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九章 破三虚空2 - 黑道特种兵

第三百五十九章 破三虚空2

()紫心阁内。网 聂影携凤儿突然现身,凤儿看到倚在床沿沉思的彩裳后,便迫不急待的扑过去,撒娇的喊着“彩裳姐姐!” 聂影无可耐何的轻笑摇头‘这丫头’,不过,在看到陈烈时,缓缓敛起笑容,疑惑的看向彩裳。 “裳姐姐,他?” “陈烈?”不待彩裳开口,凤儿已好奇的惊叫。 “凤儿,你知道他?”聂影直觉问道,凤儿是怎么认识他的? “那你呢?”凤儿不答反问; “我一直跟随在鬼王大人身边,当然什么都知道啊!”聂影理所当然的回道,然后定定的看着凤儿,可等半天,她不说话,却只是回望着他诡笑。 彩裳有趣的来回看着两个相视对望的小家伙,这两个人啊,就像对活宝,天生的一对,看着他们,不禁顽皮心起,喊道:“着火了!” “啊,哪儿?哪着火了?”凤儿回过神连忙四处查看着。 “裳姐姐!”聂影无力的看向偷笑的彩裳,没想到一直淡漠的她,也会开玩笑。 “怎么了?我没说错啊,你们两个再‘含情脉脉’的看下去,就真的:‘着火’了啊!”彩裳好笑看向依然在‘找火’的小丫头在听到他的话后,撅起粉唇不满的抱怨“裳姐姐,你戏弄我;” “呵呵,有吗?好了不说了,还是说说你们来找我什么事吧!”彩裳了然轻笑问道。 “还真是什么都瞒不过裳姐姐!鬼王大人让我把二少爷带走;”聂影回道。 “哦!”彩裳点点头,顿了下又问“鬼王打算如何处置那些婴儿?” “全部葬了!”聂影低下头落漠的道,凤儿走到他身边环抱着他得到腰,无声的安慰; 彩裳皱眉,这股感觉好熟悉。 “裳姐姐,现在能救那些婴儿的只有你了!”聂影抬头充满希冀的道。 “怎么说?”彩裳闻言挑眉,她是不会坐视这些无辜的婴儿就这样莫名其妙的死去,可她暂时也没想到办法啊,况且神秘莫测的鬼王大人又决定袖手旁观。 “因为只有裳姐姐才能令鬼王大人改变决策!”聂影偷偷的观察着她脸上的每一丝细微的表情,眸光不由闪烁的回道。 “我?我认识他吗?”彩裳玩味的轻笑,貌似她从未见过鬼王本尊,以前有事也是陈妈代劳,想到陈妈,不由心思一转。 “嗄?”聂影不禁懊脑不已,瞧他说了多蠢的话,现在自打嘴巴了吧!求救的看向在旁边偷笑的凤儿。 可惜那没心没肺的小家伙竟然把头一扭,不甩他大爷。 “凤儿,你爹鬼王呢,叫什么名字?”彩裳眸光一转,若有所思的看向凤儿,陈烈和鬼王,他们之间会有什么样的结局呢? “什么?我爹就叫鬼王啊;”凤儿装傻,爹曾说过不能让裳姐姐知道他的名字,至于原因她也不清楚。 “只是这样吗?还是你爹有交待,不让你们告诉我?”彩裳盯着目光闪躲的凤儿,似笑非笑的问,心里已有几分确定。 “啊?没有没有,怎么可能呢?”凤儿慌忙挥手否定,求救的看向在旁看戏的聂影。 聂影暗笑,真是风水轮流转,不过现在不是幸灾乐祸的时候,暂时还不能让,裳姐姐知道鬼王大人就是她一直在找的君子盗;“裳姐姐,既然你知道鬼王大人有交待,就别为难我们两个了。” 凤儿闻言忍不住白了他一眼,拜托,笨蛋,这样说跟告诉裳姐姐,他老爹是谁有啥两样?