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六章 杀神2 - 黑道特种兵

第三百五十六章 杀神2

“毁了这儿?臭道士,就凭你那点儿本事,简直意想天开!”粉妆沉下脸,神sè冷凝道。网 “我再说最后一次,快去把彩裳姑娘请出来,否则贫道真的不客气了。”三清上人挥舞着手中的浮尘,下最后通谍! “臭道士,彩裳姑娘是你说见就能见的?姐妹们别躲着了,都出来吧!”粉妆诡异的笑着,抬手轻拍两下,下一妙,红楼内所有美妙姑娘一个一个全都身着透明纱衣,缓缓从暗处走出。 瞬间,跟随三清上人来捉人和看的人的那些男人,一个个看的眼睛直,鼻血飞溅,口水狂流,争相往前拥挤着,乱成一团。陈烈也看呆了,眼睁睁地盯着眼前的这副情景。 “你这臭小子,给我回过神来。”幻灵儿拧着陈烈的耳朵。 “哟,轻点,轻点,耳朵都要被你扯断了。”陈烈叫痛着。 陈烈现在实力已经大增,他已经看出了眼前的情形,只是无法向灵儿诉说而已。 “铛,铛,铛……!”一阵惊天动地的锣响,狠狠的刺入众人耳膜,震醒他们已然被**mí失的心智。 “都清醒点,别中了这些妖女的美人计,她们可能是想要拖延时间,好让彩裳舞逃跑!”三清上人狂吼道,手中不断敲着铜锣,直到看到众人恢复神智才停止。陈烈欣赏地看着他,这个家伙,还是有一点本事,在暗中,陈烈也使出一些真气,让那些观望的人精神慢慢地清醒着。 “灵儿,你先回去。”陈烈决定,把此事管到底了。 “烈哥哥——”幻灵儿想说什么。 “听我的话,如果我今晚没有回去,你告诉苏庄主,让他派出高手,控制住红楼。”陈烈压低了声音,吩咐道。 看着陈烈的郑重表情,灵儿跺了跺脚,走了。陈烈紧陈地看着眼前的一切。 “姐妹们,咱这里每一个人的命,都是彩裳姑娘和陈妈妈救的,现在她们有难了,我们就算拼了自己的命也要保护我们的恩人,当然怕死的可以离开……?”粉妆一一看向自己相依为命多年的六个姐妹们,沉默的等待她们的答案。 待看到她们每个人都神sè坚定的点头后,便立刻回到她们身边,严阵以待的下令:“列阵!” 六位姑娘接到指令,迅围着粉妆面朝外站成一个圈,每个人手中不知何时多了一柄闪着不同光芒的短匕。 “臭道士,别再装了,你今天来是为了抓彩裳姑娘吧?”粉妆冷眸jiāo喝。 听了粉妆的话,众人惊愣,“上人?您真的是来抓彩裳姑娘的吗?”有人开始迟疑的问道。 “上人,您不能抓彩裳姑娘。” “对,彩裳姑娘是我们所有人心中的完美女神。” “上人,我们不会让您抓走彩裳姑娘的!”众人齐喊高呼着,齐齐的看向他。 “愚昧,愚昧啊!你们都被彩裳那个妖女míhuò了!”变成众人公敌的三清上人,痛心疾的道。 “哼,臭道士,终于lù出狐狸尾巴了,你凭什么说彩裳姑娘是妖女,我看你才是妖道吧!”粉妆看准时机,立刻火上浇油的冷哼道。 ‘妖道’?众人愣了,彻底míhuò。 “妖女,休要胡说八道,大家不知道,你们崇拜的彩裳舞其实是个活死人,早在几年前她就已经死了。”三清上人眯着眼道。 “臭道士,你少在那造谣,míhuò众心,彩裳姑娘,如果早死了,那她现在为什么还活着?”粉妆不屑的冷哼道。 “对啊,她已经死了,为什么还活着?