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七章 魏亮安 - 黑道特种兵

第三百九十七章 魏亮安

魏亮像往常一样忙完自己的事情就拉着二子来到华兴社旗下的一家酒吧中。自从加入华兴社以来,魏亮和二子生活是越来越潇洒,由于两人一直是跟着唐峰的,因此两人虽然现在只是2星成员,但在社团内倒也颇有地位。 魏亮和二子手头宽余了,家里的生活也好了,两人也学会享受了,没事干就喜欢在自家场子里喝喝小酒,偶尔还找个小姐乐一乐。 “呦,魏哥来了,可有一阵子没来了,,包厢里坐。”酒吧的负责人见到魏亮和二子,连忙一脸堆笑亲自迎上前热情的招呼道。 虽说他也是2星级别的成员,但比起魏亮和二子却是相差甚远,谁让人家是老大的亲信呢? “呵呵,最近忙啊,老大不在,可多事都等着我们兄弟俩办,哎,谁让咱哥俩现在是老大身边的红人呢,今天总算是忙里偷闲出来乐一回,小刘啊,你给我们哥俩安排一下。”魏亮一副志高气昂的样子,那头都抬到天上去了。 小刘心中暗骂,自己在社团混了2年了如今才刚升为2星,可这两小子这才来多久?如今就骑到自己这些老兄弟的头上了。要说心里不平衡那也实属正常,虽然心里不爽,但小刘却也不敢得罪这两人。 嘿嘿一笑,小刘凑近魏亮道:“嘿嘿,不瞒你说,今天场子里来了两个新人,一会我叫她们去陪你们,那俩小妞可辣着呢,保管让你们哥俩乐翻天。” 二子对这些倒不是很感兴趣,但魏亮却不同,听到小刘的话一双眼都笑歪了,拍着小刘的肩膀道:“那就谢谢哥们了,等有空哥们给你在老大面前吹吹风,给你换个大场子,这小酒吧才能有多大油水啊?” “咱都是自家兄弟,有好东西自然是留给你们了。你们先坐会儿,一会儿我叫人送酒来。”小刘一脸憨笑,看着两人进入包厢后,小刘嘴角一撇,嘴中暗骂道:“吗的,真他妈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得扔,老子咋就没这么好的运气呢?” “你,过来。”小刘心头正不爽,正好一个服务生从他身边经过,小刘指了他一下没好气的道。 “经理,有事儿?”那服务生走近小刘笑着问道。 小刘指了指身后的包厢道:“去给他们上酒,就上啤酒,别上其他的,妈的,这些小子喝好酒也是浪费,喝了又不给钱。他们要是要好酒,你就说没货了,听到没?” “明白了,那没事儿我就去忙了。”服务生点点头。 “恩去吧,顺便叫小丽和苗苗来陪她们。”说完小刘又转头看了一眼那包厢,眼中有说不出的羡慕,最终轻叹一声摇摇头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 “亮子,你总是这么乱来,这让老大知道了……”二子皱着眉头有些不满的道。 “我说二子,你就不能消停一会儿?不就喝点酒吗?老大知道了也没啥。” “可这不合规矩啊,帮规里写的明明白白,到自家场子也不能白吃白喝,最多享受员工折扣。” “切,咱还就白吃白喝了又能咋样?谁还敢打小报告不成?” 二子摇了摇头不再说话,他发现魏亮变了,自从升上2星后魏亮走到哪都是一副牛气轰轰的样子,仗着自己是老大身边的人,把谁都不放在眼里,别说其他2星成员了,就连3星成员魏亮也得罪了不少。 不过魏亮虽然有些仗势欺人的感觉,但对于老大交代的事情还是不敢马虎,也正是因为这样,二子才一再容忍,二子是个老实人,他对现在的生活很满足,他一个月的工资足够养活全家人,在亲朋好友面前二子也是给家人争了口气。这一切都是老大给的,因此二子打心眼里感激老大,如果魏亮做出什么对不起老大的事,那二子第一个就不会原谅他。 还没等服务员把酒放在桌上,魏亮就迫不及待的抓起两瓶要牙一咬,随后递给二子一瓶,昂起头猛灌。 半瓶酒下肚后,亮子咂咂嘴轻晃着脑袋道:“二子,说真的,你以前也没想过咱能过上现在这样的生活吧?” 二子憨厚一笑摇头道:“是呵,现在咱一个月好几千块工资,又不用干啥,这种生活谁敢想啊。我二子是知足了。” 魏亮撇撇嘴道:“切,这你就知足了?你想想,咱现在才是2星,就活的这么滋润,要是咱有一天能像右手哥或者鬼面哥那样掌管一方,啧啧,那才叫爽!” 