真是白痴。 彩裳轻点头,思绪后缓缓道“算了,我不问了!”当凤儿聂影终于松了口气时,又道“不过,我要见鬼王。” “什么?”凤儿和聂影齐声惊道; “不见鬼王,怎么想办法救那些婴儿?”彩裳把问丢给他们。 “哦,这个啊!我和凤儿这次来就是和裳姐姐一起想办法的,你看……!”聂影深吸口气,从怀里拿出一个巴掌大小的水晶般透明闪烁的冰块。 “冰琉璃?”彩裳皱眉接过。 “咦?裳姐姐知道这个?”凤儿好奇的问,‘冰琉璃’可是鬼府的镇城宝物,也是陈妈最后一次回鬼府yù借的东西,所以她和聂影在出来之前特意潜入鬼府地底中心把它偷出来,可这东西从不见天rì,几乎没有人见过,裳姐姐怎么知道? “猜的!”彩裳自嘲,她怎么可能不知道?她曾经在这个东西里整整待了三年啊。 “啊?”凤儿一愣,怎么想也没想到会是这个答案。 聂影闻言挑眉,看来鬼王大人和裳姐姐之间似乎有很多不为人知的密秘。 “走吧,有了这个,那些婴儿就有救了;”彩裳敛下心神,不再多想,万事总有其展,一切顺其自然吧…… 聂影凤儿相视一笑,不约而同的暗叹,看来事情没有他们想的那么严重。 可他们不知道,失去了‘冰琉璃’的镇守,鬼府从此陷入一片混乱,再无宁rì…… “我也和你们一起去。”陈烈沉声道。 聂影和凤儿jǐng惕地看着他,凤儿肯定是站在父亲一边:“陈烈,你想干什么?”虽然她对陈烈有一丝的好感,可是,她绝对不会允许有人伤害她的父亲,也许,这就是父女之间的天xìng吧。 红楼大厅内。 此刻众人皆应粉妆姑娘的召唤,纷纷抱着自家尚在襁褓中的婴儿,集结在此,内心充满希望的齐看向倚坐在天台,轻敛娥眉,若有所思的彩裳。 而她身后,聂影和凤儿两个人在那儿不停的低语着。 “喂,你说裳姐姐的办法会有用吗?”凤儿拍拍身边,聂影悄声问,不知为什么,她有种很不安的感觉,脑海中有个声音好像在不停的呼唤着她。 聂影白了她一眼,在看到她眼中的彷徨和忐特不安时,暗暗叹口气,无耐的安慰道“放心吧,没事的!” “可我总感觉好像会有什么大事要生!”凤儿不安的感觉越来越浓。 聂影闻言皱眉,凤儿与生俱来就有种能预测未知的异能,所以她这样说,让他不得不甚重起来,而且他也感觉一切太过平静了,就好像暴风雨将要来临的前夕。他拉了拉陈烈:“你注意一下变化,如果有什么异象,你要照顾好彩裳和凤儿。” 也不知道为什么,聂影突然对陈烈有了一丝的好感。 “粉妆!”彩裳轻唤道。 “在!”粉妆应声而现,一身粉衣劲装包裹着她姣好的身型,看的出来是早有准备。 “马上我要施法让这些‘沉睡’中的婴儿醒来,所以这里的安全就交给你和众姐妹了;”彩裳面无表情的交待。 “是!”粉妆恭敬领命,挥手幻出粉剑,翻身一跃,一声娇喝,众人眼前一黑,几道丽影闪过,大家看到以粉妆为中心的几个姐妹,全都身着简捷劲装,守在红楼各个角落。 “影,彩裳盘膝放在古筝前的坐塌上,彩裳对身后的聂影吩咐。 “是!”聂影应声领命。对着美女的吩咐,他总是无法拒绝的。 “你守着我吧。”彩裳对着陈烈吩咐道。 “好。”陈烈在她的对面坐了下来。 “凤儿,‘冰琉璃’就交给你了!