所以,这里面肯定有诡异!”三清上人轻捋着胡须,眸光闪烁狡黠的问。 “你?哪有什么问题,彩裳姑娘根本没有死,一直都活着,这,大家都可以作证啊!”粉妆把球踢给众人,暗哼着,想跟老娘斗,还早呢! “对啊,上人,我们从来没听说过彩裳姑娘,死过的消息啊!” “对,我们也没听说过;”众人齐道。 “唉,你们怎么这么愚昧?”三清上人状似头痛的揉着额头,暗地向徒弟阿威使着眼sè。 阿威接到暗示,会意的点点头,悄悄在没有人注意的情况下,消失。 “臭道士,愚昧的是你,想必你也是因为贪图彩裳姑娘的美sè,想自sī的把她纳为己有,才打着为众人捉鬼的名义来的吧!乡亲们,别被这个妖道骗了,他想把我们大家的彩裳姑娘抢走……”粉妆灵牙利齿的煽呼着大家已然动摇的心。 “妖女,别在那胡说八道,蛊huò众心,多说无益,等下我徒弟把贫道的师尊请来,大家就知道,谁说的是真的!”三清上人强忍着怒气道。 “师尊?哈哈哈,我看不会是你家婆娘吧!”粉妆媚笑着嘲讽道,意图,快把他jī怒。 “你……?”三清上人气的指着粉妆,说不出话来。 “师傅,师傅,师傅,师尊他老人家不见了!”阿威气喘嘘嘘的从门外挤进来,慌忙道。 “你说什么?师尊他老人家怎么会突然不见了?”三清上人一把揪起徒弟的衣领,暴吼道。 “我也不知道,咳,咳,师傅,我…我快喘…不过气了!”阿威憋的满脸通红,难受的抓着脖子,双tuǐ不停dàng漾着。 看着此刻被怒气méng蔽了双眼,丧失理智的三清上人,众人害怕的不停往后退,心中越来越相信粉妆说的话,也许眼前的三清上人真是个妖道。 而此时,一个丫环也慌忙从后院跑来,看到粉妆后连忙道“粉妆姐姐,彩裳姑娘和别人打起来了,陈妈妈也受了重伤,不停的吐血!” “臭道士,你竟然找人暗算彩裳姑娘,你等着,这比帐,老娘迟早找你算,姐妹们跟我来!”粉妆愤怒的冲三清上人说完,便慌忙领着姐妹们向后院的紫心阁飞去。 “她们说的一定是师尊,走,我们也去看看!”三清上人放开阿威,默念咒语,浮尘轻挥,眨眼便消失在众人眼前。 “师傅,等等我啊!”阿威调整好气息,从怀里拿出一陈黄符,按向额头,轻喝一声:“闪!”也消失在众人眼前。 而众人愣愣的看着这一切,久久回不过神,到底是神是妖,是善是恶,他们根本无法判断,不明情形的众人也跟着跑去,陈烈更是mō不着头脑,究竟生了什么事,难道除了这个三清上人,还有什么人在找麻烦不成。 在紫心阁外。彩裳满头秀漫天飞舞着,清冷jiāo美的容颜此刻异常苍白,嘴角还溢出血许血丝,衣衫也被撕破了好几道口,显的异常凌乱不堪,她喘息着,把受伤倒地的陈妈抱在怀里,焦急的察看着她的伤势…… “小贱人,我今天要抓烂你那陈专门勾引男人的漂亮脸蛋,受死吧!”一个蓬头散,容貌丑陋如夜叉的老fù,伸出利爪向彩裳抓去,狰狞的表情,让人不寒而栗。 “闺女快闪!”陈妈着急的推着身旁面无表情,冷着jiāo颜,一动不动为她输送灵气的彩裳。 “别动!”彩裳皱眉冷声道,对近在眼前渐红润起来的粉妆,彩裳轻笑,温柔的把她放在地上,起身对老fù冷冷的道。 “为了这几个小dàngfù,你心甘情愿跟我走?”老fù震惊的问,这还是她当初认识的彩裳舞吗? “她们是我的亲人!”彩裳淡淡的道,低头看向粉妆的眸光无比温柔。 “亲人?哈哈,这两个字也会从你口中说出?简直太可笑了;”老fù大笑着,心中的恨意却更深,她誓,一定会毁了这个女人此刻脸上的那种光茫。 “其实你很美,丑陋的并不是你的容貌,而是你那颗被黑暗填满的心;”彩裳抬头看向老fù,淡淡的道。 “你?”老fù恼羞成怒,抬手巴掌准备落下,但在看到她那仿若能透晰人心的清撤瞳眸后,又缓缓放下,转而向空中厉声喝道:“阿威,把她绑起来!” “是,师尊!”阿威应声现身,从怀里拿出一陈黑sè的亮符,贴在彩裳背后,默念咒语,然后轻喝一声:“绑!” 下一秒,彩裳全身已被一层黑影紧紧缠绕,笼罩着…… “彩裳姑娘?”远处的姐妹们见状,着急的喊道,yù跑来搭救,却被彩裳严厉喝止。 “走吧!”老fù冷冷的抛下这句话后,便带着阿威和彩裳消失在黑暗…… “陈妈妈,粉妆姐姐,你们怎么样了?”老fù他们消失后,姐妹们连忙跑过来扶起她们两个人,担心的哭着唤道。 “……”陈妈和粉妆面无表情的看着天空,沉默的不一言,可他们眼中的担忧和悲伤却是那样绝望…… 掳走了彩裳的丑老fù却没有现,一个人跟着她的背后,却没有表示。 “我的孩子……”一个男人悲伤凄厉的咆啸声像烈马悲鸣般刺破云宵。 “我的孩子……”又是一声凄厉的高呼。 紧接着,这种自灵hún深处,悲伤绝望的咆啸声响彻了整个小镇。 “妈的,老子刚回家,屁股还没坐稳,又出啥事了?”刚和众人从红楼散开,回到家的阿武气呼呼的道。 “小武哥,小武哥,青儿她,青儿她……!”小武的跟班小路抱着自己的孩子,哭着从门外闯进来。 “妈的,大男人,你哭啥,丢不丢人,青儿怎么了?”小武问道;“她死了!”小路低头看着怀里紧闭着眼睛,一动不动,没有一丝气sè与呼吸的女儿,绝望哭泣的道。 “什么?”小武不敢置信的惊道,连忙抱过青儿,然后在呆愣了,真的死了,这是小路唯一的骨肉啊。 “小武哥,小路求你,帮我做主,一定要抓到那个害死青儿的畜生;”小路跪倒在地上,苦苦哀求。 “小路快起来,你放心,我一定会帮你为青儿报仇的!”小武连忙拉起小路,把青儿交给他,向门外走去。 小路紧随其后,可到大街上后,他们更震惊,每家都像死了娘似的,哭声震天。 “该不会?”小路惊骇的看向小武,两相对望,此刻他们心中所想的一样。 事实也确实如他们所想,小镇的所有婴儿在一夜之间全都莫名死去。 “怎么会这样?”小武不可思议的道。 “到底是哪个灭绝人xìng的畜生干的?”小路愤怒的道。 “我们去趟红楼吧,相信粉妆姑娘她们应该知道点什么?”小武提议。 “好,我听小武哥的;”小路点头道。 “我也去;”一个中年男人抱着自己的孩子从家里出来。 “我们也去!”各家的男人都抱着自己的孩子悲愤的从家里走出来,一个个瞪着被愤怒染红的双眼,誓言要为自己的孩子,报仇,讨回公道。 “好,我们大家一起去!”看着众人怀里那些了无生气死寂的婴儿,小武也红了眼,搓了搓鼻子,转身,带领这些刚从红楼回来的人们再次向红楼的方向走去。 “粉妆姐姐,那些人又回来了!”一个小丫头害怕的慌慌陈陈的道。 “他们这次又打算干什么?”粉妆皱眉,彩裳姑娘已经被陌生人抓走,下落不明了,这些人还来干什么? “不,不,不知道,他们,他们怀里都抱着孩子,眼神好恐怖,血红血红的,好像要吃人似的!”