二子皱了皱眉头道:“亮子,我劝你还是别想了,咱就不是那块料,咱还是踏踏实实的跟着老大好好干,老大是不会亏待咱的。” 魏亮没有反驳,但眼神中却充满了不服,人就是这样,得到的越多,想一要的就会更多。 包厢门又开了,两个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女人走了进来。 魏亮看着这俩女人嘿嘿一笑,冲她们招了招手。 待两女在他们身边坐定后,魏亮拿起一瓶酒递给其中一个道:“会喝酒不?” 那女人娇笑一声道:“看您说的,不会喝酒我敢接您吗?” “好!”魏亮拍手大叫一声,然后从口袋中掏出几张百元大钞道:“喝完这瓶它们就是你的。” 那女人见到钱眼睛一亮,二话不说吊起头就猛灌,魏亮和二子是越看越惊讶,我的个娘啊,这女人喝酒也太凶了吧,连气都不换一瓶就见底了。 直到女人将空瓶子放在桌上魏亮这才合起嘴巴,不待他说话,那女人直接将桌上的钱拿起,在魏亮面前晃了晃道:“谢谢喽。”说完就将钱塞进了自己的胸衣内。 “你叫什么名字?”魏亮瞄了那女人的巨胸一眼,吞了吞口水问道。 “我叫苗苗。” 女人的话音刚落,门又一次被人从外面推开,魏亮皱了皱眉头,这他妈是谁啊,这么不识趣。 “亮哥,外面有人找您。”一个服务生伸了个脑袋进来道。 “找我?谁啊?”魏亮愣了愣,谁会来这个地方找自己?而且今天自己来时也没人知道啊。 “不认识,是个小姑娘,他说是你妹妹,叫魏燕。”服务声摇了摇头道。 魏亮听了服务声的话,表情有些古怪,对一旁的二子道:“你先坐着,我去看看,燕子找我可能有啥事。” “恩,去吧,有事儿就进来说一声。” 魏燕是魏亮的妹妹,从小魏亮就很宝贝这个唯一的妹妹。燕子今年18岁,马上就要高考了,燕子学习成绩很好,一心想考个好大学,这个时候应该正在家复习才对啊,怎么会来这找自己?她又是怎么知道自己在这儿的? 怀中满肚子的疑问,魏亮跟着服务员走了出去。 吧台处,一个小姑娘低着脑袋站在那里,小姑娘不时的朝四周望望,神情显得有些焦急。 “燕子。”魏亮见到妹妹后出声叫道。 听到魏亮的声音,燕子抬起头朝发声处看来,待看清正是魏亮后她咬了咬嘴唇,两行泪从眼中划落道:“哥,跟我回家吧,咱妈想见你。” “我上个星期不是才回过家吗?是不是家里出事儿了?”魏亮见燕子哭了,心中有了些不好的预感,皱着眉头沉声问。 燕子只是小声哭泣,却并不说话,魏亮看了看周围,随后一把拉起燕子道:“走,咱边走边说。” 出了酒吧,周围安静了下来,魏亮伸手拦下一辆出租车,两人钻进车后魏亮又问:“燕子。出啥事儿了?你倒是说话啊。” “哥,咱,咱妈不行了,她想见你最后一面。”燕子抬起头,双眼有些红肿。 “啊,到底咋回事儿?”魏亮听了妹妹的话,整个人愣住了,他着急的看着妹妹问道。 “咱妈前天在家昏倒了,我和爸把妈送到医院,医生检查说是胃癌晚期,现在要治就只能换肾,可咱家拿不出那么多钱,妈就坚持要回家,今天下午妈说她觉得自己时间不多了,想要见见你。” 魏亮只觉得脑中一声轰响,整个人重重的靠在坐待上,喃喃道:“不会的,妈的身体一向很好,不可能!我上个星期回家妈还好好的。” “其实妈的身体一直都不好,妈的老腰疼了好几年了,以前去医院检查医生都说没事,前一段时间妈开始尿血,妈知道可能是得了癌症就一直瞒着我们,要不是这次突然晕倒,可能我们还不知道妈得了这么重的病。” 魏亮的眼睛有些湿润了,想到从小母亲对自己和妹妹无微不至的关怀,想到母亲40多岁却长得像50多岁的脸,魏亮知道母亲受了不少苦,但他从没想过母亲会得上这种病。 魏亮摇摇头低声道:“不行,咱不能让妈在家里等死,一会儿回去就打120,咱妈还有救,现在的医学这么发达,咱妈一定能好起来。” 燕子擦了擦眼角的泪水道:“医生说咱妈如果现在接受治疗并且找到相配的肾,那可能还有救,但换肾那最少也要几十万,咱家根本拿不出这么多啊--by:daliineda|7517083135759865132|3224-->i5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