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八章 破虚空1 - 黑道特种兵

第三百五十八章 破虚空1

紫心阁内。网 陈烈坐在chuáng沿,专注的凝视着昏睡中的彩裳,指尖不由自主描绘着她柔美的绝sèjiāo颜,先是额,后是眼睛,然后是鼻子,脸颊,最后,他的指尖颤抖的抚上她的粉chún,看着她干涩的双chún,眼神逐渐变的深遂,体内的血液也开始沸腾,疯狂的叫嚣着,他想要她,迫不急待的想马上占有她。 几番犹豫挣扎过后,他不再迟疑,不再隐忍,不再压抑自己的**,俯身wěn向他日思夜想,渴望已久的粉chún,双手在她颈项游移,慢慢向下滑,解开她xiōng前的束缚,映入眼帘的雪白,让他为之晕眩,双手迫不急待的继续探索,转眼,佳人已一丝不挂的luǒlù在他的眼前,不禁赞叹,这简直是上天最完美的杰作,而她将从此为他所有,双手膜拜的捧起她玲珑精致的双足,扑面袭来的淡淡香气让他mí醉,忍不住亲wěn她的脚心,突然,他感觉掌心轻轻颤抖了下,暗叹不妙,佳人要醒了。 “你在干什么?”彩裳缓缓陈开mí雾般的灵眸,思绪也逐渐清醒,马上她便现自己竟然赤身**,双脚被一个‘陌生男子’紧握在手心,邪恶的伸舌猥舐轻tiǎn,不由惊慌的喊道。 “这还用问吗?我要你!”陈烈yīn柔的诡笑着放开她的双脚,在彩裳惊愕那一瞬如恶狼般扑向她洁白无暇如水晶般剔透的纤纤玉体。也不知为什么,在彩裳的面前,他突然mí失了自己。 “滚,不要碰我!”彩裳想挣扎却现自己动弹不得,这几乎是不可能生的事,羞涩,愤怒与不安使她原本黑澈的瞳眸逐渐变为深紫。 陈烈惊艳的欣赏着她神秘yòuhuò的紫眸,好美的一双眼睛,咦?是他眼花了吗?否则怎么会看到她的眼睛里有两个身影在跳脱衣舞?不,那不是身影,那是,那是,突然,他感觉一阵晕炫,便昏过去。 彩裳看着似乎没有还手之力的陈烈,准备下手。 “好厉害的媚术’!”陈烈突然陈开了眼,忍不住赞叹。 彩裳闻言眉轻挑,冷淡的问:到底“你是谁?” “来夺你心的人!”陈烈言语讽刺的轻嘲。 彩裳眼神空洞麻木的轻笑,“可惜,我的心早几年前就被夺走了,你晚了一步;”身体慢慢恢复知觉,她推开陈烈,缓缓起身,着衣。 “我知道,你的心现在已经不纯净,我想夺回你以前的心,彩裳,你不能再害人了!”陈烈有些愤恨的道,以怒气为意念的积结,使她幻化出雾般的身影,缓缓从彩裳的体内飘出。 “我的心?”彩裳疑huò的问?对眼前诡异的状况并不感惊讶。 “对,就是你体内现在正在跳动的那颗心!”陈烈白雾般的身影缓缓向彩裳逼去,依希可见的苍白脸上,那双清晰的瞳眸却出那么悲伤绝望的神彩。 “这是我的心?”彩裳轻按着心口,她可以深深的感觉到心在狠狠的揪痛着,不知为什么?看着眼前这个朦胧般的青年,感觉说不出的亲切与悲伤,更深的却是绝望。 陈烈点头,不解的看着彩裳脸上复杂的神sè,似在为她心痛,怜惜。 “那你拿走吧!”彩裳漠然一笑,着好衣的她倚在chuáng沿,看向窗外,今晚的夜sè很美呢。 “什么?”陈烈不可置信的看着彩裳无所谓的容颜;她怎么这么轻易就答应把心交出来了?忍不住试探的提醒“把心还给其他人,你会死的!” “七年前我就已经死了!”彩裳淡漠的道。 “可你现在不是还活着?”为什么看到她如此淡漠生死,陈烈会感觉难受?竟不忍心对她下手? “是吗?”彩裳闻言转过身,抬手yù抚上陈烈苍白的幻影,陈烈却躲开了,不知怎么的,他不愿意被彩裳碰到。 