性大,罗魅这么做也是不想惹上不必要的麻烦,万一要了他们的命,那肯定会遭到借人协会的疯狂报复,罗魅可不认为他们兄弟十一人能抵档得住猎人协会的报复,毕竟现在他们正在试炼,这期间组织是不会给他们任何帮助的。 其实那解药现在就可以服用,只是罗魅觉得这么放过他们有些便宜他们了,让他们在多忍受三个小时反正也死不了。罗魅善于察言观色,刚才从枷的表情中她已经看出了枷是个疑心很重的人,这样的人有一个优点,那就是做事小心谨慎,因此罗魅根本不担心他会提前给两人服下解药。 罗魅走后,枷将两瓶药收进口袋,这时来了几个人将那两人抬走,一个手下问:“大人,现在我们该怎么办?”--by:daliineda|7517083135759865132|3221-->i5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