不管生什么事,一定要保护好它,懂吗?”彩裳拉着凤儿的小手,把‘冰琉璃’放在她手心,谨慎的嘱咐。 “嗯,凤儿知道!”凤儿乖巧的点头保证,突然,她的头剧烈的疼起来,一缕尖叫清晰的传入她脑海,‘不要碰它’,待她反应过来想要捕捉那抹声音时,已经晚了,那抹奇怪的声音一闪而逝莫名的消失了; “凤儿,你怎么了?快说话啊!”彩裳焦急的摇着,突然莫名抱头**的凤儿。 “凤儿你再忍下!”聂影连忙把她揽进怀里,从腰间的锦囊里取出一粒雪白的药丸,塞进她瑟缩颤抖的嘴里,待看到她苍白的脸sè缓缓恢复红润,才松口气。 “她这是怎么了?”彩裳关心的问道。 “我也不知道,可能是她感应到什么不好的事要生吧!每当这时候,如果没有人在旁把她从自己的幻境中叫醒,她可能就这样……!”聂影说不下去了,落漠心疼的擦拭凤儿额头的细汗。 虽然聂影没说完,但彩裳懂他的意思,眸光一转,右手在左掌心轻划,妖娆的血红瞬间溢出,她捏着凤儿下额,让左手的鲜血顺利的淌入凤儿口中。 “裳姐姐,你……?”聂影疑惑不解的问道。 “我的血能解世间任何不治之症,饮了我的血,凤儿以后应该就不会再这样了;”彩裳淡笑道,欣慰的看到她额心渐渐浮现出一个红点。 “谢谢裳姐姐!”聂影也看到了,他知道那代表什么,凤儿的‘病’已经好了,也许体质也跟从前不一样了。 “你要不要也来点儿?”彩裳突然调皮的笑着看向聂影。 “啊?”聂影一愣,待看到她眸中的笑意时,才恍然道“裳姐姐,你就别逗我了!” “我说真的!”不待他拒绝,她把自己依然流血的左手贴上他嘴边,聂影忙惊慌的后退,却被彩裳定住,动弹不得。 “虽然你们没说,但我刚察觉到了,你们体质异于常人,体内yīn气太重,随时会被寒气攻入心脉,冰冻而亡,饮了我的血后,你们身体应该会有很大改变,也许会出乎意料哦!”彩裳淡笑道,暗叹,就算今rì有意外生,她也安心了,只要他们没事就好。 “谢谢裳姐姐!”聂影感激的跪倒。 “傻瓜,快起来!凤儿,你醒了,感觉怎样?” “……!”凤儿支呜半天却没出声音,她,哑了。 “裳姐姐怎么会这样?”聂影忙抱紧因为不安不停挣扎的凤儿,急问道。 彩裳皱眉,用不再流血的左掌心按向凤儿额头,闭眸用意感觉,半响后收手,深深吐口气道“没事,有股邪力侵入了她头部的神经,暂时封住了她的哑**!” “是谁?难道敌人已经来了?就在我们周围?”聂影用天眼四处察看,并没有现异常之人。 “呵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该来的迟早要来,顺其自然吧!”彩裳淡淡的道,倾城容颜上一派安然。 看着彩裳无所谓的淡漠神sè,聂影内心不禁开始怀疑,他们这样做是不是真的错了?也许鬼王大人的决定才是对的…… 彩裳若有所思的在凤儿彷徨不安的凝视下,从她手里拿过‘冰琉璃’,片刻后对着聂影道“影,护着凤儿待在我身后!不管生任何事,都要紧紧抱着她!” 聂影虽不解,但依言慎重的点头保证,抱着怀里虚弱不堪的可人,退后; 不知为何凤儿突然又晕了过去,彩裳很想看看怎么回事?但已经来不及了,因为她感应到有敌人靠近了,于是她吩咐聂影带着凤儿找隐蔽的地方。 