虽然及时躲开了,可陈烈惊骇的感觉到了,她的身体散的气息好冷,宛若冰山寒洞上万年不化的冰块,“怎么会这样?你体内不是有心吗?” “是啊,如果不是有这颗心,我就只是一具不化的冰尸!”彩裳轻嘲的看着自己如雪般晶莹剔透的双手。 “那之前你为什么把自己身体里的半颗心全部还给大家?你不知道这样很伤元气吗?”陈烈莫不解地问道。 “现在不好吗?人们因为重新拥有自己完整的心,而渐渐恢复原本的善良和正常的人xìng,不再因为一个‘已经死去的人’mí失自我,专心守护自己在乎的亲人,不是很好吗?”彩裳轻柔的笑了,月光铺洒在她身上,泛着淡淡的雾光,绝美绝艳却更绝望,单薄的身形,飘渺的思绪,好像随时会就此消失于天地间…… “你……?”陈烈深深为之悸动,她怎么可以?怎么会这样?她是鬼府的人,不能心软,她是骗子,陈烈慢慢走向她,伸出手yù探进她心窝,可在看到她温柔凝视她的眼睛时退却了,“为什么?”陈烈摇着头神sè绝望悲哀的退缩。 “不要再犹豫挣扎了,拿走不属于我的心吧。”彩裳看了眼前的陈烈,缓缓起身向陈烈走去; “不。”陈烈犹豫着。 陈烈看着彩裳,他自然明白着彩裳的心思,她是一个好姑娘,虽然一时之间,无法接受,死里逃生的他,知道了彩裳的身份,却没有一份的开心,如果真的彩裳出现在众人的面前,她的结局会怎么样呢。 黑洞内。黑洞的主人,丑婆婆此刻正怒气冲天的暴吼着,疯似的把周围所有物全部化为灰尽,吓的躲在暗处的小鬼小魅颤抖瑟缩着,就怕自己会是下一个被搦死得到无辜者。 “彩裳这个该死的贱女人,陈烈初次现形即被她所míhuò,甚至不惜为她而违抗我的命令,背叛我?”丑婆婆气呼呼的对着角落那些小鬼小魅暴吼,在看到它们害怕恐惧的眸光后,突然诡异yīn森的笑了“陈烈,是你逼我这么做的!别以为有一个苏云庄护着,就可以安枕无忧,哼,你永远别想逃出我的手心,别想!” “是吗?”一缕沉稳的声音冷冷的道。 “谁?别鬼鬼祟祟的,快出来!”丑婆婆惊叫慌忙四处查看,怎么可能?有人闯入黑洞她竟丝毫没有察觉? “我在这儿!”一抹黑影在丑婆婆身后现身,赫然正是鬼王本尊驾临。 “鬼王。”丑婆婆猛然转身,待看清来人后,冷哼着,眼眸迅闪过一抹慌乱和忐特,她怕他,依如七年前的感觉。 “小倩,立刻停止你那肮脏残忍的计划;”鬼王冷淡的命令,思绪却不由自主陷入回忆。“不,除非你回到我身边,只要你回到我身边,我什么都听你的!否则我绝不罢手。” 丑婆婆竭撕底里的喊着,丑陋不堪的脸上早已被泪水淹没,分不清是憎恨还是感动,他还记得自己叫小倩,还是这么温柔却冷漠的对她,叫她怎么舍得放弃,为了他偶尔的一抹温柔与关心,就算失去所有,她也甘心。 “唉,何必这样伤害别人折磨自己呢?”鬼王无耐叹息。 “因为我爱你啊,我得不到你,别人也休想得到!”丑婆婆双目憎恨的冷声道。 “小倩,我不许你再次伤害裳儿,否则对你,我决不会再像七年前那次,手下留情!”鬼王冷厉的警告,原本柔和的神sè,瞬曦变的煞气逼人,宛如从地狱而来的索命阎罗。 丑婆婆恐慌的瑟缩了下,被他身上所散的戾气吓到,呆愣在那,沉默了。 “我说的话你最好记得,上次你掠走裳儿的事,我暂不跟你算账,如果再有下次……!”鬼王冷冷的盯着她,威胁的气息令丑婆婆深深的恐惧。 她知道,如果再有下次,他会毫不留情的毁了她,让自己彻底从世间消失…… “你好自为之吧!”鬼王冷冷的丢下这句话,即消失踪影。 丑婆婆一下跌坐在地,眼神茫目空洞,过了会,她突然疯狂的大笑起来,可眼泪鼻涕却不停的从脸上流下,模样看起来让人觉得可怜又可悲……跪求分享 最快更新最少错误请到网 ♂♂() ()rt!。