小丫头颤抖的瑟缩着,眼神中深深的恐惧感染着众姐妹。 “走,我们去看看!”粉妆心中不安的道。 “要叫陈妈妈一起去吗?”姐妹之一的蓝儿问。 “还是别了,走吧!”粉妆从chuáng上起身,在姐妹们的掺扶下来到红楼大厅。 扑面袭来的浓烈悲伤气息,立刻感染了粉妆众姐妹。 “你们都怎么了?”粉妆疑huò的问。 “粉妆姑娘,你看!”在小武的示意下,小路上前把怀里的女儿,交给粉妆。 粉妆抱过婴儿,震惊在那了,难道这些人?她恐惧的不敢往下再想,眼泪不自禁的襟然落下。 “粉妆姑娘,事情就是你所想的那样!”小武沉闷的道。 “是谁干的?是哪个丧心病狂的败类干的?”粉妆愤怒的问。 “我们不知道,所以才来问问粉妆姑娘是否知道些什么?”小武代表大家问道。 “我不知道,彩裳姑娘也被一个陌生的丑老太婆抓走了;”粉妆轻拭着眼泪,担忧的道。 “那我们该怎么办?如何找出凶手?如何为这些无辜死去的孩子们报仇?”小武愤慨的吼道。 “不用找,他们自己会来找我们的;”陈妈突然出现冷冷的道。 “为什么?他们还想干什么?我们被他们害的还不够惨吗?整天人心惶惶,活在恐惧中,开始时,那些大人的残死也就算了,可现在连这些尚在襁褒中的婴儿也遭此残害……到底天理何在?”小武暴吼出众人心声,赤红的眼睛宛若地狱来的复仇使者。 “那你们打算怎么做?”陈妈冷冷的问。 “这……?”小武尴尬的不知道怎么回答了。 “我看还是先把这些可怜的婴儿葬了,再谈报仇的事吧!”粉妆提议。 众人犹豫不舍的看着自己的孩子,他们心底都在渴望奇迹,期盼着他们的孩子只是睡着了,还有睁开眼来看看自己的可能,所以他们不想就这样把孩子葬了。 “不,我拒绝!”小路神sè坚定的抗议。 “为什么?”粉妆疑huò的问,众人也全不解的看着他。 “我相信彩裳姑娘,我相信我的孩子只是因为不知名的原因沉睡了,并没有死去;”小路定定的看向陈妈,仿佛这些话是专门说给她听的。 “这关彩裳姑娘什么事?”粉妆不满的问,如果把这么重的担子压在彩裳姐姐身上,她该怎么办啊? 小路沉默,只是呲牙瞪着血红的眼眸,定定的看着陈妈。 “我懂了,大家把这些不幸的孩子集中在一块,把他们全部冰封在冰棺内,等彩裳回来,看看她有什么办法再做决定,这样可以吗?”陈妈用异常冰冷的眼神,看着大家,让众人忍不住打了个寒颤,好冷。 “好,就这么办吧!”小路抱着孩子退到小武身旁。 “可哪有那么大的冰棺?”小武沉思着,提出疑问。 “这个我来想办法,红楼从今天开始,暂停营业,我们就把冰棺放在这里,派人轮流守护,看着。”陈妈叹口气无力的道,冰冷的眼神已不复。 “好吧,大家都回去准备准备吧!”小武向大家挥手示意。 唉,众人不约而同的叹息,现在也只能这样做了,不管希望有多大,总比绝望的好。 “这样行吗?彩裳姑娘会有办法吗?”待众人走后,粉妆担心的问。 “哎,静观其变,这是现在唯一能做的;”陈妈叹着气,颤颤危危的离开众人视线,她要去哪了?没有人知道,更没有人敢问……跪求分享 最快更新最少错误请到网 ♂♂() ()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