他看了一眼彩裳然后抱着昏迷不醒的凤儿躲藏在一块可以遮挡到两人的大岩石后面,虽然彩裳吩咐他不管等一下生任何事件都要保护好凤儿,但他知道要是一回裳姐姐有什么不测他绝不能在这坐视不理的,相信如果凤儿醒过来也是希望他能这样做,何况裳姐姐是主上最心**的人。 咚咚咚咚……突然一支锋利的箭shè到岩石上,深深的插入在岩石里,可想而知这支箭的锋利程度,一支小小的键能够shè穿深厚的岩石这支一定不是只普通的箭,幸好他和凤儿躲起来,要不然他两就成了箭靶。聂影低头仔细一看被箭shè穿的岩石出现黑sè的现象,更离奇的是一瞬间的时间一大块庞大的岩石就被融化了!岩石不见了,础础础础………几只箭一起飞过来,聂影抱着凤儿灵活地跃开了地面,顺利避开了那些毒箭的攻击。他要再一个隐蔽的地方躲起来才行,不然凤儿会很危险的。 “裳姐姐”小心啊!箭上有毒,他们全都是那个丑老太婆的人鬼影,他可以变幻出无数的自己,无处不在,而他们的锋箭阵很厉害的,聂影大声喊道。 “嗯”。知道了,你们要小心,照顾好凤儿,不管生了什么都不要出来。 陈烈拦在彩裳的面前:“彩裳姑娘小心!” “好”!你也要小心点!聂影大声回应道 彩裳手里拿着冰琉璃转身对着追杀他们的鬼影子就是丑婆婆派来的人,她静静的站在那里。仿佛像如洛神临世一般,就像是一个兮若轻云之蔽月,飘飘兮若流风之回雪,远而望之。皎若太阳升朝霞;迫而察之。灼若芙蓉出渌波。 彩裳倾国倾城的容颜。缓缓走向鬼影。举手投足间,尽显高贵优雅之态。清雅的容颜露出一丝冷笑,然后说道:“我并不想杀任何人,”你要是能向丑婆婆说找不到我们,你还是有活路的!她说的话如银铃一般。清脆悦耳。只要对方说不她的杀意就会随之弥漫开来,准备一待击出 鬼影说道::“你倒会说话。难道让我放过向丑婆婆邀功的机会,而不杀你吗?要是我真的放了你但不要忘记丑婆婆能看穿我们任何的心,因为我们已被她控制了,我们是如何知道你们来到此地,就是她有穿眼术!”那我此不是自寻死路?而我压根就没想过要放过你们,因为你们死定了,而且留下你们等于养虎为患。 彩裳是个聪明人,知道已经是无话可说,再说下去也是多说无益,不然也只显突然。于是她拿着手里的冰琉璃’将它放近嘴边对着冰琉璃轻轻的念了一段解密的咒语,把手指放进嘴里咬破,她将手里流出的鲜血滴了了几滴在冰琉璃。然后她手拿着冰琉璃一挥,天空当时就一段强烈的电流在天空中噼里啪啦的响了几声,再然而卷起一股狂风,金绿亮光的顿时充坼周围的事物,聂影他们眯起双眼,出的强光让他看不见谁是谁?彩裳极快的向鬼影击去,那道银光闪闪的电流迎着鬼影冲刺而去,而鬼影快的闪到一边去,原本平坦的地面立刻击出了一个巨深的大坑。 “冰琉璃的力量!”鬼影惊讶地叫起来。 鬼影集中jīng力,双手交叉放在胸前突然身体爆出数十个黑乎乎的鬼影来,他们就像一条巨大蛟龙在天空上腾跃而起,样子极其恐怖,就是人头蛇身,他们有的会遁地,有的隐形,有的放毒箭反正个有千秋,各有不同。那可怕的功力给彩裳造成了可怕还击,他的真气异常强大,好像是有无坚不垂之势。但还是退避和防御都挺及时,但也令她消耗了不想真气,她杀那回神,腾空而起,在空中做了一优美的旋身动作,手里的冰琉璃挥出一片绚烂的光幕,仿佛点点繁星自星空中坠落而下,光线立即斩灭了将要激shè而出的虹芒,把鬼影变幻出来的人头蛇身打得落花流水,她丝毫没有片刻消停而后长剑挥洒,刺眼的剑芒仿佛像绚烂的银龙一样,像是要与天上劈落而下的闪电连接到一起,直冲向鬼影的心脏,彩裳知道只要直接毁了鬼影的心脏他们才可以有时间逃离这里!瞬间鬼影的喉咙间血水涌了上来,直倒而地。 而彩裳缓缓的收回了冰琉璃的威力,她虚弱的瘫软在地,因为刚才她心消灭鬼影所以伤及气门,又在运功的时候消耗大量真气,虽然现在鬼影已被消灭但她自己也好不了哪去,全身上下五六七伤。 陈烈的汗水一滴滴地流下来,如果他没有和鬼府一斗,还能出手相助,可是现在,他觉得,自己还是小看了彩裳,就算是全力情况下,他也没有把握这么快地解决鬼影。 聂影见状立即上前把彩裳给扶起来,关切的问道:“裳姐姐”你怎样了?还好吧?看来你的伤势不轻啊,我来帮你运功。 陈烈也上前来,看着彩裳:“彩裳姑娘,你没事吧。” 却被彩裳并安抚他说:“我没事”。我只是又点累而已,我们三个人已经有两个受伤了,丑婆婆又不知道什么时候再来追杀我们,你需要保留来保护我个凤儿知道吗?陈烈,你是一个好人,你愿意帮我们吗?” 陈烈用力地点了点头。 聂影虽不情愿但裳姐姐说得并无道理,于是他说道:裳姐姐我扶你到那边休息下,彩裳点点头。聂影把彩裳安置到一棵yīn凉的大叔下,再把凤儿抱到跟彩裳靠近的地方,抬头问彩裳:裳姐姐凤儿到底什么时候才会醒过来。 彩裳摇摇头说:“其实我也不清楚,按道理她喝我的血应该不会有事的?刚才我使用冰琉璃的时候感觉它有些异常,但那里不对劲目前我还是说不出原因,看来要等我的伤好了要再次使用冰琉璃的时候才知道问题出在哪?” 聂影伤神的看着沉睡的凤儿,手放在她那苍白的面上,温柔的说道:凤儿,你一定要醒过来,你曾经说过我们要看看开开心心的过这一生,谁也不抛弃谁,直到天荒地老,海枯石烂,我们彼此也不要放开对方的手,要是没有你眼前的风景有多美也没有意义,所以请快点醒过来! 看到这两个可怜的孩子彩裳有种钻心的痛,但自己有无法帮得了他们,这使她非常的懊恼。她强忍着眼泪对聂影说道:聂影现在最重要的是要振作起来,凤儿还需要你照顾,你不能崩溃,要是连你也撑不下去了那凤儿就没希望了,裳姐姐拍胸口的答应你就是要我牺牲xìng命也要救回凤儿的命。 聂影满面泪水的看着彩裳,感激的说道:“裳姐姐。”谢谢你! 彩裳抚摸了他头一下,笑道:“看你”一个大老爷们在这流眼泪像什么样?快把眼泪擦干了然后再去这附近找一间住宿,天已经快黑了,我们再留在这会很危险的,丑婆婆不知道什么时候在追杀我们。 聂影听话的立即把面上的眼泪擦干,挤出勉强的笑容说道:“是”。 “我们还是进入苏云庄吧。”陈烈提议道。跪求分享 最快更新最少错误请到网 ♂